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求是史学】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论考古队的“走出去”

邱邱观天下2018-04-15 10:39:50

【求是史学】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论考古队的“走出去”

 

这阵子闹文荒,公众号随即被撂荒。

无它,想不明白的时候,只能不写——我也就这样了,改不了啦。

 

上网乱溜达,看到小红推送了一篇帖子:【求是史学】 河南考古人员走出国门,联手蒙古国发掘汉代匈奴贵族墓群

 

这倒是真有意思。

报道是转载河南日报的,跨境考古,在河南考古界是第一次,在中国可不是——但也是个方兴未艾的新生事物。

没记错的话,中国考古队“走出去”差不多就是最近这十年左右的事儿,虽然零零散散,却也是逐步累加。

今年(2017年)1月,在北京举办的“中国社科院考古学论坛·2016年考古新发现”,更是首次设立了“国外考古新发现”奖。

 

一直说文化战,红军还在草地上,前途可能是光明的,道路必定是曲折的——然而,毕竟,一步一步的,都在走。

 

这一走,没准就是100年。

 

何以要这么久?

说来话长……

 

从中国西北再往西、北,那一片广袤的土地,统称西域,古代丝绸之路的重镇遗址星罗棋布,也是早就被帝国主义捣成浆糊的是非之地。

 

什么是帝国主义?

帝国主义,就是——不但是要抢夺你的地盘,劫掠你的财富,杀死你无辜的居民,还要把你的历史文化损毁得干干净净,即使毁不掉,也要开动一切宣传机器,用各种学术、各种学问、各种学派的名义,把一切异己的文化,都贬为没有独立性的、西方文明的衍生品,最后,还要朝着你的废墟与尸体啐唾沫:没文化的劣等民族!你们不是上帝的选民!

 

19世纪,乃至18世纪开始,西方白皮“塑造历史”的工作就开始了。

他们的考古,并非客观考证,更谈不上实事求是,他们信奉的,永远都是“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了过去;谁掌握了教育,谁就掌握了未来”。

 

为了这等政治目的,扭曲事实、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甚至倒果为因、虚假捏造,都不在话下。

 

举个典型的栗子:“希腊化时代”的亚历山大大帝。

依据通行的说法,这厮的一生经历,大略可以总结如下: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这些记载,并非公元前4世纪的,甚至连公元4世纪的记载都没有……所谓“希腊化时代”,是公元19世纪才提出的概念,而亚历山大大帝,也是在19世纪,才“横空出世”。

 

这现象真的很吊诡:所谓史料运用、逻辑论证的原则,学院派们说起来都一套一套的,然而放在亚历山大这里,就完全失效。

 

世界上有两种史学:

一种,以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为代表,要秉持客观、实事求是,要“有一说一,没证据免谈”;

一种,以白皮为代表,满纸满篇,都是“可能”、“也许”、“或为”、“不排除”……大胆假设,没有论证,然而却借着强大的宣传工具,强行推给全世界,丢给别人去“证伪”,只要“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就会被当成铁证如山的结论。

 

亚历山大大帝就是白皮史学的典型。

“亚历山大帝国”的版图,就透着诡异:举凡人类文明,影响范围有大有小,大的像太阳,小的像蜡烛,都是以一个中心区域向四周辐射,唯独这亚历山大帝国,却像激光一样,一直向东打!

西北方向的欧洲,那时候都是弱鸡,打下来很难?放着家门口的领土不占,却要远征十万八千里,亚历山大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再者,这版图形状,分明就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翻版,那国界,那疆域,简直是双胞胎,不过是重心转移了而已——注意阿契美尼德的首都,波斯波利斯,确实是稳稳坐落在帝国的中心地带哦,没毛病……


退一万步说,就算亚历山大大帝是真的,且看这时间:公元前336年继位,公元前323年去世,执政时间不过13年,其中,灭波斯是公元前330年——所以,即使有过“征服”,也只不过是几年时间;而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时代,却是公元前550到公元前330年,足有220年。

 

220年 VS 7年……谁的影响大?

 

再不济,中国还有现成的案例:“西汉”和王莽的“新朝”相比,谁的影响大?

 

那怎么能说,整个中东,从小亚细亚,到美索不达米亚,到伊朗高原,到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都“希腊化”了嘞???凭啥不是“波斯化”呢???

 

如前所述,“希腊化”是19世纪才有的概念。

19世纪】这个背景下,再审视那幅“亚历山大帝国”图,就更有意思了:既然埃及可以“希腊化”,中东可以“希腊化”,印度可以“希腊化”……那,为什么这“亚历山大帝国”的边界,就那么正好,卡在中国边疆,不向东扩展了嘞?


