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小说连载之给我一个家】第8章 前面有个姑娘

贵州资讯网2018-02-12 22:12:13

文/苗山归鸿

(回顾上一章)

“腊梅,苗寨这么强大,我们斗不过的,昨晚我们伤了丑妹,苗寨可能已经有所行动了。我们苗寨的团结之力,是闻名四海的,我们两恐怕只有送死的份。”      

腊梅又将软剑握在手上,邪邪的道:“所以我们今晚就行动,一会我们再找两个替死鬼。哼!要不是我的借尸还魂大法还没练成,谁会怕他们了!”说着又遗憾的回头看了看身后那几口木箱。             


李三虎心里暗自为苗寨担惊,腊梅已非昔日腊梅了,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恶魔。算了,管不了了,对也好,错也罢,能和她在一起,又何必介意种种?       


腊梅将软剑递给李三虎,自己从腰间取出一只口弦(苗族人的一种乐器,铜片制成)。打扮一番后,辞别李三虎,走出了洞口。





“四俊,快点走啦!你看这太阳快落山了!”

      

“笑晖啊!你就不能走慢点嘛?还有多远?”

      

在离苗寨不远的一个大山沟里,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匆匆赶路。

         

两人相距四五米,前面的叫杨笑晖,身材高大,一身蓝色的套裳,再加上白色的绣花披风,手里拿着一根一米长的竹萧,举止潇洒,再配上一张探花的俊脸,整个人一派翩翩风度。


跟在后面的那个叫杨四俊的少年则身材削瘦,皮肤白暂。一袭牛仔装束却书生气十足,背上还挎着一把深红色的吉他,英俊的脸上略显狼狈。    


 “快了!走出这山沟,爬过这个坡就可以到了,不过咱还得放快脚步。”杨笑晖停了下来,望着身后的杨四俊道。

       

“这个山沟怎么这么长啊?咱两都走了一个时辰了还没走出!”杨四俊边走边回头看刚刚走过的山沟,起初并不在意,此时回头才看清原来这是个奇特壮观的山沟,两边是两道天然的“屏障”,屏障高四五百米,山势峭峻,怪石磷徇,峭崖上有无数石洞,每个洞的下方都形成一道银色瀑布;山沟宽不过三十米,一条小路伴着一条溪流同时消失在乱砾奇石之中,消失在远无止境的山脚下。

      

这时杨四俊已赶上杨笑晖。 “笑晖哥,歇会再走吧!咱两走了整整一天了,唉!肚子都叫了几次饭了。”只见他气喘嘘嘘地找了快大石头坐下。

      

“好吧!那就歇歇!反正去得太早了也不怎么好意思去找花房,毕竟这还没到冬月呢!”杨笑晖也在那快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杨四俊把他那把吉他轻轻放在一边,一脸忧郁之色道:“真搞不懂,我爹娘这次非要我来杨柳湾找媳妇,没想到这样的路远!也不知道杨柳湾的姑娘怎样的好?害得我千里迢迢而来。”


     

“听说杨柳湾有个叫风姑的姑娘,生得沉鱼落雁之美,不仅读过书,还懂得咱苗家各样的文化,这样的姑娘在咱苗家可不是很多哦!”杨笑晖侃侃道。

      

“要是这回我们能遇上这个风姑多好!”杨四俊感概道。

       

“切!你小子也别异想天开了吧!就凭你那德性?哈哈!不过话又说回来,说不定她会看上你也未必!”

      

两人谈笑风生,好不兴奋,却不知有一个生得避月羞花的女人早已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四俊,起来!咱该走了,不然要摸黑了!”杨笑晖首先站起来,手里握着竹萧。

       

杨四俊也心有不甘的起身,挎上吉他,又继续踏上他们的窜月探花之旅。

       

“咦!笑晖哥你有听到口弦(苗家的一种乐器,用铜片制成)的声音吗?”杨四俊忽然停了下来。

      

杨笑晖点了点头,他也听见了,那是一阵阵美妙动听的口弦乐,这声音正在抒发一个少女对爱情的执著和对一个人的悠悠思念,弦音无限悲惨无限忧伤。

      

“我来会会这弦音!”杨笑晖提起竹萧做起欲吹之势。

      

“嘘!笑晖,等等!难道你不觉得奇怪?这荒无人烟的野山沟怎么会有人吹弦呢?我总感觉怪怪的!”杨四俊打断着道。

        

杨笑晖却毫无顾忌的笑道:“什么怪怪啦?我说你啊看恐怖电视多了吧?说不定是风姑的弦音呢!”  说毕就真的吹了起来,那弦音所抒发的是一种绵绵的思意,而杨笑晖所还去的是另一番情调,有姚窕淑女,君子好求的豪情逸性。没想到杨笑晖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吹箫之技已达到登峰造极之境界,可使狼哭,能叫鬼嚎。

       

一萧一弦,情意绵绵,你来我去,深情款款。


      

“笑晖别再吹了,你看前面!那大石头上真有个姑娘,好像是吹弦的人!”杨四俊忽然惊讶地打断杨笑晖销魂的萧声。

       

果然见一个一身靓丽衣裙的苗家少女正坐在前方的一块大石上,手里捧着口弦,这就是那“失魂”知音者。

      

“这个阿哥的萧吹得真是出神入画啊!不知你们来自哪里又要赶去何处?”没等两人走近,那吹弦女人就站起来,挥动手中的白色腰带,朝着两人大喊。

      

“这位阿妹的弦音更是绝妙啊!简直就是令人意乱神迷,今天我算是遇见知音了。我们是马场的,要到杨柳湾去。听说那的姑娘很贤惠…”

      

“我们是特地来找媳妇的!”还没等杨笑晖说完,杨四俊抢过讲道。      


“哦!原来是两个探花郎!现在还没到冬月采花季呢,你们就出来讨媳妇了,对啦!两位老表叫什么名字?”那吹弦女笑盈盈的对两人调侃道。

      

“呵!我叫杨笑晖。”

     

“我叫杨四俊!姑娘你呢?”

