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一念永恒》连载(1-5章)

瞭望之窗2018-07-05 09:45:25

第一章 他叫白小纯

        帽儿山,位于东林山脉中,山下有一个村子,民风淳朴,以耕田为生,与世隔绝。

  清晨,村庄的大门前,整个村子里的乡亲,正为一个十五六岁少年送别,这少年瘦弱,但却白白净净,看起来很是乖巧,衣着尽管是寻常的青衫,可却洗的泛白,穿在这少年的身上,与他目中的纯净搭配在一起,透出一股子灵动。

  他叫白小纯。

  “父老乡亲们,我要去修仙了,可我舍不得你们啊。”少年满脸不舍,原本就乖巧的样子,此刻看起来更为纯朴。

  四周的乡亲,面面相觑,顿时摆出难舍之色。

  “小纯,你爹娘走的早,你是个……好孩子!!难道你不想长生了么,成为仙人就可以长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雏鹰长大,总有飞出去的那一天。”人群内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好孩子三个字时,他顿了一下。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坚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来,因为你的路在前方!”老人神色慈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长生……”白小纯身体一震,目中慢慢坚定起来,在老者以及四周乡亲鼓励的目光下,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乡亲,转身迈着大步,渐渐走出了村子。

  眼看少年的身影远去,村中的众人,一个个都激动起来,目中的难舍刹那就被喜悦代替,那之前满脸慈祥的老者,此刻也在颤抖,眼中流下泪水。

  “苍天有眼,这白鼠狼,他终于……终于走了,是谁告诉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为村子立下了大功!”

  “这白鼠狼终于肯离开了,可怜我家的几只鸡,就因为这白鼠狼怕鸡打鸣,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唆使一群孩子吃鸡肉,把全村的鸡都给吃的干干净净……”

  “今天过年了!”欢呼之声,立刻在这不大的村子里,沸腾而起,甚至有人拿出了锣鼓,高兴的敲打起来。

  村子外,白小纯还没等走远,他就听到了身后村子内,传出了敲锣打鼓的声音,还夹着欢呼。

  白小纯脚步一顿,神色有些古怪,干咳一声,伴随着耳边传来的锣鼓,白小纯顺着山路,走上了帽儿山。

  这帽儿山虽不高,却灌木杂多,虽是清晨,可看起来也是黑压压一片,很是安静。

  “听二狗说,他前几天在这里被一头野猪追赶时,看到天上有仙人飞过……”白小纯走在山路上,心脏怦怦跳动时,忽然一旁的灌林中传来阵阵哗哗声,似野猪一样,这声音来的突然,让本就紧张的白小纯,顿时背后发凉。

  “谁,谁在那里!”白小纯右手快速从行囊中拿出四把斧头,六把柴刀,还觉得不放心,又从怀里取出了一小根黑色的香,死死的抓住。

  “别出来,千万别出来,我有斧头,有柴刀,手里的香还可以召唤天雷,能引仙人降临,你敢出来,就劈死你!”白小纯哆嗦的大喊,连滚带爬的夹着那些武器,赶紧顺着山路跑去,沿途叮当乱响,斧头柴刀掉了一地。

  或许是真的被他给吓住了,很快的哗哗声就消失,没有什么野兽跑出来,白小纯面色苍白,擦了擦冷汗,有心放弃继续上山,可一想到手中这根香是他爹娘去世前留给他的,据说是祖上曾偶然的救下一个落魄的仙人,那仙人离去时留下这根香作为报答,曾言会收下白家血脉一人为弟子,只要点燃,仙人就会到来。

  可至今为止,这根香他点过十多次,始终不见仙人到来,让白小纯开始怀疑仙人是不是真的会来,这一次之所以下定决心,一方面是香所剩不多,另一方面是他听村子里人说,头几天在这看到有仙人从天上飞过。

  所以他这才到来,想着距离仙人近一些,或许仙人就察觉到了也说不定。

  踌躇一番,白小纯咬牙继续,好在此山不高,不久他气喘吁吁的到了山顶,站在那里,他遥望山下的村庄,神色颇为感慨,又低头看着手中的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黑香,此香似乎被燃烧了好多次,所剩不多。

  “三年了,爹娘保佑我,这次一定要成功!”白小纯深吸口气,小心的将香点燃,立刻四周狂风顿起,天空更是眨眼间乌云密布,一道道闪电划过,还有震耳欲聋的雷鸣在白小纯耳边直接炸开。

  声音之大,气势之强,让白小纯身体哆嗦,有种随时会被雷劈死的感觉,下意识的就想要吐口唾沫将那根香灭掉,但却挣扎忍住。

  “三年了,我点这根香点了十二次,这是第十三次,这次一定要忍住,小纯不怕,应该不会被劈死……”白小纯想起了这三年的经历,不算这次,点了十二次,每次都是这样的雷鸣闪电,仙人也没有到来,吓的本就怕死的他每次都吐口唾沫将其熄灭,说来也怪,这根香看似不凡,可实际上一样是浇水就灭。

  在白小纯这里心惊肉跳,艰难的于那雷声中等待时,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天空上,有一道长虹正急速的呼啸而来。

  长虹内是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衣着华丽,仙风道骨,可偏偏风尘仆仆,甚至仔细去看,可以看到他神色内深深的疲惫。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点根香点了三年!”

