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如果流落荒岛,只允许带一件东西,你会选择什么?

察言观色2018-05-15 18:50:35

········
第1章 洞房之夜
········

你听说过压床吗?不是鬼压床,而是新郎和新娘结婚的那天晚上,要找个童男和他们一起睡,童男是纯洁和阳刚的象征,寓意着子嗣兴旺。

表哥和表嫂结婚的时候,就是让我压的床。

我当时只有十四岁,情窦初开,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可是那天见到表嫂以后,我还是忍不住有些兴奋和激动。

表嫂叫韩雪,是个舞蹈老师,瓜子脸,柳叶眉,杏眼桃腮,长相非常漂亮,而且由于职业关系,她每天跳舞,保持着近乎完美的身材,腰细腿长,前凸后翘,属于那种让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的性感尤物。

我也不例外。

每次看到表嫂的胸我都会胡思乱想,她的胸那么大,像两个大碗似的,如果扒开她身上的衣服,在她的胸上摸两下,或者啃几口,那得多爽啊。

“能给你表哥压床,你小子这回有福了啊。”李麻子盯着表嫂的胸也是两眼放光,突然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说:“栓子,咱们商量个事儿咋样?”

“啥事儿?”我一愣。

李麻子坏笑着说: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你把你表哥和表嫂在床上干仗的过程用手机拍下来,明天偷偷给我,我给你二百块钱。

“啊?”

我又是一愣,隐约明白了李麻子的意思,不过,我爸对我说过,压床的时候不管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都不能吭声,也不能对外人乱说。

所以我摇了摇头。

可是李麻子并不死心,他二话不说就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硬塞给我,然后说:这一百块是订金,事儿办成了,我明天再给你一百,这样总行了吧?

说完,不等我拒绝,李麻子转身就走。

我愣在那里,想追过去把钱还给李麻子,可他故意站到了表哥身边,我怕这事儿让表哥知道,犹豫半天也没敢去。

二百块钱对我来说不是小数目,我妈死的早,我爸娶了后妈之后又有了一个妹妹叫王雨,他们对王雨宠爱有加,却几乎不给我什么零花钱,我当时上初二,二百块钱够我一个多月的伙食费。

拍个视频就能赚二百块钱,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我后来想了想,反正是偷拍,不让表哥和表嫂发现就行了。

晚上闹洞房的人走了以后,我爸特意叮嘱我早点儿睡,别乱看,别乱动,更不能耽误表哥和表嫂办正事儿。

我满口答应,可钻进被窝儿里以后,还是悄悄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山寨手机,闭上眼睛假装睡觉,竖起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大姨她们把堂屋收拾完才走,她们这一走,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和表哥、表嫂三个人,表哥喊了我两声,我没有答应,他以为我睡着了,转身就把表嫂摁在对面的墙上,亲表嫂的嘴,还隔着衣服抓表嫂的胸。

表嫂尖叫一声,骂表哥猴儿急,把他推开了,指着我说有人在,万一把我吵醒了不好,还说让表哥忍一忍,明天去了县城的新房再弄,到时候表哥想怎么弄她都行。

我一听就郁闷了。

表嫂的娘家在县城,家里有钱,而且她在县城的舞蹈学校当老师,所以在县城买房就成了她嫁给表哥的前提条件,大姨东拼西凑,才凑够二十万块钱,给表哥在县城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

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结婚必须把新媳妇儿娶到老家才行,要不然,表哥和表嫂如果在县城办喜事儿,恐怕也就不会让我给他们压床了。

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走,今天晚上如果不办正事儿,我还怎么偷拍?如果拍不到李麻子想要的东西,到手的二百块钱岂不是打了水漂?

