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传说把红衣少女带进地狱的死神,连环杀手杨树明.

尸人2018-03-03 19:09:47

杀穿红衣女子杀手的传说来源于此——纯粹的为了愉悦而杀人的杀手,最是可怕。


  他在我看过的所有连环杀手的资料中最为特别。因为每一个连环杀手,他杀人总是有他想要满足和得到的一些利益和目的。比如为了报复,比如为了扭曲的性欲,比如为了钱,比如为了心里潜藏的愤怒(因为愤怒的因素比例最大)。


  这个人,他无法抑制自己杀人的欲望,而他杀人的原因,既没有为钱(没有明显劫财倾向)和愤怒(他抓获后表示自己很爱妻子女儿,并不仇恨女性,只不过袭击过男性发现不好下手),也不是为了性(完全没有性侵受害者),只是只有杀死人的那一瞬间,他能得到快感。这种快感让他上瘾。



连环杀手杨树明


  这也是他在一个小地方能14年内能连杀9人重伤3人而警方没能抓到他的原因之一,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这基本上让警方的犯罪刻画很难找准方向。一个前所未有,毫无动机的只为快感而杀人的连环杀手。由于头几个受害人身着红衣,我估计那个经典的都市传说,杀人魔专杀红衣少女的传闻某部分的源头来源于他。


  他不对认识的人下手,每次作案都是先看好前后无人、配好脚步的节奏才动手,因而“命中率”很高,不死必伤。所以,被害人即使侥幸生还也无法在事后进行有效的辨别并提供证词。此外,本案的特殊性还在于,作案方式简单,犯罪手段熟练,犯罪人基本不在犯罪现场留下有效证据。他随时带好磨利的尖刀,路上随便看见一人,觉得好下手就杀。所谓的不选择受害人的类型,只选择时机。



杨树明生活的地方阳泉市马家坪


  杨树明出生和生活在山西省阳泉市。他从小家里基本正常,父母健在,母亲是一个家庭主妇贤妻良母,家里有兄弟姐妹,杨树明这个人,在背景上完全可以担得上“老实巴交,平平无奇”。而且他家里人对他不错,尤其是他大姐,无论他是生活还是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大姐都第一时间帮助他度过难关。


  他从小就脑子不太灵光,成绩也不太好,自然读完初中就读不下去了,不过他倒是挺勤快的人,虽然工作不稳定也苦累,但一直有不停地找活干。后来他在钢琴厂做油漆工人,遇到了他后来的妻子。是他的初恋,而且是女方先主动追求他的。虽然女孩家里人反对,说杨树明又笨又穷,不过女孩子没有嫌弃他,22岁那年他工作的钢琴厂倒闭了,杨树明经济陷入了困难,但是在这一年,这个女孩嫁给他。 


  杨树明下岗后没有找到什么稳定的工作,只能打临时工和散工,妻子则在国营企业上班。不过即使是这样,不仅妻子没有埋怨过自己的丈夫赚钱不如自己,甚至连本来持着反对态度的女方家属看两口子真心相爱,也不再反对,还经常给他家送钱送物资助他们,当然资助的人还有最疼杨树明的大姐。


  我说那么多,就是想说明,他杀死了那么多女性绝对不会是仇恨,因为他从小到被捕那天都浸没在身边女性的爱中,无论是母亲还是姐妹还是妻子,都给了他足够的爱。


  他既不嫖娼,更加没有婚外情,也没有性功能障碍,夫妻生活和谐。他也不憎恨妓女,被捕后当他问及对妓女的看法,他很爽快地表示凭本事吃饭,并且说没有讨厌的女人类型,不过喜欢温柔的女人。而由于他经常没有稳定的工作,他也乐意地承担起大部分照顾家中女儿的责任,做一个主夫。


  当被问及妻子曾经在很久之前有过一次外遇的想法,他也是很坦诚地说,发生这样的事,我先检讨是不是自己的原因还是妻子的原因,然后再想能不能原谅她。如果能,就继续过日子,所以就继续过下去了。而被问及会不会以出轨报复妻子,他很肯定地说,不会,这是原则问题。看到这里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一个凶残变态的杀手在这方面的性格却柔软得不可思议。


