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时间与距离,无法屏蔽一颗爱你的真心

努力的唐玉2018-07-10 10:40:00

苏轻晚在办公室门外停了下来。

  办公室的门半掩着,里面细碎的呻吟声清晰的传了出来。

  从缝隙看过去,两具赤裸的身躯紧密的缠绕在一起。

  苏轻晚冷眼看着缠绕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是男友,一个是闺蜜,真是不错啊。

  手里的便当的温度从手掌心蔓延开来,只是她的心却冷到了彻骨。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把便当放在一旁,看着还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一脸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没打扰到你们吧?”

  被邱浩辰压在身下的杨雪梅看到突然闯进来的苏轻晚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怯怯的缩进邱浩辰的怀里,“浩辰……”

  她声音轻微的颤抖着,手紧紧的抱着邱浩辰光裸的后背,脸上一片惊恐,只是眼神却挑衅的看着苏轻晚。

  邱浩辰连忙抱紧杨雪梅,轻声安慰,“别怕。”

  然后他转头看着苏轻晚,一脸的嫌弃,他说,“苏轻晚,我们分手了。”

  “哦。”苏轻晚轻轻的哦了一声,她双手环抱着,身子斜斜的靠在墙壁上,看起来一副月淡风清的样子。

  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不靠着墙壁,她此刻已经没有办法站立着了。

  一个是最爱的男人,一个是最好的闺蜜,一天时间自己被两个如此亲近的人背叛了。

  她的世界在这一刻崩塌成了灰色。

  邱浩辰不满苏轻晚的态度,虽然分手是自己要求的,但是在他眼里,她苏轻晚在听到自己提出分手的时候还是应该要死要活的哭着祈求自己不要离开,而绝对不应该是这幅淡定的样子。

  想到这里邱浩辰显得有些烦躁,他从一旁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有一万块,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了。”他话才刚刚说完,手里的银行卡就随着他抛出去的弧度落到了苏轻晚的脚边。

  苏轻晚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细响。

  她看着地上静静躺着的银行卡,然后半点不犹豫的抬起脚一脚踩在那张银行卡上。然后抬头看着邱浩辰跟杨雪梅,她嘲讽的看着对面的邱浩辰,皱着眉头像是不懂的询问,“邱浩辰,你没睡醒吧?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用得着你来分手?”

  说着她像是挑拣货物一样上下打量着邱浩辰,“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追我的人能从老北京排到大上海去,就是做个备胎你也还差个格调呢。”

  说完不看邱浩辰气的发紫的脸,优雅的转身离开。这是属于她苏轻晚的高傲,她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她的尊严,包括她自己。

  苏轻晚出了办公室,转到楼梯走道处,在无人的地方,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吸着鼻子快速的下楼,这个地方她一刻都待不下去,这里的每一处空气都肮脏的让人难受。

  人来人往的大街,车水马龙,苏轻晚漫无目的的走着,周围的一切都被她自动屏蔽了。忽然一声急促的车鸣声响起,苏轻晚听到声音猛的抬头看过去,只见前方一辆车子快速的向她冲过来。

  苏轻晚吓得呆住了,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忽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苏轻晚惊魂未定的看着停在自己前面不过两厘米的车,她忽然觉得双腿发软,一下跌坐到地下。

  车里的陆昊天重重的拍了一下方向盘,目光正好朝苏轻晚看过去,凌利得如刀子,带着探究落在了她的身上


§01 第二章  被车撞了


  苏轻晚跌坐在地上,她想站起来,用了几次力都站不起来,双腿麻木的特别难受。最后她干脆的坐在地上也不起来了。

  陆昊天坐在车里,看到苏轻晚坐在地下不起来,不满的皱着眉头。他面无表情的连续按了两次车鸣,但是苏轻晚都当没听到。

  周围的人慢慢的向这里靠拢,汇聚了越来越多的行人。

  车门开了。

  首先出现的是漆的程亮的皮鞋。

  接着陆昊天半弯着腰从车里走出来。

  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让他的身材更显得修长,灰白相间的暗色系领带让他看起来凭添了一分冷漠。星眸冷目,他随意的站在那里,双手抱胸,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

  接着他从车里拿出一张支票,撑着车窗刷刷的写了个数字,随后把支票放在苏轻晚面前,语气冷漠的开口,“这是十万。”

  陆昊天转身离开,公司有一个重大的会议还在等他,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等苏轻晚反应过来的时候,俞梓轩已经关了车门正准备开走。

  苏轻晚看到地下的支票,一时火气上涨,今天是什么日子?都想用钱砸她?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霍的就从地下爬了起来。

  她向陆昊天跑了过去,狠狠地敲打着车门,“喂,撞了人就想跑是吧?没门。”


  苏轻晚气势汹汹,像是想把心里所有的委屈都宣泄在这场无妄之灾上面了。

  车窗被摇了下来,露出陆昊天冷漠帅气的脸。

  陆昊天目光森寒地望着她,深邃如冰窟洞中的冰潭,“我劝你最好识时务一点,不然我会让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苏轻晚如坠冰窖,连忙后退了一步,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可怕。

