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连载小说《一生挚爱》147--149

汾水书苑2018-01-11 19:26:56

夏薇茗死了,沈修瑾亲手将简童送进了女子监狱。 三年牢狱,简童被沈修瑾一句“好好关照她”折磨的大变样,甚至狱中“被同意捐肾”。 入狱前,简童说:我没杀她。沈修瑾不为所动。 出狱后,简童说:我杀了夏薇茗,我有罪。 沈修瑾铁青着脸: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句话! 简童笑了:真的,我杀了夏薇茗,我坐了三年牢。 简童逃了,沈修瑾找疯了满世界通缉她。 沈修瑾说:简童,我把肾给你,你把心给我吧。 简童仰头看向沈修瑾,说……


一生挚爱(147)视频


这之后的日子,简童似变了一个人,更加沉默寡言,但却似乎更乖巧听话听沈修瑾的话。无弹窗小说网

  他说东,她从不往西。

  他说天是方的,她从不说是圆的。

  这乖巧之下,却潜藏着一颗想要迫切逃走的心!

  唯爱的事情,她紧锣密鼓的处理着,首当其冲,简家人曾经在她入狱之后怎么做的,她也原样返还,雷霆手段用薇薇安她们架空了实权高层部门,又以鲸吞蚕食之势,在最短的时间里,平内乱。

  这些公司内部事情,自有薇薇安她们一一摆平,而她所需要做的,绝对的信任和放权。

  而简童更需要做的,是拜访并说服曾经唯爱的一个个合作伙伴,重新合作。

  这里势必受到很多刁难。

  公司的内乱平息,终究伤了元气,但她能够平平顺顺的解决这一切问题,自然惹了一些人的眼不舒服,而她最近更是在频发地拜访曾经的合作伙伴。

  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出她的行程。

  没等她说服那些曾经的合作伙伴,一波不平一波又起,公司内论坛,突然出现了一段视频,视频的内容是简童跪在一个中年秃顶大肚腩的老男人的脚下,捧着老男人的脚按摩,而视频里,简童的身旁就是一个装满钱的大箱子。

  视频的时间并不长,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却让所有人都看到了画面里那个女人的下贱卑微。

  一时之间,唯爱上下沸腾,简童刚刚上班,就注意到了所过之处,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对劲。

  拧了拧眉,“怎么回事?”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起初没人说话,简童看着大家神色怪异,尤其那一双双眼中,那样鄙夷不耻的眼神她再熟悉不过。

  一瞬间,心里涌出来习惯性的恐惧这种恐惧,并不受简童自己控制,而是一种长期被人折磨之后留下的后遗症。

  就像条件反射一样,一旦碰触到这个点,就条件反射的心底恐惧。

  她下意识地抬起脚,就匆促地想要逃走。

  刚抬起脚没走两步。

  突然不远处一个不明物砸了过来:“像你这种卑躬屈膝的女人,有什么资格领导唯爱!滚出唯爱!”那砸东西的人突然喊出第一声。

  就像是某个开关被打开了一样,一下子不可收拾起来,这第一声之后,就有了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无数的声音讨伐着简童,无数的东西朝着简童砸过来,有扔纸团的,有扔早餐的,三明治、五香蛋、煎饼果子

  一时之间,东西漫天飞舞。

  沈二反应迅速,立刻就将简童护住,但依然还是难以幸免于难。

  “滚出唯爱!”

  “你不配成为唯爱的主席!”

  “下贱的女人!你会拖累唯爱!”

  一声更比一声高,简童脸色惨白惨白,薇薇安她们此时也匆匆赶到了楼下,“简总!”

  “你们都做什么!你们对简总这么不敬!”

  “不要扔了!”

  薇薇安她们加入了乱局,不断地喝道,但效果甚微。

  “不敬?对她那样的下贱的女人,还想得到别人的尊敬?”

