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亲爱的,银行家》连载 第一章 不懂电影的投资者不是好银行家

林小珑2018-05-21 13:58:48

PS:林子来晋江刚好一年了呢。这是林子的第一部文,成绩还算过得去,我自己也很喜欢,华人女星勇闯好莱坞的故事。一年了,做个纪念和回顾吧,会在公众号连载一段时间这个文。

========


美国,曼哈顿,灯火璀璨,一座灯火通明的玻璃之城,美丽得犹如层层叠叠的剔透水晶,发出炙热的光芒。纵使夜里,犹如白昼。


投资银行年度盛会,安之淳即使分身乏术,也得参加。


过于疲倦,他揉了揉高挺的鼻梁骨。


助手宋珍珍心细,压低了声音询问:“安先生,要不要咖啡?”


安之淳慢慢睁开了眼睛,换上了淡淡的微笑,“谢谢,还是中国茶吧!”


对于一个韩国女士,太复杂的茶叶名称,她是不懂的,但中国茶她知道。“抱歉,要不还是让何助理过来。”


厚重的红色木门被推开,进来的人言笑晏晏,正是好莱坞的重磅投资商。


安之淳有意进军影视圈,建立起属于他自己的娱乐王国。他有他的野心和宏伟目标。


“不必了,中国茶就可以。你也忙了一晚上。”安之淳一向照顾属下的感受。


Ahn,”穿着三件式西装,做派老式的绅士布莱恩走了过来,伸出了手,“你一个好好的银行家,倒是对电影有兴趣。”


安之淳推了推金边眼镜,从办公椅里站了起来,伸出手来与布莱恩相握。


他只穿一套低调的宝蓝色西服,蓝得深浓的衣袖近看时,几乎是墨色的,唯袖子上一粒蓝宝袖扣在灯下熠熠生辉,流转光华,一如他那对深邃而漆黑的眼睛,里有宝光流转。


布莱恩被Ahn的气度所折服,一时忘了说辞。


倒是安之淳说了声:“坐,”语气熟络,犹如故人归,并未过多客套。


俩人坐下闲聊,是何庭托了茶盘进来。


到底是麻烦到了宋珍珍,安之淳往门外看了一眼,用韩文说道:“珍珍,你先回去吧,别让孩子等久了。”点一点头,腮边是得体的微笑。


“布莱恩,中国茶喝得惯吗?”安之淳接过茶盘,熟练的烫壶,泡起茶来。


是太平猴魁。茶香清逸,比起欧美人惯常喝的口味浓郁的锡兰红茶,别有一番风味。


布莱恩笑眯眯地点头,品茶,话也不多。


品过三杯茶,布莱恩还是郑重问道:“Ahn,你真的是决定了,要进军好莱坞。这一行,与你实在不搭。再兼你父亲为人保守,不会看好。”


安之淳长眉一挑,金边眼镜后面那对深邃的眸子闪了闪,说,“无妨。家父拗不过我。”


布莱恩年已五十,是个通透的人,笑笑地:“总有些其他原因吧?”


“因为一个故人。”安之淳说。


电影剧本放了下来,布莱恩进入了正题,“你是最大投资商,女二,女三都可以任你安插自己的人。这两个角色需要两位亚裔演员。你可以选中国的女士来出演。”


何庭坐于一旁,操作着美股,但一边留意着俩人的对话,需要他时要及时提出意见。忽然,何庭手机“嘟”的一声响,打开了看,他忽而叹了一口气。


俩人正聊到剧中的女二。这个角色非常出彩,虽然在一部三个小时的大电影里,出场总时间只得20分钟,但却相当惊艳,与考演技。布莱恩见他目光停留在女二人设上,玩笑道:“有合适人选了?”


安之淳笑笑,“没有,”转而问何庭,“刚才为什么叹气?”


而布莱恩的话已经说了出来,“女二Miss Lee,公开选角将近半年,依然无人问津。”


“哦?”安之淳挑了挑眉,其实早已心中有数。


“这个角色虽好,却需要拍在冰水中挣扎求生的一幕,冰水里的戏共有两幕,非常辛苦与需要毅力。”布莱恩言简意赅,“男人来演尚且辛苦吃力,何况女人?!”


何庭走了过来,将平板递给安之淳,“已经有人前来为‘李女士’一角试镜了。”


平板里,是一张甜美可人的女子照,大眼睛清澈明亮,很是美丽。那是一对顾盼生辉的眼睛。


上司的心事,何庭一向明了,直接道:“我可以安排下去,PASS掉这位陆小姐。”


安先生的这位故人,安先生又如何舍得她受苦呢!