  一想到自己这三年的经历,中年男子就气恼,三年前他察觉有人点燃自己还是凝气时送出的香药,想起了当年在凡俗中的一段人情。

  这才飞出寻来,原本按照他的打算,很快就会回来,可没成想,刚寻着香气过去,还没等多远,那气息就瞬间消失,断了联系。若是一次也就罢了,这三年,气息出现了十多次。

  使得他这里,多次在寻找时中断,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三年……

  此刻他遥遥的看到了帽儿山,看到了山顶上白小纯,气不打一处来,一瞬飞出,直接就站在了山顶,大手一挥,那根所剩不多的香,直接熄灭。

  雷声刹那消失,白小纯愣了一下,抬头一看,看到了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中年男子。

  “仙人?”白小纯小心翼翼的开口,有些拿不准,背后偷偷捡起一把斧头。

  “本座李青候,你是白家后人?”中年修士目光如电,无视白小纯身后的斧子,打量了白小纯一番,觉得眼前此子眉清目秀,依稀与当年的故人相似,资质也不错,心底的恼意,也不由缓了一些。

  “晚辈正是白家后人,白小纯。”白小纯眨了眨眼,小声说道,虽然心中有些畏惧,但还是挺了挺腰板。

  “我问你,点一根香,为什么点了三年!”中年修士淡淡开口,问出了他这三年里,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白小纯听到这个问题,脑筋飞速转动,然后脸上摆出惆怅,遥望山下的村庄。

  “晚辈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舍不得那些乡亲们,每一次我点燃香,他们也都不舍得我离去,如今山下的他们,还在因为我的离去而悲伤呢。”

  中年修士一愣,这个缘由,是他之前没想到的,目中的恼色又少了一些,单单从话语上看,此子的本性还是不错的。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山下的村子时,他的神识随之扫过,听到了村子里的敲锣打鼓以及那一句句欢呼白鼠狼离去的话语,面色立刻难看起来,有些头疼,看着眼前这个外表乖巧纯朴,人畜无害的白小纯,已心底明朗对方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说实话!”中年修士一瞪眼,声音如同雷声一样,白小纯吓得一个哆嗦。

  “这不怨我啊,你那什么破香啊,每次点燃都会打雷,好几次都差点劈死我,我躲过了十三次,已经很不容易了。”白小纯可怜兮兮的说道。

  中年修士看着白小纯,半晌无语。

  “既然你这么害怕,为什么还要强行去点香十多次?”中年修士缓缓开口。

  “我怕死啊,修仙不是能长生么,我想长生啊。”白小纯委屈的说道。

  中年修士再次无语,不过觉得此子总算执念可嘉,扔到门派里磨炼一番,或可在性子上改变一二。

  于是略一思索,大袖一甩卷着白小纯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边而去。

  “跟我走吧。”

  “去哪?这也太高了吧……”白小纯看到自己在天上飞,下面是万丈深渊,立刻脸色苍白,斧头一扔,死死的抱住仙人的大腿。

  中年修士看了眼自己的腿,无奈开口:“灵溪宗。”


第二章 火灶房

  灵溪宗,位于东林洲内,属于通天河的下游支脉所在,立足通天河南北两岸,至今已有万年历史,震慑四方。

  八座云雾缭绕的惊天山峰,横在通天河上,其中北岸有四座山峰,南岸三座,至于中间的通天河上,赫然有一座最为磅礴的山峰。

  此山从中段开始就白雪皑皑,竟看不清尽头,只能看到下半部的山体被掏空,使得金色的河水奔腾而过,如同一座山桥。

  此刻,灵溪宗南岸外,一道长虹疾驰而来,其内中年修士李青候带着白小纯,没入第三峰下的杂役区域,隐隐还可听到长虹内白小纯的惨叫传出。

  白小纯觉得自己要被吓死了,一路飞行,他看到了无数大山,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抓不住对方的大腿。

  眼下面前一花,当清晰时,已到了一处阁楼外,落在了地上后,他双腿颤抖,看着四周与村子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前方的阁楼旁,竖着一块大石,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杂役处。

  大石旁坐着一个麻脸女子,眼看李青候到来,立刻起身拜见。

  “将此子送火灶房去。”李青候留下一句话,没有理会白小纯,转身化作长虹远去。

  麻脸女子听到火灶房三字后一怔,目光扫了白小纯一眼,给了白小纯一个宗门杂役的布袋,面无表情的交代一番,便带着白小纯走出阁楼,一路庭院林立,阁楼无数,青石铺路,还有花草清香,如同仙境,看的白小纯心驰荡漾,心底的紧张与忐忑也少了几分。

  “好地方啊,这里可比村子里好多了啊。”白小纯目中露出期待,随着走去,越是向前,四周的美景就越发的美奂绝伦,甚至他还看到一些样子秀美的女子时而路过,让白小纯对于这里,一下子就喜欢的不得了。

  片刻后,白小纯更高兴了,尤其是前方尽头,他看到了一处七层的阁楼,通体晶莹剔透,甚至天空还有仙鹤飞过。

  “师姐,我们到了吧?”白小纯顿时激动的问道。

  “恩,就在那。”麻脸女子依旧面无表情,淡淡开口,一指旁侧的小路。

  白小纯顺着对方所指,满怀期待的看去时,整个人僵住,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只见那条小路上,地面多处碎裂,四周更是破破烂烂,几件草房似随时可以坍塌,甚至还有一些怪味从那里飘出……

  白小纯欲哭无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麻脸女子一句。

  “师姐,你指错了吧……”

  “没有。”麻脸女子淡淡开口,当先走上这条小路,白小纯听后,觉得一切美好瞬间坍塌,苦着脸跟了过去。

  没走多远,他就看到这条破破烂烂的小路尽头,有几口大黑锅窜来窜去,仔细一看,那每一口大黑锅下面,都有一个大胖子,脑满肠肥,似乎一挤都可以流油,不是一般的胖,尤其是里面一个最胖的家伙,跟个肉山似的,白小纯都担心能不能爆了。

