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推荐 | 小说,你成功引起了我这条鱼的注意!

胖鱼小说酱2018-05-15 21:06:31

“舒小艺,笑笑要吃樱桃,下班买回来,顺便多买点套套,快点,别磨蹭!”


  电话那端,陆文博的语气,冷漠的像是在命令一个女仆一样。舒小艺脚步停在海湾九号别墅的大门外,渐沉的夜幕下,昏黄的路灯笼罩着她纤薄的身影。


  她漆黑的眸望了望别墅的某扇亮灯的窗户,缓缓落下手机,唇角牵过一丝苦涩,纵然心里早已千疮百孔,却还是不得不转身去了别墅区的进口超市。


  十几分钟后,拎着陆文博电话里要求的东西回来了别墅里。


  “少奶奶您回来了!”别墅的老女佣张妈,恭恭敬敬的迎到门口。


  “这些,是他要的!”舒小艺将手拎的购物袋递向张妈。


  张妈迟疑了下,没有伸手去接,难为的道:“对不起,少奶奶,少爷让您亲自送上去。”


  舒小艺秀眉皱的更深了,哀怨的看了眼楼上的方向,她握了握拳,深吸了口气,迈上了楼梯。


  上楼的脚步,每一步都似如千金之重,尤其听到楼上某扇门内传出的女人酥软的娇吟声,她就更是举步维艰,至从嫁给陆家唯一的少爷陆文博,半年的时间里,她早已习惯陆文博三天两头把那个娱乐圈有名的交际花蒋笑笑带回来,陆文博从不会避讳她。


  就像此刻,舒小艺一来到卧室的门前,就从半掩的门缝里看见室内一片暖昧的画面,挺拔的陆文博穿着浴袍站在梳妆台前,性感着装的美艳女人坐在梳妆台上,莹白的双腿缠着男人坚实的腰身,一对藕臂勾着男人的脖子……


  “宝贝,三天不见,想我了吗?嗯?”陆文博极具魅惑的语气抵在女人耳畔,轻咬着女人的耳垂,大手搂紧女人的细腰。


  “嗯……讨厌啦!你弄疼人家了……”


  女人嗲嗲的娇嗔,听的舒小艺浑身起鸡皮,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伸出手拍了三下门板,然后把手拎的袋子挂在门把上,转身就走。


  “舒小艺!”不等她迈下楼梯,陆文博冰冷的声线冲出了卧室来。


  舒小艺脚步顿在楼梯口,默默深吸气让自己尽力显得平静,调整好淡漠的表情,才转过脸去。


  陆文博已然来到了她面前,她看了眼陆文博半敞着的浴袍,双手不由的捏紧,急忙躲避了不该看到的风景,淡淡的看向陆文博冷俊的脸孔,平静道:“你要我买的东西都在那个口袋里了,还有事吗?”


  “舒小艺,看到我又带女人回来,你心里很不爽是吧?”陆文博脚步逼近,壁垒般紧实的胸膛在半敞的浴袍里若隐若现。


  “我没有!”舒小艺一口否认,往后退了一步就无路可退的抵上了楼梯围栏。


  陆文博一把抓起她的皓腕拽进他胸口,狭眸里一片阴鸷,“舒小艺,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装?是你自己处心积虑成为陆家少奶奶,既然有颗爱慕虚荣的心,就别再伪装什么贞节烈女的假面!”


  “把你骨子里的下贱漓淋尽致的表现出来,或许,我还愿意念在你妈为我陆家做了一辈子女佣的情面上,让你免守活寡!”


  舒小艺紧紧捏着拳头,陆文博充满讽刺的字字句句像尖刀一样的刺进她心口,明明心痛的窒息,清秀的脸庞却强挤笑颜道:“既然我在你心里如此不堪,那我也宁愿守活寡!”


  “文博……”


  卧室门口传出蒋笑笑娇柔的声音,打断了楼梯口陆文博和舒小艺的僵持气氛。


  舒小艺伸手推开陆文博的禁锢,转身匆匆迈下了楼梯,陆文博站在楼梯口恶狠狠的目光盯着舒小艺奔下楼梯的匆忙背影,拳头不由的攥出青筋,这个女人方才竟然说,她宁愿守活寡!


