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她前半生说“如果没有很多爱,就要很多钱”,最后她说,“越是没人爱,越要爱自己”

读者读点经典2018-05-15 20:09:40

01

《我的前半生》:

“中年失婚妇女涅槃记”

“我还有一双手,我还有将来的岁月”



这个夏天,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热播,让作家亦舒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当中。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改编自香港著名女作家亦舒经典同名小说。


亦舒一向以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刻笔触见长,尤其擅长深入探寻女性的情感世界。内心笃定、自信独立的女子,不会委曲求全,不必担心没人爱,即便一个人,也依旧过得精彩漂亮,这才是真正的“亦舒女郎”。


生活优越安逸的全职太太罗子君遭遇丈夫出轨,被迫离婚,一切归零,迫不得已开始工作,在朋友的帮助下,脱变成独立自信的职场新女性。

这本“中年失婚妇女涅槃记”,是师太上世纪80年代早期作品。结发13年的丈夫涓生因出轨而提出离婚,不谙世事的少妇子君“在那一刹那间,把他看个透明,这样的男人要他来干什么?我还有一双手,我还有将来的岁月。”


离婚后,妹妹幸灾乐祸,母亲嚎啕大哭,佣人欺软怕硬。子君被丈夫变相赶出家门,她只咬咬牙:“不必哭。我会争气,我会站起来。”


曾养尊处优的子君经历世态炎凉,从低薪小翻译干起,在闺蜜唐晶帮助下,从一个“美则美矣毫无灵魂”的木美人活成坚强的都市女性,接下去,她遇到了比涓生更好的男人,重回婚姻。“我的前半生”就这样结束了。



《我的前半生》

作者:  亦舒 

版本: 新世界出版社  2007年8月


亦舒让子君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刚刚触摸到一点人生真相的皮毛,就要打回言情套路的原型。于是,《我的前半生》后半段不再吸引人,原来女人挣扎着站起来,终究为了走原来的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有点乏味?


我们不该对一本通俗的言情小说要求太多,不能要求亦舒和曹雪芹一样,写下“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才是虚无人生的本质。但如果我们看出《我的前半生》背后隐藏了一个难解的女性生存难题,可能就会明白,亦舒的单向度是真乏味。




02

《喜宝》:

女学生迷恋金钱堕落记

“我要有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就要很多很多钱”




9月25日是亦舒的七十一岁生日,祝师太生日快乐。前一段时间,根据她原著改编的《我的前半生》在国内大热,引起了广泛讨论,很多声音说那部片子辜负了原著,毕竟亦舒笔下的女性总是那么目标明确,爱憎分明。在她的代表作《喜宝》中,有这样一位姑娘叫姜喜宝,她就读于剑桥三一学院,受过高等教育,为人冷静理性,她希望借助富翁勖存姿的力量让学业继续,情愿选择出卖青春。她最早期望能打拼出自己的天下,结果却完全沦落在金钱帝国,放弃一切努力,连书也不再看,因为一切都来的太容易了,她对生活已经完全丧失了兴趣。这不由得让我想到了草东乐队的《烂泥》,“我想要说的,前人们都说过了。我想要做的,有钱人都做过了。”

在 “青年奋斗焦虑” 被频频提及的当下,三十多年前喜宝说的那句,“我要有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就要很多很多钱,再没有的话,健康也是好的” 听起来还是很酷。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一样,我们更无法评判喜宝的选择,不如就来看她堕落的那瞬间。

本文图片皆来源于网络,头图同名电影《喜宝》




《喜宝》节选  亦舒


勖存姿说:“我儿子聪恕……他对你颇具意思。”

意外使我抬起头:“是吗?”

“你觉得他如何?”他问。

我轻咳一声:“很文静。”

勖存姿笑:“如果他约会你,你会跟他出去吗?”

“我不知道,但如果你再约我,我会出来。”

他又怔住,然后缓缓地说:“如今的女孩子都如你这么坦白吗,姜小姐?”

