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铭阳金石录】“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陈中林写心

铭阳艺术馆2018-07-10 22:09:01




陈中林

号“无鱼斋主”,1968年生于江苏南通。1989年毕业于苏州工艺美术学校,师从当代著名画家蒋风白,擅长花鸟的创作。陈中林在继承中国传统绘画精髓的基础上融入现代意趣,画风清雅,缀笔多年后重新回归画坛,融时间沉浮,人生喜乐于笔下,追求内心的空灵与平和,以典型的文人书画,表达内心诉求。


现为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课题班成员,天津霍春阳传统绘画艺术研究室成员,铭阳艺术馆签约画家。


2014年10月在九千堂举办紫玉丹青,陈中林书画,郭皓制壶作品联展。
2015年在九千堂与首师大马龙举办马龙,陈中林书画联展。

陈中林
作品欣赏

(53cm×39cm)

(53cm×39cm)

(53cm×39cm)

(53cm×39cm)


澄怀观道  以画写心

陈中林,一位处于不惑之年的画家,在他的微信名片里有这样一个备注:北漂的南通人。这不禁勾起了笔者的好奇心,在我们以往的印象中,北京是年轻人闯荡的地方,陈中林在自己的家乡已有了一片天地,却毅然放弃了安逸的生活,实在令人难以理解,眼前这位安之若素的画家怎么也不能与熙熙攘攘的北京联系起来。笔者问及其原因,陈中林答道:“北京是中国的文化中心,相比老家,在这每天都有高水平的展览,能有机会得到前辈名家的指点,于是,北京,我来了。”

游于艺

1985年,我考进了苏州工艺美术学校。”陈中林对笔者介绍道:“那时想学国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教艺术的院校不多,在江苏知名的也就南艺、南师和苏工艺三家,我能考取苏工艺还是很幸运的。”

在苏州工艺美术学院,陈中林师从当代著名画家蒋风白先生,回忆起这一段求学经历,陈中林感慨道:“蒋老师不但言传身教,而且拿出他自己收藏的名画真迹给我们学习,比如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的作品都有,那时候信息比较闭塞,展览也没现在这么多,能有机会近距离观赏到一流大师的原作实在是太难得了。”陈中林顿了顿又补充道:“说实话,蒋老师能把这些大师原作让我们临摹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我们班同学都很本分老实,人品决定了画品。”

“但是,那时候学国画的人毕业后的出路很窄。”陈中林继续回忆道:“毕业后很多同学都改行了,画画无法养活自己和家庭,又不愿画商品画,为了生存,我摆过地摊、做过体力活、开过小店,经历了很多艰辛。回过头来看这二十多年的生活,我自己并不后悔,虽然没画,但这段经历对我现在的画无疑是好处的,我认为没有经历的艺术家是很难创作出感人的作品的。”

(66cm×27cm)

(66cm×27cm)

(53cm×39cm)

(65cm×39cm)


结缘北京

白驹过隙,中国艺术市场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成为职业画家已不再是梦。2011年底,生活稍有改善的陈中林又重新提起封存的画笔,恢复画画了,时常一不留神就画到了凌晨,在家人的催促下才想起来休息。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的一个多年的好友北京开了家美术馆,邀请他北上发展。

“真是南辕北辙。”陈中林笑道:“我也没想到在不惑之年还能圆了年轻时候的梦,北京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那里聚集了众多书画名家,还有看不完的展览,失去这样一次机会太可惜了。”

就这样,说服家人,陈中林收拾行装来到了北京,成了一名“老北漂”。北漂的生活,却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一帆风顺。

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创作理念相冲突,古人说:格物致知,陈中林对生活中的事物非常留心,往往是仔细观察很久后才动笔,作品呈现出来的效果既清新典雅,又融入了当代意趣。这与艺术馆的负责人理念相冲突,他希望陈中林能创作更多的泼墨作品,在气势上大开大合,酣畅淋漓,以迎合市场需求。这让陈中林又陷入了困局,是坚持自己还是改变风格?

“前后画泼彩泼墨有半年。”陈中林摇摇头说道:“找不到感觉,一幅满意的也没有,左看右看总觉得缺少点气息,为什么呢?这不是我内心追求的东西,我更喜欢静谧空灵的风格,真正的艺术必须是发自内心的。”

这时陈中林的焦虑可想而知,作品是一个人内心的写照,不能表达自己纯粹的一面,一幅作品就失去了灵魂,泯然众人矣。

值得庆幸的是陈中林坚持下来了,2014年艺术馆为他办了一个展览,出乎艺术馆的意料,陈中林展出的花鸟作品大受欢迎,得到了圈内人的一致认可,这给了他莫大的信心,更给了他沿着自己路子走下去的理由。

“我心中的大石头这时才落下来。”陈中林感叹道:“没有比得到同行的认可更有说服力的事了,一个画家不要为市场左右,就像我来北京之前,我从艺不是为了迎合市场,只是画我所想。”

在展览上还有一个插曲特别有意思,凸显了陈中林在坚持自己创作理念上的“任性”,有位观展者特别喜欢他的一幅花鸟画,便问道:“陈老师,您这画的这是什么鸟?”

