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六艺传媒你是我一场好梦,醒来一切好说——简析《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六艺传媒2018-02-12 20:26:26

你是我一场好梦,醒来一切好说

——简析《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庞宇


暗恋是人生情感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生的第一次暗恋往往来自那个思想懵懂言辞木讷的青春岁月,一场暗恋的始终既可以时光带来明亮璀璨的点缀,也有可能镶嵌上灰败疼痛的伤痕。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展开的这场暗恋,如同在炎热夏天的浅眠,因为午夜突然而降的酣畅大雨而坠入一个让灵台神游、身体震颤的绮丽梦境




他曾是少年


1941年春末那天,广播里国家的宣战,获得了人生中第一辆自行车,遇到了美丽的玛莲娜,似乎毫无关联的三件事,却因为一个逆光飞驰的少年,拉开了整部影片的帷幕。


自行车的获得,使雷纳多可以穿梭在战争的号召中,穿越过镇上的人群,穿过年少灿烂的阳光,直至看到款款而行的玛莲娜,直面成长。自行车飞快的转轮,代表了雷纳多一瞬长大的脚步,在一次又一次追逐与观望中,雷纳多13岁的目光将玛莲娜的美丽从点滴中惊心动魄的拼凑起来。其中既有追随平视的饱满臀部,又有想象仰视的吊腿丝袜,也有幻觉俯视下的迷人胸部。弗洛伊德认为,童年经历和性是驱动人类一切文明的力量,童年包括着最早的情感经历,而性则驱动着最原始、最强烈的情感。所以年少的雷纳多在看到玛莲娜之后,由裤子慢慢隆起的性冲动变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强烈爱恋。承接这份爱恋的递进,也是借由自行车来传送的。可以说,雷纳多自行车的穿梭在西西里小镇上织就了一张柔软目光之网,将玛莲娜的一切言行都善意包裹,尽管他在车上一次次产生猜测与不安,但也在一次次飞驰中理解释然。甚至在影片后面,当他给独臂军官送去玛莲娜的下落时,骑车离去的背影变成了他成长历程的最后加冕。




然而在13岁时思想上的飞快成长,带来的是身体滞后发育的心理落差,雷纳多渴望穿上长裤,为此他不惜冒着被父亲打骂的危险去修改父亲的礼服。他也渴望坐上理发店的椅子,为此他一次又一次的抗议。可事实却是,他只能在那狭小门洞中看着玛莲娜的酮体与悲伤,见证她的无辜与改变。他只能在那张吱呀晃动的弹簧床上,用偷来的内裤覆盖在脸上,将浪漫的幻想宣泄出来。


成长成了少年爱情的羁绊,无论是“请你等我,一定等我长大”这句梦呓般的誓言,或是“你必须保护玛莲娜,至少几年,然后由我负责”这句与神的祷告。还是“除了你丈夫,我是唯一爱你的男人”这句炙热的表白。都充满了现实的无力感与挣扎的辛酸。而少年似乎并不明白,成长不仅仅是学会手淫,穿上长裤,坐上理发店椅子。还存在于看到玛莲娜唇边点烟的火焰,与妓女做爱时想象到与玛莲娜朝圣般的结合以及看到现实的残酷将自己珍视的缪斯生生撕碎。


美丽是源罪


正如律师在法庭上说,玛莲娜有什么错?她错只是错在太美丽,这份美丽,似乎成了镇上一切罪恶的源点。


因为美丽,她成了那只被孩子们用放大镜烘烤致死的无辜蚂蚁,这个被战争阴影笼罩的美丽寡妇,孩子们在课堂上用对她淫秽的言语来戏弄耳聋的老父,她的言行举止被人们用放大镜一般的目光所镜像化的夸张变异。而她如同蚂蚁一样,被这“光束”后残忍的动机所炙烤焚烧。




因为美丽,她是海边被阳光暴晒被风沙侵蚀的仙人掌,丈夫的去世,父亲的怀疑,镇邻的欺压。一次又一次,人们拔光了她身上抵御流言的刺,人们脱光了她包裹着身体与忠贞的衣服。她的改变似乎正如人们所愿,成为了一名妓女。

