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不要让现在成为后悔

林清玄2018-01-11 17:59:30

▾  点击收听  ▾|音频来自特邀主播:小雅|


圣哲云集的盛事

文 | 林清玄



我们所要的理解是现前一念的理解。


过去知识唯一的用处,就在使我们更能应付现在,没有比轻视现在对孩童心灵造成更大的伤害了。


现在即现前所有的一切,既是过去,也是未来的圣地。


须知过去两百年较之过去两千年一样是过去。


别受日期的欺骗,莎土比亚与莫里哀的时代,和索弗克理、维吉尔的时代一样,俱属过去。


圣哲云集是何等盛事!他们唯一可能的聚会之地就是现在。至于古圣先贤抵达现代所需横越的时间长短,是无关紧要的。


读这一段文字,大概很少人可以猜出是一百年前的哲学家怀海德所说的话。


如果我们专注于现在的一刻,不仅古代西方的文学家可以来到我们的案前,中国的文学家也可以和他们携手同来,莎士比亚和李白在一起喝茶,并非无稽之谈。


这不只是荀子所说的“古今一度”,而且是“东西交辉”——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交辉在现前的一念,这才是活在现在最真实的价值。




“达摩尚未来中国以前,中国有没有佛法?”


“你只问达摩还没有来之前有没有佛法,有没有问过现在有没有佛法?”


有人问天柱崇慧禅师。


禅师说:


“师父的意思我不懂,请师父指示!”


天柱崇慧禅师说: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呀!“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是多么美丽的句子!


后来的善能禅师用两句来解:


不可以一朝风月,昧却万古长空;

不可以万古长空,不明一朝风月。


因为,“一朝”与“万古”是同时存在的,“长空”与“风月”不只是过去如是,现在如是,未来也如是呀!在我们未来这个世界以前,长空里就有这么美的风月;当我们离世之后,美丽的风月还是在长空之中。


把万古长空凝聚在一朝风月里,就像把整个海洋凝聚成一滴水,一滴水是海洋的一部分,一滴水也是海洋!



怀海德把“一朝风月”在“万古长空”中的关系称为“契入”(ingression)。


特殊属性的粒子在历史的路径上虽是具体独特的,但在浩瀚时空中却与持续运行的粒子属性相同,它既是“弥布”(it pervades)于它的路径,它也“处在”(it is situated)路径上每一事件的粒子上。它在每一个永恒的空间中,根据一个轨道运行着。


怀海德的话并不难解,我抬眼看天,映入我眼睛的明月,对此刻的我有独特的意义,但千万年来,明月也具有普遍意义地照耀着,明月持续在时空的轨道运行,我也持续在生命的轨道运行。就在今夜,在一瞬之间,我与明月“契入”了。


在自然时空里,我们分离,各自回到轨道。但在心灵的时空里,因契入的印证,我们不再分离了。


“一朝风月”与“万古长空”在契入的时刻,是没有分别的。


今夜泡茶时,邀请了天柱崇慧与怀海德一起来喝茶,怀海德还带来一个朋友——那位说出“两次伸足入水,已非前水”的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斯。


真是太美好了,他们唯一可能聚会之地就是现在。


圣哲云集是何等的盛事呀!


一滴水滴进了海洋。


海洋进入了水滴。


关于时间,你是怎样理解的?欢迎在下方留言。


END

可能你还喜欢看▼

林清玄读书会诚邀您来投稿!

世界在变,愿你我心不变

有一种境界叫放下,有一种心态叫舍得!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