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乡情丨罗山闹土匪的那些事儿!

老家豫南2018-03-13 04:32:22

导 读
在豫南信阳南部,很多不少以寨命名的地方,尤其是山区比如保安寨、老寨、猫儿头寨……这些处于大山里的寨子,其实解放以前都是土匪盘踞的地方,现在不少地方还遗留有寨墙,记录着豫南土匪横行的历史。


匪  事

文 /麦柯


  罗山,向来为河南边鄙之地,虽地处中原一带,但却蛮荒,圣人教化难免会有所遗漏,故而这里民风强悍。也因如此,加之山僻地远,太平时期多出“刁民”,乱世之时滋长匪盗。

        

罗山历史上的匪患状况,更远的时候不得而知,清末至民国时期,详为流传的就多了,民国时期与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匪患大爆发,真的天怒人怨,民不聊生。因匪患而诞生的一个名词:跑反——就是逃避土匪的意思,全国通用,罗山也如此。

        

在罗山人的痛苦记忆里,早一些有白朗的杆子。白朗,陕西人,在中国地方革命历史上,好像是有评论的,说是农民反抗腐败北洋政府的义举——也算是革命前辈了。


(朱堂:保安寨 摄影: 走遍信阳 )

自革命取得成功以来,关于阶级的论调一直没有摆脱“两个凡是”式的思维模式,不说也罢。但是实际上,在老百姓的眼里,白朗带给罗山的,恐怕只有恐怖与血腥。

      

  故老相传:白朗自陕入豫,因走的都是偏僻之地,所以一路所向披靡。其先头部队皆骑劣马,挎长刀,马佩炫铃,声闻数里。百姓如听到铃声,就知道杆子来了,便逃避一空。


于是杆子破门入户,搜取所需,粮食布匹,猪马牛羊,无一不取,搜括完毕,扬长而去。这还算是比较人道的了,因为事先有铃声为警,百姓躲避了杆子看不见,便可以逃得性命。


如果杆子特意搜寻人口,那就祸事临头了,男丁被抓,只有被迫当土匪,女人被抓尤为惨痛,饱受摧残后随手给扔掉。如遇反抗,结果就是血流五步,尸横当场。

        

出于自保或占山为王,罗山许多地方都曾经有过地方武装,至今留下了许多带“寨”、“围子”字样的地名,为这里曾经饱受匪患的一个佐证。


“寨”大家都熟悉,当然是依山就势,筑墙而守;“围子”则是平地村落所建,环村挖上深深的壕沟,注满水,多少也能起到一些有限的防御作用,这种村落在罗山随处可见。

      

  子路镇有一个村子叫“王围子”,据说与白朗杆子有关。这里曾经住着一位李姓汉子,该人素喜习武,养着一匹白马,骑术精湛。


忽然有一天,传言白朗杆子要打这里经过,附近一带村子的居民都提前撤离了,独李某向来心高气傲,如此躲避,实非本意,于是执意留在村子里。他事先从村人家借来许多篾席,绕村用竹竿搭好架子,将篾席盖上遮掩,然后,穿上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套戏服,背插四面小旗,骑马跨刀,环村而行。


白朗杆子到来时,远远地,只见一个人身着戏服,单腿立于马背,策马飞奔。众杆子既慑于其骑术,又惑于其怪诞,徘徊良久,终不敢进,遂舍之而去。附近村子均被残破,独此村得以保全,该人名声遂大振于当时。


自后虽然匪乱纷纷,该村竟然一直安然无恙,于是改名王围子,这个名字含有强者便是草头王之意。我以为,这李姓汉子定是一名资深票友,根据是首先他哪来那么及时的戏服?其次,这分明就是一曲空城计嘛!此人的胆识让人钦服。

        

外来的杆子所造成的危害,毕竟只是一时,可恨的是地方上土匪蜂起,扰乱民生。民国时期,当土匪成了许多人的兼职,白天为民,夜晚为匪,敲诈勒索,无所不为。对于这种情形,国民政府无能为力,老百姓也就没有好日子可过了。

       

我的家族亲戚,有多人被土匪残害。我的太公外出求生,在回家的前一天晚上,被土匪谋财害命。我的爷爷正值壮年,决心为父报仇,在多日的等待后,终于得以手刃该匪。


但是解放后,因为是地主成分,又因为此事被举报为有人命在身,工作组遂不问青红皂白,将其枪决,也算是因土匪而死了。我姥爷被土匪绑架,不愿意上马前行,被土匪一枪轰掉了半拉脑壳,死于非命。


而我的一个本家爷爷则是被土匪火烧拷问而死。匪害之烈,一至于此。我曾经看过一篇当年北京下放知青写的一篇文章,说罗山地方偏僻野蛮,遍地是土匪。


他写的那时候已经是60年代了,中国大陆的土匪早已经绝迹,但是依然有让他如此恐怖的传言,这也反映了曾经的匪患之猖獗,给这个地方打下了恐怖的印记。

     

 老家那里,出过一个有名的土匪,叫做丁秋。据说此人脚底生有带毛的黑痣——这是地方民间传说中传统的飞毛腿标志。传说有次过年时节其母想吃饺子,那时饺子可是稀罕食物,哪能想吃就吃啊。


这难不住丁秋,不多时就给弄了热乎乎的一碗回来了。母亲问他哪来的,他说是到汉口买的——武汉距此约四百里地呐。母亲骂他妄言,他说,汉口那里正下雪呢,你看,这身上的雪还没有化完!


这故事听起来很熟悉,也很老套,但是丁秋确实名气极大。解放后,人民政府要镇压丁秋,但是怎么都抓他不着。后来使了一计,诱使其为干妈拜寿,在寿宴上设下埋伏,等他喝得差不多时,几条大汉突然一拥而上,用榨油的铁箍套住他的双臂,使其失去了反抗。


但是丁秋还是带着铁箍逃了出来,外面也是重重埋伏,他又因双臂受困身体失去平衡跑不快,所以最后给撵到一丛苦枳中。苦枳密生着长刺,追捕的人四面围上却不敢进去,于是就一起动手,用石头将其活活砸死在里面了。一代悍匪终于毙命。

        

更可怕的是官匪相通,恶霸横行。居民正真落草为寇的其实不多,大多人为匪,表面上还是一副正经人家的样子,俗语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他们往往跨地域作案,在当地并不至于太过猖狂。


但也有人与官府勾结,坐地分赃,鱼肉百姓,成为地方上的一大害。罗山南部有一胡姓恶霸家族,广有田产,人枪齐全,为地方一霸。其中最狠毒也是最有名的被称为“胡八阎王”,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后被镇压。


另外还有许多地主民团武装,有政府赋予维持地方秩序的特权,可以名正言顺地欺压百姓了。罗山的这类民团武装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数量庞大,到解放战争后期,大多沦为流寇,更加肆无忌惮地残害百姓。


这种有特权却无约束的人众,只不过是披了差服的土匪,危害并不比土匪小,甚至于更烈。

        

解放后,经过大力整治,罗山境内,土匪绝迹,一度达到了路不拾遗。那时,有过经历老人们说起以往的那些事,平静而恬淡,恍若隔世。现在,这些老人们也都不在了,这些惨痛的记忆也就随他们一起,永远地沉睡在了地下。

      

  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我希望它永远都不要发生,在罗山,也在全国!

作者简介
 

麦柯,本名闵志奇,出生于罗山县周党镇,毕业于河南财经学院,就职于罗山县宝城办事处。

往期推荐(点击标题)

走遍豫南丨原商城县县长的行宫——顾荆乐堂!

老家豫南征稿启事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发帖讨论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