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每日读一卷经》普曜经(卷第三)

众善奉行2018-07-10 10:50:22

点击上方“众善奉行”可以订阅哦

香赞

炉香乍爇 法界蒙熏 

诸佛海会悉遥闻 

随处结祥云 诚意方殷 

诸佛现全身
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三称)

真言
净口业真言
唵 修唎修唎 摩诃修唎 修修唎 萨婆诃
净三业真言
唵 嚩日啰怛 诃贺斛
安土地真言
南无三满哆 母驮喃 唵 度噜度噜 地尾萨婆诃
普供养真言
唵,誐誐曩 三婆嚩 嚩日啰斛

开经偈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三称)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普曜经卷第三

入天祠品第六

  佛告比丘。菩萨适生。当尔之时。君子梵志长者。二万妇生。二亲欢悦。皆奉菩萨给使左右。

  尔时白净王。供给菩萨。二万婇女走使所当。诸家亲族二万婇女贡上菩萨。大臣百官复有婇女二万。奉上菩萨。尊豪诸释咸共集会。来至王所。前启白言。王当知之。宜将太子至于天祠。王然可之。皆敕城内扫除衢路。四徼诸道诸曲里巷。莫有不净不吉之事。瓦石沟坑不净之地。病疾盲聋勿有恶声。散华烧香选吉祥音。悬幡缯盖。庄严门户。王还入后宫。以告大爱道。拥护太子将诣天祠。太子在座即时微笑。面目喜悦。颁宣此言。吾身和安。何缘相将欲诣天祠。太子沐浴。重加大笑。即说偈言。

  初生动三千  释梵须伦神
  日月息天王  来稽头面礼
  何有天过是  将吾到其所
  超天天中天  天无比况胜
  随俗来现此  现瑞人欢喜
  若干种奉养  过圣天中天

  佛告比丘。于时严饰诸吉祥业长者梵志。诸郡县邑尊者居士。妻息侍从大臣散王。门吏令吏亲族知识。散华烧香乘象马车国王侍臣俱将太子往入天祠。适入天祠。因住祠上。诸天形像无有想念。日月诸天。息意天王释梵四王。各舍本位寻时来下。五体投地礼菩萨足。诸天人民百千之众。嘿然叹吒称扬洪音。叹未曾有欢喜踊跃。天地大动天雨众华。百千伎乐不鼓自鸣。诸天形像现其本身。礼菩萨足则在前住于是颂曰。

  须弥比芥子  过天龙王变
  日月礼萤耶  慧德岂礼敬
  三千界自归  芥子比须弥
  牛迹比大海  上尊喻日月
  若能礼其尊  功德不可计
  各各得安隐  德丰无限量

  菩萨入天祠时。三万二千天子。见显威德。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以是之故。将菩萨行入于天祠。时有梵志名曰火炎。于是其父与五百眷属围绕执七宝盖。贡白净王。口说此言。以供太子。王即受之。召五百释子。五百璎珞手脚头耳。臂着璎珞。沸宿即时来诣王所而谓王言。宜令太子沐浴澡洗乃着璎珞而供养之。王报之曰。我为太子亦作璎珞。太子着之。七十七日吾乃应义。过此夜已。其日月初有一游观。名离垢净。菩萨出观。其大爱道抱将来出。八万婇女来迎菩萨。稽首为礼。诸释一万人奉迎菩萨。五千梵志亦复奉迎。其诸释种作众璎珞。奉菩萨者。令菩萨着。适被在身。即时闇冥。菩萨威光令无有耀。犹如墨聚在紫金边。有一长者名曰离垢。服上好妙英住菩萨前。时白净王及诸释种。以偈赞曰。

  严三千世界  遍布清净宝
  皆为紫磨金  不及此光明
  虽有紫磨金  不如一毛光
  明耀消诸光  在圣边如墨
  以道德庄严  璎珞奄无耀
  日月明珠光  释梵明不及
  宿相好严身  宝英安能胜
  庄严莫如佛  蔽严不及度
  道严净安明  适生严种姓
  演光众欢喜  长盖其种族


