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读书与“吃”

女法官2018-01-11 19:32:11


  读书与“吃”    



“读书”和“吃”,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是普遍联系的”。我小的时候,学习成绩还是挺好的,可邻居家的李大个儿,却总排在班级末尾,为此,李大个儿他爹常常责骂李大个儿:“傻狍子一个,一点儿也不‘吃书’!”书怎么能吃?那个时候还真挺纳闷,用现在的话说,觉得李大个儿他爹是个“奇葩”。  


书读了一些,人生阅览也有一些之后,我倒真觉得李大个儿他爹所谓“吃书”一说颇有道理。比如吧,我们把孜孜不倦一心求读叫“啃书本”,把那些好书叫“精神食粮”,把读书时对一字一词的揣摩叫“咬文嚼字(也叫‘咀嚼’)”,飞速阅读不求甚解叫“囫囵吞枣”,读书而有所得叫“消化吸收”,由此可见“读书”和“吃”的缘分。个别读书人说话文绉绉,行事木讷迂腐,大家称之为“酸秀才”,这个“酸”,大盖也因读死书而“食古不化”,导致吃下去的“精神食粮”发酵变质,没能很好“消化吸收”所致。


有人觉得,读书是一种“高大尚”的行为,象我这样把“读书”那么高雅的活动硬是死拉硬拽往“吃”上扯,未免忒俗。我们不必说读书人不是神仙,也要食人间烟火,也得吃饭睡觉;也不必说自古以来,中国就不乏美食家,同样不乏记载美食制作方法的专业书籍——食谱,诸如《食珍录》、《食经》之类,就连孔子这样的“圣贤”级读书人,也不能免俗,对于“吃”,他的理念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还有“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等等这些个讲究,对“吃”的挑剔为常人所望尘莫及。现在在山东曲阜城内的孔府,有“孔府菜”闻名遐迩。“孔府菜”起源于宋代仁宗宝元年间,与孔子本人已无多大关系,但制作菜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理念倒是在“孔府菜”中根深谛固,其经典菜品“一品豆腐”,除主料豆腐外,光配料就有干贝、海参、鲜虾仁、火腿、猪肉、口蘑、冬笋、荸荠等,还需高汤佐味,一般人家绝对是做不来的。


   不仅是孔子,自古以来的读书人大多喜欢诗酒唱和,搞个“曲水流觞”活动啥的,这时大抵是要“吃”一顿的。这些读书人也由此留下了许多“哙至人口”的名篇。谁都知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诗句,此句的前面是啥呢?是“莫道农家腊酒混,丰年留客足鸡豚”,这是宋代伟大诗人陆游《游山西村》一诗中所写。那个年代没有工业化养殖,更不会使用苏丹红、瘦肉精,“鸡豚”,应该就是今天的溜达鸡、山林猪,纯绿色食品,味道如何,你自己想吧。同为宋代但比陆游更早一些的文学家苏东坡,绝对是位美食大家,他说过“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美味可抵思乡之情。苏东坡对烹饪颇有研究,被贬黄州时,常常亲自“料理”厨事,尤以红烧肉最为拿手,曾赋诗曰:“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他自美”,也由此留下了“东坡肉”、“东坡肘子”经典名菜传世。再往前,本人有“诗圣”之称,其诗有“诗史”之谓的杜甫,对“杯中物”似乎比“吃”更在意一些——有人研究说杜甫流传于世的诗歌有1400多首,提到酒的有300首,估计与李白有一拼,“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艰难苦恨繁双鬓,潦倒新停浊酒杯”、“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都是他关乎酒的诗作名句。尽管钟情于酒,杜甫对“吃”也还是兴致不减,在《赠卫八处士》诗中写道:“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虽然仍未离开酒,但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春韭”、“黄粱”这些食品拼搭而成的一顿简单的宵夜,却引发诗人无限感怀,令其欣欣然又戚戚然。


诗歌之外,读书人撰文者更多,在“吃”上作文章也比比皆是。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说到的“鸿门宴”,风云际会,惊心动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明里喝酒吃肉,暗里杀机四伏,后人为之慨叹。《红楼梦》作为我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其中描写到饮宴的场景极多。研究者表明,曹雪芹用了将近三分之一左右的篇幅,描述了众多人物丰富多彩的饮食文化活动。就其规模而言,有大宴、小宴;就其时间而言,有午宴、晚宴、夜宴;就其内容而言,有生日宴、寿宴、冥寿宴、省亲宴、家宴、接风宴、诗宴、灯谜宴、合欢宴、梅花宴、海棠宴、螃蟹宴;就其节令而言,有中秋宴、端阳宴、元宵宴;就其设宴地方而言,有芳园宴、太虚幻境宴、大观园宴、大厅宴、小厅宴等等,据不完全统计,小说中描写到的食品多达186种,宴席名目之繁多,食品种类之珍奇,令人咂舌。借助“吃”这个平台,透过这些或气势冲天、排场恢宏,或玲珑精巧、暖心暖胃的一个个宴会场景,曹雪芹为我们描绘了各色人等的所思所想、所言所行,我们也从中看到了爱恨情仇和世态炎凉,看到了人生多艰和时运多变,看到了沧海桑田和历史兴替,还看到了许多许多......,若曹雪芹不是一个对“吃”及“吃”所承载着的政治功能、社会功能等有着相当认识和感悟的人,红楼梦也许会逊色许多。


当代读书人,进一步说当代文坛中,陆文夫先生著有中篇小说《美食家》,小说虽只有6万字,却是陆先生的巅峰之作。小说有两位主人公,一个是嗜吃如命的资本家朱自冶,一个是仇吃成癖的国营饭店经理高小庭。这两人一生起起伏伏,此消彼长,被“吃”扭结着,缠绕着,两个不同个体的人生就这样被捆绑在一起,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的发展和变迁。从黑龙江畔成长起来的著名作家迟子建,著有随笔《原来姹紫嫣红开遍——关于年货的记忆》,其中也有对过年时杀猪宰鸡、捕鱼治菜的描写,其中写捉鱼这一段,颇有情趣:“谁要是捉到鲶鱼和花翅子,那就是中了彩了!这种能镇得住除夕宴的鱼,会让从冰河回家的男主人腰杆挺直,进屋后有老婆的热脸迎着,有热酒迎着,当然,晚上吹灯后还有热炕头的缠绵迎着。”到底是文学大家,连用了三个“热”、三个“迎着”,廖廖几笔,便随兴道出男主人收获的不仅仅是几条鱼,更是人生的快意!   


说到底,读书就是读人生;反过来,人生本身也是一本无字的大书,需要一生去读。民以食为天,品读人生当然离不开“吃”,因为“吃”不仅仅是“吃”,在“吃”的背后,有着浓浓厚厚、绵绵不绝的人生百味。

转载请注明出处,投稿邮箱:17784773@qq.com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