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41 殷失三仁

另眼看历史2018-02-12 17:43:57

面对着穷途末路的王朝,冒死进谏、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还是保全性命、以图未来,殷商三位忠诚的臣子,分别选择了不同的方式。


帝乙在自己晚年的时候,出于礼法考虑,将小儿子受德选定为王位继承人。他心知大儿子启受了委屈,很过意不去。为了安慰启,帝乙就给了启一块封地,叫做“微”(今山西潞城以东一带),将启封作了子爵。后来,人们便称启作“微子启”,或“微子”。帝乙也给了二儿子一块封地,名叫“箕”,也封为子爵,这就是箕子。再加上纣王的叔叔比干,这三个人被孔子称为殷之“三仁”。

1
纣王即位


帝乙去世后,受德即位,他就是后来恶名昭著的商纣王。比干、微子和箕子这样的贤臣,满心希望能好好辅佐君王,建立一番事业,哪想到纣王却一天比一天不像话。他宠爱美女妲己,造了酒池肉林胡闹不说,后来竟又发明了各种酷刑,整日以杀人为乐。国内民怨沸腾,而西方的周正蠢蠢欲动。忠心为国的大臣们无不心急如焚,纣王却丝毫不予理会。而且谁敢直言进谏,纣王那些新鲜刑罚多半便会降临在谁的头上。几个大胆的人惨死之后,群臣再也不敢进言了,只是心中暗暗地悲伤,恐怕商朝就要遭到亡国的命运了。

比干、微子和箕子作为商朝的王室,自然更加心焦,却也束手无策。但他们不同的个性却让他们做出了不同的反应。

2
留下还是逃亡


微子心里清楚,商朝离灭亡的日子不远了。自己虽有一片忠心,苦于能力有限,力挽狂澜是不可能的,那么,摆在面前的只剩两条路了:要么抛开一切,拼着性命去劝谏纣王,被他杀掉,也算成全了自己忠臣的名节;要么退后一步,丢下江山社稷不管,远远地逃离商,这样可以保全性命,后半生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可是如果选择了后者,感情上却放不下。左右为难,于是就请来两位平时很敬重的好友太师和少师(均为当时的官名)来商量。

微子问他们说:“照现在这个样子来看,殷商的天下不能长久了。先祖成汤打天下、制常法,为我们创立了这份基业,而现在我们的王却无视先祖的美德,荒淫无度,快要把天下都断送了。现在商的子民道德败坏,连官员都开始无视祖法了。百姓不再信任我们,联合起来跟我们作对。法度沦丧到这个地步,就像船行在河上,却寻不到河岸,也找不到渡口,商恐怕就要灭亡了!而我该怎么做呢?是不顾性命拼死一谏,还是索性躲起来,终老于荒野?现在你们不指点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选哪条路了!”

太师与少师听了微子的一番话,不由得被他的赤诚打动。太师想了想,说:“我的王子啊,这是老天降灾给我们啊。现在商的上上下下已经无可挽救了。现在我们做臣子还有什么可做的呢?如果商要有灾难,我们便与国家一起来承受;如果商要灭亡了,我们决不能做亡国的奴隶。商反正快要灭亡了,既然徒死无益,我劝王子你还是逃离这里吧。这是我的意见,王子您自己拿主意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去效忠先王,不一定要丢弃性命才算是忠心。我自己是没什么可犹豫的,打算逃亡。”

微子听完后,很受触动。看了看少师,少师也向自己点了点头。微子沉默不语,却打定主意远走他乡。

3
挖心而死


这天,传来消息说,周的首领西伯侯姬昌发兵攻灭了离殷都仅不到二百里的黎国,矛头直指向商。大臣祖伊顾不上危险,向纣王进谏,要他警惕周的行动。纣王却哈哈大笑道:“我自有天命在身,他们又能把我怎么样?”但祖伊还算幸运没被处罚。

而这个时候,性情耿直的王叔比干却看不过去了,说:“主上有了过错,做臣子的不去劝告,就是不忠。如果是因为怕死而不敢言语,就更是怯懦的行为了。我是一定要进谏的,大不了就是一死。一心为国的人,死又有何惧呢?”