现书品第七

  佛告比丘。尔时太子厥年七岁。兴显无数百千吉祥。一万童子。一万女子。一万车乘载若干种馔具足众宝。至迦夷国置四徼里。诸街曲头作众伎乐。在诸树间。庄严棚阁轩窗门牖。其诸婇女文饰璎珞。而处其上散华烧香。八千婇女净治道路。奉迎菩萨。诸天龙神及揵沓和。在虚空中各各异形。散华烧香垂珠幡彩。一切众释前后导从。白净王俱行迎菩萨。菩萨乘羊车将诣书师。适入书堂欲见其师。师名选友。时见威神光曜。不能堪任。即僻堕地。兜术天上有一天子名曰清净。即前牵手令从地起。置于座上。在大众前。说此偈言。

  现世释中生  在俗学伎术
  计挍及书疏  无数劫已了
  救众生故现  博学示入师
  度无数童子  惠众入甘露
  度世解四谛  了报应因缘
  有成必灭尽  况今此书堂
  于三世最明  天人第一尊
  书堂化若干  无数劫学斯
  众生心多念  真圣专知本
  是色其无念  立或化贪形

  尔时菩萨与诸释童俱住。菩萨手执金笔栴檀书隶。众宝明珠成其书状。侍者送之。问师选友。今师何书而相教乎。其师答曰。以梵佉留而相教耳。无他异书。菩萨答曰。其异书者有六十四。今师何书正有二种。师问。其六十四书皆何所名。太子答曰。

  梵书(一)佉留书(二)佛迦罗书(三)安佉书(四)曼佉书(五)安求书(六)大秦书(七)护众书(八)取书(九)半书(十)久与书(十一)疾坚书(十二)陀比罗书(十三)夷狄塞书(十四)施与书(十五)康居书(十六)最上书(十七)陀罗书(十八)佉沙书(十九)秦书(二十)匈奴书(二十一)中间字书(二十二)维耆多书(二十三)富沙富书(二十四)天书(二十五)龙书鬼书(二十六)揵沓和书(二十七)真陀罗书(二十八)摩休勒书(二十九)阿须伦书(三十)迦留罗书(三十一)鹿轮书(三十二)言善书(三十三)天腹书(三十四)风书(三十五)降伏书(三十六)北方天下书(三十七)拘那尼天下书(三十八)东方天下书(三十九)举书(四十)下书(四十一)要书(四十二)坚固书(四十三)陀阿书(四十四)得昼书(四十五)厌举书(四十六)无与书(四十七)转数书(四十八)转眼书(四十九)闭句书(五十)上书(五十一)次近书(五十二)乃至书(五十三)度亲书(五十四)中御书(五十五)悉灭音书(五十六)电世界书(五十七)驰又书(五十八)善寂地书(五十九)观空书(六十)一切药书(六十一)善受书(六十二)摄取书(六十三)皆响书(六十四)。

  太子谓师。是六十四书。欲以何书而相教乎。时师选友欢然悦豫。弃捐自大。说是偈言。

  难及真净尊  在世兴悲哀
  悉学一切典  现入书教中
  咸宣诸书名  吾不知本末
  皆达此众书  故复示入学
  不敢观其顶  惟睹人礼拜
  云何令大圣  宣诸书众数
  天中天过天  诸天中最上
  至尊无等伦  在世不可喻
  以是威神故  严净用善权
  谁能及清明  皆度诸世间

