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转载丨《七七当泣》by陈默一介书生(4)

菠萝笔记丨耽美小说推荐2018-07-10 18:08:10

     

        当一个人所有的信仰崩塌,他于灰烬中站起。

        如果,你和世界为敌,要么退步要么死。你是做个正常人,还是说决不?

 

   本篇转载已获作者授权。

        作者微博:@燃烧陈默


        如果你喜欢的小说未入V可转载,可以私信菠萝君,菠萝君会向作者申请授权转载,分享给更多的人~

  如果你正在创作耽美小说,菠萝君非常期待你的投稿!投稿方式:后台回复菠萝君,或者发送邮件至admin@boluobiji.com。



七七当泣

作者:陈默一介书生


文 案

       

        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是否就不会有今日的别离?

        陷入温柔爱恋的我迷失本性,以为闭上眼就能握住幸福,可是如今只能目送你离去。

        如果不曾遇见,是否今日就不会这样心酸?

        可是世上没有如果,就算有,蓝优也不会后悔,遇见傅霖。


目    录


《七七当泣》(1)

《七七当泣》(2-3)



第四章:2014年7月初篮球联赛。

    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便是找老师销假,蓝优只是和班主任简单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任何时候,你的优点、特长都会成为你的优势,这会让你享受更多特权,尤其是在学校中,学习好这一优点简直可以秒杀多位老师。

    第二件事,蓝优便是入了学校报社,做了一名记者。要说这记者虽然很少在校园中出现,但是每次的采访不都得他们做吗?学校每个礼拜一版报纸,什么大事小事,采访领导、好学生之类的,他们总是有权利去接触那些一般人更加不容易接触到的风云人物。

    好学生如蓝优,或者说,就像小说或者动漫里的那种风云人物一版的人,傅霖。

    他是直接从初中部升上来的,打小学就在练体育,初中时候是中学篮球队队长,那时候他就和高中学长们经常一起打球,慢慢就认识了,上了高中,学长对他也熟悉,又相信他的人品和能力,就在高一把篮球队队长的职位交给了他。

    这不,高大帅气,性格阳光的他一下子就成了这一届高一的一棵草。高中时期,男生除了个别会打扮的,基本上要么宅男风格,要么千奇百怪,当然,我说的是普通高中,但是偏偏这所普通的海城高中里,来了一个这么不普通的人物,于是理所当然他鹤立鸡群了。

    蓝优起初并不了解傅霖这个人,他一直奉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原则,可是这次遇到后,他对于这个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于是也就经常开始竖着耳朵,听着谁谈论到了傅霖,自己心里默默的记住。

    傅霖,男,16岁,10月10日生日,家住本市,据说家里很有钱,特长是篮球和足球,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逃课打篮球,学习成绩一般,但是是体育特长生,被特招进来的,现任篮球队队长,带领海城市高夺得了两届篮球联赛金牌。

    据说,最近又要开始举办篮球联赛了。

    蓝优以往对这种事都是敬而远之的,这次莫名其妙心里还有些小期待,却也不敢直接上门,只好每天看着书,时不时地往窗外看看。罗伊看着蓝优这几天不对劲,还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特别意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想上厕所就去吧,别只顾着看书。”

    蓝优只觉得脑袋上冒下三条黑线,拍掉了罗伊那只不安分的爪机继续看书写作业。

    要说这“说曹操曹操到”,中午吃饭,罗伊和蓝优两个人懒得下楼,在班里泡面。

    俩人一边等待中红烧牛肉面,一边闻着香味靠着窗户聊天。

    “你头还有事没?”罗伊看了看他额头上一道疤,略带心疼的问。

    “没什么事了···”蓝优有些心不在焉,任由窗帘飞在他脸上也没反应,罗伊在那边感慨“这一个篮球真要命,不禁把你打毁容了,还把你的魂打丢了!”

