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663期|| 马权安作品:歌唱二小放牛郎/轩诚清读

美丽八点半2018-02-12 18:07:23

美丽诗文 | 精品连播 美丽杂谈 艺术空间 | 经典时刻


轩诚小语

与马权安老师相交超过25年,一直迷恋于他的音乐。之前马先生出过几本音乐教材,多以乐谱为主,他将近年新编著的一本二胡教材书稿交给我,打开一看吃了一惊,竟是一册音乐随笔加乐谱。本文就是这本书的第一篇,没想到马老师一生的音乐之路,竟始自于一堂误打误撞的小学音乐课......

文:马权安

导语/诵读:梁轩诚

我幼时的家在西安五味十字第七人民医院院内。父亲在医院药房工作。姐弟仨人,我姐1950年出生,大我六岁。我哥大我两岁。

 

1958年大跃进我妈参加了工作。因无人看管,父母把我哥和我送到了保吉巷居委会办的幼儿园(其实就是托管班)。两三年后,我哥上小学了。而我从小就胆小,没有了我哥的保护,我一个人也就不上幼儿园了。接下来的日子,我白天就被锁在了家里。

 

有一天我大舅推着独轮车从蓝田老家来了,第二天我就跟着大舅回了农村的老家。我父母的老家都在蓝田白鹿塬上。父亲家在蓝田前卫镇上,母亲家在安岱村。从西安回老家的路一是走北塬,在南门坐到孟村的车,途径纺织城南,上白鹿塬,经薄姬太后南陵(薄姬太后为汉朝汉文帝之母,教子有方,成就了两代汉室帝王,即汉文帝,汉景帝,在历史上被称为有名的“文景之治”)到狄寨,再过几个村子到孟村,下车走一个多小时的路,走过鲸鱼沟往南就到前卫镇了。另一条是走南塬,在南门坐到炮里的车,下车往东步行,上八里坡。听老人们说过,以前上塬走的是羊肠小道只能推着独轮车。清末时,塬上刘姓一家有人做了大官,自家和民间筹钱,修了可通马车的宽敞土路,因坡陡弯急,人称八里坡,上了八里坡往东大约十几里地就到我舅家安岱村,再往东十几里就是我父亲的老家前卫镇。

我大舅是一位忠厚老实的农民,总是乐呵呵的样子,说话语速很慢。我妗子是缠过脚的小脚女人,热情好客,印象中总是忙忙碌碌的样子。大舅一女三儿,大女儿出嫁到北塬孟村,大儿参军,二儿在外读书,三儿大我两岁,因年龄相仿而成为我幼时的伙伴。

 

村子的西面有一个约六七十平米的涝池,里面的水是下雨时积攒下来的。如果长期干旱的话涝池就会接近干枯。涝池是全村人洗衣服的地方,晌午已过水几乎是混的,所以有些爱干净的妇女总是不等天亮就提着担笼,拿着脏衣服和棒槌,赶个大早,经过一夜的自然沉淀,水还能清一些。


在村子的中央是一个大的麦场,麦场的南面有一口全村人赖以生存深十几丈的水井。麦场也是我们小朋友常玩的地方。每到快吃饭的时候,就能听到我妗子扯着嗓子喊着:权娃---啊权娃,益信---啊益信----隔一阵子又会喊上两嗓子

 

舅家在村子的南面,出了家门就是一片片的麦子地,抬头就能清楚地看见秦岭山。舅家的院子很大,门前有棵桃树,家里还养了一只羊,我常会跟着益信到坡地里挖野菜,拔羊草。吃完晚饭以后,我总是独自坐在门前望着院子的那棵桃树,看着花开了,发芽了,长出了幼小的果实,总是问我舅,桃子啥时候熟啊,我舅总是说,快了,快了…… 

当天色黑下来时,只见我舅在炕头边点着一个用小墨水瓶做的煤油灯,若大的房子只有一丝的光亮。我舅对着煤油灯抽着旱烟袋,火光时明时暗,当我睡下,我舅吹灭了煤油灯。夜晚是那样出奇的安静,在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香。

 

终于等到桃子熟了,那是我在农村最高兴的一天。我舅站在一个高凳上,左手拎着担笼,右手摘着桃子,我在下面跑着、看着,一会儿就摘完了。摘下来之后要分为四份,一份留给自家,一份给我姨家,一份给我孟村的姐家,一份交到合作社,换回些生活用品,如盐醋等。桃子长的比核桃略大些,青绿色,只有桃尖上有点红色,脆脆的,不是很甜,水分也不太多,略带点酸酸的味道,好吃!