  “舒小艺,你给我等着!”陆文博咬着牙自言自语时,手臂被缠了住,一回头就看见蒋笑笑媚眼如丝的望着他,“亲爱的……”蒋笑笑一边娇嗔,一边用呼之欲出的胸器蹭着陆文博胳膊。


  陆文博浓眉一簇,扬臂抽出了被蒋笑笑缠住的胳膊,“饿了,一起下去吃饭!”说着,他转身回卧室换衣服。


  蒋笑笑看着陆文博转变的冷漠态度,眯了眯媚眼,朝楼下坐在客厅里的舒小艺瞥了眼,红唇勾起一抹阴暗的弧度。


  “今日下午,国际An.g集团,总裁慕少修先生抵达龙城,据悉,慕总此次归国,有望与亚洲皮具世家陆氏集团合作……”楼下电视机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


  舒小艺坐在沙发里,眼睛盯着电视机,脑海里却挥之不去方才在楼上被陆文博咄咄相逼的一幕,她始终不懂,陆文博对她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愫,又或者,到底有没有一丝的感情。


  如果没有,他为什么当初会接受他父亲安排的这场婚姻,如果有,他又为什么在新婚夜不归宿,并从那以后对她一直冷漠,肆无忌惮的带女人回来过夜。


  她的记忆深处还残留着十年前,她十四岁随身为女佣的母亲一起到陆家,当时十九岁的陆家少爷,非但不嫌弃她是女佣的女儿,还对她表现的很像一个温暖热心的大哥哥……


  “舒小艺,把樱桃拿去洗了!”


  舒小艺正陷入一阵游思中,突闻傲慢的声音在身前响起,她抬眸,看见蒋笑笑拎着她方才去超市买来的樱桃口袋递给她。


  见她一时不作何反应,蒋笑笑细眉一挑,“怎么?我让你干活,你不服气?”


  舒小艺冷眼看着蒋笑笑那美艳的脸庞满溢的鄙视和挑衅,对这个女人,她一直都尽力退避三分,起身拿过蒋笑笑递来的樱桃口袋,她默不作响的去了厨房,洗好了樱桃装进水果盘里端出来送到客厅茶几上,正要转身走,沙发里的蒋笑笑又出声命令道:“再给我倒杯热水去!”


  舒小艺顿了下脚步,捏紧手指,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做声,去厨房又倒了杯热水来到客厅,刚把水杯落到桌面上,就眼看着蒋笑笑端起樱桃盘子漫不经心似的一松手,啪!水晶果盘碎落一地,鲜红的樱桃也洒了一地。


  “哎呦!真是不好意思啊,还得麻烦陆少奶奶,帮我把这些樱桃,都捡起来!”蒋笑笑白皙的双腿交叠起来,仰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笑着道。


  舒小艺终于忍不住出声:“蒋小姐,我不是你的女佣!”


  “哦?是吗?”蒋笑笑做出诧异的样子,端着那杯热水也站了起来,绕过茶几站到舒小艺面前,“那你倒是说说,你在这个房子里,不是女佣,是什么?”


  “……”舒小艺一时语噻,她突然觉得难以回答,半年前她是以陆家少奶奶的身份被名正言顺的娶进来的,然而这半年里,丈夫陆文博非但不碰她,还把她当成了一个女佣一样差使,并肆无忌惮的将眼前这个女人带进门来,完全不顾及她的存在和感受。


  她到底算什么,现在连她自己都没有答案。


  蒋笑笑更加讽刺的笑了起来,“呵呵,看来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什么了,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你呀,和你母亲一样,永远都只是陆家的一个下人而已!”


  “不过,你母亲这个下人呢,比较豁得出去,一把年纪了,还不要脸的卖弄那把苍老的贱骨头勾引文博他爸,这才让陆董事长硬逼着文博娶你……”


  “你给我住口!”