别说他们没打过咱中华家的主意。

不但打过,而且,还真的蛮拼的呢。

 

比如这位,斯文·赫定(Sven Hedin, 1865 – 1952),瑞典人,在1886-1935几十年的时间里,几乎是倾毕生之力,从中国的中原地区,一直走到亚洲紧西边,尤其是中国西北地区,更是被他踩了个溜够。


斯文·赫定,以及他走过的路线——


那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沿途尽是沙漠戈壁滩,条件艰苦不用说了,甚至说冒着生命危险也不夸张。

这毅力,这辛苦,真是大有“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架势。

 

还真是楼兰……就被他发现了楼兰遗址。


也不是为了发现而发现,譬如这篇缂毛织物残片,就被英国人斯坦因考证为“赫尔墨斯”,理由嘛就是一条:残片上的人物旁边,有个双环相套的图案,于是就被指定为赫尔墨斯的权杖,于是这就是赫尔墨斯……


即使没有史学基础的人也能看出来——这推理也太不严谨了,是不是啊!

 

也可能是因为西域一带出土文物越来越多样,越来越丰富;也可能是因为近年来网络发达,敢喊“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子”也越来越多……

总之,现在通行的资料,很少再大不剌剌地咬定,那残片上的人物就是赫尔墨斯,多半含糊写为“罗马人物”。

 

这缂毛的年代被定为东汉,然而,到得1995年,在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出土了一件和它年代极为接近的织锦护膊,那就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

护膊,顾名思义,是扎在胳膊上的。

既有装饰功能,也有实用功能:外出打猎携带的猎鹰,不飞的时候就栖息在人的胳膊上,护膊可以防止锐利鹰爪把衣袖抓坏,同时也是给鹰的提示,指出它可以落脚的位置。

 

护膊上那清晰可辨的几个字,不是一句简单的谶语或者吉祥话,而是古人将“天文星象”与“国运”相联系的结果。

按照中国古代星相学的说法,“五星”指的是:

岁星(木星)、荧惑(火星)、镇星(土星)、太白(金星)、辰星(水星)。

而“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说法,最早可见于《史记》:“五星分天之中,积于东方,中国利”——五大行星同时在东方天空出现的时候,必是国运昌盛。

——据研究,下次五星出东方的奇观,将会在204099出现。

 

这么“中国化”的文物,都被发现了,那么,白皮们是不是可以死心,停止“希腊化中国”的努力呢?

才怪~~

 

就像前面提到的,只要“不排除可能性”,那些文化霸权主义者,就能借着强大的宣传机器,洗成板上钉钉的结论;

而另一方面呢,无论哪处遗址哪个文明,即使发掘出再多文物实证,总会有“说不清”的地方。

以上两条,联立推论,就是——中国仍有“被希腊”的操作空间,只要找那些缺乏实证的领域,猛打“可能性”就好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细看近年来的各类资料(著作、论文、新闻报道,等等),这几招是很明显的:

 

其一:远古。

远古,时间距离太长,则史料保存必然残缺不全,也就会产生一系列悬而未决的谜题。

面对这种状况,一个认真的历史学家,会十分谨慎,保持适当存疑,不会轻易下结论,而只顾展示影响力的吹鼓手,则会迫不及待地鼓噪一些未经证实的观点,但偏偏这些观点相当短平快,对缺乏史学素养的大众,可以构成极强的冲击力。

这方面的典型案例就是夏商周考古,尤其是夏代,年代久远,遗址分布广泛而零散,绝不是一时一刻就能研究清楚的——于是,某些人就迫不及待地下结论了:夏代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夏代,根本就是从西方传来的一个衍生文明!所谓夏代,就是埃及/苏美尔/圣经记载的某某某!

 

其二:非中文文献。

以敦煌文书为例,除了中文文献,解读毫无障碍,但也还有许多“死文字”文献,那上面的文字,现在已经不能解读。

于是,这些“解读”工作,就都被欧洲白皮给揽了去,而且总是那么一两个“天才”,就轻轻易易地把已经死了几百年的文字彻底“破译”——反正你也没办法证明他说的是错的。

然后,他们还教中国人,让中国人学他们的样子“解读”死文字文献,并且把这些中国人捧成“大师”。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尼罗河流域、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地中海沿岸、中亚那一堆斯坦……

没办法呀,谁让地球上除了中国,其它地方的古文字,早都死绝了呢!

