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人,只有穷一次(经典)

懂点做人处事2018-07-10 22:37:57

                                                                                                                                                                                                                                                                                                                                                                                                                                                                                                                                                                                                                                                                                                                                                                                                                                                                                                                                                                                                                                                                                                                                                                                                                                                                                                  黑旋风李逵孤(身shēn)入险关方杰让人带李逵上山去见庞家兄妹。--凤舞文学网--在西山二关赶来的庞(娇jiāo)妹见是当年旧相识本有些欢喜又想如今是敌我双方不觉得把脸一沉:“李大哥想当(日rì)你我并肩杀敌今天却来攻打我们甚没道理!”李逵原是皮厚之人只是每每在女子面前反有些扭捏:“妹子休要怪我。我们是无意与你们为敌的。你们方腊领都肯听从我家宋大哥的话去了台湾你们为何却还要打到底呢?”


    庞万(春chūn)一是要从李逵这儿探问皇上那边的虚实二是想了解宋江究竟做何打算便借了这个话头与李逵攀谈起来不多时候便从(性xìng)(情qíng)耿直的李逵口中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幸好宋江派人上山实施绝水计的具体布置李逵并不知(情qíng)。


    庞万(春chūn)听李逵讲方腊的确是接受了宋江的劝说将大越国的精英尽数转往台湾他自己也已于几天前从台州登船了只剩下钱大均的少数人还在温州一带与官军对峙。宗泽已分调三路大军逐地光复浙南各地仙霞岭的方天定也早已撤军与方腊会合。宋江受方腊之托来寻方杰是真心庇护于他。威盛军这些(日rì)子其实并未全力攻山就是担心双方死伤过多伤了大家的和气只是后面有朝廷和张所督促倘再拖延个十来(日rì)便无法跟上面交待也只好拼力来攻了。威盛军中火器众多又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武器假若全力攻击昱岭关必定不保。--凤舞文学网--威盛军的确是准备北攻契丹再征西夏的副帅卢俊义等众多好汉之所以没有随军南来就是因为已经投入到对北国的军事中去了。


    李逵最后忽闪着大眼睛对庞万(春chūn)说:“庞家哥哥你们这山注定是守不住的就算再有天险山上的粮草总是有用完的一天的吧。再说方腊都走了你们守在这儿有什么意思?俺宋大哥可是真心为你们着想看重你们是英雄豪杰。那个方杰的确好武艺你还是劝劝他弃关下山吧。”


    庞万(春chūn)对李逵的话没有直接的答复但心里还是有一些感激之(情qíng)。他对李逵说:“李逵兄弟这些事(情qíng)我要向常王千岁请示你先在山上住下吧。”李逵一听把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我要下山回营不然宋大哥会担心我的。”


    庞万(春chūn)给妹妹使了个眼色庞(娇jiāo)妹撇撇嘴:“李大哥你是不是害怕我们把你扣在山上加害于你呢?我们兄妹可不是那样的小人!”庞万(春chūn)脸上一红嘴里却也不停地掩饰:“想劝常王千岁弃关下山就要让千岁放心。你在山上千岁就可以放心反正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李逵架不住两人连劝带激也便大营下来但他要求先去跟宋大哥说一声庞万(春chūn)想了想也同意了。宋江亲眼见李逵平安无事的出现在关墙上说庞家兄妹挽留他请大哥放心等等。宋江记起当年他们之间的交(情qíng)心中也有了些底。


    第二天五更过后李逵被不远处的爆炸声从睡梦中惊醒。他提起斧头就要出门去看个究竟却被门外守候的大越军士卒拦住。正吵吵闹闹庞(娇jiāo)妹跑过来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姓李的你们的人真是太狠毒了把山上的水源炸毁了存心害死我们还有脸在这里跟我们谈什么交(情qíng)!”李逵想起山下一轮丰富的绝水之计自知理亏一半晌哑口无言。