  舒小艺嘶声制止蒋笑笑诋毁她母亲的言语,一生淳朴善良的母亲,她决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诋毁,一气之下挥起了巴掌想要反击,手腕却被蒋笑笑一把摄住,下一秒,蒋笑笑手握的热水杯朝她身上泼了过来……


  “啊~”


  陆文博换好了一身家居休闲服从卧室出来,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楼下客厅里传来舒小艺的尖叫声,他疾步奔下楼梯,不等搞清状况,就见蒋笑笑哭着扑进了他胸口:


  “文博,你看那个女人,我不过是让她帮我洗洗樱桃,她就把果盘一起摔碎了,还伸手要打我,你要替我做主……”


  陆文博听着怀里女人娇嗔的哭诉,紧蹙的眉目盯着站在茶几前的舒小艺,她看起来比先告状的蒋笑笑更狼狈很多,腮边的发丝被水淋湿,半张面颊到露在衣领外的白皙颈间一片灼红,她拧着眉头,秀气的脸庞溢着痛色,她脚边还残碎了一只玻璃杯。


  陆文博瞬间明白了什么,放声质问道,“舒小艺,怎么回事?”潜意识里,他并不相信怀里蒋笑笑的话。


  舒小艺伸手碰了碰方才被蒋笑笑泼了热水的半张面颊,一种灼痛感让她心脏猛缩,抬眸,眼底充斥着血丝,声音透着隐隐的颤抖,


  “……陆文博,我受够了,你喜欢这个女人,大可休了我娶她进门,我随时,都愿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舒小艺说完这句话拔腿就跑出了别墅,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她奔跑进愈演愈烈的雨幕中,春雨尤寒,打透她单薄的衣衫,她一边跑一边哭,雨水和泪水交织着冷却着她刚刚被热水灼伤的脸庞。


  此刻,她满心都是悲伤,积压了半年的委屈和苦涩这一刻汹涌决堤,过去的半年里,她忍着陆文博对她的冷漠和无视,忍着蒋笑笑对她的刁难和羞辱,是因为她顾念着陆文博父亲对她和母亲的恩情。更因为她心中残留着陆文博曾经对她的好。


  可是现在,她认清了陆文博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嫌弃她身份卑微的大哥哥了,他变得冷血无情,只会和那个女人一起羞辱伤害她。


  夜漫漫,雨绵绵,怕母亲担心,舒小艺无法去陆家老宅找母亲,无处可去,她最后只能蜷缩在电话亭里避雨,被寒凉的春雨淋透的身子冷的发抖,被热水泼了的脸颊久久残留灼热的痛楚……


  在她沉浸在悲伤中时,路边的一辆加长林肯中,后车窗里,一双幽深的墨眸将她紧紧聚焦。


  “总裁,那位就是您要找到舒小艺,半年前,她已经和陆文博结婚了。”车子副驾的阿川回头对慕少修汇报道。


  慕少修深沉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话亭里蜷缩着的柔弱而悲伤的身影,剑眉微蹙,修长的指轻轻抚上被雨水朦胧的车窗玻璃,薄唇轻启,磁性的声线幽暗低吟:“小艺,我回来了,伤害你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漫长的雨夜,舒小艺浑浑噩噩的做了个梦,梦到她在电话亭里瑟瑟发抖的昏了过去时,被雨水淋透的冰凉身子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眷恋着那个怀抱暖暖的温度,一整夜都不肯放手……


  而再睁开眼睛时,却愕然发现,这一切,竟然不是梦!


  翌日早晨…


  “你醒了?”


  舒小艺沉沉的掀开眼皮,就看见一张陌生男人俊魅而阳刚的面孔,他深沉的看着她,而她,却躺在床上,头枕着男人穿着衬衫的坚硬胸膛。


  看清彼此相依的画面,舒小艺吓得尖叫起来:“啊——”


  “嘘!”慕少修伸出一根修长干净的指堵在舒小艺柔软的粉唇上,低低道:“别吵!你高烧刚退,需要静养!”


