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张休假表,说出多少官兵想说未说的话

中国军网2018-02-12 19:16:55

休假这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搁谁心里分量都不轻。它像军旅中的一座温情驿站,幸福了亲情、深厚了友情、甜蜜了爱情,让人盼望、让人热爱、让人回忆。今天,《解放军报》“军营观察”版探讨了这一话题。

记者调查

透视一张休假统计表


——对陆军第12集团军所属部队落实休假情况的调查与思考

■万学林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戴 强

为方便休假官兵出行,某团每天都会派出车辆接送休假官兵出入营区,为他们提供暖心服务。王 健摄


1月3日,元旦假期刚过,集团军政治部干事卢亮亮一早便来到办公室。在新年度第一个工作日,他要将一份重要表格统计整理好,送至集团军领导案头。


这是一份记录着集团军部队去年一年官兵休假情况的统计表。


2015年3月,原总政总参总后颁布了《关于军队人员有关福利待遇的若干规定》,对落实官兵休假制度作出了明确要求。2016年是落实这一规定的第一个完整年度。该集团军领导认为,认真分析全年官兵休假统计数据,对于掌握落实规定的情况、查找问题不足有着重要意义。


“一份休假统计表可以折射出很多问题。”卢亮亮用手快速翻动厚厚一摞各单位上报的表格,一串串官兵姓名和休假完成情况从眼前闪过。


干部休假完成率突破94%,基层干部达95.6%——


休假率创下近年新高来之不易


第一眼看到休假统计数据,集团军干部处处长缪亚军长舒了一口气。


2016年,集团军休假情况整体向好,以往最难落实的干部休假今年也有大幅度提升,平均休假率达94.5%。95.6%的基层干部休假率,更是创下了近年新高。


“这样的结果来之不易。”缪亚军在干部部门工作了10多年,对历年休假情况心中有数:休假难,破解休假难题更难,每个百分点都是下大气力“抠”出来的。


某机步旅通信营营长杨秀山体会到了集团军的这份力度——


去年杨秀山的假期共40天。3月,趁着训练任务不太重,他休了18天假。6月,野外驻训展开前,旅里优先安排军事主官休假,他又休了9天。12月,旅里统计休假情况,旅领导发现杨秀山还有13天假期,点名把他“撵”回了家。


“从上到下各级强力推动、持续用劲,是破解休假难的关键。”杨秀山说。


去年12月份,某特战旅侦察营教导员梁超也休假了。按说,到了年底,各项评比总结等事务较多,身为政工主官的梁超怎么敢当“甩手掌柜”?


“要搁以往,我肯定不敢放心走。”梁超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初开始,旅里就加强对官兵休假的统筹协调,为一些平时休假难的岗位都安排了“替身”。


休假期间,为梁超“顶班”的是保卫科长胡锦华。胡锦华当过两年多的教导员,兼职干起梁超的工作没问题。他认为,“这种科学统筹对解决休假矛盾是很有必要的。”


某旅上士罗江龙把近两年自己都休满了假期归功于“转作风”。罗江龙平时负责的是旅招待所的工作。“以前迎来送往连轴转,哪有时间休假!现在工作组、检查组少了,会议、集训压减了,我们自然有了更多的支配时间。”罗江龙说。


休假,既需要时间还需要便捷。去年,为帮助官兵休好假,集团军各单位创新了不少做法——


某通信团在调研论证基础上,出台了探亲休假离队手续1小时办结机制,简化官兵休假程序;某旅拿出家底经费,为因为工作原因不能一次休足假期的官兵发放差旅费补贴,减少官兵后顾之忧……


对于这一切,采访中不少官兵谈到,部队围绕休假做的方方面面工作,既提升了个人的获得感,也体现了部队管理正规化法治化水平在不断提高。


休假不均衡,战士比干部好、副职比主官好;计划赶不上变化,12%的官兵未能在原计划时间休假——


高休假率里的结构性矛盾不容忽视

官兵休假和家人团圆。张正举 摄


“在休假这项工作上,我给连队拖后腿了……”去年12月底,某防空旅发射连指导员李耀辉面对全连官兵做工作总结时,主动自我检讨。


当时,李耀辉还有15天的假没休。去年上半年,他在宣传科当干事,见缝插针休了段时间。6月份接到任职命令改任指导员后,面对新岗位,他一方面要熟悉情况不好意思休假,另一方面要备战集团军指导员大比武无暇休假,15天的假期便一直拖到了年底。


李耀辉的故事不是个例。在该集团军休假统计表中,透过95.6%的基层干部休假数据,我们还看到了这样一组统计:营连主官休假率为92.9%,低于平均水平,而旅团主官更低,仅为44.3%。


