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杜月笙:当年流氓真君子,今日君子真流氓

国学精粹文摘2018-03-24 09:34:47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国学精粹文摘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免费收到文章了。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文章来源:听明明吹牛皮

 

(一)

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

末等人,没本事,脾气大。

 

在30年代的上海街上,杜月笙穿着蓝色长衫。

身材很瘦,像个教书先生。

真实身份是当时中国最大黑帮的教父。

 

他身后跟着几个小乞丐,吹着口哨,对着他喊:

“水果月笙,给点钱!”

 

杜月笙并不生气,吩咐手下多给点。

 

杜月笙14岁闯荡上海,一开始在水果店做事。

练就了单手削梨的本领,削掉的梨皮不仅薄而且不断。

江湖上称他为“水果月笙”。

 

在杜府里,熟悉的朋友坐一起侃大山。

也会打趣道递上一只梨:“削一个!”

 

杜月笙不生气,削好梨和大家一起分享。

他常说一句话: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气;

末等人,没本事,脾气大。

 

杜府的佣人也常说:杜先生好侍候,我们做错事,他也轻言细语。

杜月笙从底层来,知道下人的辛苦,能够包容下人的错误。

 

杜月笙穿着教书先生的长衫,手里握着刀子,在老上海。

杜月笙可以杀死任何人,但他可以将刀子放下。

隐藏在他的内心里,给予最底层的人足够的仁慈。

 

当年上海滩的黄包车夫、短衫阶层,

也曾喊出了“做人要做杜先生”的口号。

 

(二)

做事看能力,做人看格局。

 掌握黄公馆财政大权的林桂生


19岁时,杜月笙便在黄金荣家做事。

刚开始是黄金荣夫人林桂生的小跟班。

1910年,黄金荣家的鸦片被偷了。

大佬黄金荣也没办法。

 

杜月笙说“老板娘,我去跑一趟吧!”,林桂生也不在意。

以为是这个青年人想快速出人头地。

杜月笙找到偷烟土的人,只说了三句话。

烟土就回来了。

 

“放心,没人要你命,黄公馆里什么时候做过人啊!”

“但是你要和我走一趟!”

“桂生姐刀子嘴豆腐心,菩萨心肠!”

 

事情做成了,杜月笙并不居功自傲。

好像刚刚立的大功和自己无关一样。

 

可是,林桂生依然不信任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有一次林桂生生病,半个月杜月笙鞍前马后,衣不离体。

林桂生一呻吟,他立即奉上她想吃的想喝的。

耳到、眼到、手到、脚到、心到。

 

林桂生病好了,想试探他。

带他去赌场赌博,一下子赢了2000大洋。

林桂生心想:拿去吃喝嫖赌,那这个青年人就是小混混的料。

如果拿去买房娶妻纳妾,那此人贪财,日后必起异心。

 

可是这个年轻人拿着钱就跑了。

黄金荣也很好奇,让手下人盯着这个年轻人去干啥。

黄金荣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拿着钱,坐着摆渡过了陆家嘴。

到了一个叫金桥的地方,把两千大洋。

全部分给了一起闯江湖的弟兄们。

 

黄金荣惊叹:恐怕我死后,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

黄金荣错了,短短十年后,黄埔滩就是杜月笙的了。

 

青帮大亨杜月笙、张啸林、黄金荣


那时候的两千块大洋,可以在上海滩买房置业。

鲁迅在北大教书,一个月也才300大洋。

换做现在,2000大洋够买一套位置很好的学区房了。

 

杜月笙常说,做事靠能力,做人靠格局。

他用了自己的舍,换来了人气。

换来了一堆为他出生入世的兄弟。

 

(三)

伤什么,都别伤女人心,女人是用来疼的。

 

孟小冬和梅兰芳


孟小冬,京剧伶人,上海滩最大的美人,人称“冬皇”。

杜月笙一直喜欢孟小冬,如果他愿意用强。

全上海滩的没有他得不到的女人。

杜月笙整整爱慕了孟小冬十年。

 

1927年,孟小冬嫁给梅兰芳。

之前,气傲的孟小冬不愿意给人做妾。

 