“我认为是。聪慧也很直接,三天之内我们已是好朋友,时间太短,谁有空打草丛作无谓浪费。”

“说得好。”勖存姿点头。

“姜小姐,你有无习惯接受礼物?”他忽然问道。

“礼物?”我一时不明白。

他又轻轻敛首。

“我不会拒绝——呀,你仍在旁敲侧击地打听我。” 我笑,“我不会再回答任何问题。”

他自身后取过一只礼物盒子,递给我。

我接过,放在面前,看着它。心中矛盾地挣扎着。

礼物。为什么送我礼物?

见面礼?长辈见小辈?不可能,再阔的人也不会无端端送礼物。只有钞票奇多而且舍得花的男人遇见他喜爱的女人的时候才会送礼,代表什么,不必多言。

我用手撑着下巴,看看勖存姿,看看礼物盒子。一定是首饰。他是上午出去买的。很有计划地要送我东西。我当然可以马上拒绝。我轻叹一声,但我会后悔,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

理应拒绝的。少女要有少女的自尊。1978年的少女也该有自尊。爽朗是一件事。我不想被任何人看轻。不拘小节绝对不是十三点。

我叹口气。多么讨厌的繁文缛节。多么希望仍然是个孩子,随便什么都可以抢着要。

我说:“勖先生,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他问。

“你不能问问题。”我说。

“连看一看都没有兴趣?”他笑问。

“只怕看一看便舍不得不收下。”我老实地说道。

“那是为什么?”他问,“为什么不接受?”

“还没到收礼物的时候。”

“什么是——收礼物的时候?”勖存姿炯炯的目光直看到我眼睛里去。

我的脸涨红。上一次收的礼物是韩国泰送出来,因为我们已经同居在一起。

勖存姿说:“姜小姐,我希望你用心地听我说话。”

“好。”我说。



存姿站起来,踱到窗前,背对着我。这番话一定是难以出口的话,否则他可以用他的面孔对着我。像他这样年纪的人,什么话没有说过,什么事没有经历过,他要说什么?

“姜小姐,我已是一个老人了。”

多新鲜的开场白。

“有很多东西,确是钱所办不到的。”他说下去。

我沉默地听着,一边把水晶杯子转过去,又转回来。他想说什么,我已经有点分数,很是难过。他为什么单单选我来说这番话?并不见得我家中穷点,就得匆匆地将自己卖出来。

我放下杯子,抬起头。他还是背对着我。

“是,”他说下去,“可以买得到的东西,我不会吝啬。姜小姐,我自问有没有条件追求你,我除了钱什么也没有,我已是一个老人。我很坦白,毫不讳言地说一句:原谅我,我非常地喜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做一项交易如何?”他很流利地把话说完。

我把那只礼物盒子拆开,打开,里面是一只钻戒。不大不小,很戴得出去,两三克拉模样,美丽。我在手指上试戴一下,又脱下来,放回盒子里,把盒子仍然搁回桌子上。

我取过外套,自己去开门。

勖存姿转过身子来,我看着他,手在门把上,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我摊摊手。

“我得罪了你?”他问。

我摇头。公主才有资格被得罪,我是谁?我牵牵嘴角,拉开门。

“姜小姐——”他有点急,“姜小姐。”

“我替自己悲哀。我看上去像妓女?”我问,“你看上去像嫖客?我们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人,为什么你要把情况暴露得这样坏?”

他说:“我喜欢你。我急于要得到你。”他还是笑了。

“但我是个人,一个女人。你不可以这么快买下一个不是妓女的女人。最后我或许会把自己卖出来,但不是这么快。这是人与东西之别。”我转头出门。

“姜小姐。”勖存姿在后面叫我。

我已经离开,在街上截一部街车,他或者以为我是以退为进,随便他怎么想。我呆坐在计程车内。车子向家那边驶去。我下年度的学费,我想,学费没着落。生活费用。我的母亲要去嫁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我自己。刚才勖存姿给我一个机会。我凄凉地想,如果我要照目前这种水准生活下去,我就得出卖我拥有的来换取我所要的。我绝不想回香港来租一间尾房做份女秘书工作,一生一世坐在有异味的公共交通工具里。这是我一个堕落的好机会,不是每个女人可以得到这种机会。