安之淳沉吟片刻,再次抬头时,除下了眼镜放在一边,慢慢说道:“不用了。人总是要成长的。她很好,我相信她。”


“看来你是有人选了。”布莱恩点了点头,只得一个试镜者,几乎角色就是她的了。


“还是看实力吧!如果她演不来,即使肯吃这个苦,为了电影的完美,她也是不合适的。”

 

等送走了布莱恩,何庭用打趣的口吻说道:“安,你总是一板一眼地追女孩子,是不行的。”


“哦?”安之淳眼底有宝光流转,是虚心请教的意思了。


“追女孩,总得厚脸皮一点。”何庭说道:“还得加点小情趣。”


安之淳笑笑地:“我想,我懂的。”

 


另一边,摄影棚里依旧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样子,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李女士这个角色一直空着,已经是愁坏了导演。好在,现在终于有演员来了。


化妆间里,有七八个演员正在化妆,有欧美的,日裔、华裔的,除了女一号是钦点的影后弗莱西斯,女三号因为占整部片的总时长有将近40分钟,虽然对白不多,但出镜率高,且是以年轻、知性、充满女性化美丽姿态的造型出镜,反而引起了几个亚裔女子的争抢。


今天,大家都是来试镜的。


陆蔓蔓安静坐于一边等待化妆师。


她肤白,脸又是那种极具影视张力的鹅蛋脸,不会流于小气失了气场,而那对大眼睛烨烨生辉,在灯下看,美丽得充满故事。只是安静独坐一角,也比那些叽叽喳喳的年轻的美丽女孩要显出不同来。


“真的决定了?”经纪人金枝依旧在苦口婆心。


对于这个剧本,金枝是不看好的。


这是好莱坞与中国两方合拍的大片,从演员阵容,到剧本创作,再到5个亿的资本投入,超豪华阵容这点无人敢辩驳。但这也使得该片的用时必然过长。而且,这一部片,讲的是一个科考队进入南极冰川,在冰洋里航行,住在考察船上,或者凿冰起屋住的一个故事。涉及到深层次的东西。


例如,他们多次遇到了危险,得爱斯基摩犬相救,最后为了不留下犬只,女二放弃离开这里。而最后一次遇险时,女主角为了救女二,永远失去了生命。其他的人员也不幸罹难,最后只剩了女二与四只爱斯基摩犬,在默默等待救援,与留守在此,守住自己的内疚与对队员的承诺。


考察队已经探测到了重要资源,但位置只有他们知道,可最后都死去了,所以,李女士必须等待人员来寻找她。她一等五年。


最后一个场景,是李女士坐在茫茫冰雪上,目视远方,会有特写镜头定格在她脸部,该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该如何表达内心?需要演员自己寻找灵感。


而当片尾歌声响起时,茫茫冰雪之地上,已经停下了一架直升飞机。李女士虽然看不见远方的飞机,但搜救人员已经朝她走来。


其实,她在守候“无望中的希望”。


女主的角色为救她,得到升华;而女二艰难地活了下来,是为沉淀。这个角色不好拿捏,这部片不一定会大卖,因为题材沉重,过程沉闷。


但这真的是一部有深度的好片。真正上映,或者只是叫好不叫座。


这就是金枝不赞成的理由。


“你不相信我的演技?”陆蔓蔓忽然换作了一幅笑嘻嘻,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


“我是心疼你。”金枝知道她心意已决,十头牛也拉不回,有些没好气。从上飞机,就一直被她念叨到现在,可她终究还是拗不过这个陆蔓蔓。


“别,你这样,我会以为,你想把我掰弯的。”陆蔓蔓一改方才的从容淡定,开始插科打诨。


其实这两个,都不是真正的陆蔓蔓。


真正的陆蔓蔓,在很早以前,就被保留在了心底。


金枝叹了声气,到底是真的心疼她:“我说蔓蔓,虽然很多人都在黑化你,可是你有演技,在国内总会熬出来的。到了这里,只为一部电影而来,还不一定卖座,只怕真的拍出来了,也是不红。还浪费了时间。毕竟在国内参加一场真人秀,人气就出来了。”


“惯三女星,比不入流的7,8线女演员还要惹人厌。很难翻身的。我是被陷害,可是谁又肯相信呢?!我已经被雪藏了一年多,什么都够了。只有靠这一部片翻身。”陆蔓蔓笑容敛去,看起来哪还像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模样。


化妆间门外,一道烟灰色身影停了下来。


安之淳刚结束了8个小时的超长会议,已经两天两夜没有闭过眼了。可他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听了陆蔓蔓的话,他那颗在商场上淬炼得冷硬的心,蓦地,就软化了。可人总是要成长的,他不该过分干预,她的事情。


忽然,安之淳看见,在他对门的通道里,闪过了一只吭吭哧哧的高头大犬。


陆蔓蔓只差没尖叫出声。


“没关系吧?”是英俊的男主角牵了一只爱斯基摩犬进来,“巴顿,坐。”


原来是巴顿将军啊!陆蔓蔓小声说道。


那位男主角是个中英混血,听得懂中文,笑了:“你真幽默。”


可是只有安之淳看出了她的惊恐,她的手在颤抖,可脸上还是挂着礼貌的微笑。


“它也是来试镜的,通过了。以后将军与你可是有许多对手戏的。”安东尼用中文说道。


陆蔓蔓在很小的时候,被狗咬过,小手被咬得鲜血淋漓,来自童年的心理阴影,她很惧怕狗。


“呀,好可爱!”整件化妆间都沸腾了起来,三个日裔的女孩子围着巴顿转个不停。


可巴顿倒好,居然一把走了过来,坐在了陆蔓蔓面前,抬起高傲的头颅,看着她!