  “你……你是谁?我……我这是在哪儿?”舒小艺愕然的哆嗦着唇瓣,莫名其妙醒来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里,实难让她冷静,她一边紧张的往后退缩,一边慌乱的检查身上的衣物,幸好,衣衫完整无损。


  慕少修剑眉蹙了下,深沉的墨眸仍旧紧紧锁着眼前的女人,她竟然真的一点也不记得他了,但,这并不会打断他的计划。


  “我叫慕少修,三十一岁未婚,仰慕舒小姐已久,我会忠于婚姻,倾尽一生许你无尽宠爱,你,愿意吗?”


  慕少修在床上坐直身子,双手握紧舒小艺削薄的肩膀,言语神情皆是一片深沉镇定。


  舒小艺则是截然相反的一脸迷惘和凌乱,“你……你说什么呢?我根本不认识你,而且我,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可以离婚,只要你点头,一切交给我!”慕少修目光灼灼,语气坚定。


  舒小艺仍是一副摸不着头绪的样子,伸手敲了敲额头,她有些恍惚眼前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吗?眼前这个突然告白的俊美男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见她迷惑懊恼,慕少修决定先放过她,转身拿过床头柜上的医药箱,取出镊子夹起药棉沾了药水,回身给舒小艺昨晚被热水泼伤的半张脸上药,一边为她上药一边自顾为她解答疑惑:


  “昨晚你淋了雨,在电话亭里高烧昏迷,我把你带回来叫了医生给你输了退烧药,还有你脸上的灼伤,也用冰块及时给你敷过然后上了药,不然你这半边脸怕是会脱皮甚至更严重。”


  舒小艺被这个陌生男人的一举一动和所言的一切而镇住了,她眨着黑白分明的杏眸,扑闪着细密的长睫定定的看着这个男人,“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谁这么狠毒,竟然想要你毁容?告诉我!”慕少修未达反问道,深幽的墨眸里潜藏着势必为她报仇的决心。


  舒小艺咬住唇瓣,感觉,也许是太久没有得到一个男人的关怀了,所以这个陌生男人所言所行都让她蓦然感动了,眼底有一层水雾缓缓升腾,泪珠就要夺出眼角的一瞬,她突然转身下了床,站在床边对慕少修躬身道了两个词:“谢谢你!对不起!”


  谢谢,是因为这个男人昨晚把她相救,却没有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对不起,是因为她无法接受他突然的告白,对她而言,他只是个陌生人。


  慕少修没有阻拦她离开的脚步,走去落地窗前,目送着舒小艺单薄的背影走出他建在半山腰的私人别墅,然后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对那边阴沉的吩咐道:“去查清楚,昨晚,是谁灼伤了舒小艺的脸?”


  舒小艺走出别墅大门,才发现这栋别墅竟然建在远离城市喧嚣的半山腰,她走过了蜿蜒的一段盘山路,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越发的吃力,正此时,身后响起车鸣声,转身的功夫,黑色加长林肯停在了面前。


  “上车!”车窗落下,慕少修侧过棱角分明的俊脸,刚毅的线条在明媚的春光下格外完美如雕。


  舒小艺看了看眼前这辆极具奢华气势的豪车,对车子里那个俊如神抵般的男人之身份,默默勾起好奇,在龙城,她一直以为陆文博就是最高富帅的象征了,但是这豪车里的陌生男人,打眼一看,就比陆文博更高贵而附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


  “哎!你干什么?”舒小艺正踌躇之际,车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那只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她拽进了车子里,不等她坐稳,车子就绝尘驶离。


  待舒小艺缓回神来,才愕然发现自己正坐在男人紧实的大腿上。


  她秀丽的脸庞顿时一片绯红,急忙从男人腿上跳下,退坐到车门边。


  慕少修漆黑的深眸平静的看着舒小艺这一系列羞涩紧张的表现,他紧抿的薄唇若有似无的勾了勾。


  时过境迁,她的模样儿亦如三年前相逢时,白皙的脸蛋儿即使粉黛未施也清秀可人,那双大大的皓眸犹如浸在山泉里的一对明珠,散发着漆黑闪亮的光芒,唯一遗憾的是,她已经不记得他了,这也怪不得她,只因相逢的那晚他太过狼狈……


  舒小艺微敛着羽睫,察觉到这个高贵俊美的男人正紧紧盯着她看,她想起方才在那栋奢华的别墅里,这个陌生的男人那么突兀的对她表白。


  沉淀了几分,她缓缓的抬眸,试探道:“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了人?我…真的不认识你。”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陌生高贵的男人方才的告白不该是给她的。


  然而,慕少修却无比坚定,“没错,舒小艺,就是你!”