“忍个屁!我早就想弄你,是你说要把第一次留在洞房之夜,现在房子买了,婚也结了,你想耍赖……”就在我担心的时候,表哥说话了,他显然有些迫不及待,话音刚落,就又去亲表嫂的嘴。

表嫂看了我一眼,犹豫道:“可是……”

“放心,栓子早就睡着了,再说他还小,啥都不懂,就算让他看见也没事儿。”

“呜呜呜……”表嫂还想说话,却再次被表哥摁在墙上堵住了嘴。

我长这么大,哪里遇到过这样的阵仗?真是紧张极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想睁开眼睛偷看,却又害怕被表哥和表嫂发现。

过了没一会儿,表嫂就被表哥撩骚的脸红耳赤,也跟着动了情,来了兴致,不仅放弃了挣扎反抗,而且双手紧紧搂住表哥的腰,情不自禁的回应起来。

两个人抱在一起亲的火热,似乎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我犹豫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悄悄把眼睛眯起一条缝儿,朝他们看了两眼。

这一看不打紧,我咕噜咽了口唾沫,眼都直了。

表哥的动作非常娴熟,像剥玉米似的,没几下就把表嫂身上的衣服扒了个精光,整个人贴在表嫂身上,又是啃又是拱的。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给我造成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憾难以想象,而表嫂那红扑扑的脸蛋儿,那白花花的皮肤,那修长的腿,那纤细的腰,那诱人的红唇,那高傲的胸脯,则是深深的镂刻在了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趁着表哥和表嫂不注意,我偷偷掀开被子的一角,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他们,把他们在一起亲热缠绵的画面全都一五一十的拍了下来。

整个晚上,表哥和表嫂几乎没有闲着,来来回回折腾了五六次,刚开始表嫂比较拘谨,表哥比较主动,但是到了后来,表哥像摊烂泥似的躺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浑身都是臭汗,表嫂却意犹未尽的爬到表哥身上,一边扭她的屁股,一边骂表哥没用,不到五分钟就歇菜。

我当时不知道五分钟意味着什么,不过我和表嫂一样,也觉得表哥坚持的时间太短,别说表嫂没玩儿够,我看了都不过瘾。

后来他们两个搂在一起睡着了,表嫂睡在我和表哥中间,但我们是分窝儿睡的,表哥和表嫂一个被窝儿,我自己一个被窝儿。

关了灯以后,屋子里黑漆漆一片,我虽然看不到表嫂的身体,却能闻到她身上那种特殊的香气。

过了几分钟,我眼睛逐渐适应了屋里的黑暗,轻轻转了下头,表嫂光洁无瑕的美背好正对着我,酥-胸的轮廓隐隐若现,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想要摸一下那饱满之处。

可我的手刚伸过去,嫂子的身子突然翻了过来,整个前胸毫无遮掩的面向我,我只听到喉咙里咕咚一声,半空中的手情不自禁地就放在了那美物上。

这时嫂子突然蠕动了一下,娇滴滴的说了句:“别闹,睡觉了!”


 
········
第2章 住在嫂子家
········

我被这声音吓坏了,放在柔软上的手赶紧抽了回来,随即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可过了几分钟,没听到嫂子再说什么话,睁开眼睛一看,嫂子已经睡熟了,被子被她拉到了脖子位置,把身体遮挡的严严实实。

看着夜光下嫂子完美的面孔,我不由得又有些激动,安奈不住内心的欲-望,把脸凑到了嫂子面前,想要尝一尝她那完美的嘴唇什么味道。

想归想,可试了几次,我都没敢,万一再把表嫂给亲醒,那可就完蛋了,表哥的脾气不好,而且因为我家的原因,他一直都瞧不起我,如果让他知道我对表嫂动了歪心思,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挣扎犹豫中,我沉沉睡了过去。那晚,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变成了表哥,我赤身抱着嫂子,正与她做着让人羞耻的动作。

再醒来已是天明了,表哥表嫂早已起床,我摸了摸裤-裆,潮湿一片。少年的我并不知道那叫梦-遗,还以为是尿床了,吓得赶紧起床穿好衣服跑回了家。

回到家躺在床上,我打开视频列表,昨晚上那段视频赫赫在目,我带上耳机反复看了几遍,表嫂那欲求不满的样子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年少的我不懂得什么叫爱,只是感觉嫂子这么漂亮,我不能把她的视频让别人看到。