  时一万童子。与菩萨俱在师所学。见菩萨威德建大圣慧。分别书字而宣之曰。

  其言无者。宣于无常苦空非我之音。

  其言欲者。出淫怒痴诸贪求音。

  其言究者。出悉本末真净之音。

  其言行者。出无数劫奉修道音。

  其言不者。出不随众离名色之音。

  其言乱者。出除浊源生死渊音。

  其言施者。出布施戒慧明正音。

  其言缚者。出解刑狱考治行音。

  其言烧者。出燋烧罪尘劳欲音。

  其言信者。出信精进定智慧音。

  其言殊者。出超越圣无上道音。

  其言如者。出于如来无所坏音。

  其言寂者。出观寂然法惔怕音。

  其言没者。出消嗔厌诤讼之音。

  其言作者。出罪福报从行受音。

  其言智者。出一切智慧无坏音。

  其言魔者。出降魔力及官属音。

  其言害者。出弃自大邪见之音。

  其言逝者。出于正法无愦乱音。

  其言止者。出世俗力无畏之音。

  其言生者。出度众苦老病死音。

  其言意者。出意坚强独步三界音。

  其言法者。以法等御救济周旋往反之音。

  其言叹者。出随所愿开化诸音。

  其言难者。出除八难罪殃之音。

  其言尽者。出于尽灭无所生音。

  其言处者。出消处所颠倒之音。

  其言慧者。出智慧圣无挂碍音。

  其言是者。出归善恶殃福之音。

  其言有者。出诸所行三有之音。

  其言弃者。弃诸所趣吾我谄音。

  其言己者。出己所起善恶业音。

  其言我者出灭身垢爱欲之音。

  其言垢者。出诸嫉妒等善恶友称平等音。

  其言数者。出诸所数调无明音。

  其言处者。出处不处有齐限音。

  其言若者。度若干想众乱放逸寂希望音。

  其言果者。证诸果实无所住音。

  其言除者。出不贪己除五盖音。

  其言邪者。出邪疾患除忧恼音。

  其言慧者。出布施戒博闻之慧无妄想音。

  尔时菩萨为诸童子。一一分别字之本末演如是像法门诸音。在于书堂渐开化训诲。三万二千童子劝发无上正真道意。是故菩萨往诣书堂。示从师受。


坐树下观犁品第八

  尔时太子年遂长大。启其父王。与群臣俱行至村落。观耕犁者。见地新摘虫随土出。乌鸟寻啄。菩萨知之故复发问。问其犁曰。此何所设。答曰。种谷用税国王。菩萨叹嗟。乃以一夫令民忧扰。畏官鞭杖加罚之厄。心怀恐惧匆匆不安。人命甚短忧长无量。日月流迈。出息不报就于后世。天人终始。三恶苦患不可称载。五趣生死轮转无际。沉没不觉毒痛难喻。入山成道。乃度十方三界起灭危厄之患。观犁者已更入游观。时菩萨游独行无侣。经行其地。见阎浮树荫好茂盛。则在彼树荫凉下坐。一心禅思三昧正定。以为第一。时有外学五百神仙。飞行虚空从南至北。欲越藂树不能得过。定住不前。遥见菩萨。因共叹咏观身功勋。其德巍巍。犹如须弥大金刚山。如妙明珠安不可动。像阎罗王鬼揵沓和耶。今坐树下。心如虚空将是定坐。为何吉祥。傥令我等失神足乎。察见愍哀甚大光耀。明显灼灼。心自念言。为是神祇毗沙门天大财富者。若是天子上天帝释。日月之明转轮圣王也。时虚空天。即说颂曰。

  色胜息天王  若是离怨天
  若无量金刚  是尊为丈夫
  殊过诸天神  其光如月满
  在世为最上  是者不可限
  此德不可量  为天揵沓和
  功勋明光光  增此亿载行
  常退还神足  将是世千眼
  四方护天王  须伦梵中尊
  而执众吉祥  此者能堪任
  能坐如是前  观之无等伦

  尔时五百仙人闻虚空天所可叹咏。即下住地观见菩萨。神思坐定身不倾动。心不邪念。即大欢喜。察于菩萨功德巍巍不可限量。其德高远不可为喻。天人之尊未曾见闻。宿命余福今乃睹耳。以为欣庆。即说颂曰。

  世兴尘劳火  得道灭众患
  在世如须弥  是能成道法
  得胜除众色  尊行难如海
  得道染以慧  靡不得蒙度
  解身之系缚  以逮成道法
  悉当度脱之  不见魔境界

  时王群臣及大众人。各各驰走欲见太子今为所在。遥见诸臣逐之随后。见阎浮树下禅思定意。

  尔时日照树曲覆菩萨身。树木一切曲躬向阎浮树而稽首礼。菩萨不移。疾往启王。其光明相树不可蔽。曀日照树。倾覆太子身不能蔽相。时王闻之往诣其树。即见菩萨威神吉祥巍巍无量。时说偈言。

  如火在山顶  如月在众星
  见身树下禅  威耀无不照
  今复再稽首  礼导师之足
  其初生之时  身自坐禅思
  其身威神光  明彻普遍照
  若见莫不悦  因是得济度

  于是太子启王。我适行来在近游观。何以相追。王问何故尔行。答曰。诸臣欲除众尘诸妄思想。光明清净执于相好。坐禅三昧而不动摇。降伏诸魔闇蔽悉除。王曰。善哉善哉。初生瑞应终不虚妄。今皆现矣。十方蒙度。


