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朵渔推荐 | 哲敏:梦游一千天

追蝴蝶2018-05-15 20:13:43



哲敏,1985年生于山西省太原市。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学博士,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访问学者,印第安纳大学媒体学院博士后。青年学者,专业领域为新媒体、传播与政治。写作新诗、古体诗,现居北京。


照片由作者提供

哲敏是那种将所有复杂的情感都投放到诗行中去演奏,却又将自己隐藏得恰如其分的诗人。她以自己天赋的直觉,将汉语诗性和传统之美演绎得珍贵而易逝,并试图从这种华丽的忧伤中转身,直接面对人生与世界全部的复杂性。


——朵渔(诗人,随笔作家)


初识

可能要从现在

开始,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

换了一个总是想起的,熟悉的人

等待,就设计一座拱桥

桃花落在水中

目光落在枝头上

我养育多年的一双水鸳

也轻轻地来到这里

这里很好,不需要增添什么

站在巨大的阴影背后

送走所有人

驱赶那么多刻意的小事

停在一阵风的后侧,片刻

我介绍自己,像初识一样

我用虚度换来的坐席之中没有激流

一生的桃花都荡漾于湖水

我们相见,恰如其分


花木

清晨,我们穿越阴郁的城市

想到了泉水城,鲜花小镇

天色如此,没有人遇到我们

一滴树上的露水坠落

桅杆就轻轻颤着

 

我们开始交谈,花圃就在不远处

一盆低垂的山茶

 

美人菊,昂贵的玉露

一茬一茬地相互道别

所以即将到来,安抚我们寄宿的情趣

 