  而杨树明在表面上看,完全不按连环杀手的套路走,他家庭和睦,和家人关系非常好,生活规律,每天勤快找活干,而且性格胆小怕事懦弱,非常依赖自己的妻子。有一次他干活出了错,要赔人好几千块,在当时是不小的一笔钱。他居然就特意在路口等他妻子下班,一看见妻子他就委屈地抱着她大哭一顿。这样性格的人,你怎么可能猜到他是一个冷血连环杀手呢?反正真怪不得警察那么难抓他。


行凶过程


  1992年3月2日零时许,家住马家坪西居民区的钟蕊(16岁)下班途中遇害。 


  1992年3月7日晚10时30分,24岁的女工张然在途经马家坪咸菜厂附近回家时,被 杨树明卡住脖子,左侧背部被凶徒用单刃刀连捅四刀,后经抢救脱险。当时杨树明用刀之快,受害者当时回忆说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觉得被狠狠打了四拳,就昏迷过去。根本看不到凶手长什么样。可见其用刀快很准。


  1992年4月22日晚10时30分,29岁女工时春途经马家坪西区石坡处回母亲家时,遭到迎面拦截,腹部被持单刃刀连捅两刀,经医院抢救无效于次日凌晨死亡。 


  1992年7月11日零时40分,23岁女工李昕外出返回住处时,在矿区平坦新区居民楼道内,被尾随而来的杨树明用单刃刀连捅八刀,当场死亡。 


  1993年12月27日晚9时40分,30岁女工郝花下班回家行至马家坪西区运输二场北侧土坡处时,被尾随杨树明用单刃匕首连捅七刀,后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死亡。 


部分受害者尸体


  短短两年间,那么小的一个小镇就发生了4死1重伤的命案。而由于头几名受害者身着红衣,顿时阳泉市马家坪出了一个专杀年轻红衣女子的杀人魔的消息立马传开来。引起了整个片区的居民的恐慌。居民们自发组织了联防队,专门晚上护送要出门和回家的妇女们。而实际上当时,妇女没什么事都不太敢晚上出门了,连红衣服都不敢穿。这么明显雷同的作案手法,公安立马定性为连环杀手案件,也立马成立了专案小组。不过由于当时鉴证和法医技术的缺乏,再加上凶手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和他奇葩的犯罪动机。所以案件并没有什么进展。


  而在之后,杨树明有了5年的空白期,为什么他能忍得住不杀人取乐呢?因为这段时间里,他的女儿出生了。一个原因是要照顾女儿和在家里做家务比较辛苦,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更大的一个原因是,他想收手不干,因为怕以后女儿没了爸爸。


  这五年期间,虽然马家坪的居民已经渐渐淡忘了社区有连环杀手未落网的事,不过警方从来没有放弃或者减少调查力度。专案组换了一批又一批,公安局的物证室都堆满了关于这个案子的各种资料和报告。


  然而杨树明在女儿渐渐长大后,他终于没忍住内心的欲望,又开始了更疯狂的作案。


  1998年5月6日晚8时许,一个雨夜中,30岁的辽宁籍女青年张某打着雨伞走进河神庙一拆迁锅炉房废墟内时,被杨树明朝胸腹部连捅数刀。就在张某到底身亡后,杨树明剖开了她的尸体,割烂了她的面部,甚至把乳房都割了下来。 他的犯罪手法开始升级,不仅杀人,还开始毁坏尸体了。


  1999年5月31日晚9时许,19岁女青年王某从河神庙华梦歌厅外出,当行至河神庙口“之”字形台阶附近的厕所处时,被凶犯劫持连刺胸腹部、背部七刀。次日早6时被人发现死于马家坪南区一菜地里。 


  1999年11月15日晚6时20分许,37岁女工毕某回到市委党校居民楼内时,被尾随而来的杨树明连刺胸腹部数刀,当场死亡。 


  2000年11月23日晚9时15分,21岁女工张某下班行至王岩沟口石板路段时,被尾随卡脖子、拖拉等手段拦截,背部被连捅四刀,经抢救脱离危险。 


  2001年10月10日中午12时许,43岁女工郭某在回家途经王岩沟居民区时失踪,遭到杨树明捆绑、殴打、后杀害。尸体面皮被割、身体被剖开,最后被碎尸。三天后她的尸块被发现。这一个案子也是第一次杨树明留下了马脚。


