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连载】猛鬼工作室(73)

花城范儿2018-03-11 06:56:34

关于作者

浅水珊瑚:80年代人,现居四川,就职国企。闲暇舞文弄墨,兼职写手,擅长悬疑恐怖、都市言情、古言。作品发布于17K、掌阅、书旗等网站。

现有作品:《寻找胭脂》《猛鬼工作室》《农家宅女养成记》

浅水珊瑚书友群:217086392(可催更,可订制角色,可勾搭作者)

作品简介


那栋布满爬山虎的红砖房里,我做人的生意、也做鬼的生意。

四合院遗魂、废弃工厂、诡异水族店、校园死婴事件、幽灵写手......

也许下一秒,我就会死在那里,连同真相,一起消失.....



136校园死婴事件()

  

打开一看,竟是马小花的短信:我们这里聊,五楼什么情况?董娜上去干什么?

  

我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回了过去:“她在五楼洗衣服呢,那铁门的锁忽然不见了。”

  

“对了,阿弃,今天和对门寝室的聊天,她们说五楼闹鬼呢!”马小花发过来的一句话让我紧张了起来。

 

 “怎么闹鬼?谁说的?靠谱吗?”我回了过去。

  

马小花好半天才回来过来,好长的一段话:“就是大二的学姐赵华说的,她去年也住四楼呢。她说以前就老听见五楼有动静,半响总是有咚咚咚的声音传出来,偶尔还有椅子翻倒的声音,可是那上面已经好几年都没人住了!你说怪不怪?”

  

我想了好半天才说:“那上面的确阴气很重,不光是那里,这栋房子都是如此,我总感觉,似乎马上会发生什么似的!”

  

“对了,阿弃,你今天检查了那具死婴吗?”她马上说道。

  

我猛地一下翻身坐起,我今天还真是忘记了,自从昨天把那玻璃瓶锁进柜子里以后,我就压根没有看过!

  

“上铺的,你板命啊?好好睡觉不行啊?我困得要死,你翻来覆去的想干嘛?”董娜忽然抱怨道。

 

 “对不起,我想起我有件衣服没拿出来,明天要穿的。”我脚步轻轻地溜下床。

  

借着窗外的月光,我悄悄地打开了柜子,那把钥匙伸进锁眼里转动起来,发出了轻微的咔哒声,柜子门自动地打开了!

  

那个玻璃瓶一下子露了出来,里面那个死婴正对着我的方向,像一只古怪的青蛙一样,匍匐在瓶中,我看了他一眼,忽然发现他的眼睛有了变化!

  

本来紧闭的眼睑竟微微地睁开了一条小缝!正当我想看个究竟时,宿舍门被砰了一声推开了!

  

我尖叫一声,砰地一下把柜子门关上了,转头就看见了那戴着眼镜的生活老师站在门口!

 

 “就你们寝室闹腾是不是?关了灯还要说话是不是?”她板起一张脸,背着手站在门口瞪着我。

  

“我们没有......我就下床拿个衣服......”我忙解释道。

  

马小花慌忙探出头来:“对呀,陈老师,我们没有说话啊!”

  

那女人一下子指着马小花,严厉地指责道:”就你声音最大,还在那里狡辩!不要解释了,明天,你们寝室的把你们这层楼的洗衣间和厕所打扫了!”

  

说完,她砰地一下关了房门,扬长而去!

  

等到她的脚步声走远了,马小花嘀咕道:“我了个去!熄灯后我们就没说话好吗?这陈大妈变态呀!”

  

董娜忽然坐了起来,冷笑一声:“蒋蒙萌,你傻缺呀!你熄灯时说的那些话正好被她听到了呗!这下你可死定了!我可先说好,打扫卫生这事我是不会干的,你们俩自个儿犯傻这锅我不背。”

  

说完,她又重新躺了下去,裹紧了被子,不再说话了。

  

我呼了口气,爬回到床上,正瞅见马小花一直盯着我,我小声地安慰她:“得了,明天再说吧,睡觉!”

  

我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阵后,终于睡着了,可是这天晚上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我就走在这宿舍的走廊里,看方向,像是从五楼阳台上晾完衣服往寝室走,深夜的走廊里漆黑一片,两边都是紧闭房门的寝室,这些寝室很久很久都没人居住了......

 

忽然,我发现了前面有一间寝室里竟闪起了灯光!那灯光昏昏黄黄的,从门下面的缝里泄露出来,把走廊都映亮了一块!