王为太子求妃品第九

  佛告比丘。时白净王与其太子及诸释种。住于彼间。时诸力士释种长者启白净王。王欲知之。是诸梵志未得究竟。假使太子弃国捐王。成为如来乃得究竟。设不出家为转轮王治以正法。号曰法王。然有七宝。一曰金轮宝。二曰绀色马。三曰白象。四曰明月珠。五曰玉女妻。六曰主藏臣。七曰主兵臣。则有千子端正姝好。猛勇杰异一人当千。能伏怨敌。若作佛者圣王种断。唯有散王各各称号。白净王曰。且当观之。何所玉女宜应太子妃。五百诸释各自宣言。我当求之应太子妃。其白净王谓诸释等。今太子妃甚为难得。不知何女而可其意。皆共集会思议此事。以语太子。今当思惟。却之七日菩萨心念。吾不贪欲不宜处家。弃兜术来在此人间。心无所慕寂三昧定以权方便而试当之。勤亲道场以无盖哀。而劝助之。即说偈言。

  王种兴致敬  火生长莲华
  菩萨养有力  亿载化甘露
  不舍兴导味  无畏德真成
  我心所慕乐  志无逸清净
  菩萨本在欲  善化悉见妻
  不安乐爱欲  弃害学功勋

  尔时菩萨使上工师。立妙金像以书文字。假使女人德义形体面貌若斯。吾乃可之不用凡庶。如吾所说乃应娉耳。其色颜貌如紫磨金。内外相应身口不违。心净如空安徐光光。不以放逸希言屡中。慈心无害奉敬道义。沙门梵志布施持戒。乃为我求不嫉无厌。志性仁贤不失时节。质直无谄专敬夫主。不怀他意恒无放恣。不在妊身不卒怀子。捐高自大事夫如婢。不嗜酒。不贪味。不慕声。不愚冥。消无明根知法住真谛。不轻举。无有邪术。常怀惭耻。不恶口。不咒咀。常奉行法。身口意净言行相应。心如下使多修慈愍。不弄头首不在愚戆。无有恚恨在众犹安而不迷惑。所作业善。敬于亲友视如世尊。念彼如己。流长名称。众善普修。常奉恭恪。如是妻者尔乃可耳。

  尔时白净王闻菩萨言告古梵志。入迦夷卫遍周诸家。察好玉女谁有是德。君子长者工师细民。有如是比功勋备乎。若可太子乃可迎耳。所以者何。太子不好种姓唯乐德耳。于是颂曰。

  君子梵志种  工师若细民
  其有是德者  乃可娉取耳
  不喜好种姓  太子为奇雅
  有至诚功勋  心乃乐如是

  尔时梵志闻是偈教。周旋遍行迦维罗卫家家占之。适入一家睹一玉女。端政殊好如天玉女。容色第一净犹莲华。不长不短不白不黑。不肥不瘦正得女容。类玉女宝。于时其女礼古梵志。而问之曰。梵志何求。梵志答曰。其白净王生真太子。端政无比相三十二功德威神。自手书偈。形貌女相天人第一乃娉之耳。于时彼女。说此颂曰。

  梵志所宣偈  显意所见色
  梵志欲知之  我悉有是德
  宜应为我夫  端正最难比
  白太子此事  勿与不肖会

  梵志闻之。还诣王所宣之如是。天王省之将无宜也为太子妃。问曰谁女。梵志报曰。执杖释种家生。王自念言。太子形貌与世超异。面色清净傥不可意。使自择之。诣无忧堂皆集众女。使太子身自己察之。菩萨自察悦者眼向。

  尔时白净王。众宝奇珍作好讲堂。皆召罗卫上好妙女。会彼讲堂。佛语比丘。于时菩萨往到护堂。坐仁贤床。王遣使者。菩萨所视顾妙悦者即来告我。尔时菩萨会诸婇女。时释家女名曰俱夷。与诸婇女到菩萨所。却住一面谛视菩萨。目未曾眴。菩萨普察即时欣笑。执持宝英以遗俱夷。俱夷报曰。吾不贪慕众宝璎珞。当以功德自庄严身。太子还室叹未曾有。今此俱夷解世无常不贪世荣。时王使者。往诣王所启是本末。向者太子意趣释女俱夷。王闻是语。遣梵志往媒求此女。为太子妃。时执杖释种言。我等本性有艺术者。乃嫁与女。太子有术。明知射御手博书数礼乐六艺备悉。乃与女耳。梵志即还具启白王。王自念言。王以是法告于菩萨。菩萨启王。且止用是为求。王曰。何以言止。将无艺术乎。论其正法而言且止。太子报言。所可应者皆能为耳。王问菩萨。艺术云何。菩萨曰。此间宁有奇异妙术与我等乎。将来睹之。王即时笑能现术乎。菩萨曰。能请会一切诸释亲族。当共现术。王敕侍者。遍令国中撞钟击鼓。却后七日太子现术。诸有艺术皆来集会。诸释亲族七日之中。五百人会。艺术胜者以执杖释女而娉与之。戏射手博最第一者当得是女。皆出城门。于是调达手执牵象来入城门。见诸释集欲现其术。即以右手牵象头。左手持鼻扑捏杀之。