我对计程车司机说:“把车子往回开。”

“什么?”司机转过来问。

“往回开。”我说,“我刚才上车的地方。”

司机好不耐烦:“喂,你到底决定没有?小姐,你到底要往哪条路走?你想想清楚。”

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我想清楚了,请你往回开。”

司机看见我哭,反而手足无措:“好好,往回开。”他把车子掉头,“别哭好不好?小姐,我听你的做。”

我不会怪社会,社会没有对不起我,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下车时我付他很多的小账。司机投我以奇异的目光,然后离去,在倒后镜还频频看我数眼。

我按门铃,低声轻咳清清喉咙。

来开门的是勖存姿本人。他有一丝惊喜:“姜小姐。”

“我回来了,我适才不高兴是因为那戒指上的石头太小。”我很平静地说。

“姜小姐,对不起,你必须原谅我,因为我年纪的关系我的时间太少,我很愿意走正常的追求路线,但是——”

“我明白。”我说,“但你将你自己估价过低,勖先生,你并不老,比我好得多了,我除了青春,什么也没有。”

“姜小姐,谢谢你回来。”他微笑说。

他是那么镇静,感染了我。

“你有——什么条件吗?”勖存姿问我。

“有。我要读书。”我简单地说。

“当然。你在剑桥的圣三一学院。”他说,“我会派人照顾你。我会在剑桥找一层房子——管家、司机、女佣,你不用担心任何事。”

“谢谢你。”我说,“你呢?你有什么条件呢?”

“你有男朋友吗?”他问。

“没有。”我说,“现在开始,一个也没有了。”

“你会觉得闷厌。我不会反对你正常的社交。”他说。

“我明白,勖先生,你会发觉我的好处是比其他的女孩子懂事。”我说。

“你会不会很不快乐?”他不是完全没有顾虑的。

我笑一笑:“我想上街走走,你有空吗?勖先生。”我看着他。

“我公司里有事。”他拿出支票本子,签一个名字,把空白支票画线给我,“到首饰店去另买一只戒指。”

“谢谢。”我说,“呵,”我想起来,“聪恕约我明天与他见面,我如何推他?”

勖存姿一怔,凝视我:“你应该知道如何应付他。”

我说:“但他是你的儿子。”

“那又有什么分别?”他问。“推掉他。”他停一停,“现在你是我的人。”

我仰起头笑。这使我想起梁山伯对祝英台说:“……你,你已是马家的人了……”我已是勖存姿的人了。

“我开车送你出去。”勖存姿说。

“谢谢。”

在车子中他缓缓地说道:“我希望你会喜欢我。”

“我一直未曾‘不喜欢’过你。”我说,“别忘记,在花园中,当我还不知道你很有钱的时候,是我主动勾搭向你说的话。”我的眼睛看着前面的路。

“我会记得。”勖存姿微笑。

从此之后,他没有叫过我“姜小姐”。从此之后,我是他的喜宝。我到此时此刻才发觉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多么恰当,仿佛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做这种女人。

“在此处放你下来可好?这区珠宝饰店很多。”他说。

我点点头。下车。我跟他说:“我不会买得太离谱的。”

他笑笑:“我早知道。”



我悠闲地走入珠宝店,店员们并不注意。我心中窃喜,随即又叹口气,把那张支票捏在手中,手放在口袋里,一种神秘的喜乐,黑暗罪恶的喜乐,左手不让右手知道,一切在阴暗中交易。这是我第一次痛快地用钱。兴奋莫名。

我坐下。

一个男店员向我迎上来。他问:“小姐,看什么首饰呢?”他微笑着。大概以为我会买一只K金小鸡心,上面镶粒芝麻般小巧的碎钻。

我问:“你们店里有没有十克拉左右全美方钻?”声音比我预料中恬淡得多。

男店员马上对我改观,又不好意思做得太明显。他答:“我找咱们经理来,小姐请稍等。”

我到经理室去挑钻石。我对珠宝并不懂太多,结果选到的一粒是九点七五克拉,全美,切割完整,但是颜色不够蓝。那经理说:“姜小姐,如今这么大的钻石,十全十美很难的。”

“我不相信。”我说,“我要十全十美的。”

经理犹疑一会儿问:“姜小姐,你是付现款吗?”