 

死绝了的文字,这帮人有本事让它们“起死回生”,读得声情并茂,说得天花乱坠……但是这帮牛人,一遇见甲骨文,就完全傻帽了……

现存的甲骨文,约有6000左右的单字,其中能识别辨读的,也就三分之一左右,不认识的占了大多数。

这不,中国文字博物馆,正张挂英雄榜,征集天下俊才,辨识那些“谜字”,悬赏价码为每字10万元。

链接在这里:关于征集评选甲骨文释读优秀成果的奖励公告


这条消息早已在各大媒体转发,也是如假包换的“昭告天下”。

掐指一算,这奖金总额预算,足有4个亿……话说那些动不动就破译死文字的牛人呢?一直使用、传承至今,有世界上最庞大使用人口的文字,只是一部分字形字义的“失传”,就使得无数才子英雄竞折腰,而“解读”那些死文字,怎么就那么顺利,全无障碍呢?

到这份儿上,恐怕只有那三个字好说了:

你懂得……

 

其三:外资渗入考古工作,即使不能否认文物的存在,却可以干涉文物的解释权,再不然,还可以限制文物资料的公布与宣传,有可能挑战文化霸权主义的史料,就要尽可能限制它的知情范围。

例如早该名扬四海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1995年就已经出土,又是第一批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到现在,知名度却仍然极为有限,和文物价值远不匹配。

推断起来,恐怕与当时的考古队有日资背景不无关系——当时的考古队,叫“中国—日本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具体构成如下:

1992年,国家文物局批准调查计划,获日本文部省科学研究经费(至1999年)

名誉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铁木尔·达瓦买提

 问:北京大学教授 季羡林

 方:新疆政府、新疆文化厅、新疆文物局、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博物馆、国家文物局、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文物研究所的研究者;

 方:佛教大学、龙谷大学、京都大学、国学院大学、关西大学、关西外国语大学、京都市埋藏文化财研究所、大阪市文化财协会、长冈京市埋葬文化财中心、橿原考古学研究所、古代东方博物馆、六甲山麓遗址调查会的研究者。

从考古队的工作特点,不难看出,这背后,需要多么强大的资金支撑,而这资金的来源,都是日资——

深入沙漠100公里无人区;

603周的野营;

横跨多领域的调查;

克服恶劣气候对调查的种种限制;

为当地居民提供工作机会;

文物保护经费;

博物馆建设资金;

脱贫资金以及对当地贫困儿童的学习用品等捐赠;

带回了全部垃圾,从远离1000公里的城市带来罐装液化气,未动用当地枯木等材料;

……

 

无利不起早,日本方面如此热心地资助中国考古,当真是只图学术,不图其他?事后的考古报告,研究结论,当真不会揣摩顺从日本老板的心意,怎么让老板开心怎么来?

也许,“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的知名度,就是个不言自明的见证。

 

日本对中国文物的插手,早就开始了。

再举个例子,还是在敦煌一带,发现了古代景教也就是基督教的文献,迄今为止,比较完善的文献写本共有8部,全都是【佐伯好郎】整理和翻译的,而其中又有4个本子,掌握在日本人手中。

经中山大学林悟殊教授、北京大学荣新江教授多方考证校勘,结论是日本人手里的4个文本,全都经不起推敲,其中,【福冈谦藏】的《一神论》和【高楠顺次郎】的《序听迷诗所经》,疑点重重,很可能是伪造;而【小岛靖】的两个藏本,则完全是赝品,没有任何学术价值(出自荣新江《丝绸之路与东西文化交流》,北京大学出版社)。

 

至于“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被列入的那个“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名单,只怕也与一件事有关:

有“天下第一剑”之称的越王勾践剑,曾经赴日本展出,结果回来就发现剑身上多了一道伤。

我曾经近距离仔细观察过,那道伤,绝对不是无意的磕碰。

嗯,如果说,日本人没有在中国文物上破坏性取样,没有取走微量的剑身物质作标本,用作研究剑身金属成分以及制造工艺之用……你信不信?

反正,自那之后,就出台了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名单,最珍贵的文物,就是绝对不许再走出国门一步,即使炒作噱头再足也不行。

 

立场决定态度。

我们爱惜中国文物,因为那是我们自己祖宗的东西,我们不能做崽卖爷田不心疼的败家子——但是老外呢?白皮呢?他们图什么?

