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棺材里的喘息声

默小西2018-04-15 10:48:25


文 | 默小西   图 | 网络

  

默小西:专注写故事的磨人小妖精

1


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


宋老鬼盗了半辈子墓,没想到最后还是栽了,更丢脸的是,竟然栽在了一个女鬼身上。


这得从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说起。


那晚,秋风吹得正紧,宋老鬼站在土坡上,盯望了许久,那贼眼瞄上仁义乡后山的那片墓地已经好久了。


乍一看,那片墓地也没什么特别,光溜溜的几棵枯树,零星的几座墓碑东倒西歪的,一看就是落败不堪的家室才埋在那儿。


可偶然的一次,他无意间听人说起那一片在很久之前是一个土财主的地,于是找了个时间去那踩点,好真让他发现了当中一座墓碑上记载着土财主的身份,宋老鬼暗自窃喜,想着这土财主的大墓陪葬品必定是不少的。


民间盗墓掘坟的,大多是舅舅和外甥合伙,因为财欲容易让人迷失本心,沾了这层血缘关系,能大大避免有人为了私吞财物,痛下杀手。


也许有人会疑惑,为何不父子搭档呢?


你想啊,盗墓又不是去旅游观光,那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若碰到大墓,里面毒气暗箭,危机四伏。父子要是一同入墓,万一都遭了殃,可是断子绝孙的事,断然不可!更何况舅舅外甥合作听起来也有个好兆头,有舅(救)能甥(生)还。


所以,宋老鬼盗墓和踩点都会带上自己的外甥王小虎。


“老舅,看得准吗?”外甥王小虎手里拿着铁铲,推了推他的肩膀。


“废话,我几时看走眼过?”宋老鬼白了他一眼,把别在腰间的烟斗拿出来,放在嘴边抽了几口。

2


二更天的时候,宋老鬼带着王小虎趁着天黑朝那片墓地摸了过去。


“就是这里了。”宋老鬼右手一指。


王小虎抬头,发现眼前是一块花岗岩打造的墓碑,哪怕风雨磨平了一些棱角,一些青苔沉睡在上头,也丝毫没能折损它曾经的庄严。


宋老鬼将短把铁铲往坟头上一插,从腰间抽出烟斗,背靠着那块高耸的墓碑坐了下了。


远处,几家灯火在夜色中摇曳,待它们相继回归黑暗之后,宋老鬼烟斗里的烟也抽得差不多了。他抬头看了看星象,手里掐指一算,点了点头。


“时候差不多了,动土!”


说着,他从墓碑的西北角扫出一块不大的空地,开始做起了盗洞。


王小虎身强力壮,接过宋老鬼的短把铁铲就挖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挖了个半米来深的洞口。


“老舅,这坟头有点不对劲啊!”王小虎越挖越觉得怪异,心里顿时没了底。


“嗯,是有点古怪。”宋老鬼抓起一把泥土,放在手里捏了捏。


“按理说这座坟头应该有些年月了,可是这石碑下的土松松垮垮的,倒像是座新坟。”


“莫不是什么邪祟东西睡在里头了吧!”王小虎缩了缩脖子,有些紧张地看向宋老鬼。


“黑狗血带了吗?”


“带了。”


“洒一点到坟头上。”


王小虎麻利地从挎包里摸出一个黄纸包裹的瓶子,将里面粘稠的液体洒到了坟头上。


两人杵着铁锹看了一阵,坟头上愣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挖吧!”宋老鬼蹭了一下王小虎的胳膊,有点恼怒自己的多疑。真是人越老,胆子就越小。


因为土质松软的缘故,约莫半个时辰的样子,盗洞就挖进去了四米多深。随着面前的土壁一垮,一个黑洞洞的空间便呈现在了眼前,一股阴风夹杂着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王小虎连忙捂着鼻子,退了出去。


“老舅,挖通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短把铁铲丢在了脚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嗯。”宋老鬼点燃烟斗里的最后一点烟,将烟杆递到王小虎手里,示意他抽上一口。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两人才一前一后地钻了进去。


