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孩子应该“听话”还是“逆反”?其实你可以拥有懂合作会创造的孩子

外滩教育2018-02-10 09:50:04

看点  育儿书上教导我们,孩子在两岁时开始发展自我,所以会出现父母让他向东他偏要向西的状况。实际情况是,无论孩子多大,都会有和父母满拧的状态。遇到这样的时刻,父母难免不会着急上火,出口训斥也就成了家常便饭。但这样真的好吗?今天,外滩君带来的文章剖析了父母对待孩子的错误采取不同方式会造成的不同影响,并给出了具体的建议,让亲子关系更顺畅,同时也避免孩子变得畏手畏脚。


文丨 子非鱼   编辑丨黄晔


读这篇文章时,距离你上一次训斥孩子,过去多久了?


对我来说,是五分钟。 


有研究说,在孩子2-10岁之间,每隔6-9分钟,他们就会被父母因行为不当而训斥。美国的发展心理学家Martin Hoffman就曾说,这个频率“相当于孩子每天要学50项纪律,每年下来,就有15000种”。 


的确,从孩子第一次学会说“不”开始,父母与孩子长达数十年的拉锯战,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看着孩子从婴儿时期的小天使,变成了幼儿期的小恶魔,和儿童期、青少年期的小怪兽,每位家长都一定曾在心中仰天长啸:为什么这小祖宗总和我对着干?! 


什么trouble two,什么horrible three,原以为这个特殊时期过去,小恶魔就能自动恢复成小天使,现在想想,还是我们图样图森破:原来trouble two的意思,其实是“trouble从两岁开始,永无停歇”。


不过,即便我们为孩子的逆反抓狂,也不得不承认,在越来越强调个性化的社会,谁也不希望孩子像我们小时候一样,在“父为子纲”的强大压力下,努力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明明想吃糖,还要假装很懂事地说“我不想要”;明明不认同父母价值观,还要很孝顺地对他们的“教导”照单全收。 


如果“听话”就是好,为什么那么多听话的孩子,最终只成为了和父母一样平庸的人? 


所以,困扰几乎所有父母的世纪难题来了:


如何才能高明地治理孩子的逆反,又不至于让孩子变成畏手畏脚,过于听话、毫无棱角的人? 


答案来了:


  • 停止对“叛逆”的偏见;

  • 少定规则、多做解释;

  • 强调道德价值观,弱化具体行为规则。


1


叛逆一定是坏?你的旧观念该改改了


在形容一个不良少年时,有一个词从不缺席:叛逆。 


在很多父母眼里,叛逆代表不听话,代表反抗权威,代表自我为中心,所以就等同于“坏”。


但我想告诉你,叛逆还是不惧风险、打破常规,是拒绝保守、质疑传统,是拒绝接受默认选项。 


而这,就是创新,你仰慕的众多超级企业家身上,都有这些特质。

 

创新,始于创造力,又不仅仅止于创造力。创新者会想出一个新颖又实用的概念,又能主动采取行动,使想法成为现实。 


一个接受默认常规,服从权威安排,努力听话的“好孩子”,和一个个人意识强烈,习惯于质疑权威,挑战现状的“刺儿头”,谁更容易成为改变世界的创新者? 


毫无疑问,后者。

 


有研究表明,大多数神童,虽然都成为了各自领域的专家,和各自组织中的领导者,但只有小部分成为革命性的创造者。


最重要的原因,并非他们缺乏创造力,也不是他们缺乏社交、情商、自理和实践技能(受社会和情感问题困扰的天才儿童,不到四分之一,绝大多数都能很好地适应社会),而是他们并没尝试离经叛道。 


他们对知识熟能生巧,却很少创造新知识;他们将莫扎特、贝多芬的交响曲演奏得炉火纯青,却很少写出旗鼓相当的原创音乐;他们遵守游戏既定规则,却很少跳出条框,自己发明游戏规则。


为了保险,他们选择了传统的成功路径:努力赢得老师和父母的赞许,做一个听话、不对抗的好孩子;以平庸的方式,发挥非凡的才能,做好本职工作。


他们让世界平稳运行,却没有让世界向前探索。 


为什么? 


