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军人志》祝融神兵(上):图说中国古代火器

崎峻军史周刊2018-04-13 07:02:24

2013年电影《大明劫》开场,明军依城使用弗朗机炮击退攻城的农民起义军的一幕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种火炮来自于明朝中后期对西方火炮的引进和仿制。在中国古代战争中,火药武器的使用具有悠久历史。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火药自唐朝出现后,以火药为基础的的火器得到了蓬勃发展。中国是第一个将火药用于战争的国家。经唐末的尝试,北宋时,中国人研制出一系列火药武器并投入战场,也让中国成为世界上首个跨入冷、热兵器并用的战争阶段的国家。经宋元的初步发展,至明代的迅猛革新,再到清代的停滞和落伍,鸦片战争前,中国古代火器已发展出燃烧、发射、爆炸三大类型,中国古代火器走过了一条崛起、辉煌、衰落的道路。本篇为上篇,简要讲述中国古代火器发展的历程。

宋元:初步发展

火药武器离不开火药,唐宪宗元和三年(公元808年)问世的《铅汞甲庚至宝集成》中,收录了炼丹家清虚子的《太上圣祖金丹秘诀》,其中的“伏火矾法”记载了早期火药的配方,这是世界上关于火药的最早文字记载。唐天祐元年(公元904年),郑璠攻打豫章(今江西南昌)时,使用了在箭上缚以燃烧的火药包的“飞火”,烧毁豫章城的龙沙门。这是史上火器投入战争的最早记载。

上图是《铅汞甲庚至宝集成》中记载的“伏火矾法”的书影。


■ 世界上最早的火药就是现代所说的黑色火药,是中国古代炼丹家在长期炼丹过程中发现的。黑色火药的成分为三种:作为氧化剂的硝石(即现代化学所说的硝酸钾)、作为点火催化剂的硫磺和木炭。这三种成分按一定比例混合制作便是黑色火药。硝石与硫磺作为一种矿物质,在我国分布广泛。前者主要产于中国北部和西部区域,如河北、山西、四川、甘肃、青海等,后者则多产于中国南部。不过,随着火器的发展和广泛应用,中国的硫磺逐渐供不应求,因此,15至16世纪时,中国从日本进口了大量硫磺。现在,由于更高性能火药的出现,黑色火药早已不用于武器制作,只用于爆竹礼炮之中。


北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官修兵书《武经总要》问世,书中不仅正式使用了“火药”一词,还记载了三种实用的火药配置方法:“火球火药方”、“蒺藜火球火药方”、“毒药烟球火药方”。这是中国古代最早、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完整的火药配方。这意味着中国古代火药的成熟。火药武器也由此迎来了初步发展。在宋元400年间,民族间战争频繁,火器从最早的燃烧火器发展到爆炸火器和发射火器。中国古代战争由此在宋元时期步入冷、热兵器并用阶段。


上图是《武经总要》中关于火药配方、蒺藜火球和毒药烟球制法的记载。


火器出现后,宋朝对其研制和发展非常重视。据《宋史·兵志》记载,太祖开保三年(公元970年),兵部令史冯继生试验利用火药作为推力的火箭法成功,宋太祖“赐衣物束帛”。此外,在真宗咸平三年(1000年)八月,“神卫水军队长唐福献所制火箭、火球、火蒺藜”,朝廷赏赐缗钱。两年后的咸平五年(1002年)九月,冀州团练使石普在皇宫为宋真宗操演火球、火箭等火器。

随着火器实战制胜的前景的逐渐显露,北宋政府对火器的研制更为看重。据《宋会要辑稿·职官》记载,仁宗大圣元年(1023年),在汴梁设立的专门制造攻城器械的作坊中,便有“火药作”和“猛火油作”。《武经总要》中则总结、列举了八种火球和两种火药箭,这时的火器基本上是燃烧火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火球,其内裹以制成膏状的火药配方中所列的物品,外层缚麻并涂以松脂等易燃物品。使用时点燃火器,以抛石机将其抛至敌阵,火药被外层球壳引燃后或发烟,或散毒,或引燃敌阵粮草营帐等,以此杀敌。另外,还有喷筒类燃烧火器,这是类似现代火焰喷射器的火器,最早的喷筒出现于五代十国,《吴越备史》便有后梁贞明五年(公元919年)后梁与后唐作战中出现以铁筒喷发火油的喷火器的记载。北宋著名的喷筒有以猛火油(即杂质较少的石油)为燃料的“猛火油柜”。


