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每日小说 | 这是一个平凡少年通向成神之路的旅程……

有乐阅读2018-07-10 20:04:17


天玄大陆,广阔无垠,以武为尊、肉弱强食。武道、决定命运、决定生死、弱者、受人欺凌、强者俯瞰天下。


武者,以灵气为本源,觉醒武魂,凝聚真元、开阔武脉、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天玄大陆,南域境内,宗门林立,而玄天宗便是其中之一。


这一天,是玄天宗探亲之日,玄天宗山门之下,人声鼎沸、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所谓的“探亲”,无非就是宗门弟子家族中人,前来宗门探望他们的同时,还能顺便将家族准备好的修炼资源送来,以便资助他们修炼之用。


杂役弟子,身份低微,所能获取的宗门修炼资源有限,而家族送来的资源,无疑是他们修炼所需的主要来源。


玄天宗杂役区,一名肥胖少年神秘兮兮地拉着另外一名杂役弟子,来到一个偏僻地带。


此地四周都是密集的树丛和乱石,空无一人,显得很安静。


“秦风,快拿着,有了这两株元灵草,你的修为就能突破了。”


只见肥胖青年突然从捂着的胸口里面掏出了两株珍奇的药草,转身递给了他身后的那名杂役弟子身前。


这名杂役弟子,名为秦风,脸庞清秀,稍显稚嫩,但是眉宇之间,却是隐隐有一道英气闪现,看上去的确有一股不凡气度。


他看了一眼那两株元灵草,又看了看肥胖青年,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药草推还了回去。


“虎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你的家族也非大族,能够为你提供的资源也不多,这元灵草如此珍贵,你却一下给我两株,那你自己的修炼,岂不是要因为我而耽误了?”


元灵草乃是一种极为珍贵的修炼资源,李虎一下子拿出两株送给他,他如何能够不知好歹,心安理得去收下。


“秦风,你跟虎哥还客气什么。你现在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刻,作为兄弟,我当然要全力支持你。你给我拿着,你要再说推脱的话,那就是瞧不起你虎哥我。”肥胖青年故作生气,不待秦风拒绝,就直接将两株元灵草强行塞给了他。


“虎哥!”秦风手掌紧握着两株元灵草,热血上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么多年来,在杂役地带对他照顾有加的,也就这李虎一人。


“吆呵,秦风这废物,现在也学会藏私了呀?”突然间,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旁树丛暗处走出三名杂役弟子。


秦风、李虎二人闻言,心头不由一惊,转头看向三人。


当秦风目光落到最前面那名身材魁梧的家伙身上之时,他的一双眼睛,都不由得红了起来。


“是他,杂役地带出了名的煞神马豹,这家伙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秦风拳头握紧,咬牙齿紧咬,那狰狞的面孔,形同凶兽,骇人万分。


李虎也是脸色巨变,心情跌落谷底。秦风看到三人,如此愤怒的原因,他岂会不知道。


此三人,为首的那家伙名叫马豹,是杂役地带出了名的煞神。


就因为三年前,秦风对他的一次小小冒犯,他便不依不饶,多次出手欺辱于他,甚至公然抢夺他身上的修炼资源。


而跟在马豹身后的两条狗腿,一人名刘开头、另外一人名为杨阴。刚刚那道戏耍声,正是出自这杨阴之口。


“去,把他手里东西给我抢过来。”马豹身强体壮、一脸凶恶之相,他指了指秦风手里的元灵草,冷冷地对身后二人挥手下令。


“是,豹哥。”一人应道,然后一步跨出,气势汹汹,朝着秦风冲来。


“嘿嘿,废物,没想到我们会跟踪你吧?跟豹老大玩弄心思,你差远了!”刘开斗尖嘴猴腮,身子瘦长,他三步做两步,来到秦风身前,直接出手,一把抓住秦风手中的元灵草,开始抢夺起来。


马豹身后的杨阴,脸上也露出了冷笑之色,这种场景,他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


秦风咬牙切齿,心中憋郁万分。这两株元灵草,是他修炼突破的最后希望。


倘若他不赶在半月后的外门考核前突破修为,那他就不可能通过外门考核。


秦风已经十五岁,今年无法通过外门考核,成为外门弟子,那他明年就要立马被扫地出门,永远离开玄天宗。


“不、我不能离开宗门、我不能就这样隐没世俗,从此无法翻身!!”秦风心中嘶吼,手掌紧紧抓着两株元灵草,不肯撒手。


这两株元灵草是他救命药草,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马豹抢去!!


