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围观BRT奇葩安检:大小箱包都要打开,玩具枪水果刀却被无视!

厦门晚报2018-07-10 21:28:02

▲开箱后,安检员用检测器“扫描”,不直接翻物品。但不是所有检测点都是这样的流程。

▲喷雾剂和水果刀按规定都不能带上车。


最近,关于BRT安检的各种投诉,在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成为一大热点。据读者反映,有的安检人员当众翻检女生行李箱内的贴身内衣裤,弄得女孩羞愤又委屈;也有的检查“看人下菜”,选取检查对象很随意,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昨日,记者兵分五路,分别携带装有自来水的白酒瓶、水果刀、玩具枪、女性私人用品等,进入BRT暗访。暗访结果证实,各BRT站点的安检没有统一标准,有的违禁物品被轻松放过,女性乘客则难免遭遇尴尬。

  从理性的角度来说,BRT安检是必要的,如何让安检更具人性化,同时又能达到保障安全和保护隐私的目的?您有什么好点子,不妨致电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您提出的宝贵意见和建议,我们将转交BRT管理部门,让市民乘坐BRT安心又顺心。


  【BRT火车站站】

  暗访记者:25岁,女性

  携带物品:包内携带水果刀

  都看得见刀柄了,安检员仍没有注意到

  记者主动询问:“我带了把水果刀,没问题吧?”安检员显得很诧异,立刻回答:“水果刀不能带上BRT,要没收的。”

  昨天,记者背了个大号的单肩包,故意在隔层放了一把带套的小果刀。但是从BRT二市站到莲坂站,在安检口进进出出都没有被“逮”到。

  昨日中午12点的BRT火车站站点,来往的人很多,不少乘客拖着大箱子。出入口放着一张安检台,一男一女两名安检员就站在安检台后。背小包的女子可以直接通过,背着大包的有的会主动开包,也有的则熟视无睹径直往里走。这时,安检员就举手敬个礼,示意乘客接受检查。

  安检员的检查以手摸为主,确认后挥手让乘客通过。背双肩包的,安检员会要求把包放在台上,打开背包后或是简单查看一下,或是把检测器伸进包里扫一扫。

  记者走到安检员边上时,主动把背包打开接受检查。这时,可以看见隔层里的水果刀,刀柄就露在外面。女安检员把检测器伸进包里,左右划了一下,挥手表示可以通过。

  记者主动询问:“我带了把水果刀,没问题吧?”安检员显得很诧异,立刻回答:“水果刀不能带上BRT,要没收的,要不你就只能去坐公交车。”记者把水果刀交给她,问什么时候可以取回,男安检员说下午六点前可以来取,“过了六点就不用来了”。

  昨天傍晚6点,记者回到火车站站点取回了水果刀。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20分钟内约有400人通过安检口。记者注意到,除了站在安检台后的两名安检员外,不远处多了一名安检员,负责先将部分需要开包检查的乘客分流至安检台。

  可能是客流量太大,记者发现这时候的检查不如中午时细致了,有些背着大包的女士也可以直接通过。


  【乘客说】

  萧女士经常坐BRT,背的是一个中号的女士单肩包。她说,每次进站都会被拦下检查,已经习惯了。检查时她不会主动拉开拉链,一般安检员也只是用手隔着包触摸。

  李女士说,她每天都要乘坐BRT,背着小包进出站口,安检人员都没有要求她开包检查,所以也没遇到过关于隐私的问题。

  不过,周女士告诉记者,有一次她过安检口时被安检员拦下检查,“他把手伸进包里乱掏乱摸,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BRT卧龙晓城站】

  暗访记者:26岁,男性

  携带物品:装满自来水的白酒瓶

  提着“白酒”轻松过关,倒空的酒瓶却被拦下

  安检员小声询问,记者假装没听见,径直往里走,安检员并未阻拦。见携带的“白酒”无人检查,记者又返回了安检口求检查。

记者带着一瓶“白酒”几次经过安检口都没人检查。


  昨日中午12点,记者到了卧龙晓城BRT站,身上背了一个挎包,手里提着一个长40厘米、宽20厘米的纸袋,里面装的一瓶“白酒”,其实只是白酒瓶灌了自来水。

  这个站点有两名安检员,都是50多岁的男性。记者走过安检口时,其中一名安检员小声地问了句“纸袋里是什么”,记者假装没听到,径直往前走,安检员并未阻拦。见携带的“白酒”没有人来检查,记者又返回了安检口:“你不检查一下我的袋子吗?”听到记者这么说,安检员才伸手摸了摸纸袋:“你这里面带的是什么?”