上图是影视剧《三国》中关于使用燃烧武器守城的场景。当时的火攻都与火药无关,真正与火药关联的燃烧武器的出现是在宋代,而当时最常见的则是各类燃烧火球。当火药参与到战争后,火神祝融展现了出更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


上图是《武经总要》中记载的两种燃烧火器:蒺藜火球和引火球的制法和外观,不过所绘形象相当简陋。

■ 上图是中国古代常用的火药箭。火药箭亦称为火箭,但和传统的火箭不同,传统火箭以弓弩为前进动力,箭上绑缚浸满油脂的麻布等易燃物;而火药箭则主要是依靠火药的推进力前进,并以火药的燃烧效果加强杀敌效果或破坏敌军设施。火药箭出现于北宋,明朝时,单发火箭发展到多发火箭。火箭的有效射程据说达到可达500米。随着火药技术的发展,火箭不仅仅拘泥于燃烧功能,其杀伤效果也有明显增强。


到了南宋,火器得到突破性发展,在这一时期,爆炸火器和发射火器问世。在赵万年的《襄阳守城录》中,记载了南宋开禧三年(1207年)襄阳守将赵淳以霹雳炮力抗金军,“用霹雳炮打出,城外虏人惊慌失措,人马崩溃。”这是关于宋人使用具有爆炸杀伤力的爆炸火器的最早记录。但此时的爆炸火球仍是纸质外壳,威力有限。在宋金之战中,金军同样重视火器的研制和使用。靖康二年(1127年)金军攻破汴梁,便使用了大量火球和火箭。而在爆炸火器的研制和使用上,金人的努力要胜于宋人。最早关于金人使用爆炸火器的记载,是金世宗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曲阳(今山西太原)北郑村猎户铁李用陶制爆炸火罐捕杀狐狸一事。金人受铁李启发,用铁罐装填火药制成第一种金属外壳爆炸火器——铁火炮,并率先用于宋金战争中。如嘉定十四年(1221年)金军攻打蕲州,铁火炮为攻破城池发挥了巨大作用。到了蒙金战争,金人投入了威力更大的金属外壳爆炸火器震天雷,绍定四年(1231年),金将板讹可在河中府(今山西永济县)败于蒙军,以震天雷炸毁蒙军拦截的战船,逃奔潼关,这是史上关于震天雷最早的记载;而金军使用震天雷最著名的一役,则是绍定五年(1232年)蒙金开封之战。

和金人相比,南宋更重视发射火器的研制。绍兴二年(1132年),德安(今湖北安陆)知府陈规守德安时,发明了长竹竿火枪,虽然喷射的只是火焰,但这算是最早的以火药为基础的发射火器。后来金人也发明了自己的发射火器——飞火枪,和宋人的长竹竿火枪一样,它同样是以喷射火焰的方式杀伤敌军,但与长竹竿火枪相比,飞火枪在身管的材质上更胜一筹,火焰喷射远达一丈。从杀伤方式上看,长竹竿火枪和飞火枪,即可算是发射火器,也可归于燃烧火器。而真正的管状发射火器——突火枪的出现,是在开庆元年(1259年)的寿春府(今安徽寿县)。据《宋史·兵志》记载,寿春“造突火枪,以巨竹为筒,内安子窠(即子弹),如烧放,焰绝燃后子窠发出。如炮声,远闻百五十余步。”突火枪有身管、火药和弹丸,这意味着古代管形火器正式出现,突火枪是现代枪、炮等管形火器的鼻祖。

■ 上图是发明于发明于南宋时期的突火枪,外形虽然简陋无比,但却是中国古代火器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后崛起的蒙古,在与金、宋的战争中,便缴获并学习使用了火器。元朝建立后,全盘接受了宋金在火器研制方面的重要成果,并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火药研制也更胜前人。

南宋端平二年(1235年)成吉思汗之孙拔都率军西征,将中国的火器带到了欧洲,蒙军在欧洲作战期间,几乎都使用到了燃烧火器。如南宋嘉熙四年(1240年),拔都大军进攻华沙,用毒药烟球攻城;次年三月,在莱格尼察(Lignica)附近的瓦尔斯塔特战役(Battle of Wahlstadt)中,拔都也使用了火药箭和毒药烟球等火器,给欧洲人带来极大震撼。