“混蛋,撒手、你给我撒手听到没,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好看!”刘开斗狰狞喝道,也不急着抢夺。


他实力远在秦风之上,想要强行抢夺哪会有什么难度。但是对于一个废物,用蛮力抢夺他身上的东西,显然不会有任何的成就感。


他更多的是想用威吓的方式,来震慑他,让他主动放弃,乖乖把元灵草交出来。


“刘开斗,你不要太过分,还不快给我住手!”李虎哪里还看得下去,他直接怒吼一声,义无反顾冲向刘开斗。


只不过,他那颤抖的声音,却明显是有些底气不足。与刘开斗相比,他根本不是对手。


“李虎,你也皮痒了,欠揍?给我滚回去!”马豹见状,冷哼一声,虎躯猛震之间,一股浑厚的真元涌出,在空气中形成一股强劲的气浪,直接将李虎震飞了出去,猩红的鲜血,从他嘴角溢出,居然直接被震成了重伤。


“虎哥!”秦风看到李虎嘴角溢出的血沫,愤然怒吼一声,眸子猩红、额头上面青筋鼓动,仿佛要爆裂开来一般。 


马豹如此欺人太甚,秦风三尺男儿,此刻气血上涌,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实力差距。


他只想立马冲向前去,对马豹全力出手,就算是死,也要咬下他几块肉来。


“秦风,住手。你现在实力不如他们,贸然出手只会是自讨苦吃。你要冷静下来,冷静,听清楚没有!!”地上的李虎见状,急忙从地上挣扎起来,一把抱住了秦风,用力拖拽他。


李虎知道,秦风只要一出手,那他今天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马豹的手段,在整个杂役区都是出了名的狠。


“给我拿过来!”刘开斗终于失去了耐心,猛一用力,一把将两株元灵草抢了过来,然后还不忘一脚踹向那作势欲扑、咬牙切齿的秦风。


“豹哥,您笑纳。”刘开斗看也不看那倒在地上的秦风一眼,转身恭敬地将两株元灵草送到了马豹的身前。


马豹没有在意那两株元灵草,他目光始终落在秦风身上,在看见他那气怒攻心、却无力反抗的样子后,心中大感快意。


“这东西对我没用,你们两个把他分了。”马豹懒散地抬了抬手,得意一笑,率先转身离开,似乎是多次修理过秦风,此刻俨然连对他动手的兴趣都已经没有。


“多谢豹哥。”二人齐齐向马豹道了一声谢谢,随后也屁颠屁颠地跟着他扬长而去。


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秦风双拳握紧,胸口剧烈起伏、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疯狂沸腾着。


三年了,足足三年的时间,这马豹只是因为一次小小的冒犯,就故意整治了他三年的时间。


“此仇,我秦风不报、誓不为人!”秦风心中如同野兽般咆哮,眼中不断有狠戾的光芒划过。




一阵凉风吹过,半响后,秦风还是冷静了下来。


“算了,秦风。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元灵草的事情,我会替你想办法,你只要放心修炼便可。”李虎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好心安慰道。


秦风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眼李虎嘴角残留的血渍,心中不由一动,歉意道:“虎哥,连累你陪我一起受累。”


对于李虎的感激,秦风此刻无言表达,只能默默记在心里。


“是兄弟,就不要说这种话。走吧,咱们先回去。”李虎摆了摆手,随后与秦风一起回来自己的住处。


回到住所,秦风盘坐床头,想到即将到来的外门考核,他心中一阵心急如焚。

要想通过外门考核,起码需要灵武三重的修为。而秦风如今才灵武境二重境界,所剩时间只有半个月,他如何在修炼资源或缺的情况下,修炼进阶到灵武三重的境界?


当然,修炼速度缓慢,也不全是因为修炼资源短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他的武魂。


他觉醒武魂之后,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所以才导致他无法完全利用吸收到体内的灵气修炼,因此才给人一种天赋平庸、甚至废物的错觉。


“嗡!”