  “里面装的是白酒,可以带进去吗?”记者主动询问,安检员仍然没有开袋检查,但表示白酒是不能带上车的。记者将白酒瓶取出,把里面的自来水倒掉后再次返回安检口。“我把白酒倒掉了,空瓶子可以带进去吗?”对记者的询问,两名安检员犹豫了一下,随后都摇头说不可以。他们建议记者改乘普通公交车,因为“普通公交车没有安检”。

  昨天傍晚6点,记者再次来到BRT卧龙晓城站。现场观察的20分钟内,有近200名乘客通过安检口,其中接受检查的不到50人。记者注意到,穿着校服、背书包的学生,一律免检通过。还有一些背小挎包的乘客也没有被拦下。有不少背着背包进站的乘客,靠近安检员时都主动打开背包让他们查看。

  不过,也有不愿意配合的乘客。昨日下午6点30分左右,记者看到一名50岁左右的男子,提着一个小型旅行包进站,走近安检口时安检人员要求检查他的旅行包,但他二话不说,刷了卡就进站。


  【乘客说】

  在BRT站点,记者随机采访了10名乘客,其中9人表示接受过安检,安检人员没有不文明的行为。

  “还是有安检比较安全,这种检查是对自己和别人的安全负责。”乘客张女士说,她每天往返于BRT蔡塘站与卧龙晓城站之间,如果携带的是大包就会被拦下检查,如果只是背个随身小挎包就可以顺利通过。


  【BRT思北站】

  暗访记者:23岁,男性

  携带物品:包内携带玩具枪

  包里藏着一把玩具枪,进出几次都没被检查

  记者选择从另一名安检员面前经过,但同样被直接放行。于是,记者主动将背包递给安检员,让他检查。安检员看了一眼就挥手示意检查结束。

如果记者没有坚持掏出玩具枪,安检员似乎不会发现。


昨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BRT思北站,此时客流量不大,20分钟内进站的约120人。

  进站口有一男一女两名安检员,面前的一张桌子上放着检测器。记者注意到,安检员的检查有明确的目标,尤其是背着鼓鼓的背包或带行李箱的乘客,多数会要求他们打开包包或箱子。

  检查背包,安检员基本靠观察和触摸,如果觉得安全就放行。检查行李箱,则会用检测器进行“扫描”,一般不会直接翻动乘客的行李,除非检测器发出警报,安检员才会要求乘客把行李箱里的物品翻动一下。

  记者背的单肩包里有采访本、钱包和钥匙,另外还特意放了一把玩具枪。走近安检口时,安检员只是打量了记者一眼,没有提出要检查就直接放行。

  进站后,记者又从出口处出站,等了十分钟后再次进站。这次,记者选择从另一名安检员面前经过,但同样被直接放行。于是,记者主动将背包递给安检员,让他检查。安检员看了一眼记者的包,就挥手示意检查结束。

  记者不得不“更主动”一些,掏出包里的玩具枪,询问能否携带上车。看见这把玩具枪,安检员吃了一惊,他接过玩具枪认真检查了好一会,确认没有危险才还给记者。

  昨日傍晚6点10分左右,记者再次来到BRT思北站。此时客流量较大,20分钟内有900多人进站,但被安检员拦下检查的,不到100人。记者再次背着那个包进站,结果和上午一样畅行无阻。记者又一次主动掏出了玩具枪,安检员检查后说:“这种小孩子玩的玩具,可以进站的。”


  【乘客说】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名乘客,大部分都没有被安检员拦下检查。接受检查的张先生,是因为拖着行李箱。他说,安检员在进行安检时,“态度挺好的,没有乱翻箱子里的东西”。

  市民罗女士也接受了安检,她背着一个装着衣物的背包,鼓鼓的。她说:“安检员态度不错,只是问我包里是什么,用手按了按包,拉开看了一眼就让我通过了。”


  【BRT莲坂站】

  暗访记者:20岁,女性

  携带物品:贴身内衣裤等私人物品

  以“不方便”为由不肯开箱,安检员说“我也是女的”

  女乘客说箱子里装的东西太多,打开就关不上了。安检员告诉她,如果不愿意安检可以选择其他交通工具,并表示检查后可以帮她整理收拾。

  昨天中午12点半,记者拖着大行李箱到达莲坂站时,进站口有两名女安检员。记者被拦下,要求配合检查。

  “箱子里都是私人物品,不方便开箱检查吧。”记者故意阻止。“没事,我也是女的。”安检员说完,将行李箱拉开一半,弯腰查看箱子里的东西,并用金属探测器扫了一遍。

  一名女子拖的行李箱也被安检员拦下,她说箱子里装的东西太多,要是打开就关不上了。安检员告诉她,如果不愿意安检可以选择其他交通工具,并表示打开箱子检查后可以帮她整理收拾。

  记者观察了15分钟左右,共有73人通过了安检口,其中52人接受了检查。几乎所有背双肩包的男乘客都被要求开包检查,但两名女子没有被拦下。一名女子掏出一把水果刀,说是刚买的,安检员检查后放她过去了。

  晚上7点半,记者再次来到BRT莲坂站,安检人员已经换班,乘客也明显增多。15分钟内通过进站口的有122人,安检口有乘客排队。记者注意到,如果等待安检的乘客只有一两个人,安检员还会要求开包检查,如果超过5人,就用手摸包确认后放行,检查过程没有中午那么细致。


  【乘客说】

  此前有读者反映,在BRT进站时遇到安检员强行检查的情况。记者昨日现场采访了几名乘客,均表示没有看到类似的情况。对于乘车需安检,他们都表示理解和赞成。市民陈小姐说,她经常在这个站点乘车,“坐了这么久的车,我很清楚安检员的检查标准了,觉得有查总比没查好,起码自己会安心点”。


文/图 记者 赖贵旺 见习记者 曾欣欣 王颖达 施璐玮 薛威 林珊 李毅颖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