      

这时三人终于走近了,待两人看清这吹弦女子时,同时“哇!仙女下凡耶!”的喊将出来。


      

只见那女子脸上两腮红杏,一颗赤樱,一对秋波,两匹纤柳,不粉而白,不饰而红;再加上一头青丝,一对银环,一面微风,简直就是天作之合。这俏佳人不是别人,正是腊梅。

      

“太美了,这姑娘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风姑?”两人不约而同的暗想。

       

腊梅看着眼前两位如痴如醉的少年,暗自得意,心想:这两个小子果也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不过是单纯了点,想必是当我是那风姑了,不如将就他两助我潜入苗寨,哈哈!真是天助我了!”

       

腊梅不是一般的歹毒,她想要得到的不仅是李三虎一家的破裂,还有比这更宝贵的东西,那就是苗寨的几十个纯真少男少女,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可是昨晚的事必定已惊动这个称霸一方的苗寨,今后想要混进寨里下蛊只怕已非难事。而现在呢?她只要稍稍付出一点代价,不仅可以有才俊子陪床还能借刀杀人了。

       

想毕故意做出一副害羞的样子,万分柔情的说:“原来是两位杨家老表啊!我叫风姑。”

       

“风姑?”听了这个名字,两少年喜出望外,心里万幸到了极点,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啊。

       

“原来姑娘就是风姑啊!难怪这样的漂亮,又贤淑,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杨笑晖笑道。

       

而一旁的杨四俊则想:“要是能讨到这姑娘做媳妇,死也值了!”

       

“对了风姑老表,你认识李雅笃家吗?雅笃的娘是我小姑。”没等腊梅答话杨笑晖又问道。

     

当杨笑晖说到雅笃这两个字时,一抹怨恨之色掠过腊梅的脸,只是瞬间即失杨笑晖没发现。

      

“哼!原来是丑妹的外甥,好戏要上演了!”腊梅心里冷笑道。      


“呵!原来是丑妹家的亲戚!我认识的啦!我家就在雅笃家洞门(对面)。两位老表先喝点水再赶路吧!看你两很累了吧?”腊梅假装高兴的递给两人一个袋,故意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       


杨笑晖推谢着说一些客套的话,而杨四俊却豪不客气地接过水袋,打开塞子后狂饮了起来。

       

“风姑老表,真是太感谢你了,我这兄弟就是这样,望你不要一般见识!”杨笑晖微笑着对腊梅说道。

       

“笑晖老表你就别这般客气了,这四俊老表豪爽的很,我怎么会怪他呢!四俊老表,喝慢点小心呛着!”腊梅也关心的笑道。

       

杨四俊喝个够后又将水袋递给杨笑晖。

      

“你好啊臭小子!就给我留这么点。”杨笑晖才喝了一口水袋就空了,失望的一拳捶在杨四俊肩上。

       

“哈哈!我比你渴嘛!”杨四俊调皮的道。

      

杨笑晖把空水袋还给腊梅,恭敬的说了声感谢,又有所思的问道:“腊梅老表!天都快黑了,你一个人在这野山沟里做什么呢?要不咱一路走吧?”

       

“呵这个啊!我爹他生病了我来采些草药。好的,我们走吧!”说罢将水袋装进腰间的禳里,示意让两人先走。

      

刚走不到十步,杨四俊突然停下脚步,双手搂住腹部,一张俊脸扭成好几条恐怖的曲线,脸色苍白,两眼通红,继续走两步后整个人彻底蹲在了地上。

      

杨笑晖见状上前扶起杨四俊。这时他也感到全身乏力,头晕目眩的,最糟糕的是他发现杨四俊也和自己一样下身硬邦邦的翘得老高,但觉一股热流瞬间遍及全身,一种想与女人上床的欲望充斥着每一根神经。

      

“风姑老表!你快走!我们可能吃了有毒的春药,快跑!我们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杨笑晖痛苦的要求腊梅离开,他知道自己和杨四俊都中毒了,不想连累腊梅。

       

“走?我为什么要走?哈哈哈哈…”腊梅狂笑了起来,接着阴笑道:“实话告诉你们,刚才我在水袋里放了春药,你们也被我下了情蛊,从现在起你们跟僵尸没两样。哈!这么帅气的少年我老娘岂有不享受之理?啊哈哈哈…”

       

“你…你不是…风姑?”

      

“没错!我不是什么风姑,我叫腊梅,一个善于下蛊的毒娘子。你满意了?”说着两眼瞪着杨笑晖两人。      


腊梅开始念起别人听不懂的蛊咒,只见两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乖乖”的跟在腊梅身后,向鬼松林的走去。


本章完,明天继续哦......

(图文均来自网络)



投稿

投稿邮箱:857807585@qq.com


微信号:15121534916/15901042248(手机同号)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