蒙元时期,爆炸火器也有显著发展,特别是出现了可以单兵携带投掷的铁火炮,这是爆炸火器发展的重要环节,提高了单兵战斗力,也影响了战术的变革和军队编制体制的改变。日本史籍对元军两次东征日本时(元至元十一年和十八年,1274年和1281年)使用火器的情况都有详细记载,如文学作品《太平记》中便有“击鼓之后,兵刃相接,抛射出球形铁炮,沿山坡而下,形如车轮,声震如霹雳,光闪似雷电”的生动描述。


上图是日本古代画家竹崎季长以亲身经历描绘的文永之役(1274年)的一个场面。可看到当时东征日本的元军使用了铁火炮,据日本史籍《八幡愚童训》记载,当时元军“飞铁炮,火光闪闪,声震如雷,使人肝胆俱裂,眼昏耳聋,茫然不知所措。”


管形火器在蒙元时期也迎来了里程碑式的革新,13世纪末14世纪初,出现了金属身管发射火器,加上火药性能的进步,威力更大的使用铁弹丸的铜制火铳诞生。火铳是元代的代表性火器,它继承了突火枪的特点,但无论在杀伤力和精度、使用寿命、发挥火药威力,还是武器形制上,都比突火枪更为先进,但此时火铳的口径大小不一,并没有区分出枪、炮两大类型。目前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火铳,是铸于元大德二年(1298年)的铜火铳,它全长347毫米,重6.21公斤。这种火铳可安置在铳架上守卫关隘。火铳出现后,在元朝已集中使用,据记载,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元军内讧。上都留守兼开平府尹达礼麻识理“纠集丁壮苗军”,“布列铁旗竿山下”,“火铳什伍相联”(《元史·达礼麻识理传》),以拒太保兼中枢左丞相孛罗帖木儿的军队进驻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北闪电河北岸)。在元朝后期,火铳频繁用于农民战争中。张士诚、朱元璋、陈友谅的部队都曾大量使用火铳。

■ 上图是元朝铜火铳,铸造于元至顺三年(公元1332年),重6.94公斤,长35.3厘米,炮口直径10.5厘米,它也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有铭文的管状火器。该文物现藏于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宋元时期是中国古代火器发展的初始阶段,这一时期出现的火器种类由简到繁,威力不断增强。虽然总体上看,还未动摇冷兵器在战争中的主流地位,但在战争中的地位和影响日益重要,在这一时期,火器从最初的心理威慑作用更甚于杀伤作用逐渐发展为军中必备装备;火器对军队编成的影响也初见端倪,据《元史·兵志二》记载,忽必烈因“扬州冲要重地,置五翼军马并炮手、弩军。”这说明当时火器部队已单独编组配属部队;另外,火器也开始影响传统的作战方式。

明代:迅猛革新

进入明代,火器得到进一步发展。而与宋元不同的是,除了传统火器的革新,西方火器技术也传入中国,加速了中国火器技术的发展。

元末战争中,火器的使用已非常普遍,在推翻元朝和义军群雄争夺天下的战争中,都广泛使用了火器。如至正十九年(1359年)朱元璋军与张士诚军在绍兴的战斗中,双方都投入了火铳;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徐达率20万大军进攻平江城(今江苏苏州),也是依靠大量火器破城,俘张士诚。

明朝建立后,随着科技和手工业水平的进步,火器的技术水平大为提高。明朝火器的发展,主要表现在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明初的洪武、永乐年间,传统火器在频繁的战争中迅猛发展;第二个时期是嘉靖以后,外族的入侵提供了军事技术交流的机会,中、西方火器技术得到交流和融合,并在战争实践中淘汰旧的传统火器,发展出一批新火器。火器科技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比如火药研制和生产的进步,出现了发射、爆炸、发烟、制毒、纵火等不同火药,用以配合各类火器。同时,还出现了一批关于火器理论与技术的著作,如王尊德的《大铳事宜》、孙元化的《西法神机》、焦勖的《火攻挈要》等。但是,随着明朝中后期军制的腐朽,明军的火器质量每况愈下,无法发挥应有的威力。