除了主官休假难,仔细审视这张休假统计表,类似的结构性矛盾还不少——


从完成休假的人群看,战士比干部落实得好,副职比主官落实得好,基层比机关落实得好。集团军很多旅团战士完成休假率都接近100%,未完成休假的大多是机关工勤人员;各部队团以上机关平均休假率为91%,集团军机关休假率仅为80%。


从各单位休假情况看,保障部队普遍比一线任务部队好。某特战旅干部科科长管寅以一个担负战备任务的连队为例,为我们算了一笔账:一个连队约7名干部,严格按照67%的比例要求,只能同时休假2人,按照平均每人35天假期算,需要140天左右才能保证每名干部都休完假。“如果有干部外出学习、比武、集训,这个时间会更长,要在不影响年度大项任务的情况下见缝插针安排好,难度真不小!”


官兵完成休假的时间也不均衡。以某旅的休假统计数据为例,一方面,官兵40%的休假都是集中在岁末年初11月至1月3个月份,重要节假日休假诉求扎堆,进一步加剧了休假难;另一方面,由于休假比例、工作任务的原因,超过12%的官兵虽然休了假却并不在年初计划的时间,有官兵坦言,这种“为了完成休假任务而休假”,缺乏幸福感……


这些问题引起了该集团军各级的重视。


以主官休假难问题为例,某装甲旅政委张振东这样分析:若是“走不开”说明“五多”还很多,若是“走不得”说明单位建设有短板,若是“放不下”说明观念还没转变……“无论哪种情况,都不利于部队的长远发展。”他说。


94%的休假率于战备训练是合理的,于官兵正当福利则是有缺憾的——


剩下的6%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在休假问题上,某工兵团四级军士长毛盾有些矛盾。


“不是不想休,不是领导不让休,可事实就是休不完。”这位多才多艺的士官,是团里的俱乐部主任,除了要放电影,还担负摄影摄像、新媒体报道等任务。


去年毛盾先后休过两次假,但还是剩下几天假期因为走不开总是休不完。“虽然已休够了总天数90%的‘门槛’,但剩点尾巴还是有点遗憾!”他苦笑着说。


“看待休假不能只看数据。”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李军以干部休假情况作分析:94%的干部休假率,对满足正常战备训练而言有科学合理性,但从保障官兵的正当福利来看,工作做得还远远不够,剩下的6%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


如何消除6%的未休假率?毛盾结合自身经历谈到,部队一些工作的运行机制应该有所改变,“不能让一些新工作有岗无编、一些重要岗位没人替换”。


还有的官兵认为,实现全员全额休假,不能只是建立在领导重视的前提上,应当更加科学统筹制订休假计划,并进一步强化休假计划的刚性执行力。


为进一步提升休假率,该集团军各部队也展开了一系列探索——


加强思想引导。去年底,某旅组织感动军营人物评选,明确要求不得把牺牲休假干工作写入参评者的典型事迹,树起依法休假是正当权益的鲜明导向。


创新休假制度。某炮兵团鼓励重要岗位人员分段休假,在法规范围内,允许干部上下半年各休假一次。


严把召回关口。某装甲旅明确提出,对于确实因工作需要召回休假干部的,必须双主官审批,备案备查……


“休假问题解决了,对部队战斗力建设也是极大的促进。”李军认为,破解休假难是个系统工程,当前各级需结合新情况、找准新问题,持续用力,久久为功。

声音

对不起,我是个“逃跑”的新郎

这是一名军人中断休假后写给新婚妻子的信。


2016年7月31日,第20集团军某旅一连排长丁训光与相恋已久的女友王小学举行了婚礼。新婚当天,丁训光接到了部队参加整建制战备拉动和实兵对抗演习的通知。大事当前,次日清晨丁训光便出发奔赴演习场。火车上,他怀着对妻子的愧疚,写下了这封安慰信。


征得本人同意,将此信刊登。

亲爱的小学:


对不起!我是个“逃跑”的新郎。很抱歉刚结婚就要返回单位了,说好的云南蜜月旅行要推迟了。


当接到召回的通知时,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以前听说别人结婚、家属生孩子被召回,总觉得为什么不挑个好时候呢?现在才知道人在军营身不由己,很多任务是突发的,我们军人无法把控自己的假期,唯有随时待命。


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却在新婚后第二天跑回了单位。上火车前,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泪花。为减少离别的悲伤,我努力控制自己,告诉自己要保持微笑。可就在火车开走那一刻,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涌。那一刻,我甚至在想,如果自己不是一名军人该多好。