因为渴望成就,而选择故步自封;你越看重成绩,就越害怕失败。当你极度想要获得成功,你的目标就不再是获得独一无二的成就,而是有把握的成功。 


心理学家Todd Lubart和Robert Sternberg的研究就发现,“一旦人们为了成就,而甘愿屈居于中间水平,那么人们的创造力,就会有所降低”。


将叛逆心看作洪水猛兽,努力适应成年人制定的规则,会让你成为一个不错的规则适应者,却不是规则改变者和制定者。



研究表明,最有创造力的孩子,最不可能成为老师的宠儿,和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在一项调查中,小学老师列出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学生,然后根据一系列特征,对这两组学生给予评价——最不喜欢的学生,是那些不墨守成规者,他们质疑校园规定,时不时做出一些“出格”的事,在老师眼中,他们是十足的“麻烦”。


还有关于“出生顺序”的研究发现,后出生的人,通常比长子叛逆、激进、爱冒险,却不一定不如长子成功。 


后出生的孩子:


  • 叛逆的概率是长子的2倍,也更容易参加高危运动项目,比如足球、拳击、潜水、高山滑雪;

  • 在接受重大科学变革、支持激进革命方面,后出生的人,是第一胎出生的人的2倍;

  • 家庭中后出生的科学家,有3倍以上的概率认可更激进的科学观点;

  • 在被要求描述一生之内做过的最叛逆之事时,后出生的孩子回答更长,描述的行为更为叛逆。 


这些叛逆、爱冒险、接受新鲜事物的孩子,与他们家中的长子相比,成就如何? 


传统研究都认为,得益于父母全身心的照料和教育,家中的长子,智商、收入更高,也更容易获得成功。 


的确,有众多证据表明:


  • 长子成绩好的概率,是弟弟妹妹的2.3倍;

  • 长子更可能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成为美国国会议员;

  • 有43%的CEO,是第一胎出生的人;

  • 初入职场时,长子的起薪比弟弟妹妹们高14%。 


看起来,长子往往更加强势、勤奋,成绩好、收入高。

 


但事情总没有那么简单。


到了他们30岁,长子最初获得的职业优势,就消失了。后出生的人,薪资增长更快,因为他们愿意接受变革,乐于频繁跳槽,直到找到更高薪的企业。而用经济学家的话说,“长子更容易抓住有把握的成功,更怕去冒风险”。


在创造力和叛逆精神尤为重要的喜剧界,后出生的孩子所具有的优势,则更为明显。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Adam Grant教授,分析了有史以来100位最伟大的喜剧演员,发现只有21人是长子,44人是后出生的孩子,而在这些幺子中,他们的哥哥姐姐大多数在传统行业取得成就,比如律师、工程师、医生、会计师、政府官员。 


长子倾向于维护现状,获得传统领域的成就;后出生的人更愿意挑战现状,去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在重视创造力的领域拔得头筹。


成功不止一条路,维护现有秩序、遵守传统规则是一条,做传统权威眼中的叛逆者,挑战现状、打破规则、制定规则也是一条。


没有孰好孰坏,但也已经足够证明,叛逆不是坏,孩子喜欢说“不”,不愿意听父母的话,不喜欢按照父母的安排行事,更无需被当作一定要修正的洪水猛兽。


父母都保证不了自己时时处处正确,又如何要求孩子大事小事都听话呢?


当然,无伤大雅的事情,家长可以允许孩子有小小的叛逆,但涉及安全、道德、品格的问题,我们肯定需要严格要求孩子。至于如何巧妙说服孩子听从自己,普通家长和高明家长之间,就此出现了差距。



2


少定规则,多给解释,孩子什么都懂


如何在道德、品格、安全方面,顺利地让孩子听自己的话,有一个研究,能够提供最为坚实的理论依据。 


二战时期,犹太人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不过,纵使成千上万非犹太人,对犹太人举起屠刀,仍有一些心存良知的非犹太人,选择了拯救无辜。 


在身边人都被完美洗脑、杀人杀红眼的境地下,能够听从良心,做出如此选择,诚然需要非同一般的勇气和道德信念。


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教育,造就了这些拯救犹太人的英雄人物呢? 