陈中林幽默地答道:“哥画的不是鸟,是画心。”

北漂时,遇到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孤寂”。一个人在距家乡千里之外的北京生活,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身边又没有熟悉的朋友,原本安逸的生活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适应是需要花时间的,所以在这个时间段内陈中林创作了许多反映当时心境的作品。比如一只小鸟孤独的站在一支树枝上,背景大片留白,画面虽然简单,但衬托出一股萧索的气氛。

有人说,应该画两只鸟儿,成双成对,寓意好。

陈中林答道:“单只鸟是我内心的体现。”

还有幅作品,陈中林画的是一只白鹭隐藏在荷叶后面,同样是反映内心的孤寂,恰巧被馆里的一位路过的年轻人看到,那人内心中埋藏的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泪水划过了面颊,陈中林细问之下才得知,这位年轻人也是名北漂,他在这幅画中读出了孤独感,并有感而发。

陈中林欣慰的对这位年轻人说道:“观者有其心,画都是有生命的,在寻找和它有缘的人,今天你读懂了它,不如索性就送给你吧。”年轻人谢绝了陈中林的好意,他认为这么好的作品就该展出来给更多人带来同样的感动,其价值才会更大更有意义。

(136cm×22.5cm)

(140cm×34.5cm)

(23.5cm×136cm)

(69.5cm×34.5cm)

(34cm×69.5cm)


梦回五代

在当代,艺术属于文化板块,但又与普通的文化产业有所不同,艺术不是快消文化,不能像拍电影那样请几位大明星,再大肆炒作一番,就能获得不错的成绩。快消文化像是一瓶可口可乐,喝下去甜甜的带着气,很容易被人们接受;文化艺术则是一壶山泉,朴实无华,平淡无奇。 不过“可乐”喝多了就会有“副作用”,不能天天喝,老子说“五味令人口爽”, 其实真正的味道在于一个“淡”字,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陈中林的作品正是这样一壶山泉,构图简单利落并不饱满,晕染后不过多着色,以求平淡静谧的意境,令人过目难忘。

2015年陈中林进入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课题学习。范扬先生,江苏南通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画家之一,范先生画技精湛,人物,山水,花鸟,书法皆擅,为人豁达开朗,平易近人。范先生取材广泛,曾以芥子圆画传为蓝本,用自己的语言创作的花鸟作品,延伸了经典作品之外的艺术风格,在传统中融入新意,主攻花鸟画方向的陈中林看后眼前一亮、受益匪浅。

范扬先生每年都要创作一批被他称作“时事绘”的作品,顾名思义就是以当下社会热点新闻作为题材的作品,范扬将时事新闻与国画结合起来,描摹世情百态,比如嫦娥三号落月、汶川大地震救灾,索契冬奥会、恒大夺冠、中国好声音、乌克兰局势等新闻时事,都在他敏锐随机的笔法下演化成风趣生动画面,让陈中林感到一个优秀的画家必须关注当下,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笔墨当随时代。

2016年,陈中林又在当代著名画家霍春阳先生的指导下开始了一场“文化苦旅”,埋头研究起宋元绘画来。众所周知,宋元是中国古代绘画的两座高峰,宋人的绘画以画院为代表,精致瑰丽,富丽堂皇;元人的绘画以士大夫为代表,淡雅天真,意境高远。“师古”一直是学习国画的不二法门,在仔细钻研过宋元绘画后,陈中林有了自己新的理解:古人并不完美。

“我们生活的环境与古人完全不同,如果一味师古、摹古,始终跳不出古人的樊篱。”陈中林解释道:“研究宋元绘画应该更多的关注到古人的精神层面,这一点古今皆然,宋画不也是在继承五代的基础上继续发展而来的吗?发展应该多于继承,我倒是很想回到五代,那时花鸟画刚刚成熟,没有固定的风格,没有程式化的创作,既可以有黄筌富贵,也可以有徐熙野逸,一切的努力都是新的探索。”

在这之后,陈中林创作了一批被他自己称作“梦回五代”的作品,他用五代黄筌的名作《写生珍禽图》为蓝本,结合当代绘画的一些处理手法,在绘画语言上做一种新的尝试,以求在精神上与古人达到一致。

陈中林说”年近半百的生活经历让我更多的在作品中融入了‘人情味儿’,敢于做更多的探索,画面中的一鸟一石一竹一兰不再是简单的应物象形,而是拟人化的新生命,气韵生动是国画意境中的顶峰,我想我应该可以找到一条可以攀登这座高峰的路。“

(69.5cm×34cm)

(34cm×69.5cm)

(24.5cm×50cm)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