梅兰芳承诺:“你过来后,和福芝芳平起平坐。”

孟小冬这才嫁给梅兰芳,进入梅家之后。

追求孟小冬的人很多,甚至还闹出了人命案。

加上孟小冬多次被福欺辱,四年后与梅兰芳离婚。

 

杜月笙不但没有用强,而且放低身位。

用真诚打动了孟小冬,孟小冬从北京到上海跟了他。

而从中做媒的人竟然是杜月笙的二太太姚玉兰。

这个男人该是多么有魅力,才能让妻子如此包容。

 

孟小冬到上海后,杜月笙宠爱得不得了。

请京剧大师余叔岩到府上手把手给孟小冬教课。

最后,孟小冬成为余派京剧名角,执牛耳者。

 孟小冬和杜月笙


1950年,杜月笙打算全家移民美国。

他数着全家需要办27张护照。

孟小冬在旁边轻轻说了一句:

“我跟着去,算丫头还是算女朋友呀?”

其他人没听懂,杜月笙却听懂了:

“办护照的事情暂停,赶快把我跟阿冬的婚事办了。”

当时,杜月笙常年多病。由于和孟小冬办婚事。

全家错过了移民,当时的香港缺医少药。

杜月笙也错过了去美国的治疗,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但他不亏女人,直到最后都给心爱的人一个交代。

 

杜月笙五房姨太太,四位是名旦名角。

名角为什么都愿意跟她?

因为他不冷落女人,五房姨太太都是他的手心肉。

他和段正淳不同,他不让任何一个女人伤心。

他常说:“打什么,都不能打女人,女人是用来疼的。”

“女人很傻的,从他爱上你的那一刻,便身心俱付。”

 

而同样的黑帮大佬黄金荣呢?

为了一个戏子露兰春,打了浙江中军卢永祥的卢筱嘉。

卢永祥一怒之下。把黄金荣抓起来,准备极刑。

 

杜月笙不忘本,不卸磨杀驴,四处托人。

最后白送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三鑫公司”的股份。

这才把黄金荣救出监狱。

 

后来,黄金荣和妻子林桂生离婚。

最后,露兰春带着钱财和新欢溜了。

黄金荣落了个人财两空。

杜月笙给林桂生买了院子,当着长辈供养,直至终老。

 

抗战期间,梅兰芳寓居上海,拒绝为日本人唱戏。

蓄须明志,靠卖字画为生,生活捉襟见肘。

杜月笙派人偷偷去买,帮梅兰芳渡过难关。

 

做男人做到这份上,大概也只有杜月笙了吧!

 

(四)

“锦上添花的事情让别人去做,我只做雪中送炭的事情。”

 

张学良


9.18事变发生后,少帅张学良没放一枪丢了东北。

在全中国人的心里,张学良是个罪人。

要暗杀“卖国贼”的人排成了一排。

其中就有斧头帮老大王亚樵,他曾暗杀过

直系军阀淞沪警察厅长徐国梁、上海招商局总办赵铁桥。

他暗杀的名单里甚至有汪精卫,蒋介石。

连日本人听他名字都害怕,叫他“人间魔鬼”。

业界称他为“暗杀大王”。

 

王亚樵


张学良无处可去,杜月笙就说了一句:

“到我府上,你可安心住下!”

无路可去的张学良在住在杜府,还成功戒掉大烟。

 

1923年,大总统黎元洪被赶下台。

所到之处,世态炎凉,人人喊打。

到了上海,杜月笙带着保镖车站亲自迎接。

日夜守护,寸步不离。

 

黄炎培生活拮据,杜月笙便每月差人送去500大洋。

杜月笙刚刚进入青帮时,拜陈世昌为“老头子”。

后来陈世昌儿子不争气,赌博输了。

杜月笙就送去二万五大洋,后来又挥霍掉了。

杜月笙也不生气,又差人送去两万大洋。

 

在上海摊,凡是认识杜月笙的人。

几乎没有人没有接受过杜先生的帮助。

从底层到商界、军界、政界都是如此。

杜月笙还有个习惯,送别人钱不许第三个人在场。

就是为了保全被帮助人的面子。

 

杜月笙常说一句话:

“别人存钱,我存交情!”