社会学家Samuel和教育研究者Pearl Oliner,就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尽的研究。


他们将这些救援者,和与之生活在同一城镇,但没有帮助犹太人的邻居(旁观者)做了比较,发现两者有众多共同之处,相似的教育背景、职业、家庭构成、宗教信仰,两者在儿童时代也同样叛逆,因为不服从、偷窃、撒谎、欺骗等不良行为,而遭到过父母的惩罚。


但是,救援者的父母,与其他旁观者的父母最大的不同在于,当孩子出现关乎道德、品格、安全方面的行为问题时,他们先不责骂,而是把孩子当作大人,通过论证、解释、建议的方式,规劝孩子纠正行为。 


救援者父母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的比重,为21%,而相比之下,只有6%的旁观者的父母,会用此种方式劝服孩子。

 


一位救援者就在访谈中说:“当我做错事时,妈妈总会指出来,从来不会惩罚或训斥我——她试图使我真的理解,自己做错了什么”。


对此,研究者也解释:“论证传达出一种尊重,这意味着他们相信,如果孩子们对某事有更好的理解,或知道得更多,就不会做出不适当的行为。这是一种对听众的尊重,表明他们相信听众有能力理解、改善,并取得进步”。


不少家长(包括我),尽管都明白,孩子犯错时应该语重心长地劝导、解释,让孩子指导ta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错了、如何改正,然而难就难在,用坚定又温和的态度和孩子讲道理,需要费不少口舌、时间和精力,孩子还不一定立即听从,而“再这样我就不要你了”、“再这样下去,你就被警察叔叔抓走了”等威胁恐吓,效果往往立竿见影。


高明父母与普通父母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谁能持之以恒做那件不容易做到的事。


无独有偶,研究表明,众多取得重大成就的创新者,其父母也会使用这种理性的教育方式。 


一项哈佛大学的研究发现,普通孩子的父母,平均给孩子制定了6项规则,包括做功课和睡觉的具体时间表,而极富创意的孩子,其父母制定的规则,平均还不到一个,他们往往“强调道德价值观,而非具体行为规则”。 


价值观是基底,在不确定环境中,在规则不清楚时,让孩子做出符合价值观的正确之事;而过于强调行为细节,忽略内在价值观,孩子一遇到价值模糊的情境,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过,如果你认为一定要制定规则,也至少需要强调规则存在的原因。

 

研究证实,如果父母通过大吼大叫、威胁惩罚,来强制孩子执行规则,孩子就会抗拒;而倘若父母制定规则的同时,清晰理性地说明为何应该这样做,孩子就不太去违反,因为他们内心已经接受这些规则。 


具体的解释方式,“犹太大屠杀”研究者发现,救援者的父母在解释某种行为为何不恰当时,会着重强调坏行为对他人的影响,而旁观者的父母,则更偏重于强调“遵守某种规则,是为自己着想”。 


发展心理学家Martin Hoffman认为,在解释某种行为对他人的影响时,应该根据孩子的年龄,来采取不同的话术:


小孩子:强调某种行为会对受害者带来怎样的可见伤害,比如“如果你再推他,他会摔倒大哭”,“如果你抢走他的玩具,他没玩具玩,会哭起来”;
稍大的孩子:强调某种行为对基本情感的影响,比如“如果你抢走他的玩具,他会受到伤害,感到非常难过,就像你的玩具被抢走,你会感到难过一样”;
更大的孩子:引导孩子关注他人的微妙感情,比如“她好不容易做好了手工,感到非常自豪,有成就感,而你却破坏了她的作品,让她感到很沮丧”。


在一项针对医院的研究中,为了鼓励医生和护士勤洗手,研究者Adam Grant在洗手池处贴了两张海报,一张是“勤洗手可以防止你感染疾病”,另一张“勤洗手可以防止你的病人感染疾病”。结果证明,第二张海报,仅仅是提到了医生的病人,就使医护人员