我抬起眼:“你们难道还设有十二年分期付款?”

“是,是。”他心中一定在骂我是母狗,“有一位客人口头上订下一颗方钻,倒真是十全十美,不过小一点。”

“多大?”

“八克拉多。”

“太小。”我说。

“那么还有一颗,也是客人订下的,十二克拉多。”他瞪着。

“拿出来瞧瞧。”我说。

那经理轻轻叹息,去取钻石,相比之下,先头那一粒简直成了蛋黄石。我说:“把这镶起来,越简单越好。”

“小姐,镶戒指你戴太大,你手指那么细,才五号。”

“我喜欢戒指。”我说。

“你戴起来钻石会侧在一边的。”这经理也是牛脾气。

我把支票拿出来,摊开:“我喜欢侧在一边,只要敲不碎就可以,敲碎了找你算账。多少钱?”

他看见支票上的签名,很错愕。大概勖存姿这种流在外面的支票很少看到。他熟悉这个签名。

“怎么镶呢?一圈长方的碎石——”他还啰唆。

“什么也不要,在石头四周打一个白金环。多少钱?”

他把价钱写在纸上:“我们与勖先生相熟,价钱已打得最低——”

我已经把数字抄在支票上。我说:“如果退票,你与他相熟最好。”

“小姐——”

“快把支票去兑现,”我站起来,“趁银行现在还开门。”

“是,是。”他心中一定在骂我是小母狗,我知道。一定。


我离开珠宝店,去找母亲。她的航空公司就在附近。我隔着玻璃柜窗看她,她正在补粉。刚吃完饭盒子吧。可怜的母亲,我们都太需要安定的生活。

离远看,老妈还真蛮漂亮的,宝蓝色制服,鹅黄色丝巾。我敲敲玻璃,第一次她没听见,第二次她抬起头来,向我招手。

我走进去坐在她面前:“老妈。”我说。

“吃过饭没有?”她问。

我点点头:“妈。”我把手放在她手上。

“怎么了?”她很敏感,“有什么事?”

“今夜又约好咸密顿?”我问。

她说:“是的,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但我们马上要动身……你明白的,你一直都明白。”她有点羞愧。

“当然。你管去。我会很好,真的。”

“房子只租到月底……可以延长……你需要吗?”

我摇头:“我可以住到朋友家去,或是回伦敦,老妈,你担心自己就够,我会打算。”

“我一直对不起你——”

我看看四周:“嘘——老妈,这里并不是排演粤语片的好场所。”

“去你的!”

“老妈,我会过得极好,香港什么都有,就是没饿死的人,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子会有麻烦吗?当然不会,你好好地去结婚,我们两个人都会过得很好。”

“你在英国的开销——”

“我会回去找份暑期工。”我说,“老妈,你放心。”

老妈与我两个人都知道一千份暑期工加在一起都付不了学费。但是她既然在我嘴里得到应允也并不详加追究,她只要得到下台的机会。

“我就下班了,要不要等我一起吃晚饭?”老妈问。

“哈!你看你女儿像不像闲得慌,需要与她妈一起吃晚饭?我有一千个男人排队在那里等我呢。晚上见。”我站起来,扮个鬼脸,离开。


我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独自在街上逛着,每间橱窗留意,皮裘店里放着银狐大衣。你知道,加拿大的银狐与俄国银狐是不一样的。加拿大银狐皮上的白色太多,有种苍老斑白的味道;俄国银狐上的那一点点白刚刚在枪毛尖,非常美——但我忽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因为这些东西现在都变得唾手可得。得到的东西一向没有一件是好的。

唾手可得的东西有什么味道呢?买了也不过是搁家里,偶然拉开衣柜门瞧一瞧又关上。

我不介意出卖我的青春。青春不卖也是会过的。我很心安理得地回家去吃罐头汤。

勖存姿的女秘书已找我很多次,勖接过电话说:“我忘记跟你说,你搬到我那边去住好不好?”