  那几个胖子的四周,有几百口大锅,这些胖子正在添水放米。

  察觉有人到来,尤其是看到了麻脸女子,那肉山立刻一脸惊喜,拎着大勺,横着就跑了过来,地面都颤了,一身肥膘抖动出无数波澜,白小纯目瞪口呆,下意识的要在身边找斧头。

  “今早小生听到喜鹊在叫,原来是姐姐你来了,莫非姐姐你已回心转意,觉得我有几分才气,趁着今天良辰,要与小生结成道侣。”肉山目中露出色眯眯的光芒,激动的边跑边喊。

  “我送此子加入你们火灶房,人已带到,告辞!”麻脸女子在看到肉山后,面色极为难看,还有几分恼怒,赶紧后退。

  白小纯倒吸口气,那麻脸女子一路上他就留意了,那相貌简直就是鬼斧神工,眼前这大胖子什么口味,居然这样也能一脸色相。

  还没等白小纯想完,那肉山就呼的一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接就将阳光遮盖,把白小纯笼罩在了阴影下。

  白小纯抬头看着面前这庞大无比,身上的肉还在颤动的胖子,努力咽了口唾沫,这么胖的人,他还是头一次看到。

  肉山满脸幽怨的将目光从远处麻脸女子离去的方向收回,扫了眼白小纯。

  “嗬呦,居然来新人了,能把原本安排好的许宝财挤下去,不简单啊。”

  “师兄,在下……在下白小纯……”白小纯觉得对方魁梧的身体,让自己压力太大,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白小纯?恩……皮肤白,小巧玲珑,模样还很清纯,不错不错,你的名字起的很符合我的口味嘛。”肉山眼睛一亮,拍下了白小纯的肩膀,一下子差点把白小纯直接拍倒。

  “不知师兄大名是?”白小纯倒吸口气,翻了个白眼,鄙夷的看了眼肉山,心底琢磨着也拿对方的名字玩一玩。

  “我叫张大胖,那个是黄二胖,还有黑三胖……”肉山嘿嘿一笑。

  白小纯听到这几个名字,大感人如其名,立刻没了玩一玩的想法。

  “至于你,以后就叫白九……小师弟,你太瘦了!这样出去会丢我们火灶坊的脸啊,不过也没关系,放心好了,最多一年,你也会胖的,以后你就叫白九胖。”张大胖一拍胸口,肥肉乱颤。

  听到白九胖这三个字,白小纯脸都挤出苦水了。

  “既然你已经是九师弟了,那就不是外人了,咱们火灶房向来有背锅的传统,看到我背后这这口锅了吧,它是锅中之王,铁精打造,刻着地火阵法,用这口锅煮出的灵米,味道超出寻常的锅太多太多。你也要去选一口,以后背在身上,那才威风。”张大胖拍了下背后的大黑锅,吹嘘的开口。

  “师兄,背锅的事,我能不能算了……”白小纯瞄了眼张大胖背后的锅,顿时有种火灶房的人,都是背锅的感觉,脑海里想了一下自己背一口大黑锅的样子,连忙说道。

  “那怎么行,背锅是我们火灶房的传统,你以后在宗门内,别人只要看到你背着锅,知道你是火灶房的人,就不敢欺负你,咱们火灶房可是很有来头的!”张大胖向白小纯眨了眨眼,不由分说,拎着白小纯就来到草屋后面,那里密密麻麻叠放着数千口大锅,其中绝大多数都落下厚厚一层灰,显然很久都没人过来。

  “九师弟,你选一口,我们去煮饭了,不然饭糊了,那些外门弟子又要嚷嚷了。”张大胖喊了一声,转身与其他几个胖子,又开始在那上百个锅旁窜来窜去。

  白小纯唉声叹气,看着那一口口锅,正琢磨选哪一个时,忽然看到了在角落里,放着一口被压在下面的锅。

  这口锅有些特别,不是圆的,而是椭圆形,看起来不像是锅,反倒像是一个龟壳,隐隐可见似乎还有一些黯淡的纹路。

  “咦?”白小纯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后,将其搬了出来,仔细看后,目中露出满意。

  他自幼就喜欢乌龟,因为乌龟代表长寿,而他之所以来修仙,就是为了长生,如今一看此锅像龟壳,在他认为,这是很吉利的,是好兆头。

  将这口锅搬出去后,张大胖远远的看到,拿着大勺就跑了过来。

  “九师弟你怎么选这口啊,这锅放在那里不知多少年了,没人用过,因为像龟壳,所以也从来没人选背着它在身上,这个……九师弟你确定?”张大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好心的劝说。

  “确定,我就要这口锅了。”白小纯越看这口锅越喜欢,坚定道。

  张大胖又劝说一番,眼看白小纯执意如此,便古怪的看了看他,不再多说,为白小纯安排了在这火灶房居住的草屋后,就又忙碌去了。

  此刻天色已到黄昏,白小纯在草屋内,将那口龟形的锅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口锅的背面,有几十条纹路,只是黯淡,若不细看,很难发现。

  他顿时认为这口锅不凡,将其小心的放在了灶上,这才打量居住的屋舍,这房屋很简单,一张小床,一处桌椅,墙上挂着一面日常所需的铜镜,在他环顾房间时,身后那口平淡无奇的锅上,有一道紫光,一闪而逝!

  对于白小纯来说,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虽然来到了梦寐以求的仙人世界,可他心里终究是有些茫然。

  片刻后,他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期望。

  “我要长生!”白小纯坐在一旁取出杂役处麻脸女子给予的口袋。

  里面有一枚丹药,一把木剑,一根燃香,再就是杂役的衣服与令牌,最后则是一本竹书,书上有几个小字。

  “紫气驭鼎功,凝气篇。”

  黄昏时分,火灶房内张大胖等人忙碌时,屋舍内的白小纯正看着竹书,眼中露出期待,他来到这里是为了长生,而长生的大门,此刻就在他的手中,深呼吸几次后,白小纯打开竹书看了起来。

  片刻后,白小纯眼中露出兴奋之芒,这竹书上有三幅图,按照上面的说法,修行分为凝气与筑基两个境界,而这紫气驭鼎功分为十层,分别对应凝气的十层。

  且每修到一层,就可以驭驾外物为己用,当到了第三层后,可以驾驭重量为小半个鼎的物体,到了第六层,则是大半个鼎,而到了第九层,则是一整尊鼎,至于最终的大圆满,则是可以驾驭重量为两尊鼎的物体。

