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负心总是读书人 《影梅庵忆语》

舊時風月2018-06-13 02:53:33

“秦淮风月绝不是简单的青楼莺歌燕舞,在朱明王朝中,它显然是一个文化标号,而作为这个文化标号的一个个具体的标志就是秦淮八艳,她们是数百年大浪淘沙淘出来的另类文化精品,承载了历史与风月、正气与耻辱、文士与妓女混杂的文化一脉,要详尽地解说这种文化不是三言两语可做到的。”


1· 日日与戏伴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秋天多姿多彩,一日似三季的味道。晨间露寒霜凝,冷比寒冬。中午却骄阳暖人。苏州的老街上飘着一层层泛黄的小银杏叶,世间万物皆披水戴露。

心目中的十月份就该远行,在山涧行走,卧听清泉。去年此时还在景德镇山里采访做瓷,而今年赶巧在这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的苏州,遇上三年一届的昆曲节。那一周尤为幸福,小阳春的天气可以穿着好看的衣裙,看戏的心情也会格外好。赶场子似的下午、晚上,第二日继续。自然遇到许多熟人,还可以一起吐槽新编戏,陶醉于丝竹之乐与小女儿情谊中,凡尘之事暂且抛诸脑后。



有一场戏是北昆的《董小宛》,许多人都是冲着小明的颜值而去(这也难怪,哈哈)。而对我来说,有时并非看重看戏的内容,而是心境、与谁一起,那是一种整体的感觉。就如有人所写:“喜欢的事物:白色有香味的花。手写来信。与她熄灯在暗中看窗外霓虹。雨天读书和入睡。下雪深夜你约我去咖啡店,我步行前往。焚香。沏茶。听戏。在剧院闻到身边人衣服里的淡淡香水气味。牵手入睡。你看我,我看别处。寒冬街道上为你俯首点燃香烟。略有些醉。”那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跟逛个园子一样,沿着曲折的路探幽,对象则是传统的文化。音乐、服饰、色彩、妆容、舞美...唱词,包罗万象。



戏看到一半,转身看一眼身边的人,竟然发现对方在哭鼻子。听说她已经哭了四回,双眼通红,而我自己还在狂笑不已,笑的不是台上,而是不同看戏的人(尽管是非常要好亲密的朋友)在同一个情境中会进入不一样的通道。就这点而言,觉得比较有趣。可能我并未入戏,而她已经走得很深。



哭的那段正好是冒辟疆病倒了,董小宛悉心照料。回忆起来,其实记不得任何唱段与词句(毕竟是新编戏),只记得处处煽情。比如开端董小宛跟着冒见到冒的母亲,因为不被接受而处处表现得很可怜,然后终于被冒母接纳了(以至于一位朋友戏看到一半就在朋友圈发说,论一个青楼女子如何成为姨太太);以及清兵入关,马车坏了一辆,冒家要是带着一箱子书就不能带上董小宛,而留人就无法留书,因为难以抉择而在台上各种虐心。



散戏后才知道哭的那位朋友不是因为董冒之间的爱情,而是为了“小明怎么可以把角色演得那么动情。“(好吧,这就是小明的魅力了)。看该剧比较冷静,是因为除却戏的剧本,读《影梅庵忆语》,就已经知道董冒之事,知道冒不过一个典型的渣男。这也印证了那句老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虽然台上种种深情,但看戏的时候很是游离。

2·雪月花时最忆君

读过《影梅庵忆语》的人都不待见冒辟疆,称其为”渣男“。确实,在董冒这段感情中,一直是董小宛付出的多。



冒辟疆曾在这篇悼文的开头写自己初见陈圆圆情景。陈圆圆在唱弋阳腔《红梅》,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冒公辟疆初闻陈圆圆歌艺,即“欲仙欲死”;后迫省觐,又不肯携游;以其为豪家掠去,又叹“佳人不复得”;后得重逢,陈谒其母而托身以许,又以严亲推辞;最终圆圆为势家逼去,竟言“负一女子无憾也”。而冒对董小宛,则总是一副可有可无之状态。

【越旦,楚使行,余亟欲还,友人及仆从咸云:“姬昨仅一倾盖,拳切不叮负。”仍往言别,至则姬已妆成,凭楼凝睇,见余舟傍岸,便疾趋登舟。余具述即欲行,姬曰:“我装已成,随路相送。”余却不得却,阻不忍阻。由浒关至梁溪、毗陵、阳羡、澄江,抵北固,越二十七日,凡二十七辞,姬惟坚以身从。登金山,誓江流曰:“委此身如江水东下,断不复返吴门!”余变色拒绝,告以期迫科试,年来以大人滞危疆,家事委弃,老母定省俱违,今始归,经理一切。——《影梅庵忆语》】

小宛姑娘就是这样执迷不悔地送行,越送越远。而冒却始终推推诿诿,只差没有拿着扫把赶她走了,最后还是钱谦益花了几千块钱帮小婉还了钱,落了籍,冒才仿佛理所应当似的笑纳了。