想到此处,秦风不由自主地催动武魂,将体内的武魂释放了出来。


很快,一团漆黑se的光团,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这便是他的武魂。


与一般武者的武魂不同,秦风的武魂,不是寻常意义的兽武魂,而是一团拥有吞噬灵气能力的诡异气体,秦风自己称它为“吞噬武魂”。


这吞噬武魂,不但测试武魂等级是下品,而且还对秦风修炼没有任何帮助。


因为,秦风吸收进体内的灵气,七成以上都被它给强行吞噬掉了。


这也就是说,秦风自从觉醒武魂以来,足足十年的时间,所消耗的一切资源、吸收的一切灵气,七成以上都被这团诡异的武魂强行吞噬。这也是他修炼速度缓慢,被视为废物的主要原因。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伴随着时间推移,秦风发现,他这本来犹如无底黑洞的吞噬武魂,似乎已经渐渐达到饱和。


“足足吞噬我十年的灵气,你也该吃饱了吧?”秦风苦笑一声,对于自己武魂将近饱和,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得到。


他觉得,只要再给这该死的武魂吸饱了灵气之后,那接下来他吸入体内的灵气,自己就能百分之百的利用了。


只是问题的关键是,他现在哪里来的修炼资源,为自己的吞噬武魂提供灵气补给?


两年前,每到这个探亲之日,他还能获得一些来自家族的资源补助。可是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收到家族补助。 


本来,他的家族也算是一个大族,每名族人子弟,一年至少都能获得十株元灵草的补给。只是,他的补给,却是落了到了他堂哥秦浩的手里。对方中饱私囊,足足私吞了他两年的修炼资源。


想到此处,秦风心里顿时百般不是滋味。憋屈、愤怒、不甘,各种情绪填充他的四肢百骸。他在家族受到排挤,已经不是一两年的事情。


“秦风哥哥,你在吗。”就在秦风沉思之际,房间之外突然传来一声轻灵的少女声音。


秦风闻言,心中一动,急忙走了出去,顿时看到一名清丽脱俗的美貌少女,正站在他院门之外。


少女身穿一袭雪白的纱衣,身形窈窕、眉眼精致,站在那里,仿若一朵雪夜冰莲,无比的清纯、干净。


“璇儿,你怎么来了?”秦风对少女笑了笑,迎了上去。


她叫秦璇,身份一直都很神秘,但却从小被寄养在秦风家族,与秦风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秦风哥哥不欢迎璇儿过来么?”秦璇对秦风露出一丝惯有的甜美笑容,那狭长的睫毛,扑闪扑闪,非常灵动、可爱。


“呃,这个当然不会。”秦风急忙解释道,秦璇是秦家众多同辈当中,唯一一个没有对他另眼相看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欢迎她。


不过,秦风也知道,这是秦璇在和它开玩笑罢了。而且,他还能隐隐猜出秦璇今天来找他的目的。


秦璇知道,秦浩肯定不会将资源分配给自己,她这这个时候过来找自己,其意味不言而喻。


秦风心智不一般,自然能够看清这一点。


而事实的确如此,只见秦璇突然就从衣袖当中,取出了五株早就准备好了的元灵草,对着他递了过来。


“诺,这是三哥秦浩分配给你的修炼资源,他没有时间过来,所以就委托我带给你。”秦璇避开秦风的目光,一把将五株元灵草,强行塞入了他的手里。


“我不能要。”秦风没有犹豫,直接将五株元灵草全部推送了回去。


元灵草,对于秦风这个阶段的武修来说,特别重要。


一株元灵草的价格,相当是一普通家族一月的进项。即便是如同秦家这种大家族,一年为每个族人子弟提供十株元灵草,那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由此可见,秦璇找借口,一下子拿出五株元灵草交给他,这份人情实在是太大。


秦风几乎敢肯定,这五株元灵草,都是秦璇自己攒下来的。莫说那秦浩不会分配资源给他,就算是会,也不可能拿五株宝贵的元灵草来给他。


见秦风不肯收下,秦璇顿时急了。


“秦风哥哥,外门考核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比璇儿更需要它,你就收下吧。你放心,我手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修炼资源,不会耽误璇儿修炼的。”秦璇似乎也知道隐瞒不住,急忙想办法安抚秦风,希望他以大局为重,收下这五株元灵草。


秦璇如此一说,秦风顿时犹豫了。


他知道,秦璇说得没错。这一次的外门考核,对于他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因为秦风已经快满十六岁,他这个年纪的杂役弟子,基本上都通过了外门考核。


