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他们也爱功夫茶:文学巨匠与茶的那些事儿

潮人智库2018-04-15 20:20:03

点击环球潮人微信关注

传承中华文化,服务世界潮人

功夫茶(工夫茶)是最能体现兼容并包精神的中国文化之一吧,无论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都爱围炉煮茶,家事国事天下事,无事不可围炉而谈。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文学巨匠们和潮汕功夫茶之间,有哪些风雅故事呢?看完之后,爱喝茶的潮人君瞬间就觉得逼格涨了不少呢!

我国文学巨匠鲁迅先生对潮汕功夫茶情有独钟。

1957年周作人在《关于鲁迅二、三事》一文中描述了鲁迅泡 功夫茶时的情景:“鲁迅在写作时,习惯随时喝茶,又要开水。所以他的房里,与别人不同,就是三伏天,也还要火炉:这是一个炭钵,外有方形木匣,炭中放着铁 三角架,以便安放开水壶。茶壶照例只是急须,与潮人喝功夫茶相仿,泡一壶茶只可二、三个人各为一杯罢了。因此屡次加水,不久淡了,便须更换新茶叶。”


鲁迅 为何这样喜欢喝功夫茶呢?原来,鲁迅早年曾在广州和厦门教书,又因其妻许广平祖籍为澄海岐山沟南村(现属汕头市龙湖区),故对潮汕人这种充满相敬和谐之情 的功夫茶十分感兴趣,并时常亲手仿效之。

文学大师巴金先生也喜喝功夫茶。

已故作家汪曾祺在《寻常茶话》一文中回忆早年在巴金家喝功夫茶的情 形:“1946年冬,开明书店在绿杨村请客。饭后,我们到巴金先生家中喝功夫茶。几个人围着黄色的老式圆桌,看陈蕴珍(即萧珊,巴金之妻)表演濯器、炽 炭、注水、淋壶、筛茶。每人喝了三小杯。我第一次喝功夫茶,印象深刻……”


从汪氏的回忆中可看出巴金先生嗜爱功夫茶才特地邀请朋友到家品尝。沈嘉禄在《茶 缘》一文中记载上世纪90年代许四海泡功夫茶给巴金先生喝时的情景:“四海就用他常用的白瓷杯放入台湾朋友送给巴金的岽顶乌龙,方法也一般,味道并不见得 特别。然后他又取出紫砂茶具,按潮汕一带的冲泡法冲泡,还未喝,一股清香已从壶中飘出,再请巴金品尝,巴金边喝边说‘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大师的话,说香就 香了。’又一连喝了好几盅,连连说好喝好喝。”从沈氏文中的记载中可看出巴金先生喜喝功夫茶,对功夫茶连声赞赏,评价甚高。

久居台北的著名散文家梁实秋先生对潮汕功夫茶印象也十分深刻。

他在一篇回忆早年与澄籍著名学者黄际遇先生 在青岛喝功夫茶的文章中写道:“随先生到其熟悉之潮州帮的贸易商号,排闼而入,直趋后厅,可以一榻横陈,吞烟吐雾,有佼童兮,伺侯茶水,小壶小盏,真正的 工夫茶……潮汕一带没有不讲究喝茶的,我们享用的起码是‘大红袍’、‘水仙’之类。”梁先生又在《雅舍小品•喝茶》中说:“茶之浓酽胜者莫过于功夫茶。” 可见,梁实秋先生对潮汕功夫茶有着很深的印象,评价也很高。


国内名人学者喜喝和赞赏潮汕功夫茶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例如1962年老舍来汕品尝了功夫茶之后, 随即口占“品罢功夫茶几盏,只羡人间不羡仙”的诗句来;我国著名女学者冼玉清教授在品尝潮菜和功夫茶之后,赞赏说:“烹调味尽东南美,最是功夫茶与汤。”


此外,郭沫若、林语堂、周作人、季羡林、蒋子龙、何满子等作家学者对功夫茶也有着很深的印象、美好的回忆。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