看毕,总是奇怪那样兰质蕙心的董小宛为啥偏偏喜爱冒辟疆,因其才华?还是帅气?或择良木而栖。看着台上一幕幕戏,过度美化的冒,伤情又善良的董,就好希望真的能回去晚明看一看当时的人们,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形。

现实中,冒必然没有深爱董。虽然感觉名士和名妓之间应心有戚戚,但感情的事情又怎么说的清?也许才华并非是一个女子的保障。说来说去,书香门第的士子背负着很多东西,功名、报国、温柔乡...他们往往脆弱,优柔寡断,满腹理想却又容易逃避,更多时候不如女子来得坚定而持久。

费振钟《堕落的时代》写:“和宋代文人相比,明代文人在胸襟气度上既十分狭隘逼仄,又是十分柔弱孤绝的。这一方面由于明代文人生存处境的困逼比宋代文人要严重得多,另一方面则是明代文人在试图从理学突围出来的过程中找不到宽阔的出路...”


3·柳外楼高空断魂

细读《影梅庵忆语》,倒也可以想象一些场景。晚明生活那般精细,平常岁月中都是风情,恐怕是怎么也学不来。印象深刻的是写二人静坐香阁,细品名香;董小宛替冒抄诗词,午夜衾枕间,犹拥数十家《唐书》而卧;董小宛最爱看月,月下眼如横波,气如湘烟,体如白玉,人如月矣,月复似人;她性淡泊,于肥甘一无嗜好,每饭,以岕茶一小壶温淘,佐以水菜、香豉数茎粒,便足一餐;此外书画皆通。仿钟繇笔意者,酷爱临摹,嗣遍觅钟太傅诸帖学之;偶得长卷小轴与笥中旧珍,时时展玩不置。当然,她还做得一手好菜。

如今也有夫妇会坐着烹茶闻香,但早就不可同日而语。这种精细,也是那个时代那个圈子里的常态。

有人说:“叹小宛之美好,恨冒襄之情淡。”也许冒辟疆真的只是如实记录一些事情,哪里会感觉到自己的“渣”,这份感情中,一直是他比较高高在上。

清兵入关,举家逃难。冒襄一手扶老母,一手扶荆妻,兼顾俩孩子和自己弟弟,只剩小宛一人在后面“颠连趋蹶,仆行里许”。冒两次重病都是亲自衣带不缓地昼夜照料,最后自己累倒,一命呜呼,终年28岁。冒辟疆则据说活到82岁。


摘录一些豆瓣上关于《影梅庵忆语》(指书)的评论:


a,文笔清丽,可到底是在追悼呢,还是在炫耀你冒襄风流薄幸呀?董小宛这么一蕙质兰心的,怎就爱上了你这个渣男。

b,说回《影梅庵忆语》,总觉得是冒襄的自恋实录。通篇讲董姬如何生死相随,甩都甩不掉,万般无奈只好把她带回家。

c,我宁愿是掌上珊瑚怜不得,却教移作上阳花确有其事。董小宛求得太累了,这故事就是求来的,没有半点因缘际遇啊。

d,这就是一本“蕙质兰心的董小姐与渣男的故事”。

e,但是在对待所谓的心爱的女子时却抱着前所未有的躲闪的态度,视她们为玩物。我因此总觉得女儿命运还是太凄苦。


(╮(╯▽╰)╭冒真的是零好评,泉下有知的他该做如何想。)

感情的事情无法妄议,但作为一个女子,不管是古代还是在现代,重视的真的不是对方的权势或金钱,而只是一点点真心与执着。为了这一点点“真心”,大部分女子都抛诸了一生。当然还有就是“懂得”、“性情相投”。清代女词人吴藻就因为自己的丈夫是个商人,不谙风情,因此女扮男装去青楼玩耍子,还与妓女互相往来唱和。明明夫君对她也不赖,但缺的就是一点心有灵犀。


但若真的求得有才华的男子,他们能懂同样有才气的女子,却往往缺少担当。其实现实中也总遇见这样类似的人,已经厌恶了那种软糯与善变。


感慨的并不是一段感情中的厚薄,而是女性的命运。再出色也无法掌控的悲哀结局。


台上依旧是才子佳人,正值乱世,难免有许多生死离别。想想能看戏看到哭,也是挺好的。毕竟我们都过了那种轻易为台上台下掉泪的年华,真希望有朝一日也能为一场戏“哭成狗。”沉醉于戏中,情绪跟着释放完,人也轻松淡然了。


PS :

只是借戏想到了董冒而已,很喜欢晚明,但觉得还需要啃好多书补补知识。

粉小明君的人自然极多,因此随便翻一下朋友圈就会看见如下的评论,也是有趣。台上的小明君确实特别入戏,能牵动人心。




(*^__^*) 他的皂片,总是看见一张存一张。(感觉小明君的生活照非常朝气,戏中又时常成为“忧郁王子”,侯方域、贾宝玉等。)



















舊時風月
時令
風物
幽人
韻事
请关注微信号: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