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派秋声入寥廓

听水小轩2018-07-10 10:52:31

把我置顶,就可以抱紧我了



一觉醒来,雨意已浓,窗外一片迷蒙。

心里有了异样的惊喜,如此的天气,本该心安理得睡个好觉,却又格外醒健起来。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一个句子就从心旅底层冒了出来,开始在脑子里盘旋缠斗,怎么也绕不过去。

 

青春年少时因为桀骜淘气,常常被老师授之同窗进行“隔离”,自己又心高气傲,不愿低头轻语,宏大的孤独和寥落就像一张无形的网,网住了我兵荒马乱的十六岁,一个人的踽踽独行,一个人的悒悒不乐,本该无邪的年纪就领受了各种心理磨炼,切身体验到不该体验的一系列的矛盾和分裂,例如:好和坏,喜和悲,融入和失群,神游和无助,自爱和自灭等等。

 

排遣的方式就是读书,读一切可以读的书,偶然就与李商隐相逢,晚唐的雨声潮意嶙峋的滴落在心上,淅淅沥沥。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喜爱秋天,连带着就喜爱它的一切内核和筋骨了,秋天落的雨,叫秋雨,风从山谷里浩荡地吹过来,是秋风了,清晨,乡野的草木间有了雾水,就是凝着的秋露了,有着大大眼眸的姑娘,叫秋水。

私心觉得,爱秋天的人都是凄苦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也是一个秋天,我正在中原大地兜兜转转,夜晚,昏黄的路灯,有飘飘的雨丝在窗棂上浅吟低唱,似乎饮了少量的酒,微醺,秋风从窗户上直直吹进来,才发现自己在六楼,随口说: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奇怪自己思维怎么可以如此跳转,一切好好的啊,只是一个作。

        

从此不再读宋词。

 

而我也偏爱冬天,人间四月,游行在藏地,林芝漫山遍野好出风头的桃花艳艳的战放,一树树,似乎带有巫气,穿过雅鲁藏布大峡谷,江水在谷底目中无人大刺刺流过,像一条青碧色的,宽阔的玉带,离得那么远,却又在耳边雷声轰响,,南迦巴瓦雪峰若隐若现,山上的雪水化下的溪流,水很冷,妙龄的藏族少女就在溪水里梳洗她的发,真真应了韦应物的句子:门对寒流雪满山。

 

初秋的清晨,惺忪的睡眼,雨声浓浓淡淡,果然是我喜爱的一派秋声入寥廓。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