■ 《武经总要》中的火药配方里硝石、硫磺、炭的组配比率为50%、25%、25%左右;元代为60%、20%、20%,硝的含量明显提高,火药中杂质也大为减少,纯度的增加意味着火药威力的增强。在此基础上研制的火器也成为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的有力支撑。明朝火药的研制更胜于前代,从表中数据可看到,硝石的含量进一步提高,这就强化了火药的爆炸威力。加上西方火器技术传入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的火药配方,东西方科技的交融令中国的火药研制得到新的发展,明代火药配方三大成分的组配比率已与近代的非常接近(近代黑色火药三大成分组配比率为75%、10%、15%),中国的火药技术此时达到了最高峰。


传统火器方面,明朝在燃烧、发射、爆炸火器方面均有发展,其中后两者的革新最为日新月异。

明朝金属管形火器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明代火铳在继承元火铳的基础上,野战火铳朝着轻巧灵便的方向发展,城池攻防的火铳则向着远射程、大威力方向发展,逐渐划分为“枪”、“炮”两大类型;瞄准装置和火绳点火也从无到有;单管单发也发展到了多管连发。

元末火铳分单兵使用的中、小两类。在明朝前期,已发展为大、中、小三种类型,可运用于多种作战方式。小型火铳又称为手铳、神铳、神枪等,口径由元代的30至23毫米缩小至23至20毫米,永乐年间更缩小至15毫米左右。手铳可以发射霰弹,如明军普遍装备的神枪,一次装填20余粒弹丸,散布面大。手铳还可发射特种火箭。由于火铳射速太慢,相继出现了“两头铳”、“三眼铳”等改进手铳,据《明会典》和《武备志》记载,嘉靖以后还出现了四至九管的各种多管铳。同时为了克服火铳射速慢、功能单一、无法参与冲锋搏斗等不足,火铳还发展出冷、热兵器结合的复合武器,如景泰年间的在枪柄尾部安装铁枪头、可远近交战的火铳,以及后来发展的“夹把铳”、“击贼砭铳”等。北方明军还有一种快枪,这是一种简单的复合兵器,手铳顶部装有可拆卸的枪头,卸下枪头便是手铳,装上枪头就是长矛。明中期,随着有瞄准装置的鸟嘴铳等火枪的诞生,没有瞄准装置的传统火铳被逐渐淘汰。

中型火铳的重量一般在16斤以上,口径50毫米以上,通常两人操作。明朝中期,中型火铳随着战争发展而不断改进,从名称和作用上开始和传统的火铳分立,发展为轻型火炮。中型火铳按功能可划分为发射一般炮弹(如明中期成为明军主要装备的迅雷炮)、霰弹(戚继光创制的可一次装填百枚小弹丸或50枚大弹丸的“虎蹲炮”)和爆炸炮弹(射程达200步的“毒火飞炮”,以及在此基础上改进而来的“铁棒雷飞”等)三种。

大型火铳则主要用于城池防御,明朝建立之初,便开始研制大型火铳用以海防和城防。最典型的是大将军炮,据记载,明代的大将军炮分为大、中、小三种,分别发射7斤、3斤、1斤的弹丸。初期的大型火铳炮身短、口径大,射程有限;明朝中期以后,随着北方边患的日益严重,为了抵御机动性强的蒙古骑兵,出现了便于机动的车载大型火炮,这类火炮的炮管更长,口径则变小。如现在山海关陈列的明大将军炮,长1430毫米,口径仅100毫米。火炮的列装,使明朝后期明军出现了战车载以火炮的新式车营,其中蓟镇的戚继光的车营最为有名。

爆炸火器方面,除了火炮用的爆炸炮弹外,在宋元铁火炮的基础上,还发展出多种引爆装置的炸弹、地雷和水雷三种类型。炸弹的点火方式从过去的外部点火改进为将火种埋入内部,研制出触发、拉发或定时发的炸弹。种类也增加了不少,比较典型的有金属、陶瓷制的蒺藜弹,“万人敌”等。明代地雷种类繁多,《武备志》中便记载、绘制了10多种地雷的形制和特点。材质多为石、陶、铁等,在引爆方式上与炸弹类似。戚继光对地雷的研发有重大贡献,他于万历八年(1580年)发明了绊发装置“钢轮发火”。另外,大规模铺设的地雷阵也在边防出现。而水雷早在明初便以出现,有漂雷、锚雷和沉底雷,引爆方式和炸弹、地雷无二,用于夜袭敌军舰船或阻击航行的敌船。