    蓝优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自从上个月被篮球遭到,他这还好几次梦到了那个人,只是人家不出现,自己也没办法去找,只能满怀心事无处诉,也苦了罗伊这个话唠,本身自己就不爱说话,现在估计天天走神, 更是无视了人家孩子好多次。

    他冲着罗伊略有歉意的笑笑,眯着眼睛,好像很乖巧地样子。

    只有罗伊知道,这个同桌看上去乖巧好学生,其实就是个死腹黑,不过他还好有自己这个朋友,不至于那么无聊。

    要不然他蓝优的人生,绝对比最近的股市还惨淡。

    那边蓝优也许感应到了来自罗伊的爱的召唤,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却一直在那儿吸溜鼻子,好像很难受的的样子。

    罗伊也是脑洞很大,他看着蓝优那样,调侃的问“你不会是吸毒了吧?”

    “阿嚏!”蓝优打了第二个喷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这是毛白杨过敏,不小心把它吸进鼻子里了。”

    罗伊看着他也不说什么,就是非常开心的笑,一边跟着广播台唱着“我们都是好孩子”,一边在哪儿跳来跳去的看看两人的泡面好了没。蓝优也懒得搭理他,揉揉鼻子,准备去吃饭。

    没想到就这时候,所谓的“曹操”倒了。

    傅霖抱着半个西瓜进了他们班,笑着看着蓝优。

    夏天教室里开着电扇,“嗡嗡”的响着傅霖穿白半袖五分短裤站在那里,手里抱着西瓜,温柔笑着,蓝优看到这一幕都怀疑自己眼花了,还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却只看到那个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傅霖把西瓜放在讲桌上,走到蓝优面前说“西瓜是给你赔礼道歉的,把你一球砸破相了真不好意思。”

    蓝优也没有多在意额头上一点伤这回事,他知道这小伤疤肯定能褪下去的,也不好意思调侃傅霖,只能非常干巴巴地回答“没事,没···”

    傅霖知道他的性格,也不故意多说什么,只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两张票,告诉他“这个礼拜篮球赛内场票,特意给你留着的,记得去看。”然后转身走了,转身时候还跟罗伊点了点头。

    这人走了半天,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才反应过来。

    蓝优心里说“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他让我去看他打篮球!”

    而那边罗伊却喊道“快来,面拖了坨了,哎呀我去都泡糟了!”蓝优看着那样可爱的罗伊笑了,有一个这样活宝的朋友果然很不错。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吃着一碗并不好吃的泡面,罗伊皱着眉头,还时不时地吐槽,而蓝优一直暗自微笑,高高兴兴地就把面吃完了,这让罗伊更加奇怪,却百思不得其解,问蓝优估计他也不会说什么,只好一个人感叹“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蓝优默默的把他吃完泡面的桶和自己的一起扔到厕所,罗伊在后面笑的特别开心,等到蓝优洗了手回来,把其中一张票给了他,罗伊热泪盈眶地嘶吼“好人呐!”

    中午吃完饭大家都回宿舍了,蓝优在哪儿坐着看电子书,罗伊趴着吹风睡觉。

    七月的温热没有给这两个少年带来多余的不安,老旧电扇在头顶“咯吱咯吱”地工作着,一阵阵凉风吹来,窗户都开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甜花香,蓝优把西瓜给大家分了,自己吃了一块,给罗伊留了块大的放在桌子上,等他睡醒吃。

    风一阵阵吹来,冷热交织,产生了一种让人安静下去的魅力。

    蓝优看完书的结尾,看看还有半个小时上课,也趴在桌子上,开始补觉。

    罗伊睡醒得比较早,他看着桌子上给自己留的瓜,默默吃完去洗了手,看着蓝优露出的略尖的耳朵,继续趴下。

    他这个同桌,哪里都好,学习好,长得好,就是性格古怪。别人都说他是个书呆子,只有罗伊知道,他才不是呢。他是个非常优秀的人,优秀不仅仅体现在学习上,他对待别人的好,都只会体现在行动中,从来不说,即使被误会了也不辩解。

    罗伊以前以为,这是一种软弱,也会对于蓝优的作为感到不理解。

    直到有一天,他看着蓝优问“明知道自己是正确的,为什么不去解释?”