如果这次秦风无法通过外门考核,成为外门弟子,那他接下来恐怕就要面临被扫地出门的厄运。


“好了,收下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难道秦风哥哥还跟璇儿客气么?”璇儿撇嘴一笑,再次将五株元灵草送到了秦风手里。然后没等秦风来得及推脱,便迈着轻灵的步伐,离开了。


她知道秦风好面子,因此赶紧离开,免得秦风又退还给她。


手掌紧紧握住手中五株元灵草,看着离去的倩影,秦风眼中隐隐有坚毅的光芒划过。


秦璇对他的好,已经被他默默地记在了心里,立誓一定不辜负她的好意。


“吆喝,这可是五株元灵草啊,啧啧,我就说嘛,这废物害了他老爹还不够,如今又来连累璇儿师姐了。”刚刚的一幕,居然被两名十一二岁的少年全部看到,趁着秦璇离开,立马就围了上来,对着他一阵冷嘲热讽。


秦风眉头一皱,这两名嘲讽他的弟子,乃是他七叔和九叔的孩子,一直以来,在家长的耳濡目染之下,一向都瞧不起他。


“秦海、秦羽,你们嘴巴放干净点。你还真以为,就凭你们二人,也敢在我面前狂?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们两个嘴巴子尝尝?”秦风冷哼一声,浑身有寒意喷出。


秦海、秦羽,按辈分得叫他一声四哥,二人才进入天玄宗多久?居然也敢对他如此不敬。


“你……”秦海、秦羽目光同时一缩,感受到秦风浑身冒出来的寒意,脸上不禁闪现出几分忌惮之色来。


他们看不起秦风不假,但是毕竟年龄太小,实力肯定也不是秦风的对手,自然不敢真的与他动武。


“好了,我们不要在这废物身上浪费时间。玄天宗外门弟子考核马上就要开始,这家伙到时候注定了要被扫地出门,以后在玄天宗,我们也能够眼不见为净。”秦海拍了拍秦羽的肩膀,也不敢再招惹秦风,与他一起灰溜溜地离开了。


二人走后,秦风突然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父亲!”


秦海、秦羽刚刚提到了他的父亲,这的确是秦风心中一个巨大的隐痛。


或者说,二人的话,也不是没有一定道理。秦风父亲的确是因为他,而遭受过一次重创,导致筋脉碎裂,武脉被废,如今俨然成了一个废人。


想当初,秦风觉醒武魂之后,武魂等级实在太差。


因此,他身为族长的父亲秦战天,不顾族人反对,用足足一车的玄金矿石,向镇南王府求药,以便帮助秦风将武魂等级提升上来。


镇南王府当中,招揽了一位高级灵药师,能够炼制各种各样的高级丹药,其中武魂丹便是其一。


当时,镇南王也承若了他父亲,只要秦家能凑够一车的玄金矿石,那他就可以用一枚武魂丹作为酬劳来兑换。


可是,当秦风父亲用尽一切办法,从自家矿脉凑够一车宝贵的玄金矿石,并且送给镇南王后,对方的武魂丹却迟迟不肯兑现。


事后,秦风父亲带人前往镇南王府说理,那镇南王不但不讲道理,居然还狠辣出手,废掉了他父亲的筋脉和武脉,然后再将其扫地出门。


那玄金矿石,是极其珍奇之物,出产率极低。秦家矿脉需要开采三年的时间,才能凑够一车的数量。


足以见得,当初秦风父亲是花了多大的代价去为他求药,可结果却不但丢掉了旷石,居然连修为都被镇南王给废掉了。


想到此处,秦风心中不禁怒火喷涌,眸子猩红,里面不断流淌出沸腾的杀意。


“镇南王府,有朝一日,待我秦风恢复体内真元,定要将这股势力,连根拔起,为我父亲大人洗刷这份屈辱!”秦风咬牙立誓,拳头紧握,令得指甲镶入血肉,渗出鲜血之后,却依旧浑然不觉。


与心中的屈辱相比,这点肉体上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秦风回到住所,便开始盘膝坐下,打算尽快消化掉这五株元灵草。


“时间不多,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五株元灵草了。”秦风暗自嘀咕一声,随即身躯震动,将自己的武魂释放了出来。