  简童面色惨白,忽然伸手推开沈二,薇薇安她们要把简童护在身后,也被简童推开。

  她往前走一步,突然一杯咖啡就朝着简童的脑袋砸过来,沈二想要阻拦,却没来得极,咖啡砸在简童的头上,一瞬间,褐色的液体,淋了一头,顺着头发,又湿了一身。

  她抬手,擦了一把额发,视线恰好落在最近的一台工作电脑屏幕上,那上面的画面入了眼,一瞬间,她的心,七上八下!

  抬脚匆匆靠近,点开视频,重新播放,视频一播放,她的脸色更白,等到播放结束,她此刻已经面无人色。

  是那日魏思珊带她去拿个宴会时候,在那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但怎么会有视频!

  是谁!

  等一下!那个角度!

  心口倏然疼地快要窒息!

  看着视频一遍又一遍的播放,女人的目光渐渐麻木。

  “简总!小心!”看到女人的背影晃了晃,薇薇安脸上顿时紧张,跑上去即使扶住简童:“简总,您没事吧?”

  那个视频她也看了,薇薇安此刻神色也有些复杂,在她的心目中,简童永远是自信张扬骄傲无比的女人,无法与视频里那样卑贱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简童神情麻木,双眼依旧盯在视频上,眼珠子动也没动,谁也看不出她此刻在想什么。

  “简总,你干什么去?”薇薇安手下一松,没有抓住简童,女人就惊慌失措地跑出去了。

  沈二追了上去。

  “不要跟过来!”简童一转身,粗嘎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喝道。

  外面下着雨,她跑出去,一跟头摔在了台阶下,大雨倾盆,她飞奔到马路边,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你没事吧,小姐?”出租车司机看后座的女人脸色惨白如鬼:“小姐,你是不是病了?不然我送你去医院吧?”

  后车座上,简童紧紧抱住自己,脸上雪白如纸,她能够强忍住恐惧装模作样地在人前演出自信,但今日那段视频曝光后,那一双双鄙夷的眼睛如坠恶梦之中,曾几何时拽头发,毒打,吐口水一点一点将她身为人的尊严,从她身上摘除。

  曾几何时,同一个监牢里的犯人,却能用着鄙夷冷笑的眼神对着自己,曾经那些目光,和今日那一双双鄙夷的目光重叠了起来。

  给了钱,下了车,她从没有一刻如此迫切地想要赶紧进到那个她一直反感的地方。

  多么可笑,曾反感的这个屋子,竟然有朝一日成了她的避难所。

  环视四周,心里涌现出一丝讽刺。

  沈修瑾接到电话,飞奔回来。

  厚重的窗帘都被拉上了,没有开灯,屋子里黑暗暗的,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最后在储物室的柜子里,找到她。

  拉开柜门的一刻,男人心口一阵揪痛,这么小一团,瑟缩在柜子里,他十分确定,在拉开柜门的那一刻,柜子里那个人那一刻转身就想要逃,柜子就这么大,怎么可能让她如愿。

  但她那样的动作,却很可疑。

  后来有一天他看到了那段被人刻意隐藏起来的监控视频,才知道,简童她,为什么仿佛就像是在柜子那种窄小的地方生活惯了一样那段视频,诠释了一切一个女人是怎么被关在狗笼子里戏弄的。

  那时候,也才明白,为什么一个骄傲如斯的女人,短短三年,变成那样让人看不起的模样。

  那时候他恨不得将欺负她毁了她的人全部一个一个撕碎,但最恨的,却是他自己!


一生挚爱(148)情绪的爆发


“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简童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嘴角牵扯出一抹惨笑:“沈总,您看到了,您一定很高兴吧,我越惨,您越高兴不是吗?”

  哈哈,她越惨,才越能够让地底下的夏薇茗瞑目吧?

