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当代作家聂沛:无法抵达的宁静

文学沙龙2018-04-27 05:58:54


       作者简介:聂沛,1964年生,湖南祁东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全委。1985年开始写作,同年在《诗刊》头条发表处女作。已出版诗集《天空的补丁》、文集《闲人颂》等四部。作品获多种文学奖,入选《诗刊50周年诗选》、《诗刊60周年诗选》等几十种选本。短诗《手握一滴水》,系2012年四川省高考作文题。

无法抵达的宁静(组诗)

作者   聂沛


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苍穹下


每个人都在他自己的苍穹下,独自去死

金黄的油菜花特别忧伤。大地掩藏不了真相

内心空空荡荡,来源于词语和叹息的

双重无力:一群蜜蜂在春风里疯狂吸毒

只有一条不为人知的记忆小径还略带甜蜜

蝉鸣把那个夏天藏得更深了,处女之夜

爬满岁月的青藤。摩擦感。爱的自习课

无调性的河,水中的世界并不与现实对称

我想过一些浪花,像不断扔进去的石子

一如好的开头没有下文,没有任何道理

一步步,越深入中年越感到与星光疏远

那些深不可测的虚空足够埋葬无比坚硬的

生存!把黑暗的声音拨开,触摸到一点

光明的柔软,是我们最初、也是最后的自由……


一个人翻山越岭


为了让身体觉醒,他走了很远

尽管找不回什么,但可得到安慰

一个人翻山越岭,不是旅行者

也不是行脚僧,只是可怜的灵魂

在大地上的一次漫游,并深信

你在夏天爱上的雪花,到冬天

就会变成深蓝,能怀抱虚无之海

从阿勒泰到福州,在鸡型版图

那东西对角线,他徒步斜穿中国

像一颗子弹击中我们平庸的心

我哆嗦着划燃一根火柴,想把

白昼点得更亮一些:这尘埃之轻

因为被生活剥夺了太多的自由

你的人生,已经如同另一种虚构

遥想起长城与运河组成了大地

一个巨大的人字。曾经,走人字

是诗歌徒步者的一种伟大传统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着迷,落日的

余晖里,史诗是那样唾手可得!


应许之地


失望在不断冒泡,像一瓶假冒香槟

一个越来越文化的地方,也越来越假

只有运动还保存一些古老的东西

夜宿浮云寺,我从山脚一路攀爬上来

灵魂几乎出窍。一座七层柚木佛塔

没用过一颗钉子,落寞而又祥和

阳光透过高窗,一种推心置腹的方式

令人顿生竹节般的意识,等待凿穿

我拄杖继续向对面的铁禅寺进发

途中浓雾弥漫,鸟叫惊心,不明真相

一家客栈收留了几位陌生的驴友

就像失散已久的兄弟那样推杯换盏

老板娘风韵犹存,添油加醋不在话下

我问她铁禅寺还有多远?她回答

至今还无人到达那里,信不信由你

确实,信不信由你!这永远无可挑剔

且住下,讨一壶时光盛宴的醉意

梦见死者在天梯两旁,列队迎接我

带着婴儿般的笑脸,和尘世迥然不同


绝句的废墟


路过唐诗的遗迹,绝句的废墟

阴郁、狂野,又色彩斑斓,那种

世代的壮游仍穿越于斜阳之下

石头内部的彷徨被猎猎秋风

扯出的旗帜,好像仍在高高飘扬

历史曾经丰满,现实如此骨感

诗的形式和匠心还在,流沙

更为光彩照人,一如金色的自由

考古专注于精神零散的骸骨

腐朽情调,痛苦纠缠欢畅的谜

在长城的土丘聊天、喝酒或思考

论明月,兼论虚无,一些碎语

无法还原成精妙绝伦的四句

我们的陈述和抒情里尽是语病

谁能告诉我:什么是绝句的生活?