■ 戚继光(1528-1588),中国明代杰出军事家,抗倭名将,民族英雄。戚继光也是一位杰出的兵器专家和军事工程专家,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发明创造上有诸多建树。在东南沿海抗倭时,便改进倭刀研制出“戚氏军刀”,改进旋风炮研制的虎蹲炮,以及克制倭寇长兵刃的“狼筅”等。还发明了绊发式起爆装置“钢轮发火”。


除了发射火器和爆炸火器,燃烧火器也有较大发展,最著名的是“万人敌”(后来发展为爆炸火器)。还有火箭类,明初出现了可一次发射数十支至百支火箭的多发火箭;另外,还有安装了双翼、可滑翔一段距离的“神火飞鸦”,用于水战的二级火箭“火龙出水”等武器。再如喷筒,明代喷筒的构造、性能与宋元相比无甚变化,但由于火药配方的进步,喷射距离有些最远可达数十丈,不仅能喷射火焰,也能喷射毒气烟雾,代表性的有“毒龙喷火神筒”等。由于枪、炮性能的提高,明末时,喷筒已不再装备正规明军。

除了传统火器的革新,西方火器也被引进中国。明朝后期,引入中国的代表性西方火器有弗朗机炮(Frank)、鸟嘴铳、红夷炮等管形火器。

正德十六年(1521年)的屯门之战和嘉靖元年(1522年)的西草湾之战,明军两次痛击入侵广东的葡萄牙舰队,共缴获2艘军舰和20余门舰炮,这些舰炮便是弗朗机炮,和明军的大将军炮相比,弗朗机炮采用了子母铳结构,装填便利,发射速度快,且炮管较长,射程更远,还有瞄准装置,嘉靖三年(1524年)首先试制了32门并装备边军。西方火炮的出现带动了中国传统火炮的发展,出现了一批融合中、西火器技术的新式火炮,如戚继光创制的“无敌大将军炮”,以及一种名为“威远炮”的火炮,就是这方面的代表。


■ 正德十六年,广东海道副使汪鋐在屯门地区(今香港屯门区)海域痛击葡萄牙殖民者的侵袭,葡萄牙人“余皆遁去,遗其铳械”,中国由此获得西方人的火器。此役是中国第一次抗击西方殖民者的战役。上图是深圳博物馆中展示的屯门海战的模型。


另外,葡萄牙的火绳枪也传入东方,明军在与入侵东南沿海的倭寇激战时,缴获了一批日制葡萄牙火绳枪,并在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仿制出10000支,这便是鸟嘴铳(又称之为鸟铳)。鸟嘴铳与中国传统手铳相比,有瞄准装置和弯型枪托、枪机等零件,且枪管细长,在命中率、使用、射速和射程上都有优势,很快成为明军重要装备。后来在吸收西方火绳枪技术的基础上,明朝又发展出了多管的“子母铳”、“连珠佛郎机”、“迅雷铳”等火器,以及单管的“挚电铳”(这款火器吸收了弗朗机炮子母炮管的构造)、“鹰扬铳”等火器。

除了葡萄牙火绳枪,还有一种著名的火绳枪在明朝中后期装备明军,即是由当时杰出的火器专家赵士桢(迅雷铳、挚电铳、鹰扬铳也是其杰作)改进鲁密国进贡中国的火绳枪制成的“鲁密铳”,这种火绳枪比鸟嘴铳射程更远、威力更大,且枪托后还装有刀刃,可用于肉搏,《武备志》中评价:“鸟铳唯鲁密铳最远最毒。”新式火枪的出现,逐渐取代了明军中传统的单兵小型火铳。


■ 上图是明代《神器谱》中关于西洋铳的记录。


而明朝引进的西方大型火器方面,最著名的当属红夷炮,最早的4门红夷炮在明末天启元年(1621年)由澳门从葡萄牙人手中购入并运抵京师。经试射发现效果优于弗朗机炮和大将军炮,遂后逐渐增购。购入的西洋火炮多用于辽东防线,抗击后金的入寇。如天启六年(1626年)的宁远大捷,便是西洋火炮之功,努尔哈赤也在此役中被火炮击伤,很快死去。明朝末年,朝廷对内要镇压农民起义军,对外要抵抗后金的入侵,遂聘请西人如汤若望等大规模制造红夷炮,至明朝灭亡,共造各种红夷炮1000余门,火炮重量也不一,最重者达5000余斤。