盗洞狭窄,手电筒的光束在漆黑的洞壁上印出无数个泥土颗粒,仿佛置身宇宙中的尘埃。慢慢地,光束逐渐扩散,在盗洞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可以容乃十多人的墓穴。


“他娘的,这土财主肯定敛了不少不义之财啊!”宋老鬼扶着洞口,跳到了墓穴当中,用手电筒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是一座青石垒砌的砖墓,眼前的石壁上雕刻了一副栩栩如生的八仙图,角落里各种瓷器瓦罐随意摆放着,虽然赶不上王公贵族的规格,但也算是极为讲究了。


往前走过一条细长的甬道,一方巨大的石棺就四平八稳地钉在了寝宫中央,黑乎乎的,倒像一辆黑色的汽车。


3


“老舅,开棺吧!”王小虎的眼睛里映着手电筒的光,情绪有点激动起来,说着就要用铁铲去撬石棺。


“慢着。”宋老鬼压住了他的手,“别坏了规矩。”


“哦哦。”王小虎一拍脑门,从挎包里摸出一根白色的蜡烛,在寝宫的东南角点了起来。


俗话说“人点烛,鬼吹灯。”其实民间的“鬼吹灯”倒也不全是迷信,在墓穴里点蜡烛,主要是为了检测墓室里的氧气含量,灯一灭就说明氧气不足,人就得走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两人一左一右地分站在石棺两旁,将手中的铁铲横插入了石棺的缝隙处。随着咔咔的一阵响声,几百斤的石棺板慢慢撬开了一道两指宽的口子,一团空气沙沙地吸入了石棺中,随后一股恶心至极的尸臭飘散了出来。


“用力推。”宋老鬼沉声了一句,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了。


王小虎毕竟年轻,扭身顶在石棺前,双手卯足了劲一推,居然硬生生把棺材板推开了五十多公分。


等棺椁里的尸气散了些,王小虎才把脑袋探了过来,这棺椁挺深,底部躺着一滩黑漆漆的东西,他拿手电筒晃了晃,发现是一具穿着寿服的尸体。


看样子,这人死了有一些时候了,浑身烂得只剩下几缕头发,两个黑洞洞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嘴巴半张着,好像还在说话。


“先人莫怪。”宋老鬼低声念叨了一句,开始伸手在尸体旁边摸索起来。


“先人莫怪。”王小虎愣了一下神,也学宋老鬼的样子,俯下身子拾捡着棺椁里的东西。那尸体上的寿衣兴许是泡得太久了,在王小虎的手接触到它的一瞬间,就化成了几块烂泥,黏糊糊地敷在他的手上。


南方的墓葬大多如此,这座石棺还算保存的较好的,以前宋老鬼还开过一次清朝的木棺,那被尸水浸泡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老舅,这家伙穷得很啊!”王小虎在泥水中摸了半天,一件趁手的东西都没有。


“别急。”宋老鬼不愧是老江湖,他掏出一条粗麻绳,十字交叉缠到尸体的腰部,随着手臂一抖,尸体楞是让他来了个咸鱼翻身。


“有了。”王小虎惊呼一声,发现在那尸体底下,压着一个精致的木盒。


“哼,这些有钱人鬼的很。”宋老鬼打了个冷哼,将那个木盒一把抄到了手中。言下之意就是,他们再鬼,也鬼不过他宋老鬼。

4


宋老鬼左手端着这木盒子,用手电一照,那雕龙画凤的盒面竟然发出波光粼粼的金光。


“金丝楠的。”王小虎咧着嘴凑了过来,这可是好木头。


“看来,这趟咱们没白来。”宋老鬼脸上的皱纹也挤到了一块,正要起手开盒子的时候,一阵阴风刮了进来,东南角的那根蜡烛也跟着忽忽的闪了一下。


墓室内的空气潮湿阴冷,几声野狐的戚戚声,从外面的盗洞吹到了里面,顿时在幽静的墓室中回荡起来,王小虎紧了紧自己的棉衣,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


“老舅,这风不对头啊,要不咱先撤吧,赶紧的!”


