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虞美人

楼茶生三2018-07-10 22:22:43

虞美人


我是一只虞美人花妖,两百面前渡劫之时被一个凡人救了。天帝说我要历情劫,直白一点就是要报恩。然后就把我扔下凡了。报恩这个道理我懂,但是你能不能不这么坑,把要报恩的人说清楚不行吗?不行吗!
直到我下凡很久很久以后,我才清楚救我的那个凡人投胎后的名字叫项羽。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是一个书生之类的。毕竟哪有领军打仗的大将军喜欢花花草草的。再说这个项羽吧,世人都说他是有勇无谋的莽夫。看起来也就是个傻大个。
初识项羽之时,我还是一个地位低下的戏子。因为下凡时法术被封,变不出银子,穷困潦倒之时,一个戏班子收留了我。往后就是带着我四处唱戏,闲暇间我也就学会了唱戏,班主说我是他见过最有天赋的。天赋这事先不说,我能从花修炼成精要说没天赋是不可能的。就说说,我因为戏唱的好,被一个有钱的主买了回去。
遇见项羽那天,没什么特殊,我像往常一样在戏台子上练我的身段步法,吊我的嗓。这家的主母,也像往常一样,挑我的刺。
"呦,我说是谁呢?一清早儿的扰人好梦,原来是只雀鸟啊。"远远的,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果不其然,又是来找事的。按照以往的经验,过不了半盏茶,买我的那个凡人也就到了,所以我也懒得跟她计较。
“姑娘的嗓子,确实堪比黄灵婉转,嫂夫人觉得扰人,可以送给项某”
“少主说笑了,少主若是觉得好,我这就把丫头送到少主府上”
眨眼间我就又一次被交易了。稀里糊涂的就被送到了项羽的宅子上了。嗯,说是宅子,还不如说是领地。够大也够气派。我跟在送我的人后面,气定神闲的逛着,丝毫没有一点身为送出去的戏子的自觉。
"唱戏的,站住,其他人可以回去了"
"是,少主。"
我定定的站在那儿,打量着这个即将成为我主子的人。
"怎么,在你以前的主子那,没学会规矩。"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给你跪下了"
"不然呢,还要本少主扶着你不成"
得,还是个摆架子的主。本想着我怎么着也是个修炼了几千年的妖精,不对,马上成神仙了,没让他给我跪下就不错了,还要跪他。随便使个法术。。。等等,法术,我的法术让天帝那个老东西给封了。
"少主折煞奴婢了"一想到没了法术,在人间的我就是个废物,只能忍气吞声的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跪下去。还没跪下去呢,就被一只手给提起来了。
"看在你还有些识时务,本少主就不难为你了,你还是唱你的戏,戏台子我会命人搭好。"说完这话,少主就转身走了,走的那叫一个潇洒。
话说我在被送之前,我的前任主母曾幸灾乐祸的告诉我,送出去的人,也就是沦为府妓的命。当时她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如果我现在告诉她,我没如她的愿,会不会气死她。
戏台子是我到的第三天搭好的。那天我给他唱了场大戏。因为他说要出征了,我想着这是要气势和彩头。也就难得的换了个生角。我要是知道,唱完这场戏以后,我就成了他一个人的戏子了,出门带我,出征也带我。打死我也不唱。
重点是某人还不自知,美名其曰是保护我,说我的美使得命薄,必须跟着他镇命。我美,我承认,但命薄我不承认。他还许了我一个名字――虞姬。
我跟他走过很多场战役,慢慢的发现,他人不坏,除了傻,摆架子也就没什么。不过他的那个结拜兄弟真的很奸诈。
"傻大个,你不觉得那个谁挺奸诈的吗?"
"有吗?"
"没有吗?要不要我想个法子帮你杀了他,保你做个帝王。"
"女人应该温婉贤淑,不是杀人弑战。还有,我若是帝王,三宫六院更多,你不介意。"
"我介意什么啊。"
"是吗?你这女人倒是大度,舍得与其他人分夫君。"
"夫君?你?!"许是我问的过于大声,惊到了傻大个的自尊。他突然就把我拎了起来,奔着营帐中的床走过去。
"你要是忘了,我不介意现在让你长个记性"
"没忘没忘,你是我夫君,只是妾身自觉身份低微,不敢占着名分,方才是惊喜的叫出声,不是忘"人类世界一直有句话: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虽然是个女的,可是我也知道该认怂时就要认。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我还是在那张床上呆了几天才下床。某人也乐呵呵的给我端茶倒水。