    蓝优的脸隐藏在黑暗中,他默默地打字。

    “因为,所以想要误会你的人,都是不喜欢你的人。你想去辩解,只会更加难堪罢了。与其为这些没用的小事烦恼,还不如做好自己。我相信,真正的强大从来不因为沉默而打折扣,反而愈加强悍。”

    罗伊看完这些字,他起身,看着对面那人的侧脸,在月光下露出一种优美的弧度。

    他几乎能感受到,那人的真诚和善良。

    从不辩解,从不犹豫,默默的做自己想做的,多少次被误会也只是沉默。

    他在沉默里,唱出了一首自己的歌。

    他从不哭泣,只会淡淡的微笑,高兴了眼睛眯起来好像弯弯月牙。

    罗伊说“我好像找到了一个好朋友。”

    他说“我想,我可以保护好他的。”

    只是,他从不需要保护,因为他足够强大。

    打那以后,一直都是独行侠的蓝优身后,出现了一个叫罗伊的人。

    一个是公认的学霸,一个是每天带来欢笑的活宝,他给他如深海一般沉寂的温柔,他如暖阳,温暖他孤寂荒芜的内心。

    人生难得好友,只是缘分终究有尽头。

    高三时期分班,罗伊吊车尾的成绩终于被送去了别的班,而蓝优从那以后,也是真的一个人继续战斗。

    所以当他被打的时候,罗伊在宿舍吃着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好兄弟被人打成那样。

    如果他还在,也许一切可以有不同。

    但是事情就是运作,你拦不住什么,也逃不开什么,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有。

    下午下课,有社团的学长来找蓝优,告诉他篮球联赛需要采访,叫他准备好稿子。

    蓝优基本上已经知道自己要采访谁了,但是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准备了两份稿子,一份十个问题,一份十五个,他把前者发给了社长,准备采访。

    2014年7月6日,海城市八校篮球联赛。

    这比赛一共三天,第一天八进四,第二天四进二,休息半天,第三天总决赛,颁奖,以及最后的采访。

    这地点定在他们学校,第一场不是傅霖的比赛,蓝优本来不打算去的,只是罗伊非拖着他,说什么“万一有美女呢”。蓝优心想,我对美女又不感兴趣,于是只好非常不情愿的被二货朋友拖着去了篮球馆。只是缘分终究是缘分,很多东西你就是料不到。

    他们去的已经有些晚了,基本上人们七七八八都到齐了,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座位,准备走过去,蓝优却一眼看到他们旁边的傅霖。

    他有些无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身后有人看到了蓝优,可能认出了他,傅霖伸出手摆摆,示意他们在这边。

    罗伊本身非常崇拜打篮球的人,他是因为身高不够技术也不够被刷下来的,但是遇到了篮球队一队人马,他下意识地恭敬的拽着蓝优走了过去,叫了一声“队长好。”

    怎么说,所有人都对强者有一种不自觉的敬畏之心。

    傅霖看着他们,说了句“你好···你来了?”

    蓝优知道这是问自己,也不能不回答,又不知道怎么回答,说了句“来了”就和罗伊两个人直挺挺地站着,还是傅霖赶紧说“赶紧坐下吧!比赛快开始了。”两个人才坐在那里。

    一个人认真的时候是最帅的时候,这句话果然不假,蓝优挨着傅霖坐在第一排,他看着傅霖小麦色的侧脸,他鼻尖落下一滴汗,却顾不得擦,眼睛认真地盯着场上选手看,几乎是目不转睛。

    “这人天生就是犯规的吧!”蓝优不禁在心里感叹,“同样都是高中生,怎么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里要说的是,蓝优在内心一直有一种自卑感,这种感觉虽然被他藏得很好,但是每当遇到更优秀而仰慕的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发作。

    他希望自己更加阳光,开朗,却只是很固执地冷漠着,日复一日的逃避着生活,用好学生的壳子来伪装自己,其实内里都是垃圾。

    也许人生就是如此,每个人看到的自己,都是最好的和不好的自己,所以在骄傲放纵和自卑愧疚中不断反复,就这样度过了一生,到头来回头看,依旧是什么都没有。

    如果不是他这样的性格自己,也许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但是他就是这样的人,平时看上去平凡而优秀,到了关键时候,撕开面具才是最丑恶和令人恐惧的真面目。

    你我,不都是如此吗?

