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书斋雅趣 | 再说《寒食帖》

三联节气2018-05-15 21:33:13



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每到清明时节,都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韩翃的这句诗,同时想起苏东坡的《寒食帖》。


展开《寒食帖》,只看开头“自我”两个字,点画美感之丰富就让人心旌摇曳。“自”的撇与“我”上边的小撇位置相似却姿态各异;“自”中的三个小点(横),如雨滴落地,各有表情。“我”字的勾、提、撇左牵右绊你来我往,像是三月三唱情歌的阿哥阿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元代赵孟赵孟頫论书:“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工。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他强调了用笔的重要,在结字之上。概用笔就像是一坛美酒,经得起岁月的沉淀,老而愈辣。


苏轼的《寒食帖》,写在贬黜黄州的第三年。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入狱,在狱中四个多月后,正是他政治上的对手王安石为他求情消罪,于除夕之夜被释放出狱,次日就要被流放至黄州,其家眷则随苏辙前往九江赴任。


当年的黄州可不如现在,仍是蛮荒之地。但,“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被诟谤贬谪之后,苏轼慢慢豁然。开辟东坡作雪堂,渔樵耕读,写下了很多诗词佳作。他初到黄州便写了那首被现代人编成歌词的《卜算子》:“……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情过境迁,却抱初守一。《赤壁赋》也写在这段时间。正像是周星驰塑造的苏乞儿,尝尽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洗尽铅华,终成一代大师。


清代赵翼在《瓯北诗话》中评苏东坡的诗:“大气旋转,虽不屑于句法、字法中别求新奇,而笔力所至,自成创格”。苏东坡的诗词,因他有感染力的人生观,形成一种特有的美学意境。这种达观,如金庸笔下的武当心法一样,越到后面运用越纯熟,内功精进也越快。


《东坡志林》记载,一天苏东坡“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软,思欲就林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钩之鱼,忽得解脱。”


好一个“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难怪林语堂在《苏东坡传》说“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诗人,是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然而,七情具,人之所常。寒食的天气和疾病,还是感染了这位乐天派,“苦雨、萧瑟之秋、疾病、白须、小屋、空庖、寒菜、破灶、湿苇、乌鸦、坟墓……”一系列的消极词汇形成了《寒食帖》的悲观情绪。


汉代蔡邕在《笔论》中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因为心绪不佳,所以寒食帖原样不动地传达了作者的情感体验。仔细品味《寒食帖》,细节之愈多,体味之愈深。尤其是到后面,墨重而字厚,让人感受到作者压抑的情感似喷涌而出,不可遏制。


没有矫揉造作,只是舒解胸意,诗词、书法甚至品茶、研究美食,都带着强烈的东坡气质烙印。李泽厚《美的历程》说:“苏东坡在美学上的追求是一种朴质无华、平淡自然的情趣韵味……反对矫揉造作和装饰雕琢,并把一切提到某种透彻了悟的哲理高度。”这与他罢黜后参悟老庄,修禅悟到也有一定的关系。


苏东坡的书体字形多呈横扁、斜取势,聚力量于字内而求险,他自嘲是“石压蛤蟆体”,但却有一番古意。他的书法在神韵上与魏晋息息相通,在《书黄子思诗集后》他写道:“予尝论书,以为钟王之迹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至唐颜柳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天下愈以为宗师,而钟王之法益微。”



《寒食帖》局部


当然,他字体的形成,与他枕腕书写的习惯不无关系。至宋,书家多悬肘,以便照顾左右,枕腕之病便是只能在方寸之间,少些奔逸。


“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注重自我精神的体现和情感的宣泄是他书法与诗词的灵魂。这种理解,形成了一种高度自由的创作心态,从而引领了宋代的“尚意书风”。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及《三联·节气》所有

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专注传统文化

倡导生活美学

下载阅读IPAD电子杂志
请移步App Store或安卓商城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