其实我也想过如果不用打仗,这一辈子,我就陪着他这么一直过下去也挺好的。虽然他能打,可是他不会算计啊。从我对他有心思后,就隐隐的感觉到他的结局大概是个不得善终。我试着替他躲过这些劫难,可是天帝那个老不死的,每次都阻止我。说什么命数自由天定。去他的天定,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
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垓下之战,四面楚歌。姓刘的那个王八蛋确实会算计他。我本想着告诉他,那不过是个计策。可是天帝对我使了术法。我除了哭哭啼啼,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走进圈套。
“啊虞,我要死了,按理说你应该和我一起去死。可是我舍不得让你走。要不你再给我唱一曲,明早我引开那些讨厌的賊子,你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好好活下来”
"不~~唱~~"我哽咽着才说出两个字,那一刻想杀了天帝的心无比强烈。
"啊虞,我舍不得你。"他突然抱着我。"啊虞,我可能真的活不长了,你再给我唱一曲吧"
我知道我终究是逆不了那所谓的天意。所以我不想拒绝他最后一个请求,也不舍得拒绝。那夜的曲子是新编的,不知道是生疏,还是不舍别离。曲子竟然把戏子唱出了情。果然,人都会撒谎,都说戏子无情吗,我也是啊,为什么我就动了情。
那天晚上,他抱住哭个不停的我,坐了一夜,天刚亮,他就把我藏了起来,还给我喝了一碗蒙汗药。一个人就冲着敌君去了。等我醒来时,他已经死了。
他那么英勇善战,那么骄傲,最终还是死在自己的手里。我找到他自刎的江边时,只剩下一滩干涸的血地了。他的尸首被人拿去领赏了。我在那里撒满了虞美人,我想着先让它们陪陪他,我要回天界,要回我的法力,总得帮他把仇报了,尸身抢回来。
回到仙界后,我提着剑直奔天帝,然而事实告诉我,武力决定一切,我的剑在离他九丈远的地方就碎成粉末了,法力也又一次被禁锢了,这下我连人间都去不了了。所以我去天帝门前唱了三年戏。而且唱的是同一出戏,悲婉凄凉,每天泪水洗面。听的守门的门童,看到我就烦。天帝无奈之下,又让我投了次胎。本以为是个好胎。谁想到又让那老不死的耍了一下。
这一世,他投个好胎,至少前半生是好的。而我有了经验,所以很快就找到他了。作为一个大度的女妖精,不对,女神仙。是的我在这三年里还升了仙班。但我依然大度,所以他宫里的女人只是个摆设,除了我,他对谁都不正眼看一下。而且他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这大概就是成仙的好处。
"女英,你看这句词要不要改一下"
"是要改"
"女英,你来看看,朕给你选的样式布料。"
"谢陛下,臣妾这就去换上,给陛下舞一曲。"
"女英,看看这个簪子,朕觉得它称你肤色。"
"陛下~~~"
…………
这世的日子大抵也就这样过的,这要是个闲散王爷,我觉得这日子绝对可以过个七八十年,但他是一个皇上,一个精通诗词歌赋的皇上。别说是王爷了,作为一个凡人,诗词歌赋如此境地一定会过好日子。但是作为帝王,精诗词,不精朝政,下场就是被逼宫,被软禁。
亡国之后,李煜寄人篱下苟延残喘,我也跟着他一起。虽然没有那么自由,吃穿用度也不大好,可是也不差。日子要是这么一直过也不错。
可是天帝就不这么想,他还给我安排了个被其他人强上的戏份。我满脸鄙视的看着他"老不死的,别说我有法力,其他人近不了我身,就算我没了法力,我也会自杀,绝不让人碰我一下"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把你找来,告诉你有这个事,也没找人演这出戏"老不死的满脸不在乎的说着,可是他越不在乎,我就越发毛。果然在我回去时又出事了。
天帝见我是打着,逼宫者召见的幌子。我回来时看见李煜把自己灌得烂醉。我无奈的使了法子让他清醒过来,还没来的及问话,就看到他满脸忧伤的慢慢地伸出双手,将我拦腰抱住。他的头颅依偎在我的胸前,低唤着:“女英,女英……”
“嗯……”我本来以为我这句"嗯"应该是个疑惑的语气,没想到听起来是个幽怨的破弃的感觉。
“女英,女英,我……都怪我无能……”他艰难地接下去,“我们都已破碎……”
破碎,什么时候啊?我一脸懵逼的准备推开他。结果发现推不动。"啊煜,你放开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我推他时说的是这句话,可是我听到的确实"啊煜,不怪你,都怪我…”

