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写在“5.12”大地震七周年】那年,那时,我16岁!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2018-01-11 19:32:18

距离“5.12”已经七周年了。时间是个残酷的东西,再艳丽的色彩也会褪去,再倾城的人儿也会老去,再惨烈的的记忆也会淡去。

在过去这七年里我许多次想提笔写下这段经历(这段回忆)用来告别过去。可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去回忆。我是自我感情调节能力很强的人,所以我一般不回忆,这样就不会有后悔的事情出现。不过,今天,大地震七年后的今天,我还是提起了笔——

(进潇和爸爸、弟弟在地震摧毁的老家。)

【写在“5.12”大地震七周年】

那年,那时,我16岁!

地震篇

08年5月12日,我代表我们学校去了北川县委参加“五·四”青年节表彰大会。地震袭来时我正在县委礼堂,县长等领导刚入场。开始我没有反应过来,当时许多人都站起来了。带来我的老师站起来对我大喊“杨进潇,还不快跑!”我还坐在座位上看大会的流程册不解的问了一句“跑啥?”我一站起来发现人跑的差不多了。这时一股无法抗拒大力朝我袭来,我根本无法站稳。一个趔趄,借机我马上钻到了椅子下面紧贴地面,我看见了我终生难忘的画面:地在动!!地面高低起伏,我看见瓷砖就像薄脆的饼干被掰开一样,一道裂缝迅速从我身下开展。直面死亡的恐惧抽干了我全部的力气。

(进潇爬出来的县委礼堂)

那时我16岁,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当时的心情。那种下一秒就会死亡的念头不断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害怕极了,我无助极了……“妈~”是的。我叫了出来。妈!可能这是我叫出的第一个字。多少次我都在想死的可能是我,但是我叫了妈,是她替代了我。这种悔恨和愧疚时时让我痛不欲生。直到我写下这段话时,我仍就不能释怀。七年,我觉得我都无法原谅我自己。或许永远无法原谅自己。……或许我一直以这种以我的方式怀念着我的妈妈喃?

我没有见她最后一面,我在山脚下转身离去。那时她肯定是伤心的,如果离开的是我,她肯定会不管不顾的回到我的身边。

妈妈,对不起!妈妈。我爱你!


妈妈篇

我们家很穷。在我爸妈刚结婚的时候分家只分到了一间房子连煮饭锅都没有,很艰苦。这些都是在我闲时听爸妈讲的,说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吧。

我七岁开始做饭,那事我记特别清楚,那是种麦子的季节。爸妈都去地里就我一个人在家,中午一个人在家饿得不行了。就想自己做饭吃,我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在生火那一关我过不了,那时还没有打火机,全是火柴。我害怕。为了划燃火柴,我做了十几分钟的斗争,最后划燃的的时候我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从此只要我在家做饭的事就归我了。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事直到高中才减少。导致我到现在不敢碰液化石油气的那个开关。我们住在在山里,我家在半山腰。爸妈晚上有事不回来,我可以一个人在家里看三岁的弟弟,不哭不闹,那时我也是七岁。后来爸爸去了西藏,妈妈要在家做农活,我就在家带了一年的弟弟,所以我是八岁读的一年级。

每当我过生日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可以吃一次方便面,现在想来也真是感觉自己萌萌哒啊。


我16年来没吃过蛋糕。(孟叔叔08年给我过生日时,是我第一次吃生日蛋糕,当时我甚至不知道怎么下手。)直到妈妈地震中过世我就基本再没过过生日,我会刻意的淡忘。儿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我不愿让她再受难。

(进潇穿过的县城)

我当日就离开了北川县城,我没有去救人,我只帮一个人包扎了他受伤的手。在途径北川中学时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女孩子由被人救出来,到瞳孔涣散离开人世。

(进潇说的北川中学废墟)

那年我16岁,以前听见死人都吓得不行,这次我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生命消失在眼前。无法言语的震撼和痛心。

(被摧毁的北川县城)

下午回到学校,班主任伤重去世了。她的孩子在曲山镇幼儿园被山石掩埋离世。她的丈夫夜里过来看了一眼,转身离开。把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演绎得淋漓尽致。我实在无法理解,一个愿意为你生孩子的女人不幸逝世,你都不愿意将她安葬吗?

后来,我爸把妈妈安葬在我们的菜园子里。其实我从来没有给人说过这些事,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我特别的不愿意有人来我家,看到妈妈的坟。我用一种我自己也不理解固执到如今依旧这么坚持。

这些事,过去已经七年了。

(震后,进潇老家下面天翻地覆的山谷)


老爸篇

我们兄弟和我爸的关系并不是太好。这就是“儿子亲妈,女儿亲爸”的体现吧。虽然关系不好但是我不得都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厉害!

在地震之后他一个人留在了家里,安葬了我妈妈。修复了倾斜的房屋。恢复了生产。

我爷爷死得早,我爸14岁就在家里一个人修房子,后来生活富足之后大修了一次,地震之后又修了一次。用他自己话说就是:活了40岁,建了三次房。

我爸年轻的时候种过地,做过生意,又是木匠,砖匠的,前几年还考了一个施工员(我爸小学就读了个三年级还没读完),不得不提的是他老人家熬得一手好漆(熬土漆,据我爸这种漆特别好)算是远近驰名的好漆匠。

(进潇的爸爸)

生在大山里,最后选择了种果树来发家致富。我们家的地都比较分散。山脚,半山腰,山顶都有。地震之后山脚下的基本被泥石流毁掉了。没有通路只能靠人工背。枇杷的采摘期短,上色之后。就要尽快摘了,不然太阳照射,糖分大的就会开口,(但是这种都比较甜),一下雨就会烂。

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和我爸每天天不亮就打着电筒上山,到了山上我爸还要抽一支烟天才亮。我们两个人一天自己摘自己背可以有四次。山是砂石山,路是小路。你们可能知道,那条路有很长一段旁边是悬崖,很陡的路,路上全是小石子脚下很容易滑。一滑倒,就是悬崖。我背着一箩枇杷(一箩大概100斤左右),我就一步步挪下去。当我在家的时候,就是我做这些;如今我走了,就是我弟弟做这些。

在这里我就不得不说我们和我爸关系不好的主要原因。他装东西不知道轻重,说了他也不听,他认为你可以背多重他就给你装,很多次我弟弟都是哭着把东西背到家的。我说句实话有的时候真的太重了,走的时候腿都在发抖,多少次我都发誓我一定要把它扔了,只是没有行动而已。

我爸和我外婆的关系不好,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牛头不对马嘴”(我爸属马,我外婆属牛)在我妈妈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内,我都呆在我外婆家。他们都对我很好,可是他们相互之间很不融洽。每次他们抱怨我都听着,连带着这层关系我爸和我两个舅舅的关系也从妈妈的去世变得很僵。但是舅舅们对我们又很好(我能明显的感觉到真的对我们两兄弟很好)。

家家有本难念得经。


我爸特别节约,他不止一次的对我们说过,这个家不是他撑着,我们早就喝西北风去了。

我们家好些年没有添置新衣服了,直到现在我90%的衣服还是地震时候人家捐的喃。我舅妈每次到我家或者给我爸打电话都要让他给我们多拿点钱,然后我爸就各种反驳,然后话不投机半句多。

我和弟弟算是节约了,至于节约的程度,现在网上有很多,我们是大同小异,还是不细说了吧。

我个人觉得我懂事算是比较早的了,在地震之后我爸有什么事情也会和我商量。我也逐渐适应了这些事。就是地震之后我开始掉头发,现在不掉了,但是也不长!简直感觉快秃了。(不知各位有没有生发的妙招啊,求推荐)

我爸现在还是一个人,他要找个伴儿。我和杨进宝也都同意。现在他就是睡不着觉,有时会腰疼,我十分担心,让他做不了的就不要做了。可生活要继续!

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进宝篇

杨进宝是我弟弟。以前是打算把我改成杨招财的,招财进宝多吉利,只不过被我严词拒绝了。

(在山上和老外我们一起,进宝也玩的嗨)

我的弟弟很内向,不怎么说话。我和他是两个极端。他是个严于律己的人,做作业从不用人说。就是比较害羞,他给他阿姨打电话都躲在角落里不想让我和我爸听见。我和我爸都比较担心他不愿意和人交流这一点,希望他明年高考取得好成绩。

我不自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自信,自卑,寂寞。


情义篇

我和孟叔叔是在震后九月认识的吧?他一直叫我猪头……我也叫他猪尾巴(哈哈哈。我的微信备注是:孟叔叔(老爷子)(猪尾巴))我们聊得很多,很少有人听我“胡言乱语”。我曾经对他说过,我比自己更加相信他。他见过了我最脆弱的一面。如果没有他,至少大家不会看到这篇文章。我还有盖有他印章的书。(哈哈)

感谢叔叔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后面我认识uccc的罗娟,罗大姐!能和她认识认识纯粹是一个意外。我爸去接我弟弟无意间二人结识。现在她嫁去了山东,快要生小baby了,祝福罗姐。

在此我还要特别感谢夏丽丽姐姐,王生洪叔叔,彭明华叔叔、那慧玲阿姨、张德杰老师、叶倩姐姐、周凤英阿姨、曾俐叔叔、张琼声老师和无法一一列出名字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感谢您们对我们一家的帮助!三鞠躬!


(09年,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专家与进潇婆婆)


哀伤篇

时光无情。百多日前我伯母离开人世,

(09年春,进潇外爷帮助采摘枇杷。)

一个半月前我外公意外摔倒离开人世,半月前奶奶脑出血入院抢救无效辞世。

真的,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


感谢篇

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感谢大家!感谢我的家人!最后感谢活着的自己!

杨进潇于酒泉

2015、5、11


北川情义·枇杷熟了

去年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都尝到了我家枇杷的味道,进潇这厢有礼:谢谢谢谢啦!听孟叔叔说,前些日子湖南长沙的一位于凡阿姨还特意问他我家枇杷今年还有吧。当然还有,而且很快要下树啦。

我家的枇杷即将下树

欢迎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预定品尝

当然,如果您能转发告诉更多的人更好啦!

我还在遥远的大西北习大大所说“一带一路”的“一路”上读书,非常担心刚刚忙完我外爷、我婆婆丧事的爸爸,痛苦、压力和疲劳集中在一起,身体和心理无法承受过于密集的艰苦劳动。

可我正在考试中,没有办法实际帮助到爸爸,万般无奈,与孟叔叔商量,只能通过微信平台提前整理发布枇杷即将下树的信息。希望喜欢我家枇杷的叔叔阿姨可以提前预定,及时把数量告诉我爸爸,以便他能有更多准备时间。不然,我真的好担心好担心。进潇在甘肃张掖谢谢远方的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们啦!(而且,枇杷正式下树时,一定会通过平台通知大家的。)

【枇杷预定购买联系方式】

杨胜兵:15884676448(如果一次没有打通,请您耐心坚持继续打,因为老爸可能在山上某个信号不好的地方。还因为方言的问题,请您尽量耐心听,慢慢说哦

专用账户:

中国农业银行北川支行擂鼓分理处:

6228480481126021015

中国邮政银行北川支行擂鼓分理处:

6221886590010688823

账户名称:杨胜兵

特别提醒:一定通过电话确认清楚全部情况后,明确预定购买具体数量和发货地址等,再落实转款事宜。为了大家都方便,特别建议亲朋好友组团统一预定购买!

【枇杷预购辅助联系方式】

●杨进潇:18209466414

●微信公众平台(公众号zixuezhai)直接留言

●【国际无障碍身心互助共同体】和【话说·中国字】等微信群内的朋友可以将预购信息微信本人zixuezhaizhuren转达(时间为每天19:00——22:00)。

我们杨家枇杷还是去年的价

我曾经希望和老爸商量今年的价格,爸爸电话里说,“不用管什么成本变化,人家能喜欢我们的枇杷就是帮了咱们家大忙,枇杷的价格和去年一样就行了。虽然,今年产量没有去年那么多。”就这样,今年我家枇杷依然每箱5斤的规格快递给大家,每箱165元人民币

我家枇杷都在山里,绿色天然,没有农药污染等,就连套袋的袋子都是用报纸自己粘的。


不过,我们山里没有方便的通路,枇杷运出来的方式都是人背、担、挑,所以人工费和快递费多少会高点。快递出去,一般到达时间至少为3天左右。虽然我老爸有了去年的一点经验,但今年三位亲人刚刚相继去世,他操持下来已经难以想象有多难。现在不但人手缺,而且身心压力巨大无比。不多说了,进潇就请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多理解,多担待,多支持吧!

我爸爸一再说,这不是卖枇杷,这是表达心意和情义,要感谢大家帮助,尤其别给人家添麻烦,所以快递费用、包装、保险等等都由我老爸负责。


当然,我们相信无论社会多么功利,情义永远无价!您不订购我家的枇杷,是否转发这篇内容都没关系啦,我们衷心欢迎大家来我的家乡北川或我的家里玩。


我们老家山地风光很美,空气也好。如果您有机会来四川,尤其北川,一定给我老爸电话,他可以带您旅游观光。那里好到什么程度,就说地震那时山崩地裂的,美女老外都说我家那里好,很兴奋的跑上山去,还在我家废墟住了一个晚上,吃了我们山家人的饭。


总之,“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四川人就是好客,更懂得享受生活。欢迎您!欢迎您!欢迎您!


『若您希望了解去年的相关情况,只需点本篇右上角关注——

“紫雪斋文化互助公益平台”

(公众号:zixuezhai)

关注后,输入关键词,比如“北川情义即可获得您需要的内容』

若有任何与平台相关问题,可通过微信zixuezhaizhuren联系沟通。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只有0.1%的朋友知道这个窍门哦!

本公众号zixuezhai秉承一贯的传统文化传习、社会自助互助、人文关怀、危难援助等宗旨,倡导基于人间温情、友爱的日常性自发、自愿、自主的学习交流、人际关爱等自助与互助之风习。

本公共号五项原则——

一、中国为家园,人类为本源,宇宙为根源;

二、关注人、社会和大自然,崇尚天人合一;

三、支持理想人生,倡德才兼备,质朴无华;

四、居仁由义,乐善不倦,溯游儒释道之源;

五、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赤诚弘毅化忧患。

紫雪斋谨致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