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河北容城孙奇逢:身型家范 堂传孝友数百年

家风馆2018-05-08 04:22:51

  孙奇逢

孙奇逢雕像 

  孙奇逢(1584-1675),字启泰,号钟元,直隶容城(今河北保定容城)人,明末清初理学大家,与黄宗羲、李颙齐名,并称“明末清初三大儒”。晚年讲学于河南辉县夏峰村,从者甚众,世称“夏峰先生”。

  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孙奇逢中举,后父母接连去世,在乡庐墓6年。期间,刻苦读书,经、史、子、集广为涉猎,并多与贤友切磋论学。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居孝期满的孙奇逢开始游学京师,广交名士。满清入关后,孙奇逢南迁河南辉县,在夏峰村授徒讲学20余年,著书立说,研读各家经典,创立“夏峰学派”。黄宗羲评价“北方学者大出其门”,故孙奇逢又有“北方孔子”的美誉。

  哲学思想上,孙奇逢调和程朱陆王,“以慎独为宗,以体认天理为要,以日用伦常为实际”,提倡学者不可拘门户之见,认为朱陆之间“不宜有心求异,亦不必著意求同”,对清初理学影响很大。

  孙奇逢一生著述颇丰,他的学术著作主要有:《理学宗传》、《圣学录》、《北学编》、《洛学编》、《四书近指》、《读易大旨》五卷、《书经近指》等。

  孙奇逢家规家训

家规古籍善本

  孙奇逢的家规家训主要是《孝友堂家规》和《孝友堂家训》。“孝友堂”是孙奇逢在容城时的故居,后为容城孙氏堂号。

  《孝友堂家规》是他晚年亲自编写的一部家规,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家规18条,二是6则历代的训子言,三是家规后言。家规18条是:“安贫以存士节,寡营以养廉耻,洁室以妥先灵,斋躬以承祭祀……”历代的训子言6则,包括孔子教伯鱼学诗礼,周公教鲁公不要求备一人等。家规“后言”采用问答形式,说明了一些治家齐家的问题,也对家规中个别子孙可能存疑的地方做了解释。

  《孝友堂家训》由孙奇逢后人辑录孙氏训其子、侄、孙之语而成。其中题“示某某曰”的为书信,题“谓某某曰”的则是当面的教诲。这篇家训立意深刻,包括注重蒙养、教诫子弟、孝弟力田、学以致用、忍让容人、居家忠实、谦虚好学、开阔胸襟、行己有耻等各方面内容。其中有许多流传后世的格言名句,诸如“子弟不成人,富贵适以益其恶;子弟能自立,贫贱益以固其节”“子弟中得一贤人,胜得数贵人也”等。

  《孝友堂家规》及《孝友堂家训》体现了作为思想家、教育家的孙奇逢在日常生活中的具体实践,书中涉及生活中为人处事、亲师取友、待人接物等方方面面,不做高远之论,切合身心实际,因此得到社会上有识之士的重视,流传很广。也正是在此书的长期影响下,孙氏一族耕读传家,孝友之风绵延数百年。

  孙奇逢纪念馆

  孙奇逢纪念馆位于其故里河北省容城县容城镇北城村。占地6亩,院内塑有孙奇逢晚年手捧书卷讲学石像,像后为该馆主体建筑“孝友堂”。堂内正中悬挂有孙奇逢画像,画像两侧对称挂有18块展板,详述了孙奇逢孝亲、讲学、著书的人生轨迹和学术思想。

  兼山堂

  兼山堂为孙奇逢隐居河南辉县夏峰村的故居和讲学之所,总面积1000余平方米,原为一进三院式建筑,现仅存后院。2005年,当地对兼山堂进行维修规划,同时,孙氏家族成立了兼山堂文物保护协会,对兼山堂大加修整。目前,兼山堂正殿大修竣工,焕然一新。

  ●视频脚本

  堂传孝友数百年——河北容城孙奇逢

  孔庙是祭祀中国著名思想家和教育家孔子的庙宇。在从祀的历代先儒中,有一位被称为“北方孔子”的人物,他就是我国明清之际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北方学界领袖——孙奇逢。

  孙奇逢(1584-1675),字启泰,号钟元。直隶保定府容城县,今河北容城人,晚年移居河南辉县夏峰村,著书立说,学者尊称其为“夏峰先生”。先生负经世之学,潜心学术,著作颇丰,学术界评价其“上继往圣、下开来学”,“振三百年儒者之绪,而为当朝理学之大宗”。

  一、淡薄由来是祖传

  容城县,隶属于河北省保定市。明初永乐年间,孙氏先祖自小兴州(今属河北承德)移居此地。孙奇逢的祖父,孙氏八世祖孙臣,明代嘉靖辛酉举人,做过河东盐运司判等,为官以清廉著,过手钱财从不染指。父亲孙丕振做过训导学生的儒官,以诗礼传家。孙奇逢自幼从学于叔父成轩公孙丕基,孙丕基也做过儒学训导,为人醇厚性诚,其学出自庭训,自此孙氏一门书香大开,成为一方望族。