“你,你,你好,巴顿将军。”陆蔓蔓紧张得口吃起来。她身体僵硬,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巴顿看着她,如如不动。


陆蔓蔓变得更为紧张,只怕它会随时扑上来,然后撕咬她!


安之淳的一颗心一揪,正要走进去,却听安东尼说,“这位美丽的东方小姐,你的脸色很差,有哪不舒服吗?”


不想被人知道她怕狗的事,陆蔓蔓笑了笑,答:“没事。你让它在这里休息吧,我会看着它。”


安东尼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十分担忧。


“你去忙吧,我很好。”陆蔓蔓的声音很低,轻轻柔柔的。


金枝已经拿了自备的化妆箱过来。


像陆蔓蔓这样不入流的亚裔演员,要等来化妆师,得等天亮了。


见她的助手在摆弄化妆工具,安东尼忽然说,“你很美丽,接近柔弱,这部片不适合你。不过你试镜,还是考虑一字平眉吧,增加坚韧的美感。”


“谢谢你,不过我想你要失望了。我会成为这个角色。”陆蔓蔓忽然一改微笑的模样,变得严肃沉着,秀长的眉毛往下一压,她整个人都变得不同起来,冷硬,自我中心。是那种东方女性特有的柔韧与坚毅。


这个表情的她,并不美,但安东尼却对她另眼相看。她只需一秒,就能入戏。这样的演技,不是每个人都有。


门外的安之淳觉得很欣慰,他的小女孩,长大了。


Ahn,”宋珍珍踏着高跟鞋,小碎步跑了过来,“我们操控的对冲基金出了些问题,你得过一过来。”


“好的,我马上来。”安之淳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宋珍珍大踏步而来。


那一道声音,在她黯淡的生命里,魂牵梦绕。陆蔓蔓仓促回头,只看见门后一抹灰色的身影。


怎么可能是他呢?错觉罢了!陆蔓蔓敛起了那些盼望、失落,惆怅与惦念,却始终对着那个男人离去的方向出神。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我想李女士最后一幕的神情,就是你现在这样的。”安东尼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收回刚才的话,你很专业。待会试镜,保持这个水平。”


这部片,值得打磨的就在于男主角与女主角和女二号之间的关系。


男主角真正爱的是李女士,但他身患绝症,所以找来了女主角陪他演戏,女主角原本与他不熟,只是同事关系,但知道了他的故事后,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对他假戏真做了。


科研考察队在南极待了两年,女主角与他朝夕相处,始终是爱上了他。所以,在这样的探险片里,给男主角安插上两段感情,又不违和,十分考编剧与演员功力。


片里,不乏安东尼与女二的缠绵镜头。所以,在男主角回忆中的女二,是初见时的模样,一出场,雪白的脸孔,嫣红的唇,灵动的双眸,是惊艳的美,是所有男人心中珍藏的初恋。然后画面一转,就是男主的回忆转到了与女二分手前的那一次用心去铭刻的缠绵,带着唯美的情色,不过片时很短,只有四十五秒钟。短而仓促,神秘得引人遐想,卡在最动人的时间点。


片中,女二主要是以憔悴的容貌出现,尤其是五年留守,容貌老去,是无尽的沧桑。


在片尾长达十分钟的留白,女二会在回忆闪过,是她最美的年华与男主相遇;然后,在雪地里,男主向她走来,她伸手去抱,握住的只有虚空。是她的幻想。


只有两场戏,女二是以绝美容貌出现的,其他的戏里,她都是以苍老妆容出场。但正是因此,才会更有视觉冲击力。这个角色,很特殊,值得玩味。


陆蔓蔓都懂得。


“我很期待,与你演对手戏。”安东尼眼里闪过喜悦,那是棋逢敌手的惺惺相惜。


“这次我会说,我不会令你失望的。”陆蔓蔓点了点头,微笑着取过了金枝手里的那支眉笔,给自己画了两道平眉。


镜子里的她,坚韧,脆弱,却又强大得无坚不摧。
    

伸出手来,陆蔓蔓摸了摸巴顿的头,巴顿盯着她看了一会,终于臣服,趴了下去。


很好!陆蔓蔓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