  等她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的行为时,不由得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明明撞人的是他,凭什么是自己心虚。

  这样一想,苏轻晚又有了底气。

  她“啪”的一声拍在车身上,不屑的扬起下巴,“哟呵,好大的口气啊,撞了人还这样理直气壮的你还是第一人啊,还敢威胁我,告诉你,姑奶奶我可不是吓大的。”然后她两手叉腰,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对着周围围观的人说,“你们大家评评理。”

  周围议论纷纷,陆昊天却忽然抬头看了苏轻晚一眼。

  苏轻晚不由的打了个哆嗦,空气的温度骤然降了好几度。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她故作不经意的后退了两步,“你……你想干什么。”

  苏轻晚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她的气势已经矮了一截。

  车门再次被推开。

  陆昊天从车里走了出来,阳光洒在他的脸上,俊逸非凡。

  他烦躁的看着眼前的苏轻晚。这个女人真是贪得无厌。

  苏轻晚被陆昊天看着有些心虚,刚刚是因为重大的打击让她一时失去了理智。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冷,冷得她骨头都散发着冷气。

  心怦怦的跳个不停,虽然心里害怕,但是面上还尽量保持着淡定。

  她不自知的咽了咽口水,一边后退一边说,“你……你看什么看……”

  “你再看我就把你当奥利奥一样吃掉。”因为太过紧张,儿时的口头禅竟然就这样被她说了出来。

  说完后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脸色绯红,然后……她灰溜溜的双手捂着脸低下了头。

  看不见我,大家都看不见我……

  这……

  这真是太丢人了……

  苏轻晚你丢人丢大发了……

  自顾着在心里碎碎念的苏轻晚没有发现,一旁的陆昊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忽然眼里闪过一道亮光。


§02 第三章  碰瓷


  陆昊天向前迈了一步,停在跟苏轻晚不过三厘米的地方。

  这么近的距离。苏轻晚垂着头都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你刚刚说什么?”

  陆昊天的声音从苏轻晚头顶传了下来。声音里夹杂着紧张,高兴,还有隐隐的不安。

  苏轻晚有些奇怪的看着陆昊天,她想不到原来一个人仅仅是声音都能夹杂这样多的情绪。

  她后退了一步。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很危险。

  只是她退一步,陆昊天就向前一步。最后直得苏轻晚逼得身子紧贴着车身,再也动弹不了了。

  陆昊天一只手撑着车身,另一只手把苏轻晚半包围着,这样苏轻晚就完全的在他的怀抱里了。

  陆昊天看着两人的姿势,他扬起嘴角很满意,不错,这姿势很好,如果猜测是真的,那……

  “再说一遍?”陆昊天说。

  “啊?”苏轻晚没反应过来,她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男人是变色龙吗?刚刚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现在……谁能告诉她,现在这人眉眼带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我让你再说一遍。”陆昊天的眉毛柠成了一条直线,他从来不喜欢重复第二遍,可是对于苏轻晚却破例了。

  “我刚刚说……”话说到一半,苏轻晚一下收住了,她泼辣着一张脸,高傲的仰着脑袋,“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偏不说。”

  “嗯?”陆昊天淡淡的一个鼻音,他靠得苏轻晚更近一些。

  鼻翼间喷洒的热气全部喷洒在苏轻晚的脸上,她脸色绯红,身体不自觉的燥热起来,听到陆昊天那句淡淡的“嗯”,竟然头脑发热,想也不想的就说,“你再敢问我我就把你当奥利奥吃掉。”

  俞梓轩听到苏轻晚嘴里再次吐出那样的话,满意的摸了摸鼻子。

  微扬的嘴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从阳光里走出来一样。

  苏轻晚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

  本就红润的嘴唇在舌尖的爱抚下,更加红润可人了。

  陆昊天的喉结动了动,心里有什么东西按耐不住了。

  他暗哑着嗓子问,“你说我撞了你?”

  “对。我就说你撞了我怎么啦?”苏轻晚强做镇定。

  陆昊天听到苏轻晚砰砰砰的心跳声,心里了然,他的脸凑得更近了一些,“既然这样,那我认赔。”

  “认……认赔……”苏轻晚有些懵了,一句话说的吞吞吐吐。

  她干笑一声看着陆昊天,心想,“我可没真打算讹诈啊?”

  讹诈!