  孙奇逢自少年深受家学影响,有做圣贤的志向。他的祖父、父亲都曾留有家训。

  孙奇逢十三世裔孙 孙居超:

  比如,他的祖父曾经说过:“做官要钱,无非为子孙计,不知一要钱,子孙微矣。”这就是说呢,做官要钱,无非就是给子孙做打算,不知道一要钱,子孙的品德呢就变得低下了。又说:“子孙不如我,要钱做什么?子孙胜似我,要钱做什么?”那么这就是说呢,子孙如果不如我,你给他钱有什么用呢?子孙如果比我强,那么你给他钱就更没有用了。通过这些言语,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孙氏家族,在先祖孙奇逢以前已经是淡泊名利、笃行仁义了,已经有这种清白家风了。

  孙奇逢十七岁考中举人,二十二岁后父母接连去世,他是个孝子,按照古礼,与弟兄庐墓六年,笃行孝友。孝友即对父母孝顺,对兄弟友爱,他极其重视身型家范,因此建有“孝友堂”。孙奇逢曾对他的孙子孙潜说:“家运的盛衰是上天不能掌握的,也是别人不能掌握的,实际完全由自己掌握,一家和睦,各尽本分,即使贫穷些也会被人敬仰,反之身不可型,家不足范,这样的家庭即使兴隆时也早已能看到他的衰败”。

  满清入关后,孙奇逢南迁到河南辉县夏峰村,隐居讲学。

  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清史研究专家 王坚:

  孙奇逢是清初学术大师,特别是到晚年,他潜心著书立说,创建“夏峰学派”,成为一代大儒。他的学术和道德赢得了后代人很大的尊重。清初的另一位学术大师顾炎武这样评价他,说他是海内为数不多的学术大师,他的一举一动关系到当时学术气温的升降。近现代的另一位学术大师,梁启超曾这样评价孙奇逢,说:孙奇逢是一个德才兼备的人物,到晚年,学养深邃、品德高尚,所以感化力极大,是当之不愧的清代北学领袖。

  孙奇逢之学主要是注重实践,所谓“以日用伦常为实际”,因此他对家庭的教育也是十分看重。孙奇逢南迁后,在辉县又生活了二十五年,以九十二岁高龄辞世。他的晚年留下大量教诫子弟的语录,尤其是所撰写的《孝友堂家规》一书,更是我国家训中的典范著作之一,后由其子孙辑录其语录,增补为《孝友堂家训》,广为流传。

  二、堂传孝友数百年

  河南省辉县夏峰村,孙奇逢隐居讲学之地。孙奇逢晚年在此一边开堂讲学,一边教诫族中子弟。如《孝友堂家训》中说:“士大夫教诫子弟,是第一要紧事,子弟不成人,富贵适以益其恶;子弟能自立,贫贱益以固其节……”这就是说子弟的教育最为重要,家中子弟不能成为有德才之人,给他富贵更能促使他作恶,如能自立,即使贫贱更能坚固他的品节。子弟问如何做人?他说“饥饿穷愁困不倒,声色货利浸不倒,死生患难考不到,人之事毕矣”,这也正是他一生的写照。

  在孙奇逢的教育下,孙氏子孙多为贤良之辈,他的六个儿子都是读书人,多有著述。三子望雅入乡贤祠,四子博雅协助孙奇逢对士子们提出的问题详加解释阐发,从未有一丝厌倦情绪。孙辈如望雅之子孙洤中进士,重订了我国琴学史上著名琴谱《徽言秘旨订》,其曾孙辈孙用正中举人,曾任禹州、许州学正,主讲大梁书院,入忠孝祠。后人的如此成就,多得益于孙氏的《孝友堂家规》。

  孙奇逢十三世裔孙 孙居超:

  孙奇逢家规家训主要分两部分:《孝友堂家规》和《孝友堂家训》。其中的《孝友堂家规》,这一部分内容是先祖孙奇逢亲自撰写的,等于是他的著作。而《孝友堂家训》是孙氏后人后来在他的著作当中,比如像《日谱》,选取他和一些个子侄之辈的对话,涉及到了亲师取友、为人处世的一些内容,附录在后面,一条一条的,叫《孝友堂家训》。“家规十八则”是《孝友堂家规》里边的经典内容,是孙奇逢总结了十八句比较简短的为人处世各方面的格言,我们叫“家规十八则”。

  “家规十八则”是孙奇逢根据先人所遗家训,参以己意,推广而出,为《孝友堂家规》中代表篇章,其涉及立身处世、亲师取友、婚姻祭祀、居家之道等,言简意邃,时至今日一直在孙氏后人中代代相传,视为传家之宝。

  孙奇逢十三世裔孙 孙居超:

  家规十八则开篇就说:“安贫以存士节,寡营以养廉耻。”这就是说要安于清贫,以保存我们高尚的节操,少谋求、少钻营,让我们来知廉知耻。

  孙奇逢十五世孙 孙敬州:

  “洁室以妥先灵,斋躬以承祭祀。”说的是要找个干净整齐的房间,放置祖先的灵牌,祭祀的时候要身心整洁、虔诚恭敬。

  【孙氏后人诵读家规】“既翕以协兄弟,好合以乐妻孥,择德以结婚姻,敦睦以联宗党,隆师以教子孙,勿欺以交朋友,正色以对贤豪,含洪以容横逆,守分以远衅隙……”

  孙氏后人延续着孝友传家的传统,数百年来家族中秩序井然。今天,河南夏峰村孙氏后人住宅门额上家家都有“金容望族”“堂传孝友”的字样,“金容”即指孙奇逢祖籍河北容城。而无论容城亦或夏峰,孙氏后人中每代人名字中的辈序还都刻印着这个家族的崇尚:“家世金容,继居中洲,堂传孝友,敬守前修。”

  孙奇逢十三世裔孙 孙居超:

  《孝友堂家规》一直在本家族中世代传承,历代的族贤都去阅读,然后给族人去讲,有的还写,写完之后悬挂在墙上,这在家族中起到了一个相互传阅,然后去学习的作用。

  孙奇逢一生笃行孝友、安贫乐道、坚贞不屈、勤学不辍的种种优秀品格,至今仍能给我们以启迪。其留下的《孝友堂家规》一书,以其经典的内容、深刻的含义,不但深深影响了孙氏后人,也在社会上广泛流传。

孝友堂

  ●孙奇逢家规家训摘编

  一、治家勿轻视

  不要轻视治家

  问:齐家①之难,难于治国平天下。家迩天下远,家亲天下疏,何以难?曰:正惟迩则情易辟②,正惟亲则法难用。夫家之所以齐者,父曰慈,子曰孝,兄曰友,弟曰恭,夫曰健,妇曰顺。反此则父子相伤,夫妻反目,兄弟阋墙③。从来均平天下之人,每于此多动心忍性。盖法制所不能束,禁令所不能施,以此思难,难可知矣。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规》

  【注释】

  ①齐:整治。

  ②辟:不实在,偏颇。

  ③阋墙:指兄弟争吵、争斗,不和睦。

  【译文】

  有人问:整治家庭的难度,比治理国家、平定天下还要难。家庭近而天下远,家庭亲而天下疏,为什么治家反而难些呢?我说:正因为近,感情就容易有所偏颇;正因为亲,法制就难以运用。家庭能整治好的根源,对父亲来说要慈祥,对儿子来说要孝顺,对兄长来说要友善,对弟弟来说要恭敬,对丈夫来说要健康,对妇女来说要柔顺。与此相反就会父与子互相伤害,夫妻间反目成仇,兄弟间不能和睦。自古以来平定过天下的人,每每到这时也只好心绪波动,忍着性子。因为法律制度很难约束,禁令不能施行,从这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难”字,其难度就可以知道了。

  治家必须立本

  居家之道,须先办一副忠实心,贯彻内外上下,然后总计一家标本缓急之情形,而次第出之,本源澄澈,即有淤流,不难疏导。患在不立本而骛①末,浊其源而冀流之清也。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骛:追求。

  【译文】

  治理家庭,必须先准备一副忠实的心肠,并在家庭内外、上下得到充分体现,然后将全家的枝节和根本的情形,缓办或急办的事情总计起来,再一个一个地列出来,这样事物产生的根源清彻透明,即使有淤塞的地方,也不难疏导。令人担心的是不立下根本却追求末梢,浑浊了源头却希望水流清澈。

  家规十八则

  安贫以存士节,寡营以养廉耻,洁室以妥先灵,斋躬以承祭祀,既翕①以协兄弟,好合以乐妻孥②,择德以结婚姻,敦睦以联宗党,隆师以教子孙,勿欺以交朋友,正色以对贤豪,含洪③以容横逆,守分以远衅隙,谨言以杜风波,暗修以淡声闻,好古以择趋避,克勤以绝耽乐之蠹④己,克俭以辨饥渴之害心⑤。

  ——孙奇逢《孝友堂家规·家规十八则》

  【注释】

  ①翕:本义是闭合、收拢,引申为和顺的意思。

  ②妻孥:妻子和儿女。

  ③含洪:犹含弘,意指包容厚博。

  ④蠹(dù):蛀蚀,伤害。

  ⑤饥渴之害心:饥饿和干渴对心灵的妨害,典出《孟子·尽心上》:“人能无以饥渴之害为心害,则不及人不为忧矣。”