  只不过这竹书上的功法,只有前三层,余下的没有记录,且若要修炼,还需按照特定的呼吸以及动作,才可以修行这紫气驭鼎功。

  白小纯打起精神,调整呼吸,闭目摆出竹书上第一幅图的动作,只坚持了三个呼吸,就全身酸痛的惨叫一声,无法坚持下去,且那种呼吸方式,也让他觉得气不够用。

  “太难了,上面说这修炼这第一幅图,可以感受到体内有一丝气在隐隐游走,可我这里除了难受,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白小纯有些苦恼,可为了长生,咬牙再次尝试,就这样磕磕绊绊,直至到了傍晚,他始终没有感受到体内的气。

  他不知道,即便是资质绝佳之人,若没有外力,单纯去修行这紫气驭鼎功的第一层,也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而他这里才几个时辰,根本就不可能有气感。

  此刻全身酸痛,白小纯伸了个懒腰,正要去洗把脸,突然的,从门外传来阵阵吵闹之声,白小纯把头伸出窗外,立刻看到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一脸铁青的站在火灶房院子的大门外。

  “是谁顶替了我许宝财的名额,给我滚出来!”


第三章 六句真言

  白小纯这么一伸头,面黄肌瘦的青年立刻就看到,目光落在白小纯的脸上,气势汹汹。

  “就是你顶替了我的名额!”

  “不是我!”白小纯缩头已来不及了,赶紧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胡说,你这么瘦,头这么小,分明就是新来的!”许宝财握紧了拳头,怒视白小纯。

  “这真的和我没关系啊。”白小纯眼看对方的怒意似要炸了一样,觉得委屈,小声说道。

  “我不管,三天之后,宗门南坡,你我决一死战,若你赢了,这口气许某忍了,若你输了,这个名额就归我了。”许宝财大声开口,从怀里扔出一张血书,直接扔在了白小纯面前的窗台上,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无数的血色的杀字。

  白小纯看着那张血书,看着上面那么多血色的杀字,只觉得杀气扑面,心底发毛,尤其是听到对方说要决一死战,更是倒吸口气。

  “师兄,多大点事啊,用自己的血,写了这么多个字……得多疼啊。”

  “多大的事?啊,我这些年省吃俭用,攒了七年的灵石,七年啊,整整七年!!孝敬给执事,这才换来一个进入火灶房的资格,却被你插了一脚,我与你势不两立,三天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许宝财歇斯底里,咬牙切齿。

  “我才不去呢。”白小纯赶紧用指尖夹起血书,扔出窗台。

  “你!”许宝财刚要发火,只感觉地面一颤,身边已多了一坐肉山,不知何时,张大胖已站在了那里,正冷眼打量许宝财。

  “九胖,去和你二师兄一起刷碗,至于你,别在这里大呼小叫的,一边玩去。”张大胖一挥手,掀起阵阵风声。

  许宝财面色变化,连连退后几步,想要说些什么,可看到张大胖后又忍住,最后怨毒的看了眼白小纯,这才悻悻的离去。

  白小纯想了想,觉得对方离去时的目光太阴毒,稳妥起见,决定自己还是不要随意出火灶房为好,留在这里,对方应该不敢进来。

  一晃数日,白小纯渐渐适应了火灶房的工作,夜晚时便修行紫气驭鼎功,可惜进展缓慢,始终无法坚持超过四息,让白小纯很是苦恼。

  这一夜,他正修行时,突然的,听到外面传来火灶房内的那些胖子师兄兴奋的声音。

  “关门了,关门了,黄二胖,快去关门!”

  “黑三胖,快去查看一下四周有没有偷看的!”

  白小纯一愣,这次他学聪明了,不从窗户去看,而是顺着门缝看去,只见外面几个胖子灵活无比,在院子里健步如飞,神神秘秘,一片忙碌。

  很快的,火灶房的大门就被关的密密实实,四周更是不知谁展开了什么手段,居然起了一层稀薄的雾气,使得那几个胖子的身影,更为神秘起来。

  白小纯看了半天,直至看到那几个胖子不再窜来窜去,而是神秘在一处草屋前围在一起,哪怕隔着雾气,他也能看清张大胖威武的身影,似乎在那里低声说着什么,他觉得隐秘的事,自己还是少知道为妙,于是退后一些,努力做出自己没看到的姿态。

  可就在这时,张大胖的声音传来。

  “九胖,你都看到了,还不快赶紧过来。”声音不算大,似刻意的压了下来。

  白小纯眨了眨眼,脸上露出乖巧的样子,一副人畜无害般,走了出去。

  刚一靠近,张大胖一把抓来,就将白小纯带到了身边,与身边几个胖子围在一起的白小纯,立刻就闻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味,吸入鼻孔内,化作了无数暖流,融入全身。

  再看其他人,也都是神色露出舒爽之意,白小纯精神一振,看到了在张大胖的手中,拿着的一块婴儿头颅大小的灵芝,这灵芝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之物。

  “九师弟,来,吃一口。”张大胖看了白小纯一眼,将手里的灵芝递了过去,憨声道。

  “啊?”白小纯看了看灵芝,又看了看身边几个胖子师兄,眼看白小纯迟疑,张大胖顿时生气了,一副你若不吃,咱们没完的模样。

  不仅是他如此,四周黄二胖,黑三胖等人,也都这般,盯着白小纯。

  白小纯咽了口唾沫,这种把如此价值不菲珍贵非凡的灵芝,当成鸡腿一样送给自己,非逼着自己吃一口,如果不吃就翻脸的好事,他做梦的时候遇到过,现实里还是头一遭。

  白小纯心脏怦怦跳动,一咬牙,接过灵芝,狠狠地咬下一大口,那灵芝肉入口就化,融入全身后,阵阵比之前强烈了无数倍的舒爽感,让白小纯脸都涨红了。

  “好,吃了这孙长老点名要用来入汤的百年灵芝,咱们就真的是自己人了。”张大胖神色露出满意,也咔嚓一口,吃下了一小块,扔给了下一个胖子,很快的,众人就咔嚓咔嚓的,将这灵芝吃掉了一圈,看向白小纯时,也都露出自己人的笑容。

