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将恋未恋的末恋人——献给爱妻静飞\“将军剑”第七部 “爱将”后记

温瑞安巨侠2018-04-19 03:20:35





      武侠小说作者撰序写跋,顶多是交待自己创作的心路历程,有的还兼差卖几斤老王的哈密瓜,纵有提到人物、人事,也多以名利圈闻人、江湖道义兄弟为主题,很少会写给自己红粉知己(尤其是发妻更罕),有者也总以低调蛰伏,遮掩暗喻,弦外传情,隐蔽晦涩,点到为止。

      如果真的由我开始,那就有我开始罢。
      我愿意。
      而且非常乐意。



      从来不认为:嫁给艺术家、创作人、作家,尤其是武侠小说作者,是一件值得恭喜、庆幸的事。在我过去大量的作品里,包括小说内容和专栏文章,我都没有认同过这个看法,我也认识过大量、各地的写作人、创作人,他们从事各种各类、不同形式、乃至匪夷所思、叹为观止的创作,他们也许是好朋友、好兄弟,好可爱也好好玩的人物,很值得崇拜、尊重、爱慕,但能称之为“好丈夫”的,实在寥寥可数。



他们尽管浪漫过人,也会适时孟浪,但通常都以自我为中心,得意时自大,失意时自怜,大多数时候,是把心里自卑转化为待人处世的狂妄,幸好,更多的是将这些特色转注入他们作品的风格里,显得他们的作品有强烈的大情大性,或是含蓄的半醉半醒。不过,成功的也一样不多。



他们通常都脾气大,习性多,爱惹麻烦,不是喜欢酗酒就是爱赌两手,不是好色不好德便是爱找碴,不然就是号称不受牵羁就是喜欢寻花问柳,而且他们定会找到借口,不然也总有理由。所以,我作为这类物体或“这一小撮”人中的一“撮”,我窃以为,且公开认为:作为好女子,对这种“异形”,实在,不是,很嫁得过。



      可是,不幸,你嫁了给我。
      所幸,我娶得你。
     我赚了。
     人在回忆快往昔情事,相依相守,总会说:我们一起渡过那些风风雨雨的日子…………,好象非常沧桑,很是凄凉,可是,我怎么却只记得:我们渡过的是那些云飞风起,那些雨打芭蕉,那些非常飞扬、非常跋扈、当然也非常浪漫,兼且非常散漫;十分孟浪,同时也十分荒唐的並轡游侠岁月?尽管也恒常有小小的伤怀、偶尔的悲凉,甚至曾对生活有过抱怨,对生命起过绝望,但更多的日子,我们一起为抱負奋斗的快乐,一个个难关克服的喜悦。



很少人有个妻子(当然,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有太太,我的意思在下文),同是你的贤内助,但也是你的战将,你的闯将,你的笑将,得空可以跟你搓麻将,有的会把你吹将(粤语: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的意思),而且,正如这部书的题名一样:也是“爱将”。跟你在一起,这些打熬的岁月,就成为你的烘炉我的铁,研磨出一把既能入世抱不平的刀,也可出世斩名权的剑。
      所以,我说我赚了。



      “将军剑”系列,就是这样一把剑。此书面世以来,跟“少年四大名捕”一样,波劫叠至,困扰无穷,好事多磨,统计一下:为了版权问题几乎涉及官非的,就有七宗之多。为了推出这部书,而最终反目成仇,友却成敌,(当然也有化敌为友的,甚至因而相交莫逆,成为事业上合作伙伴、知友的),至少已有九起之数。而且发生这种遗憾,均不是我这个原作者主动招惹,更非我之本意,而是接踵而来,强攻而至,自行在心态上或政策上产生的变异转折,变生肘腋。



说起来,我是相当被动,也十分无奈。读者都以为我写不下去,温迷催促不已,谁知最后有如许知多情节与关节?说是人算不如天算,其实天道不过人心,到底,“将军”始终还是会“亮剑”的,“万人敌”迟早还是得亮出真相的。我也不急,只与你共看庭前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天边风起,一扫把,把常与变扫向天涯。



      同理,“将军剑”在前情未了,欲断还续之际,也发生了好些在侠坛或温派正面的重大效应:例如,这是最早译为韩文,进韩国(87年)书市的中文武侠小说之一,对韩国武侠潮流起过一定影响,并在当地最畅销的报纸上长期连载,约稿的还是韩国驻港领事。在中国内地,就是这部书,发展出至少两个以上的温派主坛网络,并为此而引发决裂、争执、凝聚团结、而又变裂、壮大。



甚至把你逼上了网山,把我扯上了网里,成了网中人,这都非我这个作者意料所及的。余此类推的重大事件,还真不少,“将军剑”就像一颗飞石,在武侠龙潭上,“一石惊起千层浪”。涟漪何所始、何所止,我是不能纵控的,我只能当我笔下人物:“王小石”手中的一块石头。



      不过,这部书却成为你和我之间的一个重大的纪念。你我相识后第二年,此书曾“重出江湖”,这是你和我和“自成一派”和“温派”,共同努力的结果。甚至,你和我在相识后不到十天,就跟一家兵强马壮、财雄势大的出版集团会于珠海,谈判合作的条件。四路人马,七路风烟,电视台还当场摄录,那是我们第一次联袂之役,更加永志不忘。年华流金,岁月惊心,在江湖上,谁会是那风,谁会是那云,谁会是那个江湖以外,仍在想念想念、心头心头的人?对我而言,毫无犹豫的回答,就是:

      你!



      现在此书续作仍续,余情有余,算来正好是我们相识八年后,再出江湖。有说“七年之痒”,你我是早已“痒”过了一年。我们在公元二千年8月18日在港注册成婚,屈指一算已六年,正好还缺一年“未痒”。流行的说法是:爱情,最终还是会变成亲情的。



对我而言,曾有这么一个梦里的情景:情怀只有一次……花只开一次最盛,你走到深夜的长街:夜,未央,雾浓,独自行,尽处是有人弹筝抚琴(无情?)



还是楼头有人吹萧,使你惊觉人生如梦,所有的期待只不过是一盏灯,明知激情像一把容易受伤的刀,情义是易惊易喜的镜,偏偏许多人都放弃,你怎能选择没有活过呢?



       所幸,你我,都选择了该选的择,终有一日,繁花落尽,纷华洗尽,纵然将军收起了剑,英雄系住了马,如果有侠客的青史,当记住了:你仍是我将恋犹未恋的末恋人。
         我非常乐意。
         你呢?
   稿于二00六年农历九月十五日


   

私下为爱妻静飞生辰而写,如果邀天之幸,再个把月,我们又拥有第二个孩子了。




- 终 -


闲话江湖事 同吟英雄诗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即可添加温瑞安巨侠官方微信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