  【译文】

  穷困之时要安守本分,以保存士大夫的高尚节操;减少欲望谋求,以养成廉洁与知耻之心;用安静清洁的屋子妥善安放先人的灵牌;祭祀前要整洁身心;兄弟之间要和睦,凡事同心协力地去做;和妻子儿女在一起要和和乐乐;选择有品德的人结成婚姻;用厚道和睦的态度联系族人与乡亲们;要请有高尚品德的老师教导子孙;交朋友不得欺诈;对待贤人豪杰要庄重严肃;要用宽宏的气量对待强暴不讲理的人;安守本分不接近纠纷争端;说话谨慎可杜绝纠纷乱子;暗自修行,淡薄声名;要学习古人圣贤智慧,使自己知道哪些要追求,哪些要避开;要勤劳,以杜绝耽于享乐损害自己;要节俭,来使自己看清饥饿和干渴对心灵的妨害。

  二、蒙养很重要

  端正启蒙教育是治家第一要事

  孩提知爱,稍长知敬,此性生之良也。知识开而习操其权,性失初矣。古人重蒙养正,以慎其习,使不漓①其性耳。今日孺子转盼②便皆长成,此日蒙养不端,待习惯成性,始思补救,晚矣。端蒙养,是家庭第一关系事,为诸孺子父者,各勉之。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漓:薄,本作“醨”。

  ②转盼:转眼。

  【译文】

  一个人在年幼的时候就知道热爱别人,稍微长大一些后知道尊敬别人,这是天生良善的本性。当他开始学习知识时就学习操练权术,其本性就失去了初始时的良善。古代的人重视在孩童很小的时候就培养他们端正的品格,以使其习惯谨慎,不致削弱他的本性。现在这些小孩转眼之间便都长大成人了,如果现在不能正确地对他们进行启蒙教育,等到那些不好的习惯成了本性,再开始考虑补救就晚了。端正启蒙教育,是关系到家庭盛衰的第一件事,作为各位小孩的父亲,一定要以此自勉。

  从来大儒都于童稚时定终身之品

  尔等未离孩提,稍长之时,正在知爱知敬之日。吾家自高祖以来,忠厚开基,今孝友堂尚依依如新也。尔为兄者宜爱其弟,为弟者宜爱其兄,大家和睦,敬听师言,行走语笑,各循规矩。程明道谓洒扫应对,皆精义入神之事,莫谓此等为细事也。圣功全在蒙养,从来大儒都于童稚时定终身之品,尔等勉之。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依依:茂盛的样子。

  ②程明道:即程颢(1032-1085),字伯淳,世称明道先生,与其弟程颐并称“二程”。

  ③精义入神:精研事物之微义,达到神妙的境地。

  【译文】

  你们没有脱离孩童时代,处于逐渐成长的过程,正是懂得爱人、懂得尊重人的时候。我们家从高祖以来,以忠诚厚道创业,到现在孝友堂仍然像新设的一样。你们做兄长的要爱护自己的弟弟,做弟弟的要敬爱自己的兄长,大家和睦相处,恭听老师的教诲。走路、跑步、说话、谈笑,分别遵循各自的规矩。程颢说洒扫庭院、对答文章,都是精研微义以求神妙的事情,不要说这些都是小事。高尚的功业德行全靠孩提时的启蒙教育,自古以来的大学问家,都是在小时候就定下了一生的品德,你们要以此勉励自己啊。

  三、为人有气度

  须有容人之意

  与人相与,须有以我容人之意,不求为人所容。颜子犯而不校,孟子三自反,此心翕聚处,不肯少动,方是真能有容。一言不如意,一事少拂心,即以声色相加,此匹夫而未尝读书者也。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译文】

  与人相处,必须有由我来容忍别人的气度,不必苛求被别人所容忍。颜回被别人侵犯而不计较,孟子每天数次自我反省,这种心思集中不轻易波动,才真正能够有容人之心。一句话不如自己的意,一件事稍微不顺自己的心,就对人施以严厉的声调、脸色,这是没有涵养、没有读过书的人会做出来的事。

  患难之中须自得

  风波之来,固自不幸,然要先论有愧无愧。如果无愧,何难坦衷当之。此等世界,骨脆胆薄,一日立脚不得。做好男子,须经磨练。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千古不易之理也。孟浪①不可,一味愁闷,何济于事?患难有患难之道,自得二字,正在此时理会。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孟浪:放浪,轻率。

  【译文】

  患难的到来,固然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是首先要看自己是有愧还是无愧。如果无愧,那么敞开胸怀去面对它又有什么难的呢?这个世界上,如果骨头太脆弱,胆子太小,那一天都站不住脚。要做个好男子,必须经受磨练。在忧患中生存,在安乐中死去,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轻率、放纵是不行的,一味地忧愁烦闷,对事情又有什么帮助呢?危险艰苦的处境中有度过危险艰苦处境的办法,“自得”这两个字,正好在这个时候加以理解。