  “沈总其实您,根本不需要做这么多的事情,您之前做的那些事情,都不像您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您会突然改变对我的态度原来,原来是这样。 ”

  沈修瑾漆黑的眸子缩了缩,呼吸一窒,用一种无比痛惜的目光,垂眼望着柜子里抱作一团的女人。

  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原来是这样,这样是哪样?”

  声音低沉,却字字入了女人的耳,女人狠狠抱紧自己。心里胸潮澎湃他怎么还能够理直气壮的问出来:这样是哪样?

  “呵呵,呵呵这样是哪样?沈总,您是在问我吗?这样是哪样吗?”她仰着脑袋,仰望着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那张如玉冰冷俊美的过分的脸,陡然,狠狠指向自己:“沈总,您自己不会看吗?

  这样是哪样?

  不都在您眼皮子底下吗!

  我知道,在您的眼中,我是害死夏薇茗的凶手,您恨我,您报复,但我是人!是人啊!

  我会痛的,我有心的,我不是一个提线木偶。”

  简童仰着头,她那双早已麻木的眼睛中,终于第一次那么堂堂正正,毫无遮掩地将眼底的痛楚,展露在沈修瑾的面前,她说,她的眼泪早已经流干,她说,她哭不出来了,但此刻,双眼中溢出了晶莹泪珠,便睁着双眼,仰头注视着面前的男人,轻声说道:

  “要是三年之前,您直接让我死了,该多好。”轻眨眼,如此,泪落,顺着脸庞淌下泪。

  死了,就不用生生被摁在手术台上,挖去肾,“您一定不懂,清醒地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人从自己身体里取走的那个过程,那种感受,比失去更可怕的是从头到尾的清醒!

  您不会懂,在那个地方,那一盏小小的铁窗看到了的天空是什么模样的,您更不会懂三年一千多个日子,是如何难熬!您知道不听话的话,会被人扒了衣服拴”在马桶边上那一刻她多么希望就这么死了算了简童哽咽住,没在说下去,因为,再也说不下去了!

  叫她如何开口!

  不是光荣的事情啊!

  叫她如何对她面前的这个造成她生不能死不能这难堪痛不堪言处境的罪魁祸首开口!

  然后她希望他说什么?

  对不起?

  还是你活该?

  “沈修瑾,”她装不下去了,那一声声“沈总”,不能够表达出她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复杂的恨,“沈修瑾,你叫我,如何不恨你?”

  闭上眼,那些年干掉的眼泪,一下子又回来了,多少年积聚的泪水,如同不要钱一样,她闭着眼睛,泪水已经糊了一脸,她根本就已经控制不住那该死的泪腺!

  流吧,流吧,全部都流光,忍够了,不忍了,“沈修瑾!沈修瑾!!沈修瑾!!!”粗嘎的声音,撕心裂肺地暗喝,压抑地一声又一声地叫着他的名字,再也没有其他,所有的爱和恨,喜和悲,眷恋和恐惧,哪里还需要千言万语的控诉?“沈修瑾”那三个字,足以包罗一切!也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诉说简童的这前半生!

  “沈修瑾!沈修瑾!!沈修瑾”窗外的雨,屋内的暗吼空气中弥漫的悲和痛,怨和憎,只是,当年的爱,还剩下多少?

  男人的痛,又添了几层伤?悔又多了几分撕心裂肺?



一生挚爱(149)一个视频你就受不了了吗


男人站在柜子前,沉默地注视着柜子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喉结滚动,有那么多的话,该说,但不能说。

  高大的身躯,豁然弯腰,双臂招揽。

  “别碰我!”嘶哑的声音,倏然大声的喝道,男人看到女人眼睛里的恨意,心口尖锐的疼痛弥漫,看了女人一眼,继续朝着她伸出手。

  “我叫你,不要碰我!”简童看着沈修瑾的目光,和看仇人没两样,他那双手,只要伸过来,她就会像刺猬一样对他,也对自己。

  沈修瑾无言地继续伸出手去,下一秒,左手虎口一阵尖锐的疼痛,他眉心微拧,扫一眼利齿狠狠咬入他手掌虎口的女人,这个向来只有他动手伤人,绝无别人动手伤他的男人,此刻看着正狠狠咬痛他的女人,漆黑的眼底,却呈现默许。

  “痛快了吗?”许久,男人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一室寂静。

  闻言,简童眸子一缩,陡然抬起头望去,男人俊美的面容一片平静,几秒之后,她无声的惨笑。

  痛快了吗?