“等等,那是什么?”宋老鬼手一招,墙角的蜡烛并没有熄灭,烛火摇曳处,微弱的光芒映在了石棺旁的一个阴影里。


一个红漆包裹的东西,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角。他将手电筒照过去,发现居然是一个瘦小的红木棺材。


“老舅,这石棺底下怎么还有一副棺材?”


“不应该啊!”宋老鬼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凝重起来。这么大的墓室,如果是夫妻合葬,怎么说也要挖个侧室才对,怎么就藏在石棺底下?


“啊!”


宋老鬼还在愣神的时候,王小虎已经撬开了红棺材的盖子,只看了一眼,就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宋老鬼怒斥了一句,伸出脖子往棺材里看了看,这一看可不要紧,即使老练如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那小小的红木棺椁里,竟然躺着一具身着红衣的女尸,唇红齿白的,看上去仿佛只是睡着了,那面相说不出的诡异。


这具女尸显然是刚下葬不久,“阴婚?”宋老鬼稳定住思绪之后,脑袋里立马闪过了这一念头。


旧社会,有钱人家里的男人如果未经婚配就过世了,就会找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尸陪葬,并为两人许下婚约。因为是死人之间的婚约,所以称之为阴婚。


可是,这墓穴的主人死了起码有上十年了,怎么到现在才配阴婚?而且,明明是座祖坟,肯定连后代都有了,怎么可能还没结婚呢?难不成真有狐鬼?


“她生前一定是个大美女。”王小虎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刚才的狼狈样子早已没了踪影,反而一脸遗憾的看着棺椁里的女尸。


“喜欢啊!喜欢,你就背回去啊!”宋老鬼用力踢了一脚他的屁股,也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快点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天都快亮了。”


“老舅你怎么不去啊!”


“你不是喜欢吗?”


“哦。”王小虎应了一声,壮着胆子伸手摸了进去。


谁知王小虎刚碰到那女尸的身体,一双冰冷的手就死死地钳住了他的手臂……



未完待续

故事好不好,姿势很重要

扫描二维码,我就是你的人了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下)

高潮后的窒息

高潮后的窒息(下)

欲望之偷窥

欲望之偷窥(下)

纠缠不清的孽缘(全)

爬上岳母的床

爬上岳母的床(下)

吃Ji女主播

吃Ji女主播(下)

偷人

偷人(下)

办公室的娇喘声

办公室的娇喘声(下)

负心狗男女!

负心狗男女!(下)

寂寞聊骚的微信男女

寂寞聊骚的微信男女(下)

替闺蜜挡刀之后………

替闺蜜挡刀之后……(下)

公交车上的摩擦

公交车上的摩擦(下)

相亲女的第一次

相亲女的第一次(下)

将军在上,何人在下?

将军在上,何人在下?(下)

男上司的禁忌之恋

男上司的禁忌之恋(下)

女警花的悲惨遭遇

女警花的悲惨遭遇(下)

傻媳妇床上的男人

傻媳妇床上的男人(下)

高利贷下的逼良为娼

高利贷下的逼良为娼(下)

凌虐人妻

凌虐人妻(下)

美女引发的杀戮

美女引发的杀戮(下)

嫂子的诱惑

嫂子的诱惑(下)

上位局中局

上位局中局(下)

浪荡女的最后一个嫖客

浪荡女的最后一个嫖客(下)

微商的堕落之旅

微商的堕落之旅(下)

致命催眠术——王覃身世揭秘

被欲望支配的娇妻

被欲望支配的娇妻(下)

两个女人上床的真相

两个女人上床的真相(下)

深宅里的苟且偷生

深宅里的苟且偷生(下)

被性侵的留学生

被性侵的留学生(下)

死亡游戏

死亡游戏(下)

村子里的俏媳妇

村子里的俏媳妇(下)

报复性偷腥

报复性偷腥(下)

最毒女人心!

最毒女人心!(下)

毒能助性,爱能毁人

毒能助性,爱能毁人(下)

葡萄藤下交织的欲望

葡萄藤下交织的欲望(下)

恶毒女人的俘虏

恶毒女人的俘虏(下)

欲火焚身

欲火焚身(下)

慰安妇的屈辱

慰安妇的屈辱  (下)

上床,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上床,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下)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