  四、读书为明理

  读书是为了明道理做好人

  古人读书,取科第犹第二事,全为明道理、做好人。道理不明,好人终做不成者,惰与傲之气未除也。洒扫应对,先儒谓所以折其傲与惰之念。盖傲惰除而心自虚,理自明,容色词气间,自无乖戾①舛错②,事父、从兄、交友,各有攸当③,岂不成个好人!日用循习,始终靡间,心志自是开豁,文采自是焕发,沃根深而枝叶自茂。尔等今日辨一虚心,实实务除其傲与惰之念,下学在是,上达在是,先后本末,一以贯之。不知者,只见为洒扫应对而已。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乖戾:抵触,不一致。今称急躁、易怒为性情乖戾。

  ②舛错:错乱,夹杂。

  ③攸当:恰当,得当。

  【译文】

  古代的人读书,取得科举登第还是第二位的事,完全是为了明白道理、做个好人。道理没能明白,好人最终没有做成的,是由于懒惰和傲慢的习气没有除掉。洒扫庭院,应和对答,过去的学问家认为这能挫掉一个人的傲慢和懒惰的想法。排除了傲慢与懒惰的习气,内心自然就会谦虚,道理自然就会明白,面容、脸色、词语、气势之间,自然就没有了急躁、易怒及错乱等表现。侍奉父母、顺从兄长、结交朋友,都能顺其性而处理得当,这样难道不会变成个好人吗!每天运用、反复练习,自始至终、从不间断,心胸自然就开阔,文采自然就焕发,肥沃的根扎得深,其枝叶自然就很茂盛。你们现在弄清楚虚心这件事,就是确实务必要戒除掉傲慢与懒惰的想法,向人家学习是这样,向上求进步也是这样,前前后后自始至终,一直坚持这一点。不知道的人,把这只看成是洒扫庭院、应和对答罢了。

  贤人胜过贵人

  士大夫教诫子弟,是第一要紧事。子弟不成人,富贵适以益其恶;子弟能自立,贫贱益以固其节。余谓童蒙时,便宜淡世俗浓华之念,子弟中得一贤人,胜得数贵人也。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译文】

  士大夫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教诫子弟。子弟不能成为有才德的人,富贵给他更能促使他有恶行;子弟能够自立,贫贱更能坚固他的品节。我认为儿童时,便要淡漠世俗中华丽奢侈的念头,子弟中能成长出一位贤德之人,胜过成长出几位富贵之人。

  五、做官应廉洁

  应以廉洁二字律己

  尔祖宰武城①,归里②之日,仍以馆谷③偿负斜,尔祖母尔父,俱不免于饥寒。闻者见者,莫不怜之。吾家沐阳公,以廉吏起家,尔祖能绳其武④,我辈俱得为清白吏子孙,较以金帛田宅遗后人者荣多矣!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宰武城:宰,邑宰,某一邑的长官;武城,县名,属山东省。宰武城指武城的长官。

  ②归里:里,家乡。归里即回老家。

  ③馆谷:居其馆,食其谷。原意指驻军就食,此处引申为塾师授徒的收入。

  ④绳武:绳,继承;武,足迹。继承祖先业迹。《诗?大雅?下武》:“昭兹来许,绳其祖武。”

  【译文】

  你祖父曾任武城县的长官,任满回家乡的时候,仍然用学馆收入来偿还所负债务,你祖母、你父亲都不免受饥挨冻。听说和看见这些情形的人,没有不怜惜同情的。我们家的先祖沐阳公,以做廉洁的官吏起家,你祖父能够继承他的风范,我们也都成为了清白官吏的子孙,这比起那些以金银、田地、房屋留给后代的人来说光荣多了!

  知耻才能上进

  行已有耻,对无耻而言也;狷①者有所不为,对无所不为而言也。贤不贤之分,岂相远哉?夫无所不为,正是其无耻处。故孔孟每提一耻字,以激励人。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狷:拘谨,有所不为。《论语·子路》:“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译文】

  做事情有羞耻心,是相对于没有廉耻心而言的;拘谨的人有些事情不敢去做,是相对于没有什么不敢去做而言的。贤良与不贤良的区别,难道相距很远吗?没有什么不敢去做,正是他不知羞耻的地方。因此孔子、孟子常常提及一个“耻”字,用来激励大家。

  六、知行要合一

  知而不行不算知

  尔等读书,须求识字。或曰:焉有读书不识字者?余曰:读一孝字,便要尽事亲之道;读一弟字,便要尽从兄之道。自入塾时,莫不识此字,谁能自家身上一一体贴,求实致于行乎?童而习之,白首不悟,读书破万卷,只谓之不识字。王汝止①讲良知心,谓不行不算知。有樵夫者,窃听已久,忽然有悟,歌曰:“离山十里,柴在家里;离山一里,柴在山里。”如樵夫者,乃所称识字者也。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王汝止:明泰州安丰场人。出身贫苦,师从王守仁。