  白小纯呵呵一笑,顿时明白这就是同流合污了,而这几位师兄都吃成这么胖还没事,想来这种吃法是安全的,难怪那个许宝财要给自己下战书,写那么多杀字……

  “师兄,这灵芝真好吃,吃的我浑身发热。”白小纯舔了舔嘴唇,眼巴巴的看向张大胖。

  张大胖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哈哈大笑,无比豪爽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黄精,递给白小纯。

  “师弟,现在知道这里好了吧,师兄之前没骗你吧,吃,以后管饱!”

  白小纯眼中冒光,接住咬下一大口,刚吃完,张大胖又拿出一块地宝,这地宝金黄,香气四溢。

  这一次不用张大胖说话,白小纯连忙咬了下去,满口酸甜,浑身舒爽时,张大胖又拿出一枚红色的灵果,这灵果气味甜腻,里面还有一丝气在旋转。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什么灵芝,药材,灵果,地宝,白小纯全部都吃了一口,其他几个胖子也都如此,直至吃的白小纯眼前眩晕,如醉了一样,全身涨热,甚至头顶都冒出了白烟,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胖了一圈。

  随着他不断的吃下,张大胖等人的目光越发的柔和,到了最后,都拍着肚子笑了起来,笑声里带着一副同流合污之感。

  白小纯醉晕晕的,放开了手脚,一巴掌拍在张大胖的肚子上,一只脚踏在旁边,一样大笑起来。

  “这杂役处别的房啊,为了获得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都打破了头,而我们,为了丢掉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也都打破了头啊,谁也不愿去啊,谁去当外门弟子啊,在这里多好。”张大胖越看白小纯越觉得对脾气,得意的说道,又拿出一根人参,这人参头上数不清的节环,须子之多更是密密麻麻,一看就有不少年份。

  “九师弟,我们每个人修为早就足够成为外门弟子了,可我们得藏着啊,你看,这是一根百年人参,外门弟子为了吃一口,打破了头啊,你看咱这。”张大胖直接掰下一条须子,扔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咽了下去后,将这根人参递给了白小纯。

  “师兄,我饱了……这次真的吃不下了……”白小纯双眼迷离,他是真的撑着了,正开口时,张大胖拔下一条须子直接塞到他的嘴里。

  “九师弟你这太瘦了,这样出去,宗门里哪个姑娘会喜欢,咱们宗喜欢的都是师兄我们这样威武饱满的,来,吃……我们火灶坊有副对联,叫做宁在火灶饿死,不去外门争锋。”张大胖打了个饱嗝,一边拿出一摞空碗,一边指着身边的草屋,那里挂着一副对联。

  “对,对,我们大家都在这里饿死,恩……都饿死。”看着这幅对联,白小纯拍了拍肚子,也打了个饱嗝。

  张大胖等人闻言都大笑起来,觉得这白小纯越来越可爱。

  “今天高兴,九师弟我告诉你一个学问,我们火灶房吃东西,是有讲究的,有一句口诀,九师弟你要记住,灵株吃边角,主杆不能碰,切肉下狠刀,剔骨留三分,灵粥多掺水,琼浆小半杯。”

  “这六句真言,是多少年来先烈前辈总结的,你只要按照这个去吃,保证不出事,行了,都散了吧,今天的宵夜结束,那些外门弟子还在等着喝汤呢。”张大胖一边说着,一边向一个个碗中倒米汤。

  白小纯迷迷糊糊的,满脑子都是那六句真言,看了眼正在倒米汤的张大胖等人,又看了看一口口碗,一个嗝打出后,蹲下身拿起一个空碗,仔细看了看后,咧嘴笑了起来。

  “师兄,这个碗不太好啊。”

  张大胖等人听了后,看向白小纯,露出诧异的神情。

  “你们瞧这个碗,此碗看起来不大,可实际上很能装,咱们为什么不让它看起来很大,实际上装的很少呢?比如说这碗底……厚一点?”白小纯一副乖巧的模样,笑眯眯的说道。

  张大胖愣了,有种好似被雷霆轰击的感觉,身体的肥肉慢慢颤抖起来,双眼冒光,其他几个胖子,也都呼吸急促,一个个全身肥肉都在哆嗦。

  啪的一声,张大胖猛地一拍大腿,仰天大笑起来。

  “好,好,好,这可是能名垂千古,造福我火灶房无数后辈的好主意啊,没想到九师弟你看起来这么的乖巧本分,肚子里居然这么有货啊,哈哈,你天生就是干火灶房的料!”


第四章 炼灵

        众人大喜,看向白小纯时,已是喜欢到了极点,觉得这白小纯不但可爱,肚子里坏水还不少,于是张大胖做主,奖励给白小纯一粒灵米,塞在了白小纯的手中。

  白小纯笑的很开心,迷迷糊糊的回到了房间里,还没等爬上床,体内积累的无数天才地宝的灵气,就爆发开来,脑袋一晕,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

  这一觉甜美非凡,第二天清晨时,白小纯睁开眼,精神振奋,低头时发现自己胖了一圈,全身黏糊糊的,贴着一层黑色的污垢,赶紧出去清洗一番,张大胖等人正在忙碌门中弟子的早饭,看到白小纯的样子,都笑了起来。

  “九师弟,那些污垢是你体内的杂质,去掉后你修行时会顺利很多,这几天不用你帮手,过几天在干活。”

  “那粒灵米是好东西,记得快点吃了,若放久了不好。”