于是比干顾不得纣王会不会发怒,径直跑到正在寻欢作乐的纣王面前去进谏,向他痛陈国家的形势,希望纣王能及时惊醒,挽救国家于危难中。纣王被说得面红耳赤,但比干毕竟是自己长辈,当面不好发作。他便笑嘻嘻地说:“您的话我知道了,会好好记住的。”比干见纣王毫无诚意,便一连三天每天都去纣王面前诤谏,言辞越来越激烈,终于把纣王惹怒了。

到了第三天,等比干说完,纣王仍旧是笑嘻嘻地说道:“叔叔真是贤明的圣人啊。我听说圣人的心与众不同,有7个孔。不知叔叔的心是不是这样的呢?我想看看。”说完便命令侍卫们剖开比干的胸膛,活生生地把心挖了出来。这一下,群臣们吓得心胆俱裂,再也没人敢多说一个字了。

比干惨死,微子心知纣王是无可救药了,亡国的大祸已迫在眉睫,再不能犹豫了。于是他连夜打点行装,悄悄从殷都朝歌溜走了,一直逃到自己的封地微的附近,过起了苦闷的隐居生活。

4
装疯避祸


比干被挖心、微子逃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箕子这边。箕子痛苦地说:“明知道进谏没有用,还要去送掉自己的性命,这是愚忠。可是不进谏会使君王的恶名更彰显,这是不忠。怎么做都不对,该怎么办好?”不进谏是不忠,进谏了是送死。箕子被这个想法折磨得痛苦不堪。最后,他咬牙一狠心,索性扯烂衣裳,披头散发,把面目涂得污秽不堪,口中开始胡言乱语。别人都吓坏了,以为他疯了,但也只能摇着头暗暗同情。

从此,箕子就这样疯疯癫癫地,每天混迹在奴隶中间,装疯卖傻。他想以此来逃避自己无法去进谏的痛苦,同时也企望纣王看到自己这个疯样子,也就不要再来加害自己。但他装疯的行为却并没能逃过纣王的疑心。纣王听人报告说箕子疯了,感到很奇怪,就亲自去看,发现箕子果然蓬头垢面地与奴隶们混在一起,滚爬得满身是泥,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果然是一副十足疯癫的模样。然而纣王仍然半信半疑,觉得箕子恐怕是在装疯糊弄自己,于是命人把箕子抓住,关了起来。

太师和少师两个人也对纣王越发愤恨了,连夜带着他们祭祀用的礼器和乐器逃亡,去投奔周了。

5
三仁留美名


就这样,纣王的三个亲人,比干、微子和箕子,一个被挖心而死,一个逃亡在外,一个装疯被囚禁了。面对着走上末路的朝廷,他们三人虽然采取了不同的态度和方式来面对,却都是饱含着一腔忠诚,历来都为人们所敬重,留下了美名。面对三个忠诚而贤明的人,纣王不但没有做到知人而善用,还对他们加以迫害,商朝的江山越发摇摇欲坠了。

延伸阅读 内服制与外服制

商代的职官设置经历了一个由简到繁的过程。在早商时期,商王朝地位最高的职官是像伊尹、阿衡一类的师保,伊尹是商汤的老师,阿衡是太甲时的太保。这些职官在后世被称之为三公。这些师保并不仅仅承担教育国王和贵族子弟的任务,而是权势很大的方国联盟的代表。还有一类职官具有神职,如太戊时的巫咸和祖乙时的巫贤,他们集政治权力与神职为一身,具有很高的地位。商代后期的职官体系比较齐备。它的特点是按照行政区域把职官分为内服官和外服官两类。商王朝直接统治的区域(即王畿)的职官为内服;间接统治区域,也就是以商王朝为首的方国联盟里的方国和部族的职官为外服。内服和外服星罗棋布,它们并不以距离殷都的远近来区别,比如远在孤竹(今辽宁喀左)的首领曾任商王朝的亚职,属于内服。从卜辞的内容看,内服是以进贡龟甲、骨版表示服从的意思。外服则是以听令于占卜来表示服从的意思,商王朝的内服官地位高于外服官。卜辞和商代的金文所见到的内服官约有五六十种,其中有百僚庶尹,主要包括商王的近臣和地位较高的职官。惟亚惟服,是指与商王有亲属关系的担任祭祀和军事的官员。宗工,主要负责祭祀、占卜和王室的具体事务。百姓里君,主要是商王朝社会基层的官员。外服官大部分是方国部落首领,也有商王朝封于各地的官员。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