值得一提的是,西洋火炮也被大量应用于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郑成功的部队中,而这也是其能够驱逐荷兰殖民者,收复台湾的重要原因。


上面视频是对弗朗机炮的介绍及电影《大明劫》开头片段,城头的明军用火器打击攻城的农民军的场景,明军使用了火枪、多管火铳和弗朗机炮等火器。


■ 上图是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油画。明朝灭亡后,明将郑成功继续抵抗清军,并于1661-1662年成功收复被荷兰殖民者占据的台湾。郑成功的军队便是一支装备了大量西洋火器的军队,在与同样装备火器的荷兰殖民者的激战中,郑成功还采用了“掘壕防御”的措施,这已有近代火器条件下战术的朦胧身影。


火器在明军中的大量装备(洪武年间明军火器达到装备编制的10%,嘉靖年间有些部队火器已占编制兵器的50%),进一步改变了军队编制和战争形式,永乐年间,明成祖设立神机营,这是当时世界上最早的独立的火器部队。明朝后期,出现了车、步、炮、骑合成部队,尤其是车营,这是古代战车与火炮结合的新型编制。战斗队形从大规模密集方阵向小单元疏散阵型发展;战斗方式也不再是纯粹短兵相接的肉搏,而是先火器杀伤再冲锋肉搏,出现了一排装铳、一排送铳、一排放铳的三排轮射法。城池攻防战则出现了用火炮摧毁工事的战法。


■ 明成祖设神机营,使明军的火器部队成为一支独立的部队,并一直延续至清朝。上图是影视作品《大明劫》中装备火枪的明军部队正在进行射击训练。


■ 火药和火器的外传分为东、西两个方向。将火药、火器传到欧洲的是阿拉伯人和蒙古人。12世纪,火药配方传入阿拉伯,当时阿拉伯人只是作为医药或炼丹配方,直至1225年,阿拉伯人才知道硝是火药的原料。而蒙古人的西征让欧洲人见识到了中国火器。13世纪后期至14世纪初,阿拉伯人在与蒙元军作战的过程中,学会了制作使用火器,其仿制的火器“马达法”(Madfa)是最早外国人仿制的中国火器。1325年,阿拉伯人攻打西班牙时投入了“马达法”,欧洲人遂以其为模本,研制出欧洲最早的金属管形火器“手持枪”(hand gun)。另一方向,火药、火器的东传则晚了许多,而且还是欧洲人将其带到的日本,西方火绳铳传到日本时已是16世纪中期。

清代:停滞落伍

明朝后期,建州女真崛起并逐渐发展为明朝心腹大患。在屡次寇边中,原本长于骑射的女真骑兵在与明军交战中吃了很多火器上的亏,特别是宁远之战让女真人迫切感到掌握先进火器技术的必要性。后金天聪五年(1631年),明朝降将佟养性组织被俘的汉人军匠仿制红夷大炮,这是女真人第一批自行生产的火器。在同年的大凌河之战中,女真人仿制的西洋火炮大显身手,击破大凌河城。后金首次用重型火器攻克坚城要塞,由此奠定了火器在女真军中的重要地位。《清实录》记载:“至红夷大炮,我国创制后携载攻城自此始……凡遇行军,必携红夷大将军炮。”天聪七年(1633年),明将孔有德、耿仲明的叛降,为后金带来了先进的西洋火炮及其制造、使用技术,大大提高了后金的火器实力,也改变了女真人以骑射取胜的战法,发展为火器火力和骑兵突击相结合的战法。战略优势完全倒向了后金,为明朝灭亡后清军入关席卷天下奠定了基础。