“好。”

“我看过你选的钻石。已经在镶了,收据在我这里。”

“倒是真快。”我说。

“我叫司机来接你。”他说,“你收拾收拾东西。”

“是。”

“别担心。”他说,“我会照顾你。”

“我相信。”我说,“我现在就收拾。”

“稍迟见你。”他挂上电话。

我有什么好收拾的,自英国来不过是那个箱子。带过去也只有这个箱子。我坐下来给老妈写一封很长很长的信,向她解释我这两日的“际遇”,并且搬出去的原因。但没留下电话、地址。“我会与你联络,你不必找我——好好地到澳洲去做家庭主妇,如果可能的话,再生一两个孩子,我不会送你飞机,但我会写信。祝好,替我问候咸密顿先生。女儿敬上。”我一边流泪一边写。其实没有什么好哭的,这种事情在今日也很普通。

然后我提着衣箱下楼,勖家的司机开着那辆魅影在楼下等我。他下车来替我把箱子放好,为我开车门,关车门,忽然之间,我又置身在一辆劳斯莱斯之中。

那一夜勖存姿并没有来。他通知我说有事。我很乐意地把大门反锁,在陌生的床上睡得烂熟。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自冰箱内找到食物,为自己准备早餐,冷静地举案大嚼。

门铃大作,我去开门,是一个女佣来报到,专门服侍我的。

我没有出门,自衣箱中拿出几本书看足一个下午,很轻松很满足很安乐,我一切的挂虑一扫而空。我被照顾得这么妥善,这是我二十一年生命中从未发生过的喜事——为什么不这么想?

每件事都有两方面,为什么不向乐观方面多想想。

门铃又响,女佣去开门,是珠宝店送戒指来。我签收。把戒指戴在手上。然后问自己:除了钱之外,还有其他的道理吧。勖存姿永远会在那里,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是为安全感多点,还是为钱?

每次当我转头,谁在灯火阑珊处?我的头已转得酸软,为值得的人也回过首,为不值的人亦回过首。我只是疲倦,二十一岁的人比人家四十一岁还倦,我需要一块可供休息的地方,现在勖存姿提供给我,我觉得很高兴。这里面的因素并不止金钱,不管别人相信与不相信,我自己知道不止是金钱。



03

《星之碎片》:

“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在摇摆之时读亦舒,困顿之时更要读亦舒。因为亦舒小说不单纯是“言情小说”,更是“世情小说”,字里行间皆是人情世故。


平凡的字眼到了亦舒手里便成了奇句。更难得的是,她惜字如金,生活中你难以放下的人,难以放下的事,在她笔下寥寥数语间世事洞明,看破也说破,烟消又云散。


亦舒的文字简洁平淡又精炼犀利。她总能一语戳中人性、世情与名利场的七寸,简单痛快、狠辣漂亮又不失智慧。因此我们在电视剧看到的不仅是爱情,还有那些发人省醒的人生道理。蔡澜曾评价亦舒的小说“拿到手里就放不下来,非一口气读完不可”。 


让我们来看看亦舒小说中的那些击中你心扉的话语。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些人。 ——《玫瑰的故事》



真正有气质的淑女,从不炫耀她所拥有的一切,她不告诉人她读过什么书,去过什么地方,有多少件衣裳,买过什么珠宝,因她没有自卑感。 ——《圆舞》



能够哭就好,哭是开始痊愈的象征。——《绝对是个梦》



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亦舒《星之碎片》




生命从来不是公平的,得到多少,便要靠那个多少做到最好,努力的生活下去。——《我们不是天使》



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他的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爱情之死》



能够说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够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开到荼蘼》



如此情深,却难以启齿。原来你若真爱一个人,内心酸涩,反而会说不出话来,甜言蜜语,多数说给不相干的人听。——亦舒《她的二三事》



04

亦舒师太的真实人生:

三段婚姻,三百本畅销小说

“时间,才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


▲亦舒年轻时


张爱玲曾经说过“成名要趁早”,亦舒,就是那个年少成名的人。


亦舒的哥哥倪匡,是“卫斯理”系列科幻小说的作者,但若论小时候,还是亦舒更有天分。她年仅十四岁就往《西点》杂志投稿,十七岁就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说集《甜呓》,之后写作长篇小说《流金岁月》及《玫瑰的故事》并被改变成电影,从此名声大噪。

 

▲张曼玉、钟楚红主演的电影《流金岁月》


亦舒的文学之路走的顺畅而成功,出版了三百余本情感小说的她被粉丝称为“情感师太”。但亦舒个人的情感之路却并不顺利,亦舒的前两段婚姻,都短暂而狼狈。


亦舒的第一段恋情,算得上风花雪月,那时她才十七岁,疯狂地倒追才华横溢的穷画家蔡浩泉(著名诗人蔡炎培的儿子),并未婚先孕,生下了儿子蔡边村。后来因为钱财问题和蔡浩泉大吵一架,气极了的亦舒就独自一人离开了。

 

▲亦舒与儿子蔡边村


然而事情却并未到此而结束。多年以后,儿子蔡边村长大成人,意外得知自己的生母竟是大名鼎鼎的亦舒,便在2013年左右拍摄了一部名为《Mother's Day》的纪录片,希望能够见自己的母亲一面。


但是亦舒拒不相认,对于拒绝相见的原因,或许可以从小说《妈》中找到一丝端倪,书中写道:“你父亲已经浪费了她的前半生,现在你又要去浪费她的后半生?”

 

第一段恋情终究是个遗憾,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确实曾经热烈地相恋过,可一旦热情褪去,唯一能够期待的便只有开始下一段恋情。


我们这位情感师太,很快便喜欢上了当年最红的男星岳华。


岳华长得非常英俊,66岁高龄出演电视剧《珠光宝气》,使得众多一线小生黯然无光。年轻时岳华的俊俏自不必说,亦舒对他可谓一见钟情。


▲岳华出演电视剧《珠光宝气》中的“贺峰”一角


岳华有一张好人的脸,有着好人的性格。岳华不抽烟不赌钱,不去舞厅,不乱花钱。他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是一个很努力的演员,是个不错的男朋友,似乎样样都过得去。


亦舒显然已经被岳华迷住了,想要用尽一切方法得到他的心,正巧那时,岳华与自己的女友郑佩佩的感情不稳定。郑佩佩是个豪爽性格的女子,把亦舒当朋友,那时候,岳华开车,郑佩佩坐车,亦舒常常自己坐进来。


但是疯玩之后,回到住所,亦舒却称自己有夜盲症,非得让岳华送到楼上不可,这么一来二去,岳华果然与交往了五年的女友郑佩佩分手了,之后郑佩佩结婚去了美国,岳华与亦舒也结婚了,这是亦舒的第二段婚姻。

 

▲岳华与郑佩佩一同出演电影《大醉侠》剧照


可是好景不长,心性多疑的亦舒便开始怀疑自己的丈夫岳华与前女友郑佩佩仍旧有私情。多疑的人大概总是如此,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后来亦舒翻出了一篇媒体报道岳华和郑佩佩曾经恋情的文章,这就引来了亦舒的醋意,所谓爱的越深刻,恨得也就越浓烈,气极了的亦舒用剪刀把岳华的西装剪成了一条一条的,还把一把刀插在了岳华宿舍的床上,正好插在了心口的位置,看起来非常恐怖。因为此事,岳华和亦舒的感情第一次出现了危机。

 

真正拆散岳华和亦舒的婚姻的是,远在美国的郑佩佩因为琐事缠心,给岳华写了一封信,信里道了一些家长里短以及一些对生活的抱怨。


这封信被亦舒发现了,亦舒再一次情绪失控,愤怒之下,向媒体公开了那封信的内容,结果郑佩佩的老公得知了自己的妻子曾向前任男友写过信,使郑佩佩的家庭出现了矛盾,而岳华因为此事,便要和亦舒离婚,后来,岳华谈及离婚的原因时说,当时亦舒跪下来求他别走,他说:“你伤害人家太犀利了,是不可以的。”