    庞(娇jiāo)妹骂着骂着拔出剑来就要砍李逵被及时赶到的哥哥拦住。庞万(春chūn)告诉李逵宋军把山上的两处水源都破坏了还占领了山顶上的山梁。现在他要去与常王千岁商议对策请李逵留在房中不要出门。李逵闪闪眼睛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就见庞(娇jiāo)妹把脚一跺跟了哥哥离去。李逵心中忽有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


    昱岭关东山的水源被威盛军炸毁西山的溪流也被韩启功、韩世杰占领山上的守兵几次想夺回来与宋军生了小规模的激战但都没有得手。庞万(春chūn)连忙找到方杰商量他对方杰苦笑着说:“千岁宋军的确找到了我们的致命弱点东山、西山都有两三千敌军绕道上来占据了有利位置与我们对峙。现在我们是四面受敌没有水源我看只能支持两天。”


    方杰也有些无奈:“怕又是宋江的计谋他是千方百计要((逼bī)bī)我们下山。”庞万(春chūn)想了想:“看来我们只好弃关突围了。”方杰点点头:“看来只好如此了。你去把众将召集起来商议一下今天做好准备二更之后全军向东山突围取道金华奔台州。你看如何?”


    庞万(春chūn)迟疑一下:“东山有宋江的威盛军一万多人加上张所的扬州军就有三万余人了。我军现只有六千人敌我力量悬殊啊!咱们能冲得出去吗?要不分头突围从西山冲下去。韩世忠只有一万人马是挡不住我们的先冲到黄山或者天目山然后再转道台州是不是更稳妥些?”


    方杰摇了摇头:“安徽那边山高路险咱们人地两生。上次我就是因为不熟悉路途才中了杨幺那小子的圈(套tào)。虽然西边容易冲出去但以后的路途上会(日rì)渐曲折不如我们全力向东只要冲下山去浙江百姓、地理都有利于我摆脱敌军的围追堵截并非难事。”两人商定当夜便行动。


    天黑之后庞万(春chūn)把李逵叫来告诉他要下山突围让李逵跟着方杰在前头开路。只要冲出重围之后就放李逵回宋营。李逵把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去你们只说是让我上山问话没说要下山打仗。我怎么能和你们一起突围?”庞万(春chūn)面有难色:“事已至此你让我怎么办?是你我不顾(情qíng)谊就此翻脸动手厮杀?还是让我不讲(情qíng)面让人将你推出问斩?你啊先帮着我们下山脱险再自己回营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李逵脑子转了半天也没想出更好的主意来极不(情qíng)愿地跟了庞万(春chūn)的手下去见方杰。


人,只有穷一次,

才知道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心,只有寒一次,

才能分清谁是朋友,谁是知己。

有多少人靠近你,是为了利益,

有多少人疏远你,是无奈放弃,

又有多少人,

总是有事找你,没事远你,

有难求你,没事冷你



不摔一次,

真不知道扶你的人是谁?

不求一次,

真不清楚帮你的人是谁?

有时候天天见面,吃吃喝喝的人,

不一定就会帮你,

相反,那些好久不见,

不赴饭局的人,

或许就能帮你把事办了。



可是,你忘记了,

和谁都不要熟得太快,

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掏心掏肺,

竭力帮衬,

因为有的人并不是真心对你,

只是在需要你的时候,

嘴巴甜点,笑容多点,

当你遇到困难,有事相求的时候,

你会发现,一个比一个虚伪。 


 

日久见人心,患难见真情,

你帮过的人里,

有多少人记得你的恩情,

你求过的人里,

有几个人真的愿意帮你。

当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

曾经受你恩惠的人,

现在又在哪里?


 

你总是帮别人,谁又来帮你?

嘴上说得再好,实际行动没有,

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时间,会帮你看清每一张脸,

哪些是知恩图报的人,

哪些是忘恩负义的主!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