很感谢你能理解我!都说从军就是奉献,但很多人其实并不能真正理解。只有真正踏入军营,个中滋味才能体会。


我一直觉得年轻人就该到部队,就该多吃苦,以后都是财富。当初我也是抱着这个信念考入了军校。可是,到了结婚的年纪才发现:原来,吃苦奉献不只是自己的事,而是整个家庭的事。我可能注定要做一个失职的儿子、丈夫,乃至父亲。


从军几年,我已习惯了漂泊,一个背囊、两个手提包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人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现在,我虽然给了你一个家,却只是一座空房。我很心酸,也很愧疚。


总之,我还是很感谢你的理解,感谢你选择了我。一个不能常伴你左右的我,一个即使休假回家也可能随时抄起行囊便转身离开的我……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军人的节日,也是你的节日。从昨天起,你就正式成为了一名军嫂,听着挺“高大上”吧,但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我相信你能和我一起扛起这重任,祝你节日快乐!


训 光 

2016年8月1日

锐视点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家国观念影响深远。千万军人牵挂的家,亦与军队这一守卫和平的特殊集体紧密相连,与部队工作乃至战斗力建设紧密相关。守望军人的家庭幸福,于个人、于部队都有着重要意义。


正因如此,休假这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搁谁心里分量都不轻。它像军旅中的一座温情驿站,幸福了亲情、深厚了友情、甜蜜了爱情,让人盼望、让人热爱、让人回忆。


然而,在一些单位,正常的休假落实起来却难上加难:有的把休假权限“统”得过死,层层审批、层层备案,影响了官兵正常休假的时间和计划;有的把休假当成“软福利”,批不批准休假,要看工作表现怎么样;有的演训任务重不便休假,任务结束后却忽视了相应的弥补措施,甚至把“主动放弃探亲休假”作为典型事迹宣扬;还有的主官不带头休假,以致下属在提起休假时,总感到“不合时宜”,羞于启齿……凡此种种,仿佛一根根无形“绊索”,绊住了官兵休假的脚步。


“男儿作健向沙场,自爱登台不望乡。”虽然军人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休假的不确定性,但休假权作为官兵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维护。2015年3月颁布的《关于军队人员有关福利待遇的若干规定》,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军人探亲休假的相关要求,体现了军委对广大官兵的深切关怀,更需要在具体实践中落地生根。


解决“休假难”,越是办好难办的事,越能见作风;越是办好关系官兵切身利益的事,越能打动官兵的心。

是啥“绊”住了休假回家路?

■王 宁


三国时期,诸葛亮率兵伐魏,为解将士思乡之苦,采取分兵两班的办法,以三个月为期,每十万人为一班出祁山作战。一次,曹魏二十万大军欲奔袭剑阁,而此时蜀军正值换班之际。危急时刻,有人建议换班军士先留下退敌,诸葛亮却说:“不可,吾用兵命将,以信为本;既有令在先,岂可失信?且蜀兵应去者,皆准备归计,其父母妻子倚扉而望;吾今便有大难,决不留他。”遂命换班军士立即回家。将士闻之,深受感动,皆愿拼死报国,最终大败魏军。


一个小小的换班,体现了诸葛亮的治军智慧:关键时刻不改变官兵轮换制度,是对自己的部队有充足信心;同时也维护了制度的权威,是言而有信的体现;更是把官兵切身利益放在心上,既赢得了兵心,也提高了战斗力。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冷兵器时代如此,备战现代战争同样如此。试想,平时连官兵休假问题都解决不好,战时若出现战损减员,还怎么打胜仗?有调查显示,很多休假制度落实比较好的单位,都是完成任务出色、战斗力凝聚力较强的单位;与之相反,一些休假制度落实不到位的单位,要么基础薄弱、短板明显,要么一年到头“洋相”不断,官兵牢骚满腹。从一定意义上讲,能不能解决好“休假难”,考验的是各级党委机关科学统筹的能力、落实制度的意志。


“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之所以出现“休假难”,根子还是各级领导干部法治观念没有真正树立起来,一遇到具体问题,还是“政策”不如“对策”、“红头”不如“口头”。维护官兵权益,应多与法规制度对对表,不能拍脑袋、想当然,搞土政策、土规定。唯此,方能把关爱官兵真正落到实处,带出部队的融融暖气、虎虎生气。


“将之求胜者,先致爱于兵。” 在复杂多变的未来战场上,兵心一体方能克敌制胜。其实,军人与家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只要各级多一些换位思考、多一些真情实意,就一定能让官兵带着“家的期盼”踏上休假路。


(作者单位:北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


(刊于《解放军报》2017年2月16日 05版)

作者:万学林 戴 强 王 宁 等

编辑:王天益 毛志文 陆金路

值班:钱宗阳

编审:曲延涛

来源:“军营观察家”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