很快,一团漆黑se的光团,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秦风能够清晰感觉到,他吞噬武魂距离饱和,似乎已经不远了。炼化这五株元灵草便足矣。


怀着这种期待,秦风小心翼翼催动吞噬武魂,将其中三株元灵草包括,开始吞噬炼化。


“嗡。”


此刻秦风手中的元灵草正在炼化,而且速度奇快。这也是吞噬武魂难得的一个优点,吞噬灵气速度奇快,快得令秦风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正常情况下,以秦风的实力,要炼化一株元灵草,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可是现在,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足足三株元灵草,都被他吞噬得一干二净,吞噬武魂渐近饱和。


秦风开始有些激动,他能感觉得到,只需要再炼化一株元灵草,那他就能将自己的吞噬武魂彻底填满,到时候他就能完全利用吸入体内的灵气了。


“嗡。” 突然,秦风手中闪过一道炽白的光芒,手里的元灵草,经过几个时辰的炼化之后,总算是炼化完全。


与此同时,武魂光华闪烁。秦风背后漆黑色的光团,正在发生异变。


里面不断喷涌出浑厚的真元,如同潮水一般,从秦风头顶,强行灌入他的体内。


“这是真元!”秦风大喜,没有想到,自己的吞噬武魂,居然已经将吸入其中的灵气,转化为了真元,并且对他直接灌顶。


一时间,秦风的修为气息节节攀升,朝着下一个修武境界不断冲击。


修武一途,已知的境界分别为:灵武境、灵丹境、灵尊境、武王境四个大境界,每个大境界又分九重。


而灵武境的修炼方法,实际上是引天地灵气、进入体内,化为真元,淬炼武魂,强化肉身,增强实力。


一般的武者,将吸收体内的灵气,转化为真元,这绝对是一个耗费时间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但是现在,秦风的吞噬武魂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海量的灵气、直接转化为了十几倍的真元,并且对他直接灌顶,那他的修为境界肯定要疯狂暴涨。


果然,只不过短短五天不到的时间,秦风的修为境界仿似坐火箭一般,直线窜升。


灵武三重、灵武四重!


秦风,短短五天的时间,居然就直接将修为从灵武二重,晋升到了灵武四重的境界。


这令秦风瞠目结舌的同时,体内的血液也开始沸腾起来。


“十年、足足十年的时间。自从五岁那年觉醒武魂后,修为无法寸进、受到无数嘲讽、冷落,而这一刻,终于苦尽甘来。”秦风心中振奋之余,也仿佛有一种浴火重生的快感。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实力,将会是同境界武者的十几倍。


他的武魂不是废武魂,而是一种能够快速吞入灵气,并且成倍转化为真元的超级武魂。


平息体内震动,秦风趁热打铁,继续炼化最后一株元灵草。


然而,当将最后一株元灵草炼化之后,吞噬武魂当中奔涌出来的真元数量并没有再继续增长,而是维持在原有的浑厚程度。


秦风感觉,他晋级之后,吞噬武魂似乎又处于了一定程度上的饥渴状态。


只要他资源足够,为自己武魂补充足够灵气,就能再次打破境界束缚,成倍提高体内真元浓度。


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秦风修炼的时候,不但能够省去炼化资源、转化真元的时间,而且他凝聚出来的真元强度,也是同境界其他武者的十倍以上。


综合起来,秦风自己都不敢想象,他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


“咚!”


突然,一声悠扬的钟声从远处外门山峰传来。


秦风眼眸一凝,凌厉的目光投向外门方向,他知道,这是外门考核报名开始的钟声,也就意味着,距离外门考核开始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玄天宗外门考核,每年只举行一次。杂役弟子十六岁前无法通过考核,就要被强制扫地出门。


“外门考核,我必须要通过。为了父亲、也为了自己。”秦风目光,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未完


天玄大陆、广阔无边,武道昌盛、群雄并起。 南域十八国、殷商王朝、无边的凶兽山脉、远古圣殿、诸神遗迹,龙岛、海妖域、古域、兽域、神土共同组成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这里是强者的世界,武神降世,天骄纵横,他们俯瞰众生、蹂躏万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念,天地暴乱;一意,血染苍穹。 一个平凡的少年,带着一颗坚定的武道之心,从此踏上武途、碾压群雄、通向成神之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精彩剧情等你哦!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