  【译文】

  你们读书,必须求得认识字。有的人说:难道有读书却又不认识字的人吗?我说:读一个“孝”字,就要恪尽侍奉父母的道理;读一个“弟”字,就要恪尽服从兄长的道理。自从进入私塾念书时起,没有不认识这两个字的,但是有谁能在自己身上一一体现这两个字的含义,求得实在的东西用在自己的行动中呢?孩童时就开始学习知识,但到年老了还没有领悟到这个道理,即使他读的书再多,也只能说他是个不识字的人。明代思想家王汝止在讲授良知时候说,不用在行动中便不能算是知道了。有一个砍柴的人偷偷地听了很久,忽然有所领悟,作歌说:“离山十里,柴在家里;离山一里,柴在山里。”像这个砍柴的人,才是我所说的识字的人。

  处处皆学问

  学问须验之人伦事物之间,出入食息之际,试思尔等此番,何为而来,能无愧于所来之意,便是学问实际。诗文经史,皆于此中著落①;身心性命,皆由此中发皇②。省得此理,随时随处,皆有天则③,便无虚过之日。

  ——摘自孙奇逢《孝友堂家训》

  【注释】

  ①著落:下落,归宿。

  ②发皇:启发,开扩。

  ③天则:自然的法则。

  【译文】

  学问必须在人伦、事物之间,以及与人交往、吃饭、呼吸之际进行验证、实践。试想你们这一次来到世上是为什么而来,能够对来这里的本意不感到惭愧,就是实际的学问。诗文经史,都在学问中得到归宿;身心性命,都在学问中受到启发。懂得了这个道理,随便在什么时候,随便在什么地方,都符合自然的法则,这样就不会虚度光阴了。

  ●专家观点

  陈延斌:教子弟是“家庭第一关系事”

  与黄宗羲、李颙并称“明末清初三大儒”的著名学者孙奇逢,给子孙留有《孝友堂家规》与《孝友堂家训》两部传家宝训,其核心是蒙以养正,教子成人。用他的话说,即教子弟是“家庭第一关系事”。

  孙奇逢认为,培养子孙成材是家庭教育最为重要的任务。他说:“士大夫教诫子弟,是第一要紧事。子弟不成人,富贵适以益其恶;子弟能自立,贫贱益以固其节。”

  孙奇逢指出,早期教育的好坏,对人一生的品德影响极大,故“圣功全在蒙养,从来大儒,都于童稚时定终身之品。”这种强调幼儿早期教育重要性与可能性的思想,是非常有见地的。为了从制度上保证教家立范落实落细,孙奇逢将先祖“世守勿替”的所垂训辞,归纳总结,推广补充,形成条理,分类排列,修订成十八则“立家之规”:“安贫以存士节;寡营以养廉耻;洁室以妥先灵;斋躬以承祭祀;既翕以协兄弟;好合以乐妻孥;择德以结婚姻;敦睦以聊宗党;隆师以教子孙;勿欺以交朋友;正色以对贤豪;含洪以容横逆;守分以远衅隙;谨言以杜风波;暗修以淡声闻,好古以择趋避;克勤以绝耽乐之蠹己;克俭以辨饥渴之害心。”

  孙奇逢自己在十七岁时即考中举人,却不鼓励子弟求取功名,说“取科第犹第二事”,读书“全为明道理,做好人。”这是为什么?原来孙奇逢认为,他订家规家训的根本目标,是将子弟培育成贤人、君子、好人,而不是贵人、官吏。他说:“子弟中得一贤人,胜得数贵人也。”

  《孝友堂家训》载孙奇逢九十岁时,仍对去应试的子孙训示道:“涿州史解元家,子弟赴试,老者肃衣冠设席以饯,命之曰:‘衰残门户,赖尔扶持。’”对这种教子弟求取富贵以光宗耀祖的做法,他不以为然道:“今老夫所望尔辈扶持者,又不专在此也。为端人,为正士,在家则家重,在国则国重。所谓‘添一个丧元气进士,不如添一个守本分平民。’……尔今日立身之始,须有一段抵挡流俗之志。”要他们抵制追求富贵的“流俗”。但如若一定要出外为官任职,那也应该当廉吏。他诫侄孙道:“吾家沐阳公,以廉吏起家,尔祖能绳其武(按即继承、戒慎),我辈俱得为清白吏子孙,较金帛田宅遗后人者荣多矣。”即便如此,也应以耕读为本。孙奇逢九十一岁时,孙辈应试者有七人,他借用友人之言训诫道:你们不必都“发科登仕,只本分孝弟力田,不失前辈书香,便是天地间第一等人家。”“若奉此言,便是孝友堂佳子弟。”

  在教育子孙上,孙奇逢不是单纯说教,而是要求子孙把读书和践履结合起来,身体力行。他训诫道:“尔等读书,须求识字。”什么叫“识”?行了才算识,不行不算识,如“读一孝字,便要尽事亲之道;读一弟字,便要尽从兄之道。”不行不知的原则,父兄要作表率。“父慈”才有“子孝”,“兄友”才有“弟恭”。这种强调知行合一的教育方法,今天看来仍然是符合教育规律,值得效仿借鉴的。(江苏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延斌) 

