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我所读过最凄凉的一句话

七七故事会2018-04-28 18:58:42



看到知乎上这个问题,想到一句词:“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


全词并不长。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李煜写下这首《浪淘沙》的时候,南唐已经亡国了。降宋之后的君主李煜被俘虏到汴京软禁,夺取人身自由。这首诗就是国破家亡,妻离子散之后他在汴京所作。


李煜坐江山是个废主,但写词曲是个情圣。这明明惊心动魄的家国遗恨,李煜写起来没有杜甫的恨别没有国破,没有铁马冰河,而是忆起梦中贪欢,天上人间的感叹,婉转,尽是大梦过后别离的伤逝,未见烽火。


却非常非常的悲凉。



先是梦醒,罗衾湿润,再是帝王江山,往事重现,yesterday once more.他写尽了悲凉,写到繁华落尽,未来已经没有容他的帝座,拥有的已经全部失去。


我经历过的很多很多的快乐,抵不过这一句念起来时候感受到的凄清。这种况味,是属于日落,属于今夕何夕,属于暮春和秋风。


很早前吴奇隆刘涛演过一部电视剧叫《问君能有几多愁》,吴奇隆演南唐后主。剧本身怎么样已经忘了,有一个镜头是亡国在即,李煜站在雕栏玉砌的宫殿前一棵高大的桃树下。风吹起来,春深了,桃花瓣就忽然间纷纷扬扬地飘下来,落在李煜的身边。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暮春过后的无边秋感。


这种暮春和深秋的感觉伴随了我整个少年时代。中学时在南方的家乡念书,教室多在二三层。成都小城的天气,不像北方这么敞阔,天晴的时候晴得像稀金属,好像敲一敲都能掷地有声。


这很像北美的天气。余光中在《望乡的牧神》里写:“(北美)中西部的秋季,是一场弥月不熄的野火,从浅黄到血红到暗赭到郁沉沉的浓栗,从爱奥华一直烧到俄亥俄,夜以继日日以继夜地维持好几十郡的灿烂。云罗张在特别洁净的蓝虚蓝无上,白得特别惹眼。谁要用剪刀去剪,一定装满好几箩筐。”



成都的天气阴沉、湿冷,天空永远悬浮着大片沉重的灰云层,除了盛夏很少有爽朗的太阳天。我的教室座位常在窗边,不知是因为低气压还是建筑环境,教室里老师不讲话的时候,整个教室安静得像是被窝。窗外种着高大的柳树,起风的时候,柳条就很慢很慢地在窗前飘拂。


所有的声音就像加了磨砂,亮不起来,尖锐的汽车从远处刷地驶过,也瓮瓮的。整个少年时代的底片都是这么萧瑟。


所以我很爱这首词。


大国的覆灭,帝王的倾塌,朝野的更迭,你都无从修改。这些我没有也不能懂,但我能从词里读出人间的退换和离场,读出春花秋月,小楼东风,为君者的愁和仇。


也许还能卧着同样干不了的被角做梦,窗外是下不完的雨和大雾漫漫的寒气。梦里千山万水,醒来像是换了一场人世。


 ID:杨七七 | 欢迎来知乎找我玩


往期回顾

《见北岛老师记》

《泰国边检的贴纸小哥》

《我所拍过的最孤独的照片》

《这里埋葬着我的爱人和敌人》

  我最心爱的动画片《瑞克和莫蒂》

《这些纪录片打开我的新世界大门》

《敦刻尔克》的反义词是《至暗时刻》

《寻梦环游记》:我们一生会经历的两次死亡

  想了解更多请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