 

如此做人,杜月笙被称为“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尺五天

当时上海滩有一句话叫:黄金荣贪财,张啸林善打,杜月笙会做人。

 

(五)

人可以不识字,但不能不识人。

 


杜月笙手札


杜月笙不识字,却对读书人很敬畏。

国学大师章太炎晚年住在苏州。

对杜月笙这样的地痞流氓非常看不起。

 

他的侄子在英租界发生了纠纷。

不得不请拉下脸请杜月笙帮忙。

杜月笙对章太炎说:

“你个事情我晓得了,我会替你办妥,好!再见。”

 

摆平之后,自己亲自去苏州拜访老先生。

临走的时候,偷偷将一张2000酷爱大洋的票子,

叠成小方块,放在茶碗下面,顾全读书人面子。

表达他对文化人的敬仰和尊重。

 

章太炎是民国的狂人,外号章疯子。

疯起来连袁世凯、蒋介石都骂,可是到了杜月笙这里。

却从此订交,亦师亦友。

 

杜月笙请章太炎当老师,杜月笙之前的名是月生。

章太炎觉不够文雅,让他叫月笙。

教他读书,把杜月笙从大字不识的粗人,

成功打造成能写一手漂亮小楷,穿长衫,满口儒雅的中国教父。

章太炎


戴笠早年是流落上海的小瘪三,

到杜月笙的赌场赌博,杜月笙一看此人不简单。

“我给蒋先生写封信,推荐你去报考黄埔军校!”

戴笠命运从此大变,几年后,戴笠重返上海。

立即和杜月笙定为结拜兄弟,后来戴笠成为通天的人物。

 

杜月笙用听评书的方法来了解历史和时事。

直到远走香港,还专程派人回来请评书艺人。

 

杜月笙一生都让孩子读书学习。

不沾鸦片和赌博,大儿子杜维藩不好好学习。

杜月笙就狠狠揍他,杜美如回忆父亲。

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问孩子功课。

后代在海外都能靠本事安家立业。

 

杜月笙一生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什么文凭。

但他知道识文断字是本领,他喜欢让别人叫自己杜先生。

而不是杜老板,或者杜大帅。

 

(六)

做事要做到刀切豆腐两面光。

杜月笙常说:“我的处世之道,尽在一个诚字!”

 

淞沪会战时,为了阻挡日本进攻。

杜月笙把公司所有船沉没,阻挡日本军。

上海沦陷后,日本人拉拢杜月笙。

杜月笙说:“我是一个中国老百姓,碍于国家民族主义,未敢从命

 

同样是青帮老大的张啸林,后来当了汉奸。

杜月笙就让手下亲自把他干掉。

 

1931年,杜家祠堂建成。

京剧名家荀慧生、程砚秋、梅兰芳、尚小云、小翠花、徐碧云。

杨小楼、龚云甫、李吉瑞、马连良、言菊朋等57位三代同堂的演员。

齐聚上海,这是唯一一次京剧名家同时登台。

连最爱京剧的慈禧老佛爷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这在历史上号称“天下第一堂会”!

 

“天下第一堂会”合影

   

