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脉诊与生物全息律

中西汇通2018-02-12 22:00:33



   古之中医看病,主看脉诊。举手之间,就能把患者的病因指熟于心,并随手开方,时间之短,令现代人望尘莫及。有证据显示,古代的很多名医每天能够日诊二百人。平均看每一个病人的时间只有两三分钟,而现代的中医,一天能够看十多个病人就不错了,其差距就在于对脉诊的掌握。


   或许有人不信,古代中医为什么看病这么快?其实,只要你放下成见,看看古代的医案就知道了。如张锡纯看病,他看到左寸脉不足就用点柴胡、升麻之类的提提气,看到左寸脉散大就用些黄芪之类的填一填,看到散大且上逆就用点代赭石、龙骨牡蛎等降一降,看到迟脉散大就用山萸肉收一收,请自己仔细看。大医家无一不是如此,尤其是金元的李东垣(《脾胃论》)、朱丹溪(《脉因证治》、《丹溪心法》),明代的周慎斋(《慎斋遗书》)、李中梓(《医宗必读》),民国的王雨三(《治病法规》)、丁甘仁(《丁甘仁医案》),近代的赵绍琴(《文魁脉法》)、蒲辅周(《蒲辅周医案》)等等其对脉象描叙非常细致,请仔细阅读。


       在很多人眼里,脉诊不过是看一小段血管,它只能说明心脏的搏动,怎么可能看出五脏六腑的功能状态。其实,要认识这一点,我们必须从中国古人认识万物的方法论——河图洛书说起。

       


        很多人喜欢把河图洛书机械地分开,其实,它们两个是有机的统一体。在这里,河图描述了自然之变,而洛书则描述了万物顺应自然之变,两者之间在变化上一一对应。请大家仔细看河图洛书,它并不是机械地一一对应,而是有着位置上的变化。因为自然之变在先,万物顺应自然之变在后,它总有时间上的滞后性,而这造成了两者在变化上虽然一一对应,但却有着变化上的规律性。


        西方人认识万物用的是还原分析方法,即把物质的基础视为不变的砖块。而中国人认识万物用的其实也是还原分析方法,但这种方法是把物体看成是变化的系统,即根据母系统与子系统在变化上的一一对应性,通过母系统来认识子系统,并层层向下深入,最终得出局部的物质是怎样运动的。


        在20世纪80年代,张颖清发现了第二掌骨穴位分布符合全息分布,明确提出了生物全息律。根据这个理论,人体任何一个相对独立的部位,如每一肢节、每一器官,都寓藏着整个机体的生命信息,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通过局部可以推知生物整体的全部信息。当然了,生物全息律早就体现在中医学当中,并不是张颖清的发明,而是他的重新发现。如很早在《内经》中就有“形精之动,犹根本之与枝叶也,仰观其象,虽远可知也”等的经典论述。在中医学中也有很多独特的诊断方法,如通过面全息来诊断疾病、通过耳全息来诊断疾病,通过手全息来诊断疾病,而脉诊同样是根据全息现象来诊断,不过它取的部位不同罢了。


        《难经》开篇即提:“十二经皆有动脉,独取寸口,以决五藏六府死生吉凶之法;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脉动也”。吕广认为:“太阴者,肺之脉也。肺

为诸藏上盖,主通阴阳。故十二经皆会手太阴寸口。所以决吉凶者,十二经有病,皆见寸口,知其何经之动,浮沉滑涩,春秋逆顺,知其死生也。”从而确立了“独取寸口”在脉诊诊断十二经脉疾病中的重要地位。此外《难经》首创原气学说,可反映脉诊中的整体观也是建立在寸口上。在诊断上,《难经·十四难》

曰:“上部有脉,下部无脉,其人当吐,不吐者死。上部无脉,下部有脉,虽 无能为害。所以然者,脉之有尺,譬如树之有根,枝叶虽枯槁,根气将自生,脉

有根本,人有元气,故知不死。”由此可见原气的存亡在寸口,尤其是尺部最为明显。在确立了“独取寸口”及首创原气学说后,《难经》还赋予了寸口“三部

九候”新的内容。《难经·十八难》日:“脉有二部九候,各何主也?然: 部者,寸、关、尺也。九候者,浮、中、沉也。”又日:“上部法天,主胸以上至头之有疾也:中部法人,主膈以下至齐之有疾也。下部法地,主脐以下至足之有疾也。”将寸、关、尺与人体的上、中、下联系起来。


         显然,《难经》中“独取寸口”的全息逻辑方法以五脏六腑生理病理变化在寸口上的体现作为对疾病的客观认识对象,医者通过对五脏六腑的整体、结构关系和动态功能在寸口上显现的灵活把握,从而对人体疾病的发生、发展作出正确的诊断。


       那么从现代科学角度来看,它是否有科学道理呢?答案是肯定的。中医学上经常说五脏藏神,其实不是五脏藏神,而是血藏神,五脏是通过影响血液单位时间内含氧量的变化来影响意识的,而这种含氧量的变化同样体现在脉搏上。通过脉搏的不同变化,可以看出五脏的功能状态,哪一脏象、哪一脏弱,弱者扶之,强者抑之,这其实就是中医名家的快速看病之道。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