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泪咽却无声,一片伤心画不成:一个人,就这么走了!

人道那些事儿2018-03-13 01:31:41

小姑走了!


老公昨天一早跨进门的第一句话是,我小姑死了。我心里一炸,不敢相信。他接着说,是车祸被小车撞死的。我心里又一炸,不能接受。

在夫家的众多亲戚中,我内心还是很喜欢这个小姑的。其实我与小姑接触的也并不多,为什么喜欢她。我母亲曾教给我一个辩识人的方法,就是不看人对我,只看人对人。母亲的意思是说,看这个人好不好不是要看这个人对你怎么样,而是要看这个人对张三对李四对王五六麻子如何。

小姑真的是对所有亲戚都很好。小姑居乡里,因姑父做点工程,家中颇有钱,起高楼,开豪车。我们都曾开玩笑的说小姑是土豪。小姑每次都笑着说,什么土豪咯。


小姑是奶奶最小的女儿,虽说女儿对父母也有赡养义务,但在乡村中,像小姑这样孝顺母亲的还真不多。一年中,奶奶在小姑家居住的时间倒有一多半,回自家居住的小半日子里,小姑也是隔三差五就回来探望,给奶奶买的吃食全是最好的。我还是在小姑买给奶奶的水果中知道有一种火龙果是红心的,有一种奇异果是黄心的。

有一年,小姑在深圳带孙子,无意中在书店看到了我的书,顿时很激动,给我婆婆打电话,很是欣喜。事后小姑每次都说,我把那本书买了,我全读了,写得太好了。我从来不读书的,你的那本我看完了。看完我的书,对于小姑来说,这是一件令她很骄傲的事。

小姑这人不会说太多好听的话,她对人好的方式也很简单粗暴,首先是做好吃的,再就是给钱。我做了她侄媳妇后第一次到她家吃饭,她竟然蒸了好大好大一块五花肉,蒸得烂烂的,一桌子全是荤菜,然后临走还给我钱。

她喜欢做一些小吃,什么糖腌柚子,酸枣糕,刀豆花什么的,全是装在特百惠那种大号盒子里,来了人就整盒整盒地端出来让人吃。这些虽是小事,但也可以窥见小姑待人实心实意。


大前年我终于有孕了,这对我婆家来说那是天大的喜事,奶奶逢人就说,她跟老爷磕了近十年的头,总算把老爷感动了,这是老爷跟她送的重孙。

胎像稳固后,我回了一次婆家,那一次我有了当王的感觉,只要是想吃的,讲什么做什么,想吃香椿牙子,立马长竿绑镰刀爬树上去打,想吃笋,立马进竹园寻最嫩的。奶奶还觉得我没出息尽想些没油水的东西吃,她恨不得我天天想天鹅肉吃。

那段时间,小姑专程过来看我,提了大半桶野生的黄骨鱼,还提了一大半桶各式杂鱼。说是才从河里捞上来的,我看那鰟魮倒在篓子里都还在跳。十几年,确实再也没有吃到这么新鲜这么纯正的野鱼了。

特别是那些杂鱼,纵使有钱也买不到。这份心情让我感到一种亲情的温暖,一种受到宠爱受到重视的荣光。那天中午姑父还亲自下厨做了他最拿手的黄骨鱼炖荷包蛋,鲜香味美。

后来有了小孩后我们的日子骤然忙碌起来,每次回家也是匆匆忙忙,便很少到小姑家去了,最近的一次去小姑家应是八月份,是我强烈要求去的。那一次去正好小姑也忙,没有多少时间,她每天要带四个孩子,两位表妹的四个孩子都是小姑在带。

那天她还高谈阔论跟我讲述她在香港游玩的一些趣事,我们听得也高兴。走时,金山看上屋里一个游泳圈要带走,小姑还很高兴说,终于有你看得上眼的东西了,拿走。走时又把她自己卤的五花肉,各种肉给我拿了一大袋子。

现在我冰箱冻库里还放着小姑给的两大块五花肉,可是小姑的人却不在了。


宋小词,宁乡媳妇,中国作协会员。著有中篇小说《血盆经》、《开屏》、《太阳照在镜子上》、《直立行走》和长篇小说《声声慢》等,小说多次被《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小说《开屏》获第六届湖北文学奖。《直立行走》获《当代》2016年度中篇小说总冠军,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16年度中篇小说排行榜,获第八届《小说选刊》年度大奖。现供职于南昌市文学艺术院。

欢迎长按关注!

文编|胡小妹

主编|戴三多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