▲岳华与亦舒


▲由张曼玉、周润发主演的电影《玫瑰的故事》


离婚之后,亦舒便去了台湾,多年后,岳华与亦舒“碰巧”在同一个电台工作,有时也会碰见,但都当彼此是透明。根据亦舒迷的研究,岳华就是《玫瑰的故事》中家明(待人和善好男子)的原型,而之后岳华与恬妮的幸福婚姻也证实岳华的的确确就是一个绝世好男人。


亦舒在年轻时,性格偏执与激烈,而关于亦舒早年的性格,他的哥哥倪匡也曾经谈到:“亦舒的脾气不好,男人受不了,乃人之常情。


其实从亦舒早年写过的作品里,也不难看出亦舒对待的感情的激烈程度。


她曾说:“爱得太狂,就像烈火一样很快烧完,最后只剩下灰烬。


亦舒对男人总是爱恨交加,她在《圆舞》中写到:“我们这一代,不仅找不到负责的男人,连懂得生活的男人也绝无仅有。”亦舒对待感情有些许灰心与失望,她在《二八年怀孕》一文说写到:“如今的社会,什么是可靠的呢?别告诉我是感情。” 


如果不是亦舒经历了这许多激烈的感情,又怎能得到之后对感情通透的认知呢?又怎么能够有如此多的灵感,保持每年六本小说的习惯?也或许正是这两段恋情,让亦舒吃了太多的苦头,所以她挺过了这个阶段之后,性格改变了许多,她对爱情的追求不曾消减,但是心境却平和的多。


离婚之后,曾经不可一世、行为高调的亦舒收敛了自己的锋芒,变得低调而内敛了一些,在爱情上,她对待爱情宽容了许多,对待男人,也温和了许多。


▲中年时的亦舒


不知道是第三段恋情所带来的改变,还是先改变了之后才遇到了第三次的爱情,但是这一次,毫无疑问,她很幸福。


与前两段轰轰烈烈的恋情相比,第三段恋情看上去有些“俗”了。


这段恋情,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但是这正是这“俗不可耐”的桥段,给了亦舒真正人间烟火的恋爱。


亦舒通过相亲认识了港大教授梁先生之后,很快与梁教授结婚,随后又通过人工受孕,用命搏了个女儿回来。为了女儿获得更好的发展,她选择跟随梁先生移民去了温哥华,一改往日雷厉风行的风格,开始当起了家庭主妇,督促女儿功课,为丈夫和女儿操劳着。


令人想不到眼前这风轻云淡的女子亦舒,竟然是当初那个怒剪西服的狂躁女人,而在此之后,她的作品都趋向于平和,这也证实,亦舒的第三段婚姻,给她的心境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由苏明明主演的电影《胭脂》


如同她写过的那么多的狗血故事一般,亦舒的前两段婚姻曾经狼狈,她的性格曾经任性凌厉,但是最终,在时光的磨砺之下,她的性格日趋平和,她的第三段婚姻非常幸福,她的人生得到了圆满。


或许她的感情经历,正是她灵感的缪斯,她笔下的人物,大多都会经历一段人生起伏之后而变得更加通透,成为越挫越勇的亦舒女郎。这也如同她自己所说:


时间才是女人最强大的武器。

三年,能让一个女人改变自己,

五年,能让一个女人掌控未来,

十年,能让一个女人改写命运。


5

亦舒语录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综合凤凰读书、清单、拾文化、百草园书店


< END >

(欢迎加入读者群:361322136,这里有一群有趣的小伙伴等着你,聊读书聊生活无所不聊,爱读书的你从此不再孤单!)


以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


读点经典青少年版:

《读者》杂志子刊官微,

为读者精选好玩、走心、有思想的文学、文化经典。






母语时代

id:xiaozuojiawx

在这里遇见最好的语文教育,

与孩子一起阅读、一起成长。







作文无忧:

紧跟考试大纲,追踪热门考点,

为中学生提供丰富的作文素材、

权威的押题考题和优秀的高分范文。







天下非常关注:

id:txfcgz

成熟男士女士的读者文摘!

只提供靠谱、实用、有趣的内容,以非常视角关注家国大事!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