    蓝优看不懂篮球赛,他只能知道最后那个队赢了。

    傅霖的队伍毫无疑问地进入了第二天的比赛,因为依照惯例他们已经得到了连续两届的冠军。

    结束后,傅霖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坐了回去蓝优看着自己身边那瓶水,安安静静地递给他,他一口气灌下去半瓶,放下,继续擦着头发。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就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一个低头一个看着远方。

    “有空吗?”傅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蓝优一个激灵。

    “我们篮球队的一位姑娘因为和男朋友分手所以退出了,现在需要一个工作人员,你愿意来吗?”

    说是工作人员,其实也没有很多工作,只是看着他们打球,偶尔帮忙拿些水做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罢了。

    蓝优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罗伊捅了捅他的胳膊,用眼神暗示“去啊!去啊!”

    蓝优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只是如果可以和傅霖接触多一些,也是好的。

    他说“好啊。”

    傅霖一边站起来往前走一边说“那你们俩晚上来参加篮球队的聚会吧!正好我们认识认识,以后也好相处。”

    “哦···好”蓝优本身对于这个没什么兴趣,但是身后罗伊突然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是咱们俩吧?”

    “恩···是。”

    “我靠,我太幸运了吧!”

    “不就是搬水干活吗?”

    “你觉得篮球队缺少苦力吗?”

    “那他为什么要叫我们?”

    罗伊把手放在嘴巴旁边,故意做出很神秘的样子,说“悄悄告诉你,篮球队的后勤,说白了就是篮球队队员的女朋友们呆的地方。”

    蓝优扶了扶眼睛,捡起来自己的脆弱的三观问“什么意思?”

    “你想啊,这比赛最重要的是什么,士气啊!你看着自己女朋友在旁边拿着水等着你,你不会特别有力量吗?”罗伊一脸“叫我福尔摩斯”的表情,看得蓝优脸部抽了抽。

    “也就···还好吧!”反正女朋友,好像自己也不在意,不过如果换个性别······

    “算了,和你这种不打篮球的说不清楚。”

    “走啦,去食堂看看···”

    “不是一会儿有聚会?”蓝优对于这里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还是被罗伊拽着胳膊拖走了。

    “你和领导吃饭可以胡吃海塞吗?今天这说白了,就是去喝酒去了,你不垫垫肚子小心再晕过去!”

    “我那是被球砸到了好吗?”

    “你真以为队长的球技有那么不好吗?”

    “那···为什么?”

    “可能是单纯看你长得不顺眼吧!”

    “你给我滚!”蓝优忍无可忍,在罗伊校服上留了一个光辉的脚印,然后挣脱开束缚快步走了,罗伊也不生气,雪白校服上顶着41的鞋印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家女王走了。

    到了食堂,大部分人都还没放学,估计还在班里上课,他俩一合计,去二食堂一人一份蛋炒饭,一份胡辣汤,吃完饭喝完最后一口汤,罗伊脸上是遮不住的幸福感。

    蓝优不禁感叹“真羡慕你这种傻子,活的那么幸福。”

    罗伊高深莫测地看了他一眼,非常不屑地说“爷这叫洒脱,是你们这种凡人理解不了的。”

    说完还一甩头发,只是可惜他本来想做出谢霆锋的感觉,却被学校勒令推成了一寸头。

    那时候,蓝优觉得罗伊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所以特别开心。

    后来他才懂得,他不是没心没肺,他是真的超脱。因为对什么也不在意,什么成绩,考试他都可以摆脱,所以不会受到那些束缚,也是因为他不会受到束缚,所以当他知道了蓝优和傅霖在一起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变态”,而是“我靠,我的队长就这么让你泡到手了!必须请我吃饭啊,低于500块不干!”

    蓝优看着他的脸,在阳光下好像一朵美丽的向日葵。

    “走吧!回去,我们准备去聚会。”

    回去时候,蓝优看着他背后的鞋印还在,他伸出手默默地给他拍掉了,在收回手的时候罗伊骄傲地说“你看,你踹的你还得自己收拾!”

    蓝优在他屁股上狠狠拍了一下,说“你绝对是脑残!”