他们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噱头,一个借口,一个可以有助于他们“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过去”的立足点,即使这立足点,根本就立不住。

 

这些事,说起来也是满满的心酸。

为什么会允许外资渗入文物考古工作,还不就是一个字——穷。

那年月,一穷二白,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兔子哦……

特别是,新疆之大,遗存之多,文物保存程度之好,又使得发掘工作不容延误——否则,贫困的民众再加丰厚的遗存,只要资本稍微动动手,就会成为盗挖走私大本营,必定是护也护不过来,管也管不过来……

和外资联手,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除了日资,美资也曾大规模入主新疆、青藏一带的考古队。

代价也一目了然:我们在文化战场,被揍得鼻青脸肿。

 

我们就是这样,摇摇晃晃、跌跌撞撞,硬是从一穷二白的老大破国,长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回望从前,别人是一步一个脚印,我们是一步一个坑,伤痕累累,血泪斑斑。

 

好不容易走到今天。

现在,我们的小钱钱,也多起来了,也就到了,收复失地,甚至发起反击的时候了。

 

文化战,不见硝烟,然而杀人不见血。

不夸张地说,和军事、政治、经济战一样,事关国运,不容有失。

战略战术的排兵布阵,是必须的。

 

从战略格局角度,“西方中心论”的克星,不是“中国中心论”或是什么其他中心论,而是——【实事求是】

因为西方中心论的死穴,不是“西方”也不是“中心”,而是一系列背离起码学术底线的行径,是所有学者的共同敌人,套用古人的话,这就叫“失道者寡助”。

 

如果中国也罔顾事实逻辑,强推“自古以来世界都是我们的”,那和帝国主义还有什么区别?

失了道义不说,即使从功利的角度分析,“偷去的拳头打不死本人”,西方白皮玩那些谬论,已经几百年了,并且掌握了大量媒体、机构、学术资源,已经形成了足够强悍的势力,以我们在国际舆论界仍然弱小的话语权,野蛮硬扛的结果,只能是失败再失败。

 

更何况,前面已经有个滑稽的反面教材——棒子。

天天咋呼自己是宇宙无敌棒子国,又怎么样?没人当真,止增笑耳。

棒子还是美帝一手扶持的干儿子,瞎嚷嚷的结果,不过如此,更何况白皮们看中国,一向就是警惕、排斥、恨,即使中国国力快速上升,他们的眼光,不得不从“敌视”转为“平视”,但那种不友好的底色,从来就没变过。

所以,中国如果跑去国际学术界嚷嚷什么“中国中心论”,那铁定是被群起而攻之,得罪大流氓,也吓跑小伙伴,水泼十八面,什么也得不到。

 

再看战术角度,必须要认识到:现在的形势一点都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严峻——两百多年了,“西方中心论”,始终像一个幽灵一样,在国际学术界飘荡,持续不散。

 

回看历史,新疆,是阻击中国“被希腊”的前沿阵地,但是,“被希腊”的目标,却绝对不限于西北边疆,而是直接深入到中原地带,范围遍及全国。

从二里头到三星堆,从仰韶、殷墟到兵马俑,没有哪儿是没被“希腊”或“西来”惦记的。

 

甚至还有更奇葩的论断,比西来说更推一步:中华文明是西来的,然而却并未东传——也就是说,中国只是白皮的学生,却根本不是日本的老师。

好吧,果然是奇葩无底线,文化自卑到这份儿上,这都不是跪舔了,这是五体投地磕大头啊……

 

其实也不想骂谁,连这种观点也能出炉,还能笼络到一堆粉丝,只能说明当前的形势是有多严峻,被渗透得是有多严重。

想要反击,必须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必须是持久战,想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

 

也所以,文化战的组织统领者,只能是中共。

除此之外,任何一家机构、任何一处企业,任何一所学校,都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持续调集足够的资源,加以应对。

 

推墙党有句口号: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这口号,我们拿来笑纳,也是可以的哦……

就说这西方中心论,已经经营几百年了不是么,然而,中国人经营丝绸之路,已经几千年了呢……史料遗迹,学术论证,实事求是,持之以恒,拼内功,慢慢来,看笑到最后的是谁……

 

要出招,也要上下同心,相互配合,层层递进——文化战,是文化人的事儿,做的和看的,都是酣畅淋漓的智商比拼,这盘大棋下起来,才叫个好看呢。

 

话语权抢夺,从白皮管不了的鸡肋(软肋)位置开始。

比如:联合国。

地球人都知道联合国设立的初衷:不过是要替代已经没用了的国际联盟,主导权仍然是被那几个帝国主义大国操控。

然而后来,加入联合国的穷哥们越来越多,人多,嗓门就大,再加上一个跻身大流氓之列的中国,慢慢地,美帝们想要发号施令,就没那么容易了。

话说呢,美帝也真是耿直boy:看看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索性甩挑子不干了,连会费都欠着不交了……

 

上行下效,几个跟美帝跟得紧的,英国啦、日本啦……也都欠交会费。

这当然不是好兆头,假如没个应对,长期以往,联合国要被活活饿死。

 

这当口,中国来了。

来当冤大头接盘侠?