5.18,博物馆日


缪斯神庙的火炬传到亚历山大博物园

穿过中世纪的黑暗,照见公共博物场所

讲述恢宏的史诗,也展现难言之事

无比清晰的真实里有无限可能的猜测

思接万里,通古今未来,你不是孤岛

5.18,日薄西山,我怀抱一份清凉而来

低沉的暮色给藏品蒙上神秘的气息

各种灯光秀又牵扯出优雅缠绵的味道

奇妙的博物馆之夜,想象力更深一层

不为赞美或者诅咒,仅仅源自颤栗

一部梦剧场的感官史足以令人臣服于美

我们的身体就是语言、思想、管风琴

山川和海洋,谦卑而神圣的灵异之地

书写的记忆,能够让一生长于千年

那藏于伊斯坦布尔老街深处的帕慕克

纯真博物馆,正纪念一个男人永失我爱


图书馆的钢琴


星空般浩瀚的图书令我莫名地悲伤

不是因为自身的渺小,而是人类的伟大

最终化为过眼烟云。记忆不堪重负

所谓书山有路,洒满疑问摇摆不定的

光斑,沿途那么多断然离世的灵魂

——尼采、海明威、保罗•策兰……

像秋天河床裸露的卵石怎么也数不过来

我从纯真的爱读到不知所云的忏悔

看见一个老人跪在大地上,张开双臂

拥抱永恒的黑暗:那是被狂欢的神

允许的绝望,其中暗藏希望的密码

让一代代人为了救赎去扛起落日的大纛

尽管无用,却仍然留下了群山起伏

壮丽的废墟!一张白纸写上文字才有

呼吸。除了大自然,一切都是败笔

“我只陈述我之所见。”波德莱尔之后

“不可言说之事,必将无言以对。”

维特根斯坦理性的热情如同一阵狂风

让亲密的陌生感唤起沙漠般的诗意

语言并无多少自由。一粒无泪之沙

可畅意于天地宏阔;一架钢琴独自在响


恍  惚

——重读卡夫卡《变形记》


格里高利变成甲虫的那天早晨

世界也随之彻底颠覆。哀愁

堵塞在伏尔塔瓦河的下游

比一座钢铁大桥还要坚固

我前往拜访老卡,步行很久

终于在隐喻的终端扑了个空

那里有着你进不去的幽灵之门

一群寒鸦飞过,让月光结冰

孤独在台灯下微微泛蓝

有限的反抗,无限的忏悔

都在时代的风口瑟瑟发抖

必须忍受假想故园里的城堡

忍受生活和一部小说的屈辱

秋天再无来信。我眷念的人

像一群蚂蚁蠕动在恍惚的大地


细小的城市


我不羡慕万城之城、永恒之城

只要一座细小而忧伤的黑白之城

既有喜欢游走的卡尔维诺,又住着

封闭的卡夫卡:一个精致的谜团

涂鸦艺术家;细密画;踢踏舞

公墓管理者;羊皮卷中的秘闻——

清醒地穿过博尔赫斯式的梦境

你无法对抗忧伤,就成为她的同谋

孤独的人都是心灵的双面间谍

潜藏于市井,却从远处观察事物

出卖的不过是因无用而免费的幻象

那些虚构、害羞的诗歌,反衬着

生活的脆弱和无助、矛盾与悖谬

少数人能读懂其中巨大的诚实

多数人的相遇变成了星空般的迷失

登高,才发现一种辽阔的腼腆

我对这座城市的感觉像一种爱情

当然,我说的是“像”,而非“是”