以至于后来,李麻子拿着一百块钱找到我要视频,我撒谎说我不小心睡着了,根本没拍着,气得李麻子直咬牙,临走还把之前的一百块钱给要了回去。

表哥和表嫂结婚后没在村里待几天就回了县城的新房,我们这边结婚后的几天家里天天会有应酬,表哥表嫂忙不过来,给我爸打个电话,让我到县城给他们帮忙。

我从小在村里长大,很少到县城去,更没有在县城住下过,我爸怕我给表哥表嫂惹麻烦,千叮嘱万嘱咐,让我有点眼力见,勤快点。

想到能和漂亮的嫂子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心里欢快的很,老爸说什么我都应着。

第二天晚上到了表哥新家,他满屋子的客人还没有走,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非要看表哥和表嫂洞房花烛,表哥嘻嘻哈哈的说早就洞过了,今晚不介意再来一次,嫂子满脸羞红,在一旁急得不行。

嫂子看到我来了,宛若看到了救星一般,上前拉着我的胳膊说:栓子,赶紧劝劝你表哥,别让他们再喝了,再喝就真喝大了。说话间,嫂子的大胸脯不断摸索着我的胳膊,不由得让我有些心神荡漾。

我接了嫂子的令,走到酒桌上帮表哥挡了几杯酒。别看我年纪不大,可我酒量还不错,经常和村里的狗剩二蛋一起偷喝大人的二锅头。

桌子上一群人被我灌得迷迷瞪瞪,终于撑不住了,纷纷离开表哥的家。等最后一个客人走后,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表哥已经醉得不行了,抱着嫂子胳膊非要在客厅里上演一起活春宫。

嫂子推开表哥,说栓子还在呢。

表哥这才意识到我这个电灯泡在这里亮着呢,残存的理智让他放弃了龌龊的想法,指着次卧说让我睡那里,然后摇摇晃晃的回到他自己卧室去了。

我和嫂子打扫完客厅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嫂子累得气喘吁吁,对我说:幸亏有你在,不然又得收拾到天亮。

当天晚上,我听到表哥屋里的床吱吱扭扭响了好一会才停,嫂子尽管一直压抑着不叫出声,可怎奈这新房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她的喘息声被我听得一清二楚。

接连三四天,表哥家天天不断人,而我和嫂子也不辞劳苦的收拾到半夜才能休息。可因为有嫂子陪着,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很开心,经常因为嫂子的一句表扬兴奋的到天亮才能睡着。

忙过了这段日子,表哥的婚假正好到期了,要回去上班。他是公司的销售主力,因为婚假积攒了太多事情,所以经常忙到半夜才回家。

嫂子是个胆子比较小的女人,表哥不回家的时候,她就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不敢回卧室睡觉。她还叫我也别睡,在客厅陪她一起看电视。有时候她蹲得累了,就趴在沙发上让我给她捶背按摩。

我去世的爷爷曾是个行脚医生,他教过我一些简单按摩手法,我还没在女孩子身上用过,更别提像嫂子这样精致的大美女了。

每当我按到嫂子大腿部位的穴位时,嫂子总是浑身一颤,让我用力按,不要停。嫂子在家只穿睡裙,我的手隔着一层睡裙抚摸着嫂子光洁的皮肤,从小腿一直按到她翘翘的臀部,这样的刺激让我胯下从头到尾的鼓着,有时候嫂子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胯下,还会笑我说不要对她抱有想法,她可是我表哥的老婆。

我有一次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表哥的老婆怎么啦,我比他更喜欢你!

不知道嫂子有没有听到我这句话,不过从那天开始,她就不让我给她按摩了,对我的态度也冷淡了很多。

我心里很失落,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半夜回到房间对着嫂子洞房的视频发泄一番,以满足我对嫂子的那些畸形幻想。

有一天晚上,县城突然下起了大暴雨,电闪雷鸣的,街上都是积水,表哥打来电话,说今晚被困在隔壁乡镇回不了家,让嫂子早点睡觉。

嫂子挂了电话有些失神,她是一个典型的小女人,结婚之前一直和她妹妹住,结婚之后就一直和表哥住,还从来没有一个人睡过一张床。表哥今晚不回家,对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嫂子想了许久,终于还是把求助的眼光看向了我:“栓子,今晚和我一起睡吧!”

我心中窃喜,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