让我死了算了,直到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我是被算计了。老东西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做实了我被强上的事,我还解释不清楚。
果然,接下来的对话就是两个人哭诉着无能,寻死等等一系列。那是我过的最无奈的日子。这都是什么命。当晚两个人全哭晕过去后,我就回了天,把天帝的胡子全拔了。天帝一边被躲我,一边教育我:"虞美人,这是你的宿命,劫数就是这样,你本该寻觅不停,枉费心机也不过是寻一个最美的坟……"
"我呸……你才找坟呢。"
这场闹剧最后还是以自杀落下的帷幕,我从凡间回天界时,想着这两世下凡都没有好结局。就又去天帝门前了,只是这次我没唱戏。变出了条白菱,在他门前上吊。气的天帝直骂人。
死缠烂打又投了次胎,投胎前特地提了两瓶酒去司命那一次,千叮咛万嘱咐的要个好命。为了摆脱我。司命给我看了他的命数。这一世真是个好命。只是个词人,叫周邦彦。没有什么劫难。我也就乐呵呵的下凡了。
喜庆的嫁给了他。随着他作词作曲,日子过的和和美美。他善于给我画眉,簪花。他说啊“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敲侧。”我也没听懂意思,反正知道是恩爱两不移。一世终了,我也如愿回去。
我回去那天,向前几次一样直奔天帝那儿,刚到大殿就看到了一个传说中的神君。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一进殿天帝就说话了
"虞美人,来见过一下,这是紫薇星君"
"小仙见过紫薇星君。"我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
"是见过"说实话我没想到紫薇星君会回应我,觉得他能点下头就不错了。没想到他说了这么一句。
"啊?什么"
"我说,我们是见过"要说是紫薇星君呢,脾气就是好,面对那么白痴的我都和颜悦色的
"你是长在天界的虞美人草,也是第一支虞美人草。生出了意识后。满天界跑,甚是贪玩儿,我应劫时,你跑到我劫云下,被雷劈下凡了。一身修为和记忆全没了……"
"你确定是个误会,不是天帝整我?"没等星君说完,我就觉得我的人生有点坑。而且坑的很狗血
"嗯~~确实不是天帝"星君笑着看看我又看看天帝,在天帝终于要发火时,含笑补了一句。
"那后来呢"虽然我不信,天帝没有下绊子,但是星君笑起来真好看。也就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
"后来,就是我下凡去找你,顺便救了你。"
"等等,你说是你救了我,那,这三世投胎也是你?"
"是。"
"命数是谁定的。"
"天帝"
听完这话,我看天帝的眼神变得就只剩同情了。据传说,紫薇星君记仇,天帝这变着法的坑了他两世,估计这界的日子会有趣起来。
"你们的命数不是我定的。我定不了神君的命数,是天定"天帝的表情是难得的认真
"使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使君子花,说的是他一天的颜色,而虞美人草,说的是她一年的颜色。"天帝顿了一下"你是第一株草,这是你的批示,所以你的命数由不得我定。本就是个芳华易老,红颜薄命的命数。"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天帝没有骗我,那个命数确实不是他定的,我比他都老,也算是开天时产生的一株草。但是这一点儿不妨碍我变着法儿的去整他。毕竟当年他拦着我救项羽,用法术骗了李煜。


我有香茗故事茶点,

问君予我一段时光共享可愿?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