       喜    一进入群星之井,千夜身周的护体原力就开始迅散失,同时牵引之力从下方传来,要拖着他坠往虚空深处。猎  文 网    千夜已经看过李狂澜和姬天晴抽拳晶的整个过程,心中已然有数,也知道在井中待得越久,消耗原力就越多。因此面对牵引之力,他并未抗拒,反而顺着力道牵引方向加俯冲。    转瞬之间,千夜就已下坠百米。越是深入,牵引之力就越大,同时又有数道力量落在他身上,撕扯着血肉煎。这是空间撕扯之力,如果不运原力护住身体,就有可能受伤。    此刻还好,空间撕扯之力不算太大,一般强者亦能应对,如千夜这样强悍的身体,甚至连原力防护都可以省了。但是随着位置向井中深入,空间撕扯之力会越来越强,几是无穷无尽。    李狂澜已经讲过,到五百米深处,空间撕扯之力就是神将也难以承受,千米之下又是什么样子,就真的无人知晓。    千夜此刻已有古老血族侯爵的体质,身体之强悍,比之普通神将有过之而无不及。按李狂澜所说,他用能够下到五百米不是问题。但是千夜的原力修为却又比神将要弱得多,真要下到五百米,或许身体不会被撕碎,但却是支撑不了多久就要返回,否则的话就可能如李狂澜第一次那样,无力返回井口。    李狂澜有千夜救,若是千夜脱力,那可无人来救。    稳妥起见,千夜下到两百米深,也即是姬天晴和李狂澜当时的位置,就放缓了度,再往下深入四五十米,便不再深入,凝停在群星之井中,准备凝练原晶。    千夜将天风云烟珠置于掌心,仔细观察§风云烟珠内雾气氤氲,不断翻滚。在这群星之井内,它似乎活了过来,有了灵性。    千夜此刻见识已不算少,仍是不禁称奇,心中对李家暗自佩服〈唐李氏能够制出天风云烟珠,实是鬼斧神工。而且李家所出还不仅止于此,镜水涤生就丝毫不在天风云烟珠之下。    若不是当年天机术派系之争,令李家元气大伤,敬唐李氏的声势当不止于此。    千夜感知触到天风云烟珠,就透了进去,刹那之间,千夜只觉自己的意识似乎与天风云烟珠融为一体,云烟珠就是他,他就是云烟珠。透过天风云烟珠,千夜的感知成倍增强,许多刚刚只是隐隐有所感觉的星辰,这一刻就变得异常清晰,似是触手可及。    千夜目光落向一颗淡红色的大星。这颗星辰虽然星力不如七曜,但是给千夜的感觉十分亲切,远比七曜清晰。当千夜目光落在它上面时,忽然有种以无形之手握住了它的感觉。    这颗大星炽热,浑厚,沉凝,力量有如缓慢流动的岩浆。以原力属性而论,它靠近黎明一端,且与混沌原点和黎明顶点的距离差不多。    这个位置的原力,往往说不上精纯,却很容易产生一些特殊能力。虽然千夜感觉这颗大星的星列些驳杂不纯,但那是以晨曦启明作为对比。对普通强者而言,此种精纯程度的原力已经足够他们修到神将之前,甚至可以试着冲冲神将天关,只是冲破的可能性很低而已。    能够感应到这颗大星,对千夜来说是意外之喜。以这颗大星的星力,多半能够凝聚出一颗带有某种不错能力的原晶。至于对原力修为及身体素质提升幅度的大小,则撒于汲取了多少星辰之力。这种星辰之力,也即是那些微弱星辰的星力,因为每颗能够提供的星力都相当有限,能够汲揉少,可以直观地从感应星辰数量的多少来判断。    此刻已经在群星之井中停留了不少时间,虽然千夜感觉还能坚持很久,却也不想节外生枝,免得连这颗大星的星力都借不到。于是他锁定了那颗淡红大星。大星一阵明暗不定,就有片片淡红星芒缓缓飘来,向天风云烟珠汇聚而去。    既然引起了大星的星力,千夜就按照正常法门,调动了一点晨曦启明原力,徐徐注入天风云烟珠,并以此为引,尝试着去和周围星辰建立感应。    晨曦启明一入天风云烟珠,千夜的感知骤然炸开,如风暴般扫过无数星辰,刹那之间,无数感应蜂拥而来。那种感觉,就如月色在平静池塘中投下了一点鱼食,突然间整个水面都是涌动鱼群。    一时之间,千夜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传授他法门时,无论姬天晴和李狂澜可都没说过还有这种情况。    他强自镇定,一一回应】回应一点,就有一点星辰闪亮,将点点星芒输送过来—眼之间,千夜已经回应了数十点,就有数十颗星辰光芒涌动,将星芒送到天风云烟珠内。这些星辰的数量已是姬天晴和李狂澜的数倍,可是有所感应却还没有回应的星辰数量至少还有数百颗。