我不配爱上她,像异乡人一样


像埃菲尔铁塔那样的诗歌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城市等待登高

想写一首像埃菲尔铁塔那样的诗歌

三百米以上,词和标点都异常可靠

为了撑起一片片幻想,思想的基石

必须打牢,哪怕要通向更深的炼狱

自我救赎犹如地上地下,一棵大树

高度和深度恰到好处的张力和平衡

郊外河流穿过睡莲,那印象主义的

例外之美,一直融会贯通于晨曦中

夕阳又如何?只有站得高才能呼应

命运这宏大的馈赠,而不心生悔恨

你的生活确实过得很小,像一根草

在无常的风中尝试捧出露水的意趣

得自然之万一何其不易。终有一天

埃菲尔铁塔会倒塌,世界更加空阔

诗歌也变成一堆废墟,是那样真切


味庄酒后


甜蜜只是瞬间的事。下一分钟

我们重又陷入由来已久的中医学

怀旧的疾病。春江水。一盆明月草

披挂无条件的暮色。醉酒通常在

有点光的地方,那些中年妇女

特有的喧哗心有不甘地沉寂下去

风真大,空旷的平安大道直通虚无

在一个芜杂的地方,幸好还有词语

能让瘸腿的散文逸出诗歌之舞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心灵容易蒙尘

到处走,也没有一只鸟的归宿

高低错落的花,不抵一枝红杏出墙

河流静止,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积雪融化后,蜷缩的草茎顽强地

裸露着生存真相:越是被忽视

反而越能找到通向世界最广阔的捷径


暮春的凉意


暮春的哀怨荡然无存,但仍有凉意

雨后毫微毕现的叶脉像安静的思绪

不必问好也无须告别,漫长的下午

有一段青春和美貌的时光,并不真实

前面洼地闪烁着记忆和遗忘的双重

倒影,置身其中如同词语又多一种

歧义。时代的列车并没有我的座位

新闻都是旧事。沉寂,和解,非典型

人物和意义,流行这个季节的感冒

一张废纸写满了诗歌的雾气,孤独

从窗口望去,像喘不过气来的绿色

无论生活怎么涨潮,视而不见的淡定

骨子里是患上桃花病的懦弱与无奈

春风足够文质彬彬,而亵衣的狂野

却掩盖不了心底灰尘般四散的失望

回来;离开。你只是一个人生的中介


在清明的山岗鸟瞰


从前低矮建筑、青瓦白墙的咏叹调

已变成杂音迭出、参差不齐的交响曲

故乡与异乡只隔着一层纸,付之一炬时

人生的意义就像鬼一样,说有就有

说无便无。山脚下那条蜿蜒的小路

如同母亲的脐带,唯有它似乎永远不变

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一个人死去

或者出生;然而一声感叹却能轻易

抹去多少排比、夸张等人生惯用的修辞

可以想起某些往事,自觉脱帽致敬

可以忘记一段爱情,毫无羞耻可言

清明的醉酒是最好的自慰:你以为

到达了终点,其实前路将更加遥远

思想起于凝视,又没于闭目养神的飘渺

鹧鸪在背光的山坡啼唤出一阵细雨

我们并无油纸伞撑起这份迷离之美

和由来已久的诗情,喉结像石头一样

发紧,心灵也长满野草怎么都拔不干净


帕米尔河谷


自古以来,人们散居在巨大的孤寂里

思想见证的只是美丽月亮般的静谧

任何回响都会消失在荒凉的群峰间

独有晨曦泄露的一抹粉色给人以安慰

偶尔一见的羊群像上帝扔出的骰子

在遍布疤痕的草坡暗示世界的意义

牧人就着廉价伊力酒咀嚼坚硬的馕饼

有一种不动声色的尊严。暗处事物

不断呈现出雪的秘密,已蒙上尘垢

河床裸露的石头,无言的辩词充斥着

被否定的沉默。气若游丝的小溪流

依稀能让眷念者记起塔吉克的琴声

低地的矮灌木和野菊花,荡漾的暮色

不断加深我对高山雪莲危险的想象

那种灵魂的花朵在苦寒之地修炼得

越是晶莹剔透,越是担心它死于遗忘


天使瀑布


自然界最长的瀑布,像天使下凡*

丛林般的芸芸众生,亘古不变

无关生死,只有穹庐怠倦的假寐

和最终化为乌有的思想与情感

一群极限登山者,试图探寻源头

天使一再把他们降至尘世的高度

绝望和希望交织,只能陡生妄想

恰如一条溪流冲刷我们的内心

落叶、顽石,才是自足的存在

万物缠绵,白天谈情夜晚做爱

日出日落,时间无需多余的自我

活成一座大山太累,而一挂瀑布

又太过惊险。真理从未水滴石穿

猛禽在疾速迁徙,世界在沉沦

茫茫林海,夜雨无眠,我且睡去

熄灭的篝火尚存齐物论的余温

圭亚那高原距离中国何其遥远

浪漫主义的《山海经》只字不提

一只精卫鸟会怎样在浩瀚星空遨游


* 天使瀑布,位于委内瑞拉的圭亚那高原,是地球上落差最大的瀑布。


海明威炖牛尾


走出弗拉门戈的铿锵,潘普洛纳*