  于时难陀与诸等类。共出城门。见于大象当路而死。问谁杀乎。答曰。调达害之。即时牵移着于路侧。于时菩萨寻出城门。见此死象因往问曰。谁杀此象。侍者答曰。调达害之。菩萨复问。谁复移之着于路侧。答曰。仁贤难陀也。答曰。大佳。是象身大如是。臭烂普熏城内。即右手接掷置城外。去堑极远。时诸天人无数百千称扬洪音皆言快哉快哉。虚空诸天。而赞颂曰。

  手执大白象  已死身至重
  掷弃于城外  离堑极大远
  此必为至圣  平等离俗身
  逮成一切智  以圣力常存

  尔时五百释种宗族。皆至城门。在于宽处集会。欲现伎术。时白净王与诸大力宗族诸释。至现术处。时无数众侍从菩萨欲观其艺。斯释宗族前见菩萨。在于书堂。嗟叹宣说六十四种书。其师选友睹之。甚怪谓未曾有。天上世间无有是术。诸鬼神龙阿须伦等无能逮。睹其艺术者此真圣人也。以度无极。一一解字。义理本末无一疑滞。其闻见是德过释梵日月诸天。我等目睹道术如是。谁能过者。诸释宗族报众人曰。菩萨虽入书堂悉知书疏计校众术。其见者鲜。今会大众一时来集。此中诚胜能为显雅。众人观知为谁胜乎。


试艺品第十

  尔时有大臣名曰炎光。释中大臣也。计校算术最为第一。所度无极。王立此人。汝且观之。何所太子为最胜耶。于时菩萨观察诸释及国王子。有数百人一一掷戏不及菩萨。菩萨报曰。汝等且待。我当掷之。时一王子来共掷戏。亦不能及。至五百人皆不能逮。时诸会者举声叹曰。若称一辞至未曾有。况无数艺。所言殊特言辞谈论不可究竟。炎光大臣虽能计校。言谈算术亦不能及。其迦维越树木药草。众水渧数一一可知。摴蒲六博天文地理。八方异术天崩地动。一切诸术不比菩萨。前知无穷却睹无极。六通三达谁能载乎。诸天人民虚空天神举声叹曰。三界众生心中所念。诸可思想善恶祸福。道俗众事发意之顷。悉知本末无一懫碍。歌舞伎乐无事不博。以忍辱慈道力仁和。从百千劫所作轻便。独游三世犹如日光周旋四域。菩萨如是心无疑网。虚空之中诸天复叹。是大丈夫无极至圣。汝等虽见在家所为。且听我言。发意之顷。往来十方无数亿国。皆来供养。亦复奉礼十方导师。虽现往来亦无周旋。汝等意谓神足何尔。谁能睹知是无等伦独行只步。以是之故。咸皆奉敬菩萨最胜。诸释报言。能解是者。色欲皆净一切本无。于是菩萨一意悉见睹其本末。时诸释族种姓悉共集会。欲试手搏。调达在世常自贡高。自谓为可不肯折伏。常与菩萨共诤威力。一切来者睹之超异。右绕稽首归礼大圣。调达及难陀故欲手搏。于时菩萨安隐详序。愍念之故举调达身。在于空中三反挑旋。菩萨大慈无所伤害。徐着地上使身不痛。卿等贡高不舍自大。咸皆来集。一时与我共行手搏。诸有伎艺悉来集会。菩萨势力适以手触自然堕地。时诸天人无数亿千及虚空神。宣扬洪音赞言善哉。菩萨超绝无能及者。雨诸天华异口同音。而重赞曰。假使十方一切众生皆为力士。一时伏之。何况斯等。菩萨忍辱如须弥山。过于铁围无能动者。若以手持十方诸山。须臾碎之如尘如灰。何况凡夫。今显此力不足为奇。是为俗力。未为道力最上第一。降伏诸魔及与官属。必当逮成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显是功德菩萨最胜。执杖释种。见于菩萨大德无量。掷象手搏当世少双。