随着千夜回应数量的增加,远方一些星辰也隐隐所有闪烁。    千夜犹豫了一下,忍下冲动,没有再继续回应,只是保持着淡红大星和数十星辰的感应,不断向天风云烟珠内注入原力,与星力相接合。    每份晨曦启明原力,可和数份星力结合。一旦结合,就会慢慢凝结,化为晶粒。    这时千夜又有少许疑惑。他刚刚看到姬天晴和李狂澜凝聚原晶时,都是一份原岭两份星力结合,这样一来,消耗同样原力,她们能够晶化的星力还不到千夜的一半。    不过凝聚的星力越多,理应就越好。千夜将这个疑惑记在心底,继续全神贯注转化原晶。    不知过了多久,千夜心中一动,缓缓睁开眼睛,就在他身前虚空中,概一块通体淡红的原晶。这块原俱有拳头大小,比起姬天晴和李狂澜转化出的拇指般大协晶,实在要大太多。    千夜抬手收了原晶,不及细看,就向上飞去。    飞起的刹那,千夜感觉似有近百个微锈识在呼唤着自己,想要让留下】个微锈识都放出一缕力量,挂在千夜身上。虽然每缕力量都极为微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纵是数百道加在一起,也迟滞不了千夜的行动,但还是引起千夜的警觉。    这些微锈识似乎是来自那些微弱星辰,并且是千夜回应过的星辰】个得到回应的星辰,都会放出力量牵扯千夜,不让他离开。数十个也还罢了,万一是数千、数万,那时可就不是一缕细绳,而是一张巨网,足以让千夜狼狈万分。    千夜全身一震,燃起绯金火焰,如火箭般冲天而起,疾飞向井口≥使群星之井有散溢原力的特殊功效,可是晨曦启明毕竟是三大顶级黎明原廉一,散溢得十分缓慢。    千夜越飞越快,转眼间就冲出井口,束缚尽去。他一时收不住力,冲上数十米高,这才刹住冲势,降回地面。    此刻姬天晴和李狂澜正并肩坐着,不知在聊些什么,看上去很是亲密。    看到千夜出来,她们一起迎了上来。姬天晴眼睛一转,不怀好意地道:“怎么,是不是没有看到大餐,十分失望啊?”    李狂澜脸又红了,千夜却是愣了一刻,才反应过来。    姬天晴嘴一嘟,道:“没意思。原晶拿来,看看你弄了什么好东西。”    千夜将淡红原晶递了过去。看到这颗原晶的一刻,姬天晴一声低呼,“这么大O定是上品原晶!”    李狂澜先接过原晶,立刻双眉微皱,将原晶抛给了姬天晴⊥这么短短刹那间的接触,她的手心已留下一鞋焦痕。这颗原晶的原力和她的冰寒原力冲突得厉害。    姬天晴接过原晶,手心中原力流转,护住了剪。她试着将原力输入原晶,立刻有一道淡红原力火焰升腾而起。火焰一出,三人所站之处立如炎炎夏日,可见火焰热廉强。    “好强的火劲!”姬天晴吃了一惊,收了原力,将原晶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方道:“这在上品原晶中也算是不错的了。可惜火劲还有些不够精纯,凝聚的星力还是少了,否则的话都能靠上品的边了。”    她一脸遗憾,不断曳,忽然看到李狂澜古怪的眼神,这才省悟过来。品原晶何等难得,怎可能说有就有? 她们两个竭尽全力,也不过各弄了一个中品出来。    姬天晴原本期望,是在剩下的七个天风云烟珠中只要能出一个上品,就算大收获了。这还是因为有千夜,如果只是她们自己,那就只能往中品上靠了。    她又看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将淡红火劲原晶收进储物空间,拍着千夜的肩道:“有了这块原晶,狂澜姐姐的冰酵解决了大半。好了,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你再接再历,争荣弄块上品原晶出来,我们就财了!”    千夜哭笑不得,上品原晶又不是石头,想要时就能捡一块。    现在天色已晚,千夜也有些齐了,姬天晴提议休息,他自然不会反对。    三人收拾好东西,正准备找块过夜的营地时,林间突然传出一个声音:“这里就是群星之井了。放心,帝国那些人用都还没赶过来,他们的度怎可能有我们快?你可以安心在这里转化原晶,至少这个晚上用很安静。”    安文一边说,一边从树林中走出,突然看到千夜三人,登时呆在当场。久    