    聚会这种东西属于不尴不尬的存在,说是能联系感情吧,酒醒了谁也不认识谁,说是不能吧,称兄道弟做成朋友也是有的。蓝优这种事通常都是敬而远之,因为他非常讨厌和别人相处,但是这次不得不去,他还是去和班主任说明了,然后回宿舍洗了个澡,换下校服,穿着白半袖和九分裤运动鞋去找罗伊。

    罗伊和他不在一个宿舍,他进去的时候,罗伊正摆弄着头发,还特意喷了点发胶之类的。

    蓝优摸摸感觉扎手,吐槽他“你一个板寸还要喷发胶!”

    那人自我感觉非常良好,拜了个造型非常高冷地说道“板寸和板寸是不一样的,我要做板寸里,最高贵的哪一个!”

    “···”蓝优送他一个白眼,转身出门,罗伊看没了观众,也赶紧跑出来顺路锁上门,两个人去往聚会的地方。

    傅霖加了他的qq,蓝优一看还挺特别,头像是一颗树,看着就特别清新。

    大树给您发来消息,“滴滴”qq响起提示音,蓝优看了,是聚会的地址。

    “宏府”是海城市比较有名的一个餐厅,它的特点就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和所有服务员都是古装,说话也是非常古典的,而所有的菜名都用木牌刻好挂在墙上,每天固定十二个菜,不喜欢哪个可以改。蓝优来这里吃过一次,觉得环境不错,菜也还行,对得起这个价钱,而且这老板还是个性情中人,看起来挺棒的。

    这家餐厅最出名的还不只是特色,更重要的,它主打的是御膳系列。据说这家的菜是祖传的,也是在御膳房里待过的大厨,还说什么是给某位皇帝做过饭的,蓝优对此不置可否,菜,好吃就够了。

    他们去的不算早,但是好在还有人没有到,两个人和谁也不熟悉,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喝茶水,听着旁边的人聊天。

    聊着聊着,罗伊就和人家搭上话了,蓝优隔在两个人中间也是很尴尬,于是直接和罗伊换了位置,结果正好,一会傅霖来了没位置了,大伙都起来给他让位,蓝优也赶紧站起来。

    傅霖正好走到他旁边,搂着他的肩膀说“这兄弟我认识,就坐他这儿了。”

    大伙一看,这是表关系呢,也就默默记下了这个人。

    而那边罗伊和副队长也聊的很开心,蓝优不能去打扰,一个人继续默默开始吃菜。

    “这个好吃,你尝尝。”

    傅霖拿起公筷给他夹了一块不知道是土豆还是红薯的东西,他低头尝尝,不算甜,但是酸甜口结合的很好,也很开胃,算一种很好吃的零食也不为过。

    上了酒之后人们明显就激动了,一堆十七八的大男孩端着酒瓶来找傅霖喝酒,他也不拒绝,来一个喝一杯,一口一杯好不豪迈。

    喝的差不多了,也没人来找蓝优,傅霖眯着眼睛看该醉的都醉了,开始介绍新人。

    他把手放在蓝优肩膀上,说“这就是上次被我篮球砸到那个哥们,叫蓝优,我俩认识也挺久了,我觉得靠得住,就把人好学生拽进咱们这狼窝了,你们可悠着点,别伤到人家!”

    他又走到罗伊身边,说“这位是罗伊,上次考核把我们都笑坏了那一名,虽然他没有进了篮球队,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有前途的,咱们该教的就教,别吝啬!”

    “以后他俩就替补上后勤那两空缺,以后都是兄弟,来,喝一杯!”

    “来!”

    “喝喝喝···”

    傅霖话音一落下,大伙共同举杯,算是给他俩的入队开了个好头。

    喝完了傅霖领着两个人和队里每个人互相认识认识,还象征性的喝了杯酒。

    要说,男孩子之间的感情要比女孩子之间简单得多,一杯酒的交情,也许刚认识就能卖命,而相对来说,女生之间相处太过于复杂,每天活得和宫心计一样也是很累的。

    蓝优看着那些喝的醉醺醺的,搂着傅霖脖子说话的,还有找自己聊天的,也许,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他们这次算是请假出来,学校还要定时关门,晚上十点,一群人走了出来,其中喝得最多的要数傅霖,他出了门就搂着蓝优不撒手,一群人干着急想送他回去,可他死活不撒手,最后一合计,只能让蓝优把他拖回去。

    蓝优也是任重而道远,这人比自己高差不多五厘米,可重的绝对不是几斤的问题。他看看自己的小身板,觉得送回去傅霖估计得丢半条命。

    等人们都散去,傅霖眯着的眼慢慢睁开,蓝优感觉身上轻了不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住哪个宿舍,手机也没带,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想找傅霖的手机,摸来摸去也什么都没摸到,只听到那人嘟囔着“有人占我便宜···”

    谁想占你便宜,你以为你比我多了什么吗!