  尔时国王及诸释种。更欲试射。时调达竖四十里准。难陀准六十里。菩萨百里。时调达射中四十里鼓不能得过。难陀六十里亦不得越。执杖释种亦四十里皆不能过。于时持弓授于菩萨。菩萨张弓。弓即折破。菩萨又问。于是城中宁有异弓任吾用不。王即言有。问在何所。王曰。昔吾祖父名曰师子。所执用弓奇异无双。身没之后无能用者。着于天祠。时菩萨言。便可持来。持来授之。执杖释种一切诸释无能张者。以授菩萨。菩萨在坐以手捺张。抨弓之声悉闻城内。百千国人虚空天子。举声嗟叹。而说颂曰。

  不起于座上  即时张此弓
  如是具诸愿  必逮成天尊

  尔时菩萨执弓注箭。即时放拨。中百里鼓而穿坏之。箭没地中踊泉自出。箭便过去中铁围山。三千大千刹土六反震动。一切诸释怪未曾有。虚空诸天咸嗟叹言。至未曾有。如是妙术清净至真。诸菩萨中最为殊特。于斯执杖释种以女俱夷送诣白净王宫。为菩萨妃。随世习俗现相娱乐。婇女八万四千。俱夷为尊。时妃俱夷无增减心。卧常觉寤初不睡眠。在于燕室寂莫思惟。将无舍我耶。婇女侍卫恒围绕之。于是颂曰。

  数千人侍身  思惟尊在不
  以威德至诚  处中犹在火
  常思护诸根  其意不乐余
  如日震光明  不用无数问

  菩萨在宫婇女之间开化训导八万四千女发无上正真道意。逮不退转。尔时兜术有天子。名曰应出家。于无上正真道意而不退转。三万二千天眷属围绕。往诣菩萨所止宫殿。住虚空中。因说偈言。

  人师子见生  没来忍名闻
  随俗在中宫  在世多教化
  训无数天人  虽在于世俗
  今日正是时  应当出家去
  众缚未得解  不贪人见道
  当究所应度  为盲冥现路
  俗慕妻子财  荣禄诸所有
  见尊学习之  必当放出家
  弃四域七宝  娱乐尊豪位
  以见出家业  游行师子座
  即知行安隐  不乐诸爱欲
  生来以大久  得道为天人
  稽首为归命  犹如山河水
  当出家为佳  常兴殊胜行
  金色虽妙好  端政最第一
  兴光应舍国  宜益诸天人
  不以乐五欲  可致于差特
  圣慧能充满  度世贤圣业
  尊意所慕乐  白净王宫中
  澍舍如莲华  思惟当弃去
  尘劳当炽盛  应离诤于狱
  仁威为无上  速立解脱道
  仁了慧界久  睹众生疾患
  以法为医药  建立泥洹安
  为消盲冥路  缚痴种邪网
  疾化诸天人  施智慧道目
  显示无央数  天龙须伦神
  已得成佛道  还闻无上法
  以济禽兽王  其光照宫殿
  降伏往稽首  及令四天王
  普为惟归伏  当欲奉四钵
  成佛得所愿  梵天行寂然
  观慈大愍哀  劝助人中尊
  喜护于一切  转无上法轮
  已得至佛道  坐于佛树下
  观察极名称  当睹觉成道
  及余诸菩萨  宫中见造议
  为众普告首  为众最后安
  已宣柔软音  念定光受决
  至诚无虚妄  畅最胜音响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156部

http://www.qldzj.com.cn/htmljw/0156.htm

补阙真言
南谟喝啰怛那,哆啰夜耶。佉啰佉啰。俱住俱住。摩啰摩啰。虎啰,吽。贺贺,苏怛拏,吽。泼抹拏,娑婆诃。


补阙缺圆满真言 
嗡,呼噜呼噜,社曳穆契 莎诃


普回向真言
唵 娑摩啰 娑摩啰 弭摩曩 萨缚诃 摩诃斫迦啰嚩吽。


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愿生西方净土中  九品莲花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

愿我临欲命终时  尽除一切诸障碍

面见彼佛阿弥陀  即得往生安乐刹

我此普贤殊胜行  无边胜福皆回向

普愿沉溺诸众生  速往无量光佛刹


更多法宝经典请登录:

乾隆大藏经网址:http://www.qldzj.com.cn/

中国佛教网大正新大藏经网址:http://dzj.zgfj.cn/

转发功德无量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