因为美丽,她如同海边那座安静的房子,肉体的滞留无法安放流离失所的魂魄,任由人们散漫居住,随意践踏。如同茕茕的自己找不到身心的归宿,如同断臂的军官找不到房子的主人。


因为美丽,她成了少年雷纳多透过孔洞的目光所追随的光源与焦点。他用一次次的偷窥抒发着内心无尽的渴望,用偷窥来的景象来满足一次次爱情的幻想。这种以欲望为起点,关注成目的,贪婪做助推的偷窥行为,因挟裹着少年的纯爱,因充斥着少年无声的内心挣扎与热泪,让我们无法去评议贪婪的对错,只能如同镇上妒妇一般无奈感慨,怪你过分美丽。


人性是战争


战争不是人类苦难的根源,人性的扭曲才是裹着道德的残忍。

在片中,战争的影响似乎被刻意弱化,只是隐藏在人们的言谈举止中缓缓推进着事件的发展。然而西西里的战争并不仅仅停留在战场上流血与牺牲,人性的扭曲和流言的纷争才是最残忍的杀戮。在这场战争中,无论是色欲的利刃还是嫉妒的枪支,全部指向了孤立无援的玛莲娜。




男人们的色欲是分两种的,一种是在玛莲娜黑衣裹身、神情冷漠的目光下,可望不可即的远观之欲。另一种是在玛莲娜无钱无食、无奈沦落的红发中,讨好般点烟的亵玩之泄。用金钱和食物对玛莲娜的趁火打劫,不仅玷污了她的身体,摧毁了她当初抱着丈夫照片暗夜独舞的思念与信仰,也将她彻底推向深渊。


而女人们,同样因为玛莲娜的改变,使嫉妒的情愫在不知不觉发生变化。一种是因丈夫儿子对其高贵孑立身姿仰视爱慕时,由自卑与无奈本身发出的嫉妒。而另一种,则是面对玛莲娜不忠的巧笑嫣然,面对镇上男人们对她身体的公然占有,夹杂着一种害怕、唾弃、憎恨,甚至有一丝可怜的嫉妒。然而这一丝可怜随着战争的结束,将腹诽的嫉妒变成了颠覆性的施暴。如果说男人们的色欲只是玷污了玛莲娜的肉体与思想的忠诚,那么女人们最后这致命一击则是将这个美丽的传说的身心进行着撕裂的毁灭。此时,那道躲藏在人群后,满含柔软悲悯、惊痛哀伤的目光,终没有给予,并且无法给予她暴露残破的身体一丝温暖。




在这场善与恶、罪与美、男人与女人、人性与原罪的最终较量,随着玛莲娜与独臂丈夫的坦然回归而得到和解回落。男人因为她的容貌衰退、物归原主,不再动那探囊取物的心思。女人因为她的身材变样、神情自若,不再说那人言可畏的诋毁。在集市上人们友好的问候和善意的馈赠,在内心恍惚回暖的同时,一瞬闪过的是复杂多样、哀而不伤的思绪,或许这才是一个传说最合理的结局。


至于那个全程经历这一传说的少年雷纳多,如果说他给独臂军官送信后骑车离开的背影,是他成人礼的最后加冕,那么当橘子捡起来的时候,则是他大梦初醒的时候。如他在片中所说:“岁月匆匆,我爱上过很多女人,当她们紧紧拥抱我时,问我会不会想她们,我会说,是的,我会记着你,但唯一我从来没忘记的,是一个从来没问过我的人,她就是玛莲娜”。在最后,玛莲娜对帮她捡起橘子的雷诺多说了一声谢谢,这是全片中,玛莲娜对他说的唯一一句话。然而这句话,在这场从萌芽到凋零的暗恋中,变成了沙漠中无法解渴的点滴水源,沉溺之前腹腔仅存的零星氧气。亦或是吵醒春梦的一阵惊雷,给予雷诺多欢愉的遗憾和无奈的叹息。


多年之后,往事随云,憧憬已渺,春梦已醒,只有当回忆流连忘返之时,用年少那份冷却的炙热,将一个美丽传说珍而重之的抚平安放,关上铁盒时,抖落一层轻散而去的岁月。


作者简介


庞宇 传媒学院广播电视研究生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