  张佐良:教家立范 品行为先

  明清鼎革之际,社会动荡不安,伦理道德失范严重。理学大儒孙奇逢从家庭、家教、家风入手,提出立家规家训以教诫子弟的主张,并亲撰《孝友堂家规》垂训子孙,以期正人心、厚风俗。在家规中,孙奇逢旗帜鲜明地提出,“立家之规,正须以身作范”,而“教家立范”,尤以“品行为先”。他一生笃行孝友,风节凛然,为后世作出了表率。

  孙奇逢认为,“道莫大于兴孝兴悌”。他事亲至孝,父母去世后,与兄弟遵循古礼,结庐墓侧,疏食淡饭,读书对泣,风霜雪雨,寒暑无间,六年如一日。孝行感动乡里,广为世人赞誉。孙奇逢对双亲感情至深,终身孺慕不衰,在90余岁高龄,仍日率子孙晨起展拜家祠,逢忌日则简衣素食,哀思不已。孙奇逢早年与兄弟互学所长,砥砺共进,情谊深厚,晚年每当看到他们的遗物,就禁不住流泪呜咽,遂在家祠中为兄弟增设牌位,以寄托思念之情。“身教亲于言教”,孙奇逢以身作范,孝友传家,一门五世同堂,“家无逆颜,人人尽让无争辩”。康熙二年,傅山过访兼山堂,称“其家门雍穆,有礼有法,吾敬之爱之。”

  燕赵一地,自古多慷慨豪侠之士。孙奇逢少好奇节,负经世之学,常欲建功立业,“以砥柱中流自任”,浩然之气,百折不回。黄宗羲评价他:“燕赵悲歌慷慨之风久湮,人谓自先生而再见。”孙奇逢“生平最爱节义风”,家规“首存士节”,当是厚望子孙于此。

  爱因斯坦认为,“第一流人物对于时代和历史进程的意义,在其道德品质方面,也许比单纯的才智成就方面还要大。即使是后者,它们取决于品格的程度,也远超过通常所认为的那样。”这一著名论断在理学大儒孙奇逢身上得到了充分验证。孙奇逢“教家立范,品行为先”的家教思想,对建设优良家风具有积极意义,值得我们身体力行。(河南省社科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佐良)

  范喜茹:立规守德以齐家

  传统中国是一个以血缘原理构建的伦理社会,家是人们生活的中心,人的一生无法离开家而独立存在,而家又要靠子孙的繁衍来传承延续,要使家族兴旺、家道昌隆,家中子孙的品德教养至关重要。

  明清之际的理学大师孙奇逢称“家运之盛衰,天不能操其权,人不能操其权,而己实自操之。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男正乎外,女正于内,即贫窭终身,而身型家范,为古今所仰,盛莫盛于此。如身无可型,而家不足范,当兴隆之时,而识者已早窥其必败矣!” 因此“士大夫教诫子弟是第一要紧事。子弟不成人,富贵适以益其恶;子弟能自立,贫贱益以固其节。” 他又目睹当时一些士大夫家“绝不讲家规身范,故子若孙鲜克由礼,不旋踵而坏名灾己,辱身丧家”的现状,皆因“其身多惭德”。孙奇逢认为要培养子弟的德性,需“教家立范,品行为先”,让子孙立规守德,遂将先祖所垂训词归纳总结、推广补充为“家规十八则”。 孙奇逢所立家规,要子孙在人伦日用中落实儒家的伦理道德,孝友为本,各安本分、各尽其道、各尽其职,以实现“父曰慈,子曰孝,兄曰友,弟曰恭,夫曰健,妇曰顺”的齐家状态,实现“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的和谐生活。

  孙奇逢在清初移居河南辉县夏峰村耕读讲学,所立家规不仅使孙氏家族能在夏峰村安身立命、繁衍生息,而且使容城、辉县两地的后世子孙和睦同心、自强不息,至今孙氏宗族仍然保持着勃勃生机。

  在传统中国,家庭并不是封闭的,而是以家庭为核心,进而辐射家族、姻亲乃至整个社会国家。孙奇逢所立家规,不仅在孙氏家族内部世代传承了近四百年,而且在社会上也产生了广泛积极的影响,成为清代以来广大世人所推崇的教子立身、睦亲治家、为人处世的家教范本。一个民族的文化产生、生长于自己本民族的生活模式与生活习惯里。家是中国人塑造人格的重要场所,是中国人德性的生长地,孙奇逢所立家规继承了传统中国的优秀文化基因,体现了中华民族讲仁爱、守诚信、崇正义、尚和谐、倡勤俭的文化精髓,在今天仍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河北大学历史学院讲师、历史学博士 范喜茹)

  王坚:始以豪杰 终以圣贤

  作为一部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家训文献, 《孝友堂家规》在当时及后世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总体来看,《孝友堂家规》以下三大特征特别值得注意。