  白小纯神清气爽,点头回应了一声后,回到房间目光落在那口龟形的锅上,索性扛着出去刷洗一番,带回房间放在灶上,将那粒灵米拿在手中看了看,此米小拇指大小,晶莹光滑,散出阵阵香气。

  “仙人吃的东西,果然都不凡啊。”白小纯感慨一番,将火灶内的几块木头点燃,刚一燃烧,一股炙热顿时扑面,让白小纯眼前一焦,赶紧后退,望着火灶内的火,啧啧称奇。

  “这火也不一般啊,不但燃的快,比村子里的火温度也高了很多。”白小纯又看了眼火灶内的木头,觉得应该是此木不俗。

  就在这时,随着火焰的燃起,白小纯惊奇的看到,那口龟形锅上的第一条纹路,竟由下向上,开始变的明亮,很快这一条纹路,就从头到尾,全部亮起。

  白小纯愣了一下,忽然一拍大腿。

  “我就说么,这是个宝贝,一定比大师兄的那口锅好。”白小纯越发觉得此锅不凡,赶紧把灵米扔在锅中。

  坐在一旁一边等着,他一边拿起紫气驭鼎功的竹书,按照里面第一幅图的动作与呼吸,开始修炼。

  几乎是刚一修炼,白小纯就睁大了眼,他发现这个昨天摆出来很困难的姿势,此刻居然极为顺畅,没有丝毫难受之感,甚至那种呼吸的方法,也都不再出现窒息,反倒是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尤其是坚持的时间,他分明记得之前最多也就是三四个呼吸,可眼下已过去了七八个呼吸,竟没有丝毫酸痛。

  忍着振奋,白小纯让自己平静下来,直至坚持到了三十息后,在他感觉身体出现微弱酸痛时,突然的,从其体内竟出现了一缕气,这气冰凉,飞速在体内游走,虽然没有完整的游走一圈就消散,可依旧让白小纯激动的跳了起来。

  “有气了,哈哈,有气了!”白小纯狂喜,在房屋里走来走去,也想到了定是昨晚吃下的那些天材地宝的原因,心底觉得吃的少了。

  “难怪张师兄说宁在火灶饿死,不去外门争锋,这等好事,外门弟子都不会有。”白小纯赶紧坐下,再次修炼。

  这一次,他按照紫气驭鼎功第一层的呼吸方法与第一幅图的动作,整整坚持到了六十息,在达到六十息的瞬间,他的体内一股比之前还要大了一倍的气脉顿时滋生出来,如同涓流一样,在他的体内快速的游走。

  白小纯有了经验,连忙按照第一幅图上的标示,默默想着体内的几处路线。

  很快,他体内的气脉涓流就按照白小纯所想,顺着路线而行,随着白小纯还在坚持摆出第一幅图的动作,他甚至察觉到身体内还有一丝丝凉气从全身各个位置钻出,如同水滴一样,融入那条气脉涓流内,使得涓流越来越大。

  到了最后,竟化作了一条小溪般,直至完整的游走了一圈后,白小纯全身一震,脑海如拨开云雾一样,传来轰的一声。

  一股前所未有的轻灵之感,立刻就在他的身体上浮现出来,一团团污垢更是顺着汗毛孔不断地泌出。

  而他体内的那条小溪,也没有如以往那样消散,而是始终存在,自行的缓慢游走全身,白小纯睁开眼,目中更为清澈,灵动之意多了不少。

  甚至身体也都明显感觉轻快很多。

  “气脉常在,就是这紫气驭鼎功修炼到第一层的表现,也代表了达到那什么凝气第一层!”白小纯喜不自禁,跑出去又清洗了一番。

  张大胖等人看到后,露出一副彼此都懂的笑容,对于白小纯这么快修成第一层,虽有惊讶,但却明白缘故。

  重新回到屋舍,白小纯深吸几口气后,拿起一旁的竹书,仔细的看了看。

  “这紫气驭鼎功第一层修成后,就可以驾驭一些物体,这可是仙人的法术啊,可以隔空摄物啊。”白小纯眼中冒光,按照上面的方法,双手掐出简单的印决,向着旁边的桌子一指,立刻他就感觉体内的那条小溪,如脱缰的野马直奔自己右手食指而去,更是脱离指尖。

  仿佛形成了一条无形的丝线,与那桌子连接在一起,可惜刚一连接,此线立刻不稳,啪的一声碎裂了。

  白小纯面色微微苍白,好半晌才恢复过来,仔细的想了想后,放弃了桌子,而是将口袋内的木剑取出,这木剑不知是什么木头制成,重量虽不如桌子,但也有些沉重,他右手抬起一指。

  木剑顿时震动了一下,竟缓缓地漂浮起来,但只升起了一寸,就又掉了下来。

  白小纯也不气馁,兴奋的多次尝试,木剑也从开始的升起一寸高度就掉了,变成了十寸,二十寸,三十寸……到了黄昏时,他的房间内那把木剑,已能直线的漂浮而去,速度虽然不快,也难以转弯,但却不会像最早时那样轻易摔落。

  “从此我白小纯就是仙人了!”白小纯站在那里,一副傲然的样子,左手背着身后,右手抬起向前挥舞,那把木剑摇摇晃晃的飞来飞去。

  直至体内气息不稳时,白小纯才收回木剑,正要继续修行,忽然闻到了阵阵香气从一旁的锅中传出,他抬头深吸一口,立刻食欲大动,这一天他忙于修行,倒也忘了锅内还煮着灵米,上前打开锅盖。

  在打开盖的刹那,一股浓郁的香气从锅内的灵米上散出,只是在那灵米上,不知为何,出现了一道刺目的银纹!