 

第二天我给我姨家送桃子。舅家离姨家很近,两三里的路。到了姨家,我姨拿来一个还热乎乎的鸡蛋,在炕前的灶台上点火炒了给我吃。那时我还不知道鸡蛋还能炒着吃。记得我们家在吃汤面的时候打一个鸡蛋花浮在上面,也就是一家五口一次吃一个鸡蛋的。 

桃树上的桃子摘完了,吃完晚饭后我依然坐在门前,瞭望远方,望着远处的秦岭山,静静地等着天黑下来再去睡觉。

 

山的脚下是啥样子?会有很多的桃树吗,会有很多可爱的小动物吗?我默默地想着,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到山的那边去看看。

 

突然有一天我父亲来了,说我到了上学的年龄要接我回家。我告别了妗子,我姨,准备好行李,第二天我舅推着独轮车送我和父亲。下了八里坡到炮里,坐上了回西安的汽车,当我回到家里时候却感到很陌生。不过晚上比我舅家亮堂多了,家里用的是25瓦的电灯泡。母亲已给我准备好了上学的书包。 

第二天我家人领着我去了学校,送我到一年级四班。我的班主任老师张佩,很年轻。同学们没一个我认识的。开始上课了,前两节课我始终没敢离开我的座位。第三节课下课时,我是坚持不住了,必须要上厕所。五味十字小学西面是一排排平房教室,东面是操场,最后面(北面)是厕所。我急步到厕所,只见学生们熙熙攘攘,出出进进,等人不太多了的时候我进了厕所。刚尿完出来上课铃声响了,我快步小跑着,一排排长得差不多的教室,顿时使我迷失了方向。我找不到我的教室了。在那一刻,我感到无助。于是我站在某一间教室的门口,老师出来问我,我记不得回答了什么,老师将我领进教室并安排座位给我。上课了,只见老师打开琴盖试了几个音,开始唱了起来:牛儿还在山坡吃草,放牛的孩子却不知道哪儿去了。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放牛的孩子王二小…… 

当时的我完全沉寝在那动人的歌声和那凄美旋律的遐想中了。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声响了。不一会儿学校广播传来了寻人通知:马权安同学!马权安同学!听到广播后请立即到一年级四班教室。音乐老师和蔼可亲的问我是不是马权安,我点点头,只见老师笑着走过来,然后领着我的手,带我去了一年级四班,把我交给了张佩老师。由于我和周老师的奇遇,后来周老师还和我的父母成了好朋友。余音绕梁,三日不散。何止三日,在很长一段时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歌唱二小放牛郎》总在我的耳边回荡,总能和我舅家白鹿原的勾勾叉叉,八里坡,还有那田间地头,村子的麦场,水井等有着必然的联系似的。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马权安简介马权安,作曲家,二胡、古典吉他演奏家。马先生自幼学习二胡,70年代中期开始专业从事二胡、吉他演奏、教学、创作,曾创作出版《新编吉他基础教程》、《吉他伴奏抒情歌曲》等多部音乐专著及音像作品。三十余年来举办个人个人独奏音乐会数十场,累计教授了成百上千的学生,其中不乏现在活跃在吉他演奏界的佼佼者。近十几年来,马先生集数十年生活阅历与人生积累,以卓越的音乐才华创作出大量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二胡与吉他作品。



美 丽 八 点 半

中国最好的文艺广播平台

长按识别二维码  即可加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