  

那里难道有人住吗?我悄悄地往那边走去,除了我自己的脚步和呼吸声外,周围没有一点声音,估计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我紧紧地抓着手里的红色塑料盆,凑近了那间屋子,那木门上,隐约可见一条细细的小缝,我犹豫了半刻,凑近了那里......

 

那里面和我们楼下的寝室没有任何区别,只是更凌乱了一些,里屋靠右边的床上,正坐着一个齐肩长发的女孩,她圆脸,细长的眼睛,皮肤微黑,正坐在那里用棒针织着一个像围巾一样的东西!

  

我舒了一口气,原来这里,竟是有人住的,我离开了那里,准备往楼下走去,可是走到楼梯口时,忽然发现不对劲!那屋子里的灯光竟一瞬间熄灭了!

  

难道是那女孩关灯了吗?我的好奇心升腾了起来,重新走了回去,趴在那条细缝前窥视起来,两秒钟后,我手里的红盆砰地一声落在了地上!

  

我眼前出现的,竟是一间遍迹灰尘和垃圾的寝室!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人住的迹象,更没有那个圆脸的织着毛线的女孩子!

  

忽然,我面前的这扇木门,发出了吱呀的一声,缓慢地打了开来!一缕黑黑的头发从缝里飘了出来,有几根飘浮在我的脸上,却是格外的腥臭!

  

我啊的一声惨叫,却是从床上惊醒了过来!

 

 “我的天啊!姚星彤!你大清八早地容易把人吓出心脏病来好不好?!”下面传来了董娜愤怒的声音。

  

“星彤,你做恶梦了吧?”马小花也坐了起来。

 

我摇摇头,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下意识地盯着天花板,楼上那间寝室,有什么诡异吗?

  

这时,马小花下铺的程桂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翻身下床,径直去了洗手间,她还真是奇怪,昨天晚上明明穿的睡衣,这会儿竟神不知鬼不觉地换好了衣服。

 

我一看手机,竟然早上六点半了。罢了,反正我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吧!

  

七点不到,我们已经在楼下集合了,一个身材高高的高学级学长朝我们挥了挥手:“你们到了就先跑起来,不用管后面的人。”

  

马小花嘻嘻笑道:“那学长长得挺帅啊,身材也棒,你看他那腿,结实又有力量,就是太黑了,皮肤堪比龚子贺。”

  

“咦,对了,昨天竟没有看到龚子贺呢,他啥情况啊?”我忽然想起这一出,之前和他约定了有事就联系,昨天他却没有消息。

 

137校园死婴事件(八)

 

马小花翻了个白眼:呵呵,那呆子可惨了!昨天我发了个消息问他,他说躺床上动弹不了呢,早上被虐着跑了一万米,然后上午又是体能训练。

 

 “比起他来,我们还稍好点,至少才跑一圈吧......”我暗自庆幸。

  

谁知道,我这话说了不到一小时,我和马小花就被虐到体无完肤......

  

完步后,我和小花换了衣服去女生食堂吃饭,早上有马小花最喜欢的生煎小笼包,她一高兴,连吃了两屉,吃完以后,就一直嚷着胃难受,胀得慌。

  

可是没办法休息呀,上午的课八点半就有舞蹈课,就在操场旁的大楼里。于是她捂着胀鼓鼓的肚子和我一起去上课了。

  

今天还是昨天那位姜老师,这老师年龄虽然不小了,可是身材却好得很,就是那一张冷漠的面孔生生地破坏了本来的柔美。

  

她扫了我们一眼:“同学们,今天我们来鉴定一下你们现在的水平,3月份成都市有一个拉丁舞国际锦标赛,学校已经下了通知,我们系的所有学生都要参加,所以,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一些,需要排一个集体舞,然后个人参赛的也需要报名了,现在开始吧!”

 

 “你、你、你,你们三个出来,我随机播放音乐,你们自由发挥。”她随意指了几个同学。

  

被点到的两女一男很快站了出来,音乐一响起后,他们三人随着节奏舞动了起来。

  

“这个简单,这是恰恰恰,那个妹子跳得还不错,很有味道,旁边的那个男孩基本功差一点。”身边的胡欣小声地说。

  

片刻后,姜老师挥挥手示意他们下去,又重新点了几个人,放起了音乐。

  

“我的天!厉害了,这曲子很快的,而且斗牛我也跳得很差劲的啊!还好这次没轮到我。”她一脸的怕怕。

  

我和马小花对看了一眼,惊恐不已。我们啥也不会啊,怎么跳?昨天练一下压腿什么的都被骂了一顿,今天怎么蒙混过关?