  一想到这个词,苏轻晚也有些不自在了。

  自己刚才的行为可不就像是在讹诈吗。

  她马上推了推就要跟自己贴在一起的陆昊天。

  只是被她推的男人纹丝不动。

  苏轻晚故作无所谓的收回手,然后说,“那啥……其实也没真撞上。”说着苏轻晚低下了脑袋,那样子像个犯错的小孩子,更小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来,“所以……不用……不用赔啦。”

  陆昊天宠溺的笑笑,无比娴熟的摸摸她的脑袋,他说,“那怎么行……要赔的。”他声音轻浅,身上专属于成熟男人的那种味道把苏轻晚包围住了。

  苏轻晚看着俞梓轩。一脸的不解,这个男人怎么回事?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感到自己唇上一凉。

  陆昊天低头吻上了苏轻晚的唇。

  最开始他的唇只是靠在她的唇上。冰凉柔软的触感让他不满足于只是在唇上游走。

  他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的唇角,直到她的唇上染上一层晶莹。他忽然对着她的唇瓣吸了一口。

  轻微的刺痛让苏轻晚“啊”的一声张嘴呼痛。

  陆昊天趁着这个空荡,舌头长驱直入,跟苏轻晚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苏轻晚瞪着一双大眼睛,对这突然发生的一连串变故根本反应不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时,俞梓轩的舌头已经在她的嘴里指点江山了。

  她也不过一瞬间的呆愣,接着毫不犹豫的狠狠对着俞梓轩的舌头咬了下去。

  一时间两人的口腔里充满着血腥的味道。


§03 第四章  认赔


  陆昊天的舌头快速的从苏轻晚的嘴里退了出来。

  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苏轻晚恼羞的看着他,一旁的手抽过来就要一拳打在陆昊天的脸上。

  陆昊天眼疾手快的抓住那只要偷袭的手,还放在自己的嘴边吻了吻。

  “你这个混蛋。”苏轻晚大骂。俏脸通红,本来口才卓越的苏轻晚这一刻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一旁的路人吃瓜群众对于这一幕突然的变故也是唏嘘啊,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结果……

  周围再次议论起来。

  真吵。

  俞梓轩周身又冷了起来,他冷眼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丝毫不要脸的说声音低沉霸道,“没见过小两口闹别扭?”他问的云淡风轻的,但是其他人都觉得身上搜搜的冷风刮过。不一会儿就全部散光了。看够了?她是我媳妇儿。”

  其他人皆是一愣,敢情是小两口闹别扭,逗大家玩呢。

  等人都走光了苏轻晚才反应过来刚刚陆昊天说的话,她怒气冲冲的质问,“谁跟你小两口了。谁是你媳妇儿?”

  “这里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苏轻晚被他理直气壮的语气雷到了,正要说什么反驳,忽然觉得胃里一阵搅痛。

  她捂着胃的地方,翻江倒海的,像一群广场舞大妈在跳广场舞。

  她难受的弯下了腰,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直冒。

  最后终于忍不住蹲在了地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哀嚎声。

  这可把一旁的陆昊天吓坏了。

  陆昊天连忙蹲着,一手拍着她的背帮她缓解,声音中带着紧张,“哪里不舒服?”

  “是不是刚刚撞的?”

  “痛……胃痛……”过了半晌,苏轻晚才艰难的说出这个字,实在是太难受了。

  苏轻晚心里一阵哀嚎,自己本来就有胃病,必须每天吃早餐,不然就是这样的后果,今天早上因为那对狗男女,倒是害得自己连多年的饮食习惯都错乱了。真是亏大了。

  “胃痛?”陆昊天重复了一遍,在心里记下了她的这个毛病,心想着以后一定要监督她注意一日三餐。

  果然他不在身边,都不会照顾自己了。

  陆昊天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去查看。

  只是本来向胃的方向去的手,却忽然在看到苏轻晚在高耸的双峰的时候,忽然转了方向。这里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他竟然不想移开。

  苏轻晚看到停在自己胸口的手,更加恼怒,她咬着牙恨恨的说道,“我是胃痛,你摸的哪儿呢?”

  陆昊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耳根子蓦得红了。

  他管不得其他,抱着苏轻晚就往车里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苏轻晚有气无力的问。

  “当然是去医院。”

  “不用。”说着推开陆昊天就要离开。

  结果她才刚刚走了一步。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站住。”

  苏轻晚心里嗤笑一声,你丫的叫姐站住,姐就得站住?拉倒吧……

  可是……可是她的身体更诚实,竟然不听使唤的乖乖站住了。

  陆昊天对苏轻晚的反应很满意,他走过去抱起苏轻晚放到车里,还细心的给她系好安全带,然后踩动油门开车。

  陆昊天虽然心里焦急,但是想到苏轻晚的身体状况,还是尽量平稳的开着。

  苏轻晚看着认真开车的陆昊天,又说了一遍,“真的不用了……”

  “闭嘴!”

  不等她说完,俞梓轩冷冷的两个字就让她乖乖把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

  等苏轻晚安静下来后,陆昊天就开始打电话。

  苏轻晚没有听陆昊天在说什么,只是觉得不可置信,自己竟然会……会这样听一个陌生人的话。正常套路明明就应该是她一拳揍在陆昊天那张俊脸上啊,她轻轻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上面好像还残留着刚刚陆昊天唇角的温度。

  这样一想,苏轻晚又脸红起来。

  喂,苏轻晚,你在花痴什么,邱浩辰的事还不够长教训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熊猫宝宝读书,给你想看的!        

     

由于字数限制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