盛夏的奔牛节,旧时代的独特氛围

一个人坐在喧闹的酒馆看世事无常

墙上雕刻着诗歌吟诵的摩尔花边

一本摊开生死的忧郁之书放在旁边

海明威喜欢将小说写成散文化风格

还喜欢喝桃红葡萄酒,有些醉生

梦死的嫌疑。广场上粗犷的西班牙

阳光,混合着大海的咸和山野之香

把扁平的生活塑造为立体的狂欢

公牛在流尽最后一滴鲜血中尝到了

自由的滋味,像自杀的海明威一样

尾巴被炖成一锅五味杂陈的浓汤

一道著名的文化菜,演绎了多少人

悲伤与热忱,还有幻想的弦外之音

我先干一杯,再邀你来促膝谈心


*  潘普洛纳,西班牙东北部城市,以奔牛节著称。“海明威炖牛尾”是当地一道名菜。


复  述


日出日落,或者下雨,都是复述

做人、做事、做爱,还是复述

莫庄今夜的月亮可以交换回忆

适合康德散步的思想远在

万里之外,弥漫气定神闲的迷雾

我走过左边一排无对象的树

右边空旷的风一直吹至死别

高傲的群峰处于醉酒状态

像大地的波浪涌向一盏孤灯

严峻的光,有如人类的终极问题

那么无解。一只来历不明的猫

迅疾溜过薛定谔逻辑的边缘*

突然打断我对你的思念,散成

遍地落叶,复述疲惫的孤独

莫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

明天离开之后,将继续打磨虚无!


* 薛定谔(1887--1961),奥地利理论物理学家,“薛定谔的猫”是一个著名的思想实验。


牛顿的猫洞


牛顿养了一大一小两只猫,在墙角

挖出一大一小两个洞,方便它们出入

朋友笑他思维短路,小洞纯属多余

什么是多余?当我们试图去穷尽意义

发现这似乎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如果人最终沦为思考的机器,还不如

偶尔犯点怡情的小错,开一些无伤

大雅的玩笑,内心那难以言表的愉悦

远甚于一贯正确,及其权威的空虚

我常常临街呆坐半天,到暮色苍茫时

想从窗台跳出去,追赶消逝的事物

面对群山朗诵诗歌,向空气提出申辩

我爱过,结果才发现是替别人爱着

过期作废的东西都有一个俗套的故事

有人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有人选择

浪迹天涯:这两条路,方便我们生死


无法抵达的宁静


相对于秩序,我更喜欢内心的荒野

欣赏在情爱中睡成虚无感的女人

蓬头散发。今夜无事,全是静止的

语气助词,散发着梦中幸福的光晕

海潮冲刷的洞穴正努力贯通时光

和哲学的隧道。悲欢从来不由自主

生死也无法参透,并非怎样迷离

而是荒唐的真相令人不忍刨根问底

浓稠的注视往往会导致间歇性失明

穷途思返,趁天光未开,还可以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们的乱石

堆满众神居住的高山,日复一日

享受曙光,分享天空般广大的喜悦

无论命运有怎样的风暴,无论痛苦

怎样来嚎啕,都无法为一种态度

——那无法抵达的宁静,画上句号

       名誉顾问:杨 炼

       总       编:木 子(相思枫叶丹)

       主       编:王跃强

       编       委: 雪 儿   河汉女

       总编微信:tiantian19890902

       作家名录:文学沙龙作家诗人名录

       1、唯一投稿信箱: 241618280@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所有投稿均视为“原创独家授权文学沙龙”不同意原创授权,请勿投稿)。两周未刊发,可自行处理。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2、“赞赏”金额少于10元不结算含10元);超过10元,2/3为作者稿费,1/3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无赞赏则无稿费,发表后第四天结算,后续赞赏不再发放,不同意此规则者请勿投稿。稿费红包24小时不领取视为自愿赞助平台

        3、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发表20篇以上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4、以上文字聂沛原创授权刊发,版权为聂沛所有;转载使用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