   


给他家族写序的民国狂人大学士章太炎,

“杜之先生帝尧,夏时有列累!”

把他家族史直接鼓吹到了到了尧帝!

 

送匾额的大人物拍成一长队。

你猜有谁?

 

“孝思不匮”——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贺。

“好义家风”——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张学良贺。

“明望之后”——国防部部长林辉贺。

“世德扬芬”——军政部部长何应钦贺。

 

文化界,戏曲界,政界,商界。

杜月笙样样通吃!

 

(七)

钱财用的完,交情吃不光。

做人有三碗面最难吃:人面、场面、情面。

 

杜月笙晚年


1930年,上海法租界工人大罢工。

刚开始是水电工人罢工,后来连环卫工人也跟着罢工。

 

整个法租界是无水无电,臭气熏天。

法国人托市长找杜月笙出面调解,杜月笙觉得时机不对。

就推辞“我不行啊,声望不够!”

 

罢工形势越来越激烈,又来找杜月笙出面。

“好吧,我试试!”

杜月笙给法国人打电话:

“工人要求工资上涨一倍,你看着办,不然我也解决不了。”

“不行,只能上涨75%!”

“那就75%,就这么定吧!”

 

杜月笙在府上召集罢工领袖,问他们希望上涨多少?

有的说30%,有的说40%

杜月笙挥着扇子:“你们要求太低了,我帮你们要到了75%!”

 

大家欢呼:“谢谢杜先生!”

 

杜月笙说:“法国人不答应罢工期间付工资,你们看行吗?”

大家一看工资上涨了75%,都说算了,算了。

杜月笙又摇着扇子:“不过,我决定罢工期间工资我来贴!”

 

大家惊呆了,那是一笔不少的钱。

这一贴,杜月笙就贴了30万大洋。

 

“不要怕被别人利用,人家利用你说明你还有用。”

“每月存款折上多几个零不算你有多少钱,花出去多少钱才算你有多少钱。”

对求到府上的人,不管是高官还是老百姓,几乎都是三句话:

 

“你的事情,我晓得了!”

“我会替你办好!”

好,再会!”

 

在旧上海,杜月笙常常散财给乞丐。

手下的人都说只许乞丐们领一次。

杜月笙说:“不必在意,大不了多发几次,乞丐也是有脸的!”

 

他还常说: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

杜月笙一生仗义疏财,几乎买了整个上海滩的交情!

 

(八)

1951年的香港,潮湿而炎热。

他的哮喘越来越严重,这一年照全家福,他卧病不起。

无法参加,他知道自己快要撒手人寰。

 杜月笙全家福


这位曾经上海滩上的中国版教父,一生仗义疏财。

到了香港常常倾囊散财帮助难民。

临终前仅剩11万大洋。立下遗嘱,如此分配:

“每个太太拿1万,长子拿1万,没出嫁的女儿拿6000,出嫁的拿4000。”

 

这年8月16日,也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天。

他让大女儿杜美如去银行拿来一个保险柜。

杜月笙自己打开,保险柜里满满都是借条。

最少的一张5000美元,最多的一张500根金条。

有商界大亨,有政界大元。

 

他自己亲自一一销毁,销毁的全是钱啊!

儿女们非常不解,都很诧异。他说了句:

“借出去的看上去是钱,实际上是交情。”

“感恩的,会永远记住杜家的好!”

“不感恩的,你们去要,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我不希望,我死后,家里还碰刀斧!”


他撕掉借条,别人欠的账也就在尘世一笔勾销了。

死前,杜月笙对儿女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没希望了,你们有希望,中国还有希望!”

 

他是个一生带刀的人,却把刀子隐藏在长衫里,无影无踪。

做人做到杜月笙这样,也是绝了!


牛皮明明,诗人、作家,曾在西藏流浪多年。擅长写民国人物,写那些被遗忘的故事,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都能够让人热泪盈眶!微信公众号:听明明吹牛皮,ID:niupimingming。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