    蓝优愤愤地想,结果只是从自己兜里摸出来五十块钱,思来想去,看看街上的表,已经十一点了,认命吧!他拖着死狗一样的队长找了一家不要身份证的小旅馆,凑合着睡一夜。洗漱完了,他看着傅霖满头大汗也觉得热,只能帮他脱了半袖和鞋子,然后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躺在大床房的床上,一言不发。

    一夜睡得倒是还好,第二天早上,当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傅霖揉揉眼睛,看着对面眼睛都还睁不开的蓝优说“早上好啊,队员!”

    蓝优听到这句话突然清醒,一言不发的穿衣服。

    傅霖搂着被子,懒洋洋地问“你急什么啊?”

    蓝优大喝“迟到了!”

    傅霖思考了一下,告诉他“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蓝优停下手上的动作,反应了一下说“篮球赛,全校师生,自由活动!”

    “对!”傅霖打了个响指,想躺下继续睡,蓝优默默穿好外套,走到他床边喊了一句“我要打死你!”然后按住了他的脖子,当然,并没有用力气,所以反倒是傅霖转了个身,连带他一起被卷到了床上。

    “还闹腾吗?”傅霖闭着眼,但是手上腿上的力气一点都没有少。

    “不了···”被禁锢成这样,动都不能动,闹腾个屁啊!

    “那就乖,再睡会!”傅霖放开了他,转身睡觉。

    蓝优觉得脸一红,却不知道为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年没有谈过恋爱,被一个男的说一个“乖”就羞涩了?不应该啊,平时他和罗伊上次也开玩笑,经常大闹起来把衣服扒了也是常有的,罗伊还会经常恶心人的叫自己“小媳妇”,也没有这么样的感觉吧!

    凌晨六点,傅霖睡得很香,蓝优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再也睡不着,只是默默地闭眼思考,竟然也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十点多,两个人洗漱完退了房,出门看到一家灌汤包,看了看对方,直接就走了进去。

    蓝优在心里默默吐槽“这是什么默契!”

    吃完早饭,两个人默默地往回溜达,一路上看到很多人,有大爷大妈在公园里打太极,有人在唱戏,最让蓝优感兴趣的,还是有一位大爷,在地上不断地练字。

    到了学校两个人简单的告别,蓝优不太习惯这种突然起来的感觉,这让他觉得不安。

    他转身离去,没有片刻停留,也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个人默默站了很久,望着他离去。

    蓝优的影子越变越小,最后幻化成一个黑点,终究消失不见。

    傅霖眯着眼睛,看得很远,却没有人看出来他在想什么。他转身回了篮球社,准备下午比赛。

    空气中,丢下谁的只言片语。

    怕什么,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生命,可以慢慢地去追求我们所爱的一切。

    只是,生命从来那么脆弱,它从来比梦想还要不堪一击。

    下午比赛傅霖带队出场,教练走在最前面,第二个便是他。

    他依旧是那身运动衣,明黄映照着他额前的短发和明亮的眼睛,好像黯然星空永不坠落的月亮一般。

    很久之后,蓝优依然爱看月亮,明月皎洁,如你笑容一般明亮,点点繁星,好似你微笑时眼中的万千光芒。

    如果我的世界要暗很久,久到我找不到自己的太阳,那么你,就是我的月亮。

    因为所有见过月亮的人,都不会再迷恋星星,就算再璀璨,星星终究是星星,而天空中,永远只有一个月亮。

    那是我们,不可替代的深爱的人的模样。

    当一个人投入全部精神去做一件事,成功与否已经成了次要的,重要的是,要享受这个过程。

    蓝优当然觉得傅霖会赢,于情于理,都是如此。

    他看着傅霖跳起来,投篮,在球场上他长手长脚,动作及其敏捷,好像一只猎豹,并没有那么凶猛,却极其优美而灵活。

    最后一记是三分球,海城市高以三分的优势挺进了决赛,傅霖对着他们这个方向,悄悄的比了一个剪刀手。

    蓝优原本冷漠地表情瞬间奔溃,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队长看自己表现的也够了,就跟着队员下场。