  而在当时,是死者躯干首先被发现,然后死者躯干方圆一公里,警察全力搜查期间,死者的其他身体部分陆陆续续凭空出现。也就是说,凶手杨树明居然是在警方眼皮底下查案的时候抛尸的。这种行为简直是胆大包天,应该是和十二宫杀手那样,挑衅警方寻求刺激的。


  而甚至在郭某死后的的现场,杨树明还伪装成普通围观群众出现,推着单车载着女儿和其他围观的人闲聊,故作惊讶地说,太可怕了,这附近治安真差BLABLABAL。


  2004年11月24日晚,下班回家的青年女子唐蕊(化名)与同事们在矿区俱乐部分手后,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凶犯连续数刀刺中胸腹部、颈部。 


  当时警方展开的调查可谓空前,是把马家坪1万六千名居民统统调查了一遍。


  而在10.10案中,警方在现场勘察中发现被抛弃的内脏中有很多蛆虫,而几个小时后抛出的面皮却只有一只蛆虫。警方据此判断凶手有冰箱、冰柜一类工具,同时凶手极可能不与家人居住,或者放置尸体的冷藏设备在另一个处所。 


  “有冰箱、独居”,这成为筛查凶手的重要标准。之后几年过程中,专案组列出25名嫌疑人,最后又缩到19个人,(在当时这个地方有冰箱的居民并不多)但还是因没有有力证据,同时对这19人展开侦查难度极大。 



  这种情况下,2006年3月,阳泉警方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心理测试中心求助。 


  这时候派来的是国内著名的犯罪心理专家丁同春。 


  当天深夜,丁同春到马家坪实地勘察现场:山坡上密布着几百间平房,平房间则是曲里拐弯的胡同,不大的地方竟然有53个死角。 


  丁同春与当地警方研究案情,分析认为系列案有两种可能,其一是由两伙人或两个人制造,其中一伙或一个制造了多起背后捅刀案件,另外一伙或一个则是碎尸凶手;其二,这些案件是由一个人制造,而且这个人的心理越来越扭曲,从最初的寻找刺激,慢慢有了条件而发展为碎尸。虽然大多数人倾向于第二个判断,但为了确保准确,丁同春还是决定分别根据系列捅人案和3起碎尸案分别出两套测试题目,但两套题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3月21日、22日,丁同春带着两个研究生翻阅全部案卷后,找出一个极不引人注意的细节,这个细节出自郭某碎尸案———郭某尸体被发现几天后,一个老太太在路上捡到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双女鞋、一串钥匙和一个衬衫上的假领子。经郭某家人辨认,正是郭某的物品。这个情节,除发现者及郭某家属外,只有警方和凶手知道。测试题目便围绕这个情节展开。 


  为了对嫌疑人进行测试,丁同春共出了76道题,其中有“那塑料袋里装的是钥匙吗”等。 


  而专案组又重新对丁家坪的居民再进一步排查,最后范围缩小到几十人左右,当然里面包括了家里有冰箱的杨树明。


  测谎仪锁定连环杀手 


  2006年3月23日,第一轮测试开始。第一个走进测试间的嫌疑人就是杨树明,因为杨的家离郭某被杀案现场最近,而他下岗后自己盖了一间房在里面搞电焊,房间里又有冰箱,符合连环杀手的被怀疑条件,就被列入重点怀疑对象。当然他通过不了测试,尤其是问及凶案现场凶手遗弃的死者物品,以及死者被割去面皮等细节问题,杨树明的反应更加强烈。警方已经初步锁定他就是嫌疑人。只不过测谎反应不能作为证据。


  在掌握部分物证后,3月27日,杨树明被警方拘捕。刚开始他还是死不承认,后来审讯员抓住软肋,表示如果他早点坦白,他妻子女儿之后的生活问题国家会照顾一下。杨树明的态度软化下来,就交代了这么多年来杀害9人的犯罪事实。


  杨树明是连环杀手的消息在马家坪这个小地方炸开了锅,大家都对这个胆小懦弱老实巴交沉默寡言的不起眼的男人是杀人凶手感到非常惊讶,大家都不敢相信,当然也包括了他的家人。


  2006年11月21日,杨树明被执行枪决。



「The End」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