  这银纹很明显,仔细一看,甚至有种摄人心神之感,但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成为了暗银色,白小纯眯起眼睛,想了想后将那粒灵米取出,拿在手中查看一番。

  “这纹有些眼熟……”白小纯目中露出思索,低头看了眼火灶,发现里面的火早已熄灭,就连木头也都成为了灰烬,而那口锅上的一条亮纹,也重新黯淡了。

  他立刻认出,这灵米上的银纹,竟与锅背的纹,一模一样。

  压下心中的疑惑,安全起见,白小纯没有将此米吃下,而是放在了布袋里,思索片刻后,便走出屋舍,与张大胖等人一起干活。

  时间流逝,一晃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白小纯修行又停顿下来,精进缓慢,不过他也打探出了别人煮灵米时,不会出现什么银纹。

  好奇之余,他越发觉得自己那粒米不对劲,尤其是对那口锅,觉得更为古怪,终于在几天后,随着黑三胖外出火灶房去采购所需时,去了一趟四海房,那里是他打探出的,杂役可以前往知晓修行常识的地方。

  从四海房回来后,白小纯的心脏强烈的跳动,他强忍着惊喜,直至回到了房间,立刻就将那粒灵米取出,仔细的看着上面的银纹,目中慢慢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仙人修行,有三炼不可缺少,分别是炼药,炼器以及……炼灵!”白小纯想着自己在四海房查看到的典籍中描述炼灵的图片,对比灵米上的银纹,越看越像。

  “炼灵!”好半晌,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炼灵,是一种以特殊的方法,为物品强行注入天地之力的手段,如同代替天道行使造物之法,掠夺天地之力加持强化,无论是丹药香药还是法宝,都可以炼灵,故而遭天地所不允,所以存在一定的几率,一旦成功则可使得物品威力大增,而若失败,则会让物品直接在天地之力下成为废品。

  且炼灵最惊人的,是可以叠加炼化,甚至若能成功炼灵十次,可以让物品出现翻天覆地的开天之变。

  而越是珍贵之物,叠加炼灵后就越是恐怖。

  只不过越到后面,成功的几率就越小,即便是一些炼灵大师,也都不敢轻易尝试,毕竟一旦失败的代价,难以承受。

  “典籍上曾说,我灵溪宗的护宗至宝,就是一件莫大机缘下,炼灵了十次的天角剑!”白小纯觉得有些口干,咽下一口唾沫,目中已露出骇然,更有迷茫,下意识的看了看那口龟纹锅上的数十条黯淡的纹路,心脏跳动的速度,仿佛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一样。

  他此刻已确定,灵米之所以出现炼灵纹,一切的原因,就是这口锅!

  踌躇一番,白小纯咬牙,若不解开这么谜团,他会睡不着觉,但也知道这口锅若真不俗,那么这等隐秘,万万不可让第二人知晓。

  于是等到了深夜,这才小心翼翼的来到锅旁,深吸口气后,患得患失的将那把被他操控的木剑取出,按照当日扔下灵米的样子,扔到了锅中。


第五章 万一丢了小命咋办

        那木剑一落入锅内,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白小纯轻咦一声,不甘心的睁大了眼,仔细盯着木剑。

  可等了半天,始终不见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白小纯略一思索,看了眼龟纹锅上的纹路,又看了看火灶内的木头灰烬,若有所思,转身出了房间,片刻后回来时,手中已多了几块与之前火灶内一样的木头。

  这木头在火灶房内也不是特别寻常之物,他还是找了张大胖才要了一些。

  将木头点燃,白小纯立刻看到龟纹锅上的第一条纹路,再次明亮起来,而那木火急速燃烧,渐渐熄灭,白小纯心神一动时,锅内的木剑突然银光刺目。

  白小纯后退几步,不多时光芒消散,他立刻感受到一股凌厉之意从锅中传出。

  他深吸口气,小心的靠近,看到了锅内的木剑,出现了一道与灵米一样的,刺目的银纹,此纹正慢慢暗去,最终成为了暗银色!

  整个剑身都与之前略微不同,虽还是木质,可却给人一种金属的锋利之意,白小纯眼前一亮,上前谨慎的将这把木剑取出,感觉重了一些,拿到近处时,甚至有种寒芒逼人之感。

  “成了,这木剑成功的炼灵一次。”白小纯狂喜,拿着木剑爱不释手,又看了看那口锅,寻思着此物该如何处置,最后决定就放在这里,越是如此,就越是没人在意。

  至于灵米,吃了就是,而那木剑则轻易不可让人看到,白小纯琢磨着用一些染料盖住,或许可以减弱灵纹的光芒。

  想到这里,他整理一番,走出屋舍,装作没事人一样,直至数日后的夜晚,他将这段日子搜集的火灶房内的一些各色汁液刷在了木剑上,使得这把木剑看起来五颜六色,破破烂烂,随后又操控一番,发现灵纹的确被盖住了不少,不再那么明显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白小纯在这火灶房内,如鱼得水,与几个师兄打成一片,对于火灶房的工作也都熟悉起来,尤其是不同的灵食需要的火也不一样,甚至还分什么一色火,二色火,他也明白了之前龟纹锅下的木头,就是产生一色火的灵木。

  尤其是张大胖对白小纯这里颇为喜欢,多加照顾,几个月后,倒也的确如张大胖曾经所说,让白小纯这里,渐渐胖了起来。

  如今的他,已不再是刚入宗门时的干瘦,整个人胖了好几圈,偏偏更为白净了,看起来越发的人畜无害,俨然向着白九胖这个名字去靠近了。

  至于加餐之事,也又经历了几次,不过让白小纯苦恼的,是他的体重见涨,但修行却始终缓慢,到了后来他索性不去想了,整天与几个师兄吃吃喝喝,好不自在,对于宗门内的很多事情,也在这几个月里,从张大胖那边听到了不少,对灵溪宗有了一定的了解。

  知道了在宗门中分内门以及外门弟子,杂役若能修行到凝气三层,就可去闯各峰的试炼之路,若能成功,就可拜入所试炼之峰,成为此峰的外门弟子,也只有成为了外门弟子,才算是踏入了灵溪宗的门槛。