我们种花,想与泉水城一样

长出荒原的爱

苏醒过来,需要很长一段路

才能仰望金色的玻璃窗子

那鲜花能做日记,到老都还活着


UA889

漫长的队伍我站在最后

背影里很多人在流泪

那么多痛苦都不是痛苦

十年里我送行,到最后,送自己

归来后送消逝与厚爱

精神每接近一次

就深沉地明白一次,又将静止

异国的河流,在夏色里缠绕

俯瞰,它仰望我

我做烟花,做呼啸而过的风的侧面

我为何,怅然若失

我年幼,我乖戾,我顺从地融化在所有人中间

注视着我的还有我那双遥远的眼睛

可是你呢,在那更年轻的时代里

把闪烁的希望都变成灰暗的时代里

一个人,变得欢畅,清瘦得无以复加

但你留下的是关于我的秘密

照不见光阴的秘密,我守护犹如我目睹

犹如我从不随意说出一个还会苏醒的时日


九月的一个日子

余生里最多的爱情

每一个今日里,情绪未完

也许明日,我将走向游戏的城堡

替换光阴的女神,说服着

让憔悴的肩膀永在此处,为了美丽

我没能收获那个自己

轻轻的怨恨随风

或许就在那里,居住着

自觉摧毁余生的秘密

那个时刻,我要留住爱情

或回到爱情中去

去寻找,我懂得的那一个人

从未遇到他的知己

轻薄地刻写痕迹,面对风霜

不止一次的轻声颂记

我也许会踱步,慢慢等来秋雨

在雨里种着爱情,一日凉过一日

这反复出现的声音,漂浮着

让打破寂静的人无限伤感

这是九月,迟迟不落的叶子

有余生里最多的爱情


他年的异国

一句话也没有,那时的空气隐没在白桦林下

十月就是寒冬了,胜利抵达胜利的广场

在某个黎明,一种风物是旋起落叶

那婉转悠长的高度,那寒冷

不说一句话,咖啡馆的灯刚刚亮起

两个人扶着高加索山脉而来,抖落身上的雪

预示着生动与晴朗,但此番错过了时节

他们在寒风里清澈,目光画出高原的油彩

盘旋的飞鸟将同去某个村落,依照风暴寻找线索

不说一句话,墓地里燃烧着油火,向风而立

绿皮火车里的塑料布偶变出笑脸,化为灰烬

迷失了,那恐慌让人伸出双手

把刀刃藏在衣袖,裁剪一支不眠不休的恋曲

他们抢走没有地址的车票,手写语言的地图

在一生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扶起一位梦游人

那是落叶林的深处,不说一句话,照着影子涂鸦

眼睛应该做好了笔记,他们悄悄合上书本

在楼梯上休憩,在烈酒里疯狂

在身体里鼓动着彼此

在背对着异国的方向调整镜头

一滴泪煽动了最后的诗意,一个向导烧毁了悲喜

活着,与一件远游的小事无关,漂浮着

那些年,素面朝天,向寒冬攫取秋天的落叶

一杯咖啡需要咖啡机清洗的试剂

一枚熟透的苹果想做天上的果实

无论多远的路途,不说一句话,那是最后的欢愉了

献给异国的金钱与泪水,自由流动

在余生畅谈,在孤傲的宫殿里写作

在刺伤对手的咖啡馆里辞行


课后

他用什么安抚了我

我依然不懂该如何去做

享用,很多独特的智慧

这以后,还是发生之前

怀里的风铃都没有掩住声响

敲击

从哪里传来一种游荡

末了,开始隔绝

他伸出温暖的手臂


从此开始的写作

从一处庭院,观看

她把光滑的暮色披在身上

目不能及的是那种离去

是一个诗人了

她需要安静地写作一切

不能辨认的故事

从前,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更加流畅

他们在一起,看到相爱与感动


陌生人群中的女生

陌生人群中

她总是羞于说话

很清凉的感觉

忙碌的脸孔被吸引

一种高雅

她在人群中低下了头

想着,辜负掉这春日也好

比如名字与美

总是纠缠,就有烈火

没有缝隙的生活该对着什么盟誓?

她的目光有些欣喜了

一段抒情诗

已交到一个陌生人手里


遗忘了秋

这一年我所度过的秋天

早已埋进一条隐秘的路

许多天后,才到入口

秋的暗语

远在风之宿

黄叶与暮色

将要付出全部的预演

又心惊,又痴迷

一路欢颜注目

秋是流放后的重写

走过裁剪的记忆

湖水如永夜

唯一愿意围绕着我们的枯木

将如何去衔接

寒凉不在他的身上


接近以后

最需要掩饰的理由

他人的世界,他乡水木

谁的时间表,身在何处

我应如何委婉,是否楚楚

开花的路还深幽吗

 

细腻的停留

这细如游丝的心声

我最小的飘忽不定

贪恋着接近的秘密

 

残破的指针

正在迷失的掩饰

溶解着我的接近

让我镇静

微笑像夏日的落影


纪念·北方

要走了吗?顷刻就变出自由

悄无声息地采写隐忧

我带你去探险

一点点微妙的,再一次的心动

是的,为了躲避

那些总在夜晚入侵的疑问

无论怎样空旷的北方你依然失眠

我们要深信彼此

就像,我们所能触及的土地在慢慢变冷

季节在生长,充满惊奇

裸露的影子在壮阔里不见

所以何来重负?那消失的形

大约是被一个梦游人擦去

而秘密,热爱,脆弱又重新堆积

不曾险峻,不曾失去动力

而那天衣无缝的姿态起死回生

等待我们开始交谈星座与历史


无声

我没有眼泪回应夜的冰凉

一切都擦干了,我低着头

如果需要轻声地致意

我将努力摩擦着暗哑的喉咙

谁也一样。一行渐渐变黑的代码

第一夜,第二夜……所有的残夜

背对着我,就此写下幸福的休憩

低着头,无需笑出声来,更无需辨认

是谁想把新的灾难带来这里?

而如果你坐下

勇敢地指定一个爱人和她缺氧的身体

一个即将诞生的虚构的家族

欢聚于那泡沫中的重重雪影

从此,收起一种眼光和所有动作


疑问

你究竟想怎样生活呢

日日崭新的杯酒

渴望又爱戴

允许那些哭声回落在身后

长路远行不好吗

温和的酒,味道甜绵

那样美,我的遗弃

像一段沉沦的星火

我是我的对手的影子

我们融化,我们分开

没有给这个世界留下任何暗语


人与落叶

像一片想要默然安睡的叶子

起初不经意

笑、怨声与长恨

风在旋转,难过

千万次,平凡的碰触

千万次远别

也回声

引起瑟瑟祈祷

流动才会倾覆

所有寂寞

如少年

爱上曾经茂盛的千枝万缕

相依的理由

唯有

无论是谁都永不衰落





以上选自哲敏诗集《梦游一千天》。《梦游一千天》系“猎户诗丛”,是诗人朵渔主持的、面向青年诗歌写作者的诗集出版项目。联系信箱:zhui_hudie@163.com。


编辑 | 阿绿

追蝴蝶:zhui_hudie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