  

一组一组的上去了,最后只剩下了我、小花、胡欣、董娜四人,姜老师挥挥手:“你们一起吧!”

  

马小花迅速扯了我一把:“怎么办?”

  

“咳咳,那位短头发的同学,你想说什么?”姜老师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马小花支支吾吾道:“我、姜老师,我肚子痛。”

  

那老师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肚子:“你看看你那肚子,明知道上午要上课,还不知道节制,如果是去表演,鼓鼓囊囊的像什么样子?不成体统!准备吧!”

  

说完后,她转身走到一边,放起了音乐,这欢快跳脱的声音一响起,我和马小花一脸懵逼,看着董娜和胡欣欢快地像小兔子一下子蹦跳起来,我们彻底傻眼。

  

姜老师狠狠瞪了我们一眼:“怎么还不开始?”

  

我们只得加入了进去,跟着她俩照猫画虎,没跳几下,就瞥见周围同学窃窃私语起来,甚至也几个偷偷笑起来。

  

“停停停!都给我停下来!”姜老师拍着音箱柜,大声吼道:“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呃,这下穿帮加丢脸加死定了!这一瞬间我无法后悔接下这单生意!虽然终于进了校园让我一直暗自兴奋不已,可是在同学面前出糗这种事是我万万不想的!

 

 “你们两个是怎么进来的?”姜老师冷冷地盯着我们,她的眼神像两片冰刀一样射向我们。

 

 “咳咳,就是从操场那里,走进来的。”马小花低下头搓着手。

  

哈哈哈!周围爆发出哄堂大笑,一个男生的声音最响,甚至发出了一声爆破音,貌似一个屁被崩了出来。

  

砰砰砰!姜老师脸色铁青,用力拍了几下柜子,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你们不是艺考进来的,舞蹈团推荐的也不像,那肯定是家里是办舞蹈培训学校的了!这种水平居然蒙混了进来,简直是不像话!”她额头上的一根青筯一直在跳动:“我去问清楚你们俩个的情况再说,你们先下去吧。”

  

我如释重负,对马小花使了个眼角,悄悄地站到了后面去,转身时,看见一旁的胡欣对我们吐了吐舌头。

 

 “你们俩,还算过得去,这个姑娘个子比较矮小,跳牛仔的时候脚面的力量还差一点,需要练习。”姜老师指着胡欣。

  

然后又点评起了董娜:“你是我今天见到的人中,基本功最扎实,乐感最好的,三月十号的比赛,你报个高等院校金牌个人赛吧。另外,有哪些想报双人舞的,可以来我这里报名,基本上都是有舞伴的吧?”

  

.....

  

两个小时的课上下来,我和马小花已经被虐成了渣渣,别人跳得欢快时,我和她却被姜老师喊到后面一直劈叉压腿,身心煎熬,好不容易等到下课,才长舒了一口气。

  

临走之前,姜老师冷冷地说:“从明天开始,你俩每天晚上来舞蹈教室练习,从基本功开始,最少要在比赛前把团体舞的动作也要糊弄对了!”

  

我俩磨磨蹭蹭地走到了最后,胡欣却有前面的树下等我们,见到我们后,揽着我的肩膀,嘻嘻笑道:“你俩肯定背景雄厚吧,一点不会居然也进了国标舞系,牛掰啊!”

  

“噗,这下苦逼了,死得很壮烈呀!”马小花一脸的生无可恋。

  

“对了,那董娜什么来头啊?她的舞跳得简直了!可惜的是,她居然没有舞伴,估计也没办法参加双人赛了。”胡欣一脸的惋惜。

  

我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班上不是有十几个男生吗?”

  

“那才不一样呢,拉丁舞和别的舞种不一样,基本上舞伴都是从小就定了的,从小跳到大,中途换的,总不是那么默契。”胡欣解释道。


这一天总的说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惨,因为,这天的下午,我又见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让人一见倾心,莫名地心动不已的男人......


总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遇见是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如果你们有缘,那么总会遇到,即使在人群中擦肩而过了,也终会再次相见。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