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思考 | 黄华河

芝兰园2018-03-13 02:14:57


点击上方蓝色「林州文学」可快速关注


书读多了容颜自然改



远离浮躁    敬畏文学

做有态度的原创文学平台



【原创首发】作者 | 一心



        黄华河称为季节性河流,这些年都有些牵强了,或许是全球气侯变暖的原因,连续几年都没有涨过河。


         站在太行山上,望一眼林州这座美丽的山城,你会看到黄华河舒展着身躯向城北边蜿蜒而去。记忆里,白色圆石做底纹的一袭素妆、轻裹身躯飘荡在这山间盆地的黄华河,早已不复存在。但一河情深已然融进我的血脉中,时不时鼓动,让我想起与她的种种曾经……


         印象中,上世纪七十、八十、九十年代都发过大水。七十年代有好几次,有一次很厉害,连续几天大雨加暴雨,黄华水库暴满,南谷洞水库也开始分流,红旗渠水已连续暴满几天,不向河里开闸泄水已很危险,加上河水已然上涨,支流里的水也向黄华河涌来。一时间,汹涌的河水有几十米宽,万马奔腾,洪水似倾,狂奔雷鸣,惊动两岸生灵;巨大的石块在洪水中滚动,在暴雨中肆虐,上游两三米见方的石头,相互撞击,到下游已变成很小的圆形石块,或更小的鹅卵石。


常感叹自然界神奇的力量,发几次大水就能把巨石打磨成滚圆的小石块,而人类从棱角分明的青年过渡到圆润柔顺的中年、老年需要几十年的坎坷风雨;曾经的年少轻狂,无知的固步自封,随着时间的磨砺,荡然消逝,成熟得深谙了难得糊涂,修到了心如止水。


         

晚上呼吸着湿润的空气,枕着河水的咆哮声,或许是被对岸洪水卷走的那个人吓到了,一次次梦中惊醒。


洪峰过后第二天,人们涌向岸边,打捞一些洪水搬运过来的东西:椽子、檩条、农具之类,沉沉浮浮,时隐时现;南瓜、蔬菜、青玉米杆等常漂浮在水面。记得二姐还捡到一截半米长的鱼,这鱼冲出水库怎知外面世界的凶险,水里长大也难敌巨石磙碾;男人们则下到浅水中,把盖房子能用的大石块抬成一堆。


        涨一次河不容易。每天都去看河,去看那种志在千里的奔放,去听那种雄浑且穿透力极强、几里外都听得见的声音,去感受那种大江东去的豪情,去体味那种逆水行舟的人生艰辛。


河水一天比一天清,一天比一天小,直到枯竭。河水变小变清变温顺了,人们忘记了她的恐惧,又亲密地涌向她,在河边洗衣,在河里游泳。狰狞恐惧过后,带给人们短暂的恬淡与舒缓、温柔与美丽。


         中午,常和小伙伴们跑向河边,找一处浅一点儿且水流缓处,学起游泳来,肚子不舒服了都会爬在热乎乎的圆石上暖一会儿,或者把耳朵贴在热石头上,把耳朵里的水吸出来。短短几天是学不会游泳的,旱鸭子想翻身也得有个过程。河里的水越来越浅,从下游向上游收缩渗漏,直到结束。


没有了水,河便失去了灵魂,即时干枯了也不会失去曾经拥有的崇敬。从小就被那干涸的河床承载着双脚,在两岸亲戚间来回穿行,丈量她的宽度,磕磕绊绊行走在这鹅卵石之间,久了,骨髓里融入了亲情。


         九十年代的河道已有变化,被河水冲洗过的砂石是建造房屋的优质材料,附近辛勤的村民就地取材,几乎把整个河道筛挖了个遍。我也曾在这里挥洒过汗水,当别人乘着理想之马挥鞭骑行时,在这砂石间,我还在喂养着我不成熟的小马驹,隐忍着,用“天将降大任”来自慰。那时期就发过一次水,不是很大,也很短,但还是漫过了林石公路,冲涮了部分田野,像被谁撞了个趔趄,惊慌失措瞬间就过去了。


         近几年,沿岸垃圾的倾倒,已使河床变窄变瘦了。去年又涨河了,距离上次涨河已有二十来年,河很小,也很浑浊,仅仅在越来越窄的河床的一边呜咽了两三天。不知是河神在迷惑世人,还是世人忘乎所以了,我的心却是不能平静下来,忧从心中起,猜测着河流的未来。



        生活与建筑垃圾的共同侵略,使昔日的河道面目全非,被一年年的瘦身,却没有发出一丝呻吟,寂静得让人恐惧,有的地段已萎缩成河道的咽喉,若百年一遇的洪水爆发,凶猛咆哮起来的河神能任这河床束缚吗?消瘦的河道还能承载洪水滔天吗?


         祈祷着,七十年代的大水永远不要再现,心里已容不下泛滥两字。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高忠现   网名 一心,林州生意人,喜阅读,爱文学,钟情于散文。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