  痛快?

  闭了闭眼沈修瑾,你不懂我。

  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有静下来,才能够保有理智。

  “冷静了吗?”耳畔,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简童睁开眼。

  “冷静下来的话,去盥洗室,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到书房来见我。”他说,转身朝书房走去,边走边说:“一刻钟,我只等你一刻钟。”

  他转身时候,瞥向简童的那一眼,意味深长,也威压十足,叫简童即使不甘不愿,也照着他的话做。

  一刻钟后,她站在书房门前,犹豫了一下,抬手正要敲门,门内已然传来男人独有的清冷嗓音:“进来。”

  一阵愕然他怎么知道她站在门外?

  依言推门而入,书房里那人坐在书桌后,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简童沉默着走过去,坐了下来。

  书房里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那个男人并没有立刻就说什么,但她此刻却如同屁股下有钉子,那人犀利的目光,即使她此刻埋着头看着膝盖,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逃兵。”半晌,一声清冷的声音,铿锵响起。

  这两字而出,简童肩膀陡然一抖,连呼吸都乱了一拍,但却依然埋头看着膝盖不语。

  “懦夫。”那声音再次不犹豫地冷冷说道。

  简童僵在沙发上,依旧不发一言,但紧抿的双唇,泄露了她的不满。

  “简老爷子把你保护的太好了。一直活在简老爷子羽翼的保护下,你承担不起唯爱创始人的称号。”

  坐在沙发上的简童,情绪波动,猛然抬头,怒驳:“说我什么都可以,你凭什么说我担不起唯爱!唯爱是我一点一滴打理和拼搏出来的!”说什么都可以,但这该死的男人,就不该说她担不起唯爱!

  沈修瑾双手扣在脑后,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那一眼扫过简童,仿佛在说“哦你好棒棒哦”,可这一眼中,分明简童清晰地从中感受到一股轻讽的反差感“你好棒棒”然后更深层次的确实轻讽。

  “一个女人,偏要在男人的战场上立足,从一开始,你就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失败的方式,不只是打一场败仗,你不会以为,你的对手,每一个人都是君子吧?”轻缓的声音却说着最残酷的事实:

  “从你走进这个男人的血战场开始,你就要明白一件事,商场之上,只论成败,你的对手,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阻挠你。

  一个视频,你就受不了了?”说到此,一声低沉的轻笑,清晰地入了简童的耳:“简童,说到底,还是简老爷子把你保护的太好了,你没有真正见识过,什么叫做,没有硝烟的战场。”

  说完,男人硕长身躯从靠椅上站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摆,转身修长大腿迈出大门,不发一言地离开了书房。

  书房里空荡荡,只余下简童,坐在沙发上,望着已经没了踪影的书桌后,此刻,耳朵里还嗡嗡地响。

  从前不,是在今天之前,简童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出色,不比男人差,一直认为,唯爱的崛起,是自己的天分和努力换来的。

  而现在,她依然也是这么认为。但,就在刚刚,那个男人展示了商场之上,她从没有看到的另一个角度你的对手,不全是君子!

  事实上,爷爷从她入商场的第一天开始,就教她,商场之上暗潮汹涌。只是自己从来都自负地没有当一回事。

  她不是傻瓜,那男人刚刚的一番话,不管是奚落她也好,还是指导她也罢,但有一点错不了今日这场“视频门”后,有人按耐不住了!