    观众们散场,蓝优和罗伊还没有正式进入篮球队,要等这次比赛完了他们俩正式进去,从此以后成为篮球队的一员。

    今天晚上没有聚会,因为要为明天的比赛做准备,大家都很紧张。

    罗伊和蓝优看着人走的差不多了,两个人一边商量着去吃什么,一边慢慢走,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人。

    到了食堂还是很早,他们俩今天心情好,想着开个小灶,一人端了一盆麻辣烫坐在那儿准备吃。

    蓝优刚坐下吃了第一口,正在咀嚼中刚好看着对面正对着的就是傅霖,他悄悄把对面的罗伊拽过来,说“咱俩换个座位。”

    罗伊不明所以,还是同意了,结果他端着碗坐到对面一抬头,就看见了自己仰慕已久的队长,所以罗伊同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站起来,大喊“嗨!队长,我们在这里!”

    傅霖是没有看到他们吗?当然不是。他知道蓝优的性格,直接过去说不定会惹人厌恶,倒不如在这里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那如果两个人不换座位而且蓝优不会和自己打招呼怎么办?傅霖思索了一下,那还是自己上去吧。

    他非常友好的走过去和他们俩打招呼,罗伊相当激动,他一激动,也没看蓝优尴尬地脸色,就说了一句“队长,你一个人吃饭?不如和我们坐在一起吧!”

    蓝优心里想着“快拒绝快拒绝!”但是事实总是不如人意,傅霖非常同意的端过来了自己的饭,开始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今天食堂的麻辣烫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傅霖试探性地说。

    “那你自己怎么不来一份?”

    “这不是看你们吃的好吃吗?”

    “怎么,你想来一口?”

    罗伊看着温柔微笑的队长和开启毒舌模式的朋友,他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只好埋头苦吃,结果一不小心把一盆麻辣烫的汤浇了自己一身,只好可怜巴巴地挥着手绢,和傅霖告别,走了两步还恋恋不舍地回过头,在接收到了傅霖的一记微笑后飞快地跑走了。

    他在走之前还特意叮嘱“队长,一定要把我家小优送回班,他不记得路。”

    “我再不记得路爬我也爬回去了好吗!”回去的时候,蓝优给傅霖发了这么一条短信,结果只收到了对方的两个可爱笑脸。

    “我这是给你们在增加机会!”罗伊语气中是满满的成全。

    “我们两个男的要什么你的成全!”蓝优在后面加了两把滴血的刀!

    “额···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是觉得你和队长关系不太好,毕竟以后都是队友了,不要闹矛盾而已。”

    蓝优看到这里也没办法再纠结了,毕竟是自己想歪了还不能喝对面这货解释清楚,只能回了个“好吧好吧。”算是应付。

    这天上晚自习,因为昨天很多人逃课出去上网,被教导主任给抓住了。蓝优只是默默的咬着牙刷题,也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看得罗伊一阵心惊肉跳,他看蓝优是把五三当仇人一样的啃,右边半个身体都麻了,只好换了个座位继续打游戏。

    蓝优也没有搭理他,看着他走了。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性格非常奇怪,喜怒哀乐不予言表不说,还总是生一些闷气,什么也不说,就是恶狠狠的。

    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是不被人喜欢的,而我们这些并不讨喜的孩子,也只能默默地装作安然无事的生活罢了。

    第三天篮球赛的观众一下子多了,就连啦啦队表现的也比前两天更好,短裙裙摆不断起伏,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小脸上都是汗水,满满的青春气息。

    队员们都还没用上场,蓝优一个人看着跳舞的姑娘们,聊胜于无。

    这时候他手机突然震动,打开一看,是不知道谁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少年,别光顾着看姑娘,一会儿你哥上场打球,记得看得专心点!别光顾着看美女!”