  第一、全面性。《孝友堂家规》虽然文字不多,但却包含人生的方方面面。他吸收前代周公、孔子、东汉名将马援、唐代柳玭、明代王阳明等思想精华,在内容上包含了家庭、朋友、兄弟、父母、先祖、婚姻、宗族、理与礼、仁与恕、心与口等方方面面,读书与行路、功夫与道理并重,体现出融合各家之长为我所用的意涵。

  第二、实用性。《孝友堂家规》融道德教育与实际生活经验于一炉,高于生活,但又紧贴生活。孙奇逢注重身教与言教,以身作范,强调“孝友为政”、“一家之中,老老幼幼,夫夫妇妇,各无惭德,便是羲皇世界”,时人誉之为“中原文献”。同时,他又跳出一般理学家只讲道德教条、远离人家烟火的呆板面目,“理学家法一味版拗,先生则不然,专讲作用”,单刀直入告诫后世子孙居家虽要“以勤俭终焉”,但“八口饥寒,治生亦学者所不废。”把追求高尚的道德教育切实融入普通平凡的生活本身,使玄妙的理论得到落实,人人可行。

  第三、以天下为己任的宽广胸怀。《孝友堂家规》虽然重点讲修身齐家,但由于有治国、平天下的宏大关照,所以首谈“士节”的培养,“家规十八则”第一则就是“安贫以存士节”。孙奇逢认为,作为以天下为己任的士人,应该有大心胸、大关怀、大抱负,不能整天总想着对国家社会的索取,而更多应该思考对国家社会的贡献。换言之,孙奇逢讲的“安贫”不是固守贫困,而是要以天下为己任,不要计较个人一时得失。孙奇逢自己一生实践,“始以豪杰,终以圣贤”,教导后人亦要如此。

  孙奇逢作为一代大儒,不但具有以家国天下为己任的救世情怀,提倡士大夫责任,也有谦谦君子的脚踏实地精神,理、礼结合,有体有用。体现于《孝友堂家规》,虽说的是修身齐家之道,但精神却在于培养脚踏实地、以天下为己任的“大写的人”而非患得患失“小写的人”。(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清史研究专家 王坚)

  孙敬洲:读书全为明道理做好人

  《孝友堂家规》问世以后,三百多年间曾经多次刊刻发行,流传甚广,对教化士民起了很大的作用,是清朝时期著名的家规之一。其在孙氏家族中尤其得到了很好的贯彻,据家谱记载,历代孙氏子孙都是在案头放置一本,每有空闲时间都要细细研读体味,对子孙后代读书作文、婚姻家庭、待人接物等,都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家规十八则”是《孝友堂家规》中的核心内容,言简意赅,开篇就是“安贫以存士节,寡营以养廉耻”。理学家最讲“节义”,最讲“耻心”,作为理学大儒孙奇逢来说,教育子孙首先从这一点开始,也就不难理解。

  “家规十八则”中还有“择德以结婚姻,敦睦以联宗党”。孙奇逢的曾孙孙用正,娶的是当时名儒耿极的女儿,温良贤淑,持家有方,孙用正得以安心读书并中举,历任禹州、许州学正,主讲大梁书院,名闻中州大地。孙用正不但学问精粹,而且品行敦厚,亲友乡邻之间有了困难,他都会积极地去帮助。因此和族党以及乡亲邻里之间十分和睦。

  “暗修以淡声闻,好古以择趋避”也是“家规十八则”里的重要内容。孙奇逢的六个儿子立雅、奏雅、望雅、博雅、韵雅、尚雅都是饱学之士,都有诗文传世,但他们均淡泊名利,从传统文化中细细体味取舍进退的道理。他们隐于夏峰,和父亲一起,在兼山堂传播学术。

  “家规十八则”之后,附有家训,其中有这样的话语:“古人读书,取科第犹第二事,全为明道理、做好人。”在诸儿孙去参加科举考试前,先祖孙奇逢又告诫大家说“……为端人,为正士,在家则家重,在国则国重,所谓添一个丧元气的进士,不如添一个守本分平民。”这些都明明白白告诉孙氏子孙,读书学习,主要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质,提高自己的修养,做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其次才是做官。而做官也要做一个报效国家的好官,不然,还不如做一个老实本分的平民百姓。(孙奇逢十五世孙 孙敬洲)



大家都在看

 法制始祖皋陶的历史贡献和文化传承

 做有谱的人,做靠谱的事!

 传承中华好家风倡议

  中华传统文化是家风建设的“根”和“魂”

 中华家风馆

 中国法官协会法院文化分会积极推进中华家风馆文化建设

 中华家风馆精选家风锦文

 北京市家庭教育与家风建设启动仪式暨家庭教育培训会在北京市顺义区举行

 北京市西城区“道德讲堂”总堂开讲传承好家风

 家风耀中华李正书画作品展在京展出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