1644年清军入关后,为镇压各地的反清势力,以及统治中原初期抵抗外国入侵,直至康熙年间,中国的火器技术仍有所发展,这一时期火器发展的特点基本上是火炮的“一枝独秀”。特别是康熙年间,为平定吴三桂等三藩叛乱,康熙帝重用西方传教士南怀仁大规模铸造西式火炮,其中著名的有神威将军炮等。三藩之乱平息后,康熙帝对内平定葛尔丹叛乱、收复台湾,对外收复被沙俄侵占的雅克萨,内外战争频繁,刺激了火器的发展,这段时期铸造的火炮有金龙炮、武成永固大将军炮、铁心铜炮等,这类火炮多是南怀仁结合西方火器技术知识在红夷大炮基础上改进而来,特点是炮身长,口径小,以抛射摧毁和杀伤敌目标为主。同时,中国的火炮技术人员也在传统火炮技术的基础上发展出新式火炮,如康熙十五年(1676年),康亲王幕僚戴梓研制出的可发射子母弹的“冲天炮”。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南怀仁也铸造了各型号的冲天炮,冲天炮的特点是炮身短、口径大,主要以曲射摧毁敌工事和杀伤掩蔽物后的敌人。此外,清廷还研制出了通过改进弗朗机炮而成的子母炮和奇炮,其中奇炮的装弹方式已接近近代后装式火炮。


■ 在平定西域准噶尔、大小和卓等部叛乱的战争中,清军投入了大量包括火枪和火炮在内的火器部队,但是其作战形式仍旧以冷兵器骑射为主,反倒叛军的火器使用程度更高。这场战争可能是清朝最后一场以冷兵器为主的胜仗。战后,乾隆皇帝命西洋画师郎世宁绘制了16幅《平定西域战图》的铜版画,以永传后世,纪念阵亡将士,夸耀武功。上图便是其中的一幅《阿尔楚尔之战》,讲述的是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七月初八日,清军探知大小和卓叛军的踪迹,骑兵星夜急行追击,于次日在阿尔楚尔与叛军遭遇。当时叛军在山中设伏,引诱清兵深入,而清军分三队进攻,中路以大炮轰击,叛军不敌败退;清军冲至山岭,居高临下攻击,叛军溃退三十余里。双方再次交战,叛军又败,最终越山而逃。此役消灭叛军千余,缴获各种武器上千件,并于阵前斩杀阿卜都克勒木等叛军将领多人。从画中可以看到,清军以使用冷兵器的骑兵为前锋,后方以骆驼队驮炮为后援;远处的山头制高点上还有使用火枪的清军向败兵射击。部分手持火枪的叛军则在阻止清军骑兵的冲锋。


总的来说,康熙一朝,中国的火器尤其是西式火炮有一定程度的发展,西方火炮技术也因众多西方传教士服务清廷火炮铸造和训练机构而促进了中国火炮技术的提高;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专业的火器部队(康熙在八旗之外组建了一个专业火器营),康熙朝成为中国古代火器发展史上的又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辉煌时期。到了雍正年间,国内局势稳定,闭关锁国政策实行,统治者强调“满洲夙重骑射,不可专习鸟枪而废弓矢。”(《清史稿·兵志》)火器发展趋于停滞甚至退步。中国的火器走向衰落,虽然乾隆年间,平定回部大小和卓叛乱等战争中,清军也大量使用火枪、火炮等火器,但中国古代火器技术的衰落已是定局。至1840年鸦片战争以前,中国火器制造技术水平已落后西方200年,致使列强入侵后,中国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待续……)


■ 上图是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英国马嘎尔尼使团访华时,随团画师所绘的当时清军火枪手及火枪训练。


上图是鸦片战争的油画。图中可看到中国陈旧的木制帆船与英军的蒸汽军舰形成鲜明对比,中间是一艘中弹而毁的中国军舰。这个时期西欧列强已经进入爆炸弹实用化阶段,而清军的火炮仍只是发射实心铁弹,双方的火器技术天差地别。



■ 手机用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有两个办法。

一、直接打开手机微信,点击最上方的放大镜图标,搜索公众号“崎峻军史周刊”,点开之后再点击“关注”。

二、请长按下面这个二维码图片,然后点击“识别二维码”,即可进入公众号“崎峻军史周刊”,之后请点击“关注”。


■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崎峻军史周刊”之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以阅读更多世界军事历史文章。


■ 也可利用下面这个二维码,进入《军人志》杂志微信公众号。

■ 也可利用下面这个二维码,进入本公众号微信群,与小编和广大读者交流。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