    罗伊看着他低头,也来瞅瞅他的短信,却看到了这一条,他知道这是谁的手机号,赶紧就把蓝优的眼睛捂住了。

    蓝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一扒拉,只看到比赛的队员已经上场了。

    他给了罗伊一巴掌,罗伊揉着头还是坚定地说“队长说不许看你就别看了!我不会让你如此堕落下去的。”

    蓝优恶狠狠的看着罗伊,说了两个字“闭嘴!”

    傅霖今天换了衣服,一身白色球衣特别显眼,看得人都觉得扎眼。

    蓝优只觉得这个人太张扬了,却不料和他对上眼,那人闭上一只眼睛做了个鬼脸,还好那是个死角,就几个人看得见,一般人还以为傅霖是为了博自己女朋友开心,只有罗伊和蓝优知道是做给谁的,但是前者不会觉得有什么,后者···已经懒得理他了。

    第三天比赛似乎比第二天还要简单,问了罗伊才知道,昨天是运气不好,对上了他们的老对头,今天这队往年都是第三第四,今年人品炸了才连胜倒数的两名进了决赛。

    比赛打得非常精彩,傅霖不知道是服装加持还是开了外挂,一直在投球,他的队友一看,不行啊,咱们队长这么厉害,咱们也得给力点,结果最后直接比人家多了八十多分,完美的得到了冠军。

    领奖的时候,傅霖带头上场,还作为代表讲话。

    赛场上,他白色的球服异常耀眼,金色奖牌挂在兴趣,汗水从侧脸滑落,他说“我们必须做到最好,因为,这是我们所热爱的事业。”

    “我们希望,在一个公平场地上,只凭借自身能力得到最高的荣誉。”

    “我们证明了,即使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孩子,也有自己的前途,也希望你们可以,找到自己所热爱,并且为之奋斗。”

    “我们,一起加油。”

    台下响起掌声,老师们虽然并不看好他的台词,却不得不为自己的学校、还有这个得到了金牌的队伍拍手。

    篮球联赛结束,蓝优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做记者最重要的要记住三个字“时效性”,他让罗伊一个人先走,自己那个准备好的稿子拦住了准备去洗澡的傅霖。

    “同学,方便接受一下采访吗?”

    傅霖挑眉,只是说了句“那你等我一下,在这儿,别动。”

    二十分钟后,他换了校服走了出来。

    这是蓝优第一次见他穿校服,藏蓝色长裤,白色立领半袖,宽松肥大,风轻轻吹起他的衣角,他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好一个偏偏少年郎。

    “你想问我什么?”

    “是采访,我是记者。”蓝优面无表情的举着脖子上的牌子,傅霖看着他严肃的模样笑笑,带着他坐下,一边看着前方一边说“问吧!”

    蓝优有一秒钟愣神,他很少见这种切换模式如此迅速的人,上一秒温柔的要命,下一面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冷若冰霜,他最害怕的样子。

    这次采访绝对算是蓝优记者生涯的败笔,他本身心情就起伏不定,再加上傅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了的态度,让他更加尴尬。

    采访本来定为半个小时,蓝优刻意加速再加上傅霖回答的不多,居然十五分钟就搞定了。

    采访结束,蓝优尴尬地和傅霖告别准备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却在转身后听到身后那人问“和我待在一起,有这么感觉不舒服吗?”

    那人语气里有些些挫败,蓝优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没有,对不起”然后快步走开。

    这一夜,罗伊因为看上了啦啦队里面的一个妹子而失眠,蓝优因为傅霖一句话而失眠,傅霖因为捉摸不清蓝优的态度而失眠。

    月光明亮,罗伊和蓝优面面相觑,一夜无眠。

    第二天,两个人走起路来像丧尸一样,就那样游荡着上楼了,而蓝优挂着黑眼圈准备补个觉,却看见桌子上放着早点,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赔礼道歉!”

    四个字写的龙飞凤舞,蓝优把煎饼分给罗伊,一个人喝了一杯粥,两个人面对面睡去。


  更  多  小  说  

《我包的明星好像比我有钱》by哼哼(现代、甜文)

《从龙》by七茭白(古代、君臣、影卫)

《这些人每天都在撩汉子》by一只薄荷(短篇合集)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