怎么可能。

中国要的是主导权,且看老大发言:讲历史,讲和平——

联合国还有教科文组织。

这机构设立的初衷,也是给文化霸权站台,于是一堆钢筋混凝土搭建的“希腊遗址”,都成了“世界遗产”。

这种结论,我等搬砖的泼皮,可以不理它,但是官方表态呢,不可能撕破脸的呀……

 

所以,兔子的应对招数,就是:不打脸,但是世界遗产么,你要我也要,我们还要多要,多多要:自然遗产也要,人文遗产也要,非物质遗产,也要!

横竖我们有的是秀丽江山,有的是人文古迹,有的是巧夺天工的文化艺术,再加上拳头硬、不差钱的硬实力——这点面子还不给?

 

那当然是给给给,于是我们的各种世界遗产称号,自然的也好,人文的也好,非物质的也好,呼呼的来。

来了不白来哦,得拉拢小兄弟。

比如这处遗产——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

 

再也难找这么“大”的“遗产”了——这是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请,共包括33处遗址,中国22处:

从中国河南汉魏洛阳城遗址、陕西长安城未央宫遗址、甘肃玉门关遗址、新疆高昌故城,直到哈萨克斯坦的库兰遗址、吉尔吉斯斯坦的碎叶城(阿克·贝希姆遗址),等等。

这遗产是2014年申请到的,当时还有个插曲:本来,还要拉上乌兹别克斯坦一起,结果小乌不愿意,要自己单飞,也就只能随他去——然后,他们就没申请下来。

 

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有一处,是和蒙古联手申请的:2005年获批的“蒙古族长调民歌”。

 

接下来,就是真·考古了。

——绕了这么大圈子,终于又绕回文章开头的考古队……

 

是要寻找“自古以来,不可分割”吗?

绝不是。

无论是秉持对外交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还是秉持实事求是的史学观念,我们都不会触碰蒙古国的内政和主权,也不可能带有任何文化霸权主义的先入为主。

甚至文物,我们也不会带走,会充分尊重文物所在国的所有权:

“中蒙双方将统一发掘方法,按照各自的习惯做文字、图像记录工作。发掘结束之后,出土遗物留在乌兰巴托大学考古学系进行整理研究,记录和研究资料双方交换备份。”

 

学术无国界,挑战西方中心论,不是中国一国之力的事,而必将是一场国际战争。

在这场战争中,我们的敌人,是罔顾学术原则的霸权主义,我们的战友,则是一切坚持实事求是原则的力量。

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尽可能“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亲者痛、仇者快的种族主义思想,是绝对不能要的。

 

那句话,再重申一遍:“西方中心论”的克星,不是“中国中心论”或是什么其他中心论,而是——【实事求是】。

尽管我们现在的力量还很微小,考古队也只能走到与我们关系密切的国家,然而,“得道者多助”,以硬实力为基础,坚持不懈构建软实力,必能一步步向外持续推进,梳理出真正符合史学规律的框架体系。

 

求是史学,已经起步。

我们,一起在路上。


文章转载至微信公众号“五星出东方”.

扩展阅读:

历史告诉我们,震慑住印度,边境才会安宁!

中国的三大战略方向告诉了我们什么?

1962年对印军事斗争战略布局启示了我们什么?

大国纵横印度洋 | 得印度洋者得天下!

警惕! | 印美日东西战略联动剑指中国!

印度的歇斯底里,是因为中国戳中了其软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印度的“2.5战争”论说明了什么?

警惕特朗普 | 美国全球战略大调整已悄然展开

亚太地缘战略态势攻守易形,昭示着统一台湾指日可待!

警惕!印度东向战略剑指中国,大国博弈聚焦印度洋

山雨欲来 | 美国遏制中国战略新动向,我们严阵以待!

使命在召唤|天下风云出我辈,统一台湾在今朝!

宝剑出鞘,全面出击,统一台湾的号角已经吹响!

亲,点击阅读原文,有更多精彩文章等着你哦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