  坐在沙发上,女人垂着头,望着地毯沉默许久。

  脑子里却飞快运转。

  首先,视频的角度,是从大门照过来,而她回忆那一日的事情大门处有谁?

  但,谁又会无聊到特意用摄像头拍下一切?

  掏出了手机,记忆里那串11个数字的手机号码,记忆依旧,手指停留下拨通键上许久。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一咬牙,摁下。

  “嘟嘟”响了好久,就在简童快要挂断电话的时候,那边传来接通声。

  同样的,没有说话。

  两个人,各自举着手机,对着没有声音的通话,谁也不愿意首当其冲地打破平静。

  萧珩眼底的恨意,藏都藏不住就是这个女人,让自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笑话!每当他午夜梦回想到当初对着这么一个女人倾尽感情,宠着她恨不得将她宠上天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瓜,大蠢蛋,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自己与祖父为敌,与姓沈的作对,与董事会翻脸,与整个萧家唱反调!

  可她呢,最终回报了他什么?

  屈辱!

  无限的屈辱!

  桃花眼中再无玩世不恭,只剩下一团团恨意的黑云弥漫!

  “约个时间,见个面吧。”

  半晌,电话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

  萧珩举着手机的手指,狠狠一捏手机,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粗嘎声音,喉头滚动,心口剧烈跳动两拍竟,该死的怀念!

  不,错觉!

  他狠狠咬牙,愤恨无比,声音却无比轻佻起来:“好啊,大鱼大肉吃惯了,偶尔看一看小丑演出也不错。”


下集预告


风雨之中,有个女人,从东皇的大楼里走了出来,走进了风雨之中,雨伞是在储物柜里找来的,那个男人不管多么可恶,但有一句话说对了。

  她是逃兵,是懦夫。

  但,怎甘心?

  走到了路旁,路旁已然有一辆黑色的宾利等在那边。

  一眼便认出来,那车的主人,除了那不可一世的沈修瑾,还有谁?

  举步走了过去,窗户玻璃降了下来,露出驾驶座的人脸来。

  “简小姐,请上车。”车里沈二下了车,绕到了后座位旁,拉开了车门。

  抬脚坐进了车子里,沈二也回到了驾驶座。

  “他叫你来的?”

  沈二听到后车座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后视镜照着后车座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很安静,侧着脸,静静望着车窗外。






最新言情小说《一生挚爱》已上线【汾水书苑】火热连载中。。书号:101

主角:沈修瑾、简童

未完待续……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丨公众丨浩【汾水书苑】回复书号:101,即可阅读全书完整章节啦。

爱生活,爱阅读,阅读越精彩!

100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101 挚爱一生

102 女老板的近身保镖

103 职场闯荡

104 美丽爱妻

105 简单爱你

106 爱你一生

107 纯情小娇妻

108 坏坏总裁:萌妻休要逃

109  留住有情人

110 娇妻带娃来认亲

111 我与空姐那些事

112 总裁要生娃

113 温柔总裁讨好我

114 许你一世温柔

115 念念不忘

116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117 愿此生不相逢

118 合约小娇妻

119 邪王神医

120 再见我的爱情

121 恐怖殡仪馆

122 倾城绝恋

123 猛男诞生记

124 暗香

125 我的神秘老公

126 爱你我失去了所有

127 老公我爱你

128 你的爱如星光

129 极品升官

130 你的温柔比光暖

131 爱如秋色

132 你的爱光芒万丈

133 传奇战神

134 活在你的爱情城堡里

135 总裁宠养娇妻

136 女上司的秘密

137 闪婚爱妻

138 爱在繁华锦簇时

139 青涩的爱

140 挚爱原是煎熬

141 你的心深不见底

142 情深不相忘

143 虐爱霸道总裁

144 倾心倾情倾了所有


[汾水书苑]微信公众号下回复数字获得小说 阅读下载链接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