  舒小艺澄清的皓眸又惊讶的放大几分,这个男人连她名字都知道,看来真的不存在认错人的假设,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真的是看上她了?


  舒小艺在默默得出这个结论的一刻,俏颜上绯色渐浓,小女人的羞涩本性不经意的流露,轻咬住唇瓣,细白的手指不自然的绞着身上的白色长裙。


  然后是彼此一路的沉默,半小时后车子驶回市中心,她才出声道:“随便找个方便的路口把我放下来就行,谢谢!”


  “陆氏今天上午十点有一场重要的合作谈判,舒小姐你身为集团总裁秘书,难道要缺席吗?”慕少修一边翻看着手中文件,一边不疾不徐的说。


  被慕少修这一提醒,舒小艺这才猛然响起,昨天陆文博是对她说过,今天上午要会见一个重量级的贵宾,还特别郑重的嘱咐她要备好谈判协议,绝不能有一差二错。


  想到这,舒小艺匆匆看了眼腕表,已经九点过半,她已经比正常上班的点迟到了一个小时,若是再耽搁那个重要的谈判,陆文博铁定不会饶了她,时间紧迫,她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要求慕少修的御用司机,“麻烦你快点送我去陆氏集团,拜托了!”


  十分钟后,加长林肯停在了陆氏集团奢华的门口。


  舒小艺一边看表一边匆匆对车里的人道谢一声就跑下了车子,飞奔进集团大厦里,匆匆忙忙的径直进了电梯…


  而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就在她前脚刚奔进大厦门内时,慕少修就在陆氏集团一行高层的恭迎下走下了豪车,这一行人中,为首的正是陆氏集团总裁陆文博。


  “您好慕总!久仰大名,幸会幸会!”陆文博西装革履的站到慕少修面前,卑躬颔首,一脸敬畏与奉承。


  纵然在龙城,他一直习惯骄傲的被仰视为这个城市的天之骄子,可在慕少修的面前,他却自己都不由得黯淡,只因慕少修的名字,这几年在国际商业圈可谓是一个传奇的神话,他独创了An.g品牌,用短短几年打造了一个奢侈品帝国,品牌旗下涉及广泛,短短几年的销售额和口碑已远远超越了其他数家创立已久的国际大牌。


  其雄厚的实力财力,使得海内外所有上司企业都挤破头皮想要争取和An.g合作的机会,野心勃勃的陆文博,自然也求之不得。


  ……


  舒小艺匆匆回到自己办公室拿了昨天备好的谈判协议和相关资料,听小秘书说陆文博已经下楼去迎接贵宾到会议室了,她一刻不敢蹉跎,赶紧带着协议又匆匆奔进电梯。


  几分钟后,她匆匆敲了下会议室的门进入,刚迈进来,迎面就撞上陆文博投射向她的阴森目光,她看到公司高管们都已就坐,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来的,身为总裁秘书,这么重要的谈判会议她姗姗来迟,陆文博恼火也在情理之中。


  自觉理亏,舒小艺低着头走去陆文博身侧,然后听到陆文博看也没看她一眼的沉声命令:“去,把协议文件敬给慕总审视!”


  “是!”舒小艺应声,顺着陆文博的视线询望过去,毕竟,这次的谈判,陆文博做得很神秘谨慎,连她这个总裁秘书也不知道此次要合作的贵人究竟是何人,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然而下一秒,她却愕然了!


  怎么是他?!


戳下面的“原文阅读”,发现更多精彩!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