  不过此事如同鱼跃龙门,各峰的试炼之路每月开启只取前三,故而一年到头也成为外门弟子的人数,都是固定的。

  这一日,原本应该是七胖下山去采购,可却因事耽搁,张大胖一挥手,让白小纯下山一趟,白小纯迟疑了一下,想着好几个月不见许宝财再来,觉得应该没什么,但还是觉得不放心,回到房间取出七八把菜刀,又穿上了五六件皮衣,整个人都快成了一个球。

  可觉得还是不安全,于是找了一口结实的锅,背在了背上,这才觉得有了安全感,摇摇晃晃的走出火灶房,下了山去。

  走在宗门的青石路上,白小纯看着四周美奂绝伦的庭院阁楼,一股深深的优越感,在心中悠然而起。

  “白驹过隙,人生如梦,我白小纯此生至今修行数月,回首凡尘时,遥想当年村子,满是唏嘘。”他感慨的自言自语,背着手,腰上挂着七八把菜刀,背部背着口黑锅,身上一层层皮袄,如同一个破烂的皮球,途中遇到了不少杂役,在看到他后,纷纷侧目。

  尤其是几个女弟子,更是在看到白小纯后,被他的样子逗的掩口轻笑,笑声如银铃一样,颇为好听。

  白小纯圆脸微红,觉得自己越发威武,干咳一声,昂首挺胸向前走去。

  没过多久,他还没等走出这第三峰的杂役区,忽然看到远处不少杂役,一个个都神色振奋,向着一个方向快速跑去,那里是第三峰的山路所在,平日是外门弟子出没的地方。

  渐渐地,更多的杂役都带着兴奋,纷纷奔跑,这一幕让白小纯一愣,赶紧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众人中选了一个最瘦弱的少年,一把抓住。

  “这位师弟,出了什么事啊?怎么都往那里跑?”白小纯好奇的问道。

  少年被人抓住身体,露出不悦,可看到白小纯背后的大黑锅后,目中立刻露出羡慕,神色也缓了下来。

  “原来是火灶房的师兄,你也去看看吧,听说外门弟子中的天骄周宏与张亦德,正在山下的试炼场斗法,他二人有些私怨,听说都是凝气六层了,这等观景,怎么也要去看看,说不定可以参悟一二,有所收获。”少年解释后,生怕去晚了没有位置,赶紧向前跑去。

  白小纯大感好奇,也迈步跑了过去,跟着人流,不多时就出了杂役区,到了第三峰的山脚下,看到了在那里有一处庞大的高台。

  这高台足有千丈大小,此刻四周密密麻麻围着无数杂役,甚至山上还有不少身影,衣着明显华贵不少,都是外门弟子,也在观望。

  至于高台上,此刻正有两个青年,穿着一样华贵的衣袍,一人脸上有疤,一人面白如玉,正彼此身影交错,有阵阵轰鸣之声传出。

  这二人身体外都有宝光闪耀,疤脸青年面前一面小旗,无风自动,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挥舞,形成了一头雾虎,咆哮之声震耳欲聋。

  而那面白如玉的青年,则是身影穿梭,一把蓝色的小剑,划出阵阵灵痕,极为灵活的呼啸而去。

  这一幕看的白小纯睁大了眼,深吸口气,他也可以操控木剑,可与那面白如玉的青年比较,根本就难以对比。

  尤其是这二人出手时似没有太多保留,杀气腾腾,甚至数次都颇为危险,以至于身上都多处伤口,虽然没有要害之处,但也看的触目惊心。

  这是白小纯第一次看到修士斗法,与他印象中的仙人截然不同,那种凶狠与戾气,让他心惊肉跳。

  “修仙……不就是为了长生么,干嘛打打杀杀,万一丢了小命咋办……”白小纯咽下一口唾沫,当看到疤脸青年小旗幻化的雾虎带着凶残一口向着另一人吞噬而去时,白小纯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觉得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回到火灶房安全一些。

  想到这里,他赶紧后退,可就在他退后的同时,一声大吼从不远处传来。

  “白小纯!!”

  白小纯一回头,立刻看到当初写下血书的许宝财,正一脸狞笑的向自己冲来,其身前一把木剑散出不同寻常的光芒,显然不是凝气一层可比,此刻划出一道弧形,散出不弱的灵压,直奔白小纯而来。

  白小纯眼看木剑来临,瞳孔一缩,立刻有种强烈的生死危机。

  “这是要弄死我啊!”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发出凄厉的惨叫,拔腿就跑。

  “杀人了,杀人了……”这声音之大,使得四周不少杂役都听到了,一个个纷纷诧异的看去,甚至高台上正在斗法的周宏与张亦德,也都彼此停顿了一下,可见音浪之大。

  就连许宝财也都被吓了一跳,他明明只是喊了对方的名字追过来而已,剑还没有碰到对方,可白小纯的惨叫,如同是被自己在身上捅了几个窟窿一样。

  “白小纯有本事你别跑!”许宝财面色铁青,恨的牙根痒痒,直奔白小纯追来。

  “我要有本事早弄死你了,我还跑个屁啊,杀人了,杀人了!”白小纯惨叫中速度极快,如同一个胖胖的兔子,转眼就快看不到影了。

  与此同时,在这山峰顶端,有一处悬出的庭阁,其内一中一老两个修士,正相对而坐,彼此下棋,中年的正是李青候,他对面的老者,满头白发,面色红润,目内有流光四溢,一看非凡,此刻扫了眼山下,笑了起来。

  “青候,你带回来的那个小娃,有些意思。”

  “让掌门见笑了,此子性格还需再多磨炼一番。”李青候有些头疼,落下棋子后,摇头说道。

  “火灶房那几个孩子都心高气傲,此子能与他们打成一片,不简单呀。”老者摸了摸胡子,眼中露出揶揄之意。(每期5章,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公众号:v56267826 

 长按二维码识别《景意情怀》关注 


选择绿色生活,确保食物安全
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