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精英】万里泼彩的价值——扬州画家贺万里作品赏读

ART在线2018-05-31 23:05:46




万里泼彩的价值

汪洋 / 文


        国内山水画界,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已是迥然特立,达到了相当耀眼的水平。记得在2006年,我曾读过一篇画家聂危谷教授撰写的文章,该文对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赞赏有加,然最后亦言“凭老贺的人文修养、艺术悟性和画学根底,他的画缘非浅,起点不凡,如能长期坚持不懈,加意涵养磨砺,日后当入大乘境界。”这则断语道出了当时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还处于摸索完善的阶段。 

        据我的了解,贺万里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已经研习泼彩山水画,后因研究装置艺术、进而攻读美术学博士学位而中断,2004年再度拾起,虽然其学养、悟性、画功不浅,然“假以时日”当属过程中之必然。当四五年过后,贺万里自己也坦言对这个时期的许多泼彩绘画并不满意,唯一令人满意的就是自己能够不断提高的眼力与识见。其实这正是贺万里在泼彩画领域能够达到今天这样较高境界的主因所在。

 

        当2012年5月19日扬州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庆之际,艺术学院承办了“扬州大学首届美术双年展”,应邀前来参加活动的聂危谷教授再次见到了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作,这是2012年的两幅新作,聂教授在席间对此大加赞佩之语,当贺万里谦逊地戏称自己“专业是打乒乓,业余画画,偶尔搞搞理论”时,聂教授却认真地说:“你的泼彩不是业余,而是非常专业。” 


         贺万里泼彩山水画的高度,首先就表现在他对于泼彩绘画规律有了越来越自觉的认知,达到了解“道”的高度。他的一篇《泼彩山水画纵论》,概要而翔实地叙述了泼彩泼墨山水画的历史、现状与未来走势,其中有段话令我们对贺教授的泼彩观不禁刮目相看:“泼彩,首先就是一个水、墨、色、笔、纸等元素通过不同的媒介与形式而互相交汇、互相碰撞的过程。在这种碰撞过程中,每一个画家所体现出来的能动性,如同我们处理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一样,就是如何让它们能够聚合在一起,捏合成一个整体,或者说形成一股合力。因此,泼彩绘画,实际上就是考验画家如何通过纸墨笔色水诸元素碰撞交融,如何通过勾写点缀、伸引留去,令其各得其所,成就其形与意一律、人工与天成相衬映的过程。一幅作品的成功,它既是对你的泼墨与泼彩的形与块的预期处置的考验,又是对你用笔用墨的后期收拾功夫的检测。”而这篇文章中有关“有形无形”的泼彩理解,更是真得画中三昧,令人拍案,无怪乎他的启蒙老师,文化部专业画家卓然先生读到这段文论之后也大加叹赏。 


          从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作,我们能够看得出来张大千、刘海粟、侯北人等诸位前辈大师的影响,然而我们又明显感觉到他已经在学习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泼彩意象与风格。如同他的导师周积寅教授所说:“用彩多变,用墨沉厚,用笔有势、敷色出奇、大气磅礴的泼墨泼彩画风”,无论乎有论者称其“百变泼彩成大千”了。 



         从贺万里近期的泼彩山水画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一种厚积薄发的历史感,更能够从中看到一种包容并蓄的大气象。贺万里正处于其艺术的上升期,他以谦逊的小学生立场,看待所接触的每一位艺术家,古代的近代的和当代,凡他认为有益于他绘画发展的,皆仔细研修,认真汲取。所以,我们看贺万里近两年来的作品,能够感觉到他的作品样貌上的丰富与变化,在境界上每一幅有每一幅的味道,在笔墨上每一幅有每一幅的出处。然而这变中却又有不变的东西,那就笔性,还有多年积累探索所形成的泼彩法式和泼彩韵律。他让所有的元素都服从、统一于彩墨淋漓、酣畅快意的色彩天地之中。无怪乎阮荣春教授主编《中国美术研究》杂志在刊发贺万里泼彩山水画作时就称其“学识卓越,极具潜力”。 


        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扇面和斗方小品画探索之后,今年以来,似乎又开始了大幅泼彩的尝试。当他画那些斗方小品的时候,我们不禁为他小尺度空间中所蕴含的大气势以及细心收拾的精彩所折服。当他开始绘制那些四尺长屏和整张画作的时候,我们再次看到了2004年那个率意横行的泼洒气派。只是这个时候的贺教授已经有了更多的对传统水墨和山水画的实践性理解,有了更多对泼彩山水画“有形与无形之道”的关注与体悟。因此他的泼彩山水画作,也显得更加成熟,在泼彩艺术道路上,有了直追前贤的资本。 

        当贺万里的泼彩山水画作日渐成熟之际,现当代中国山水画史上,一个以泼彩山水画见长,并开始承接张大千、刘海粟等前贤传统,并能够自立成家的一位山水画家诞生了。这就是贺万里山水画的学术价值所在。  


画家简介



       贺万里  扬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院长、硕导、美术学博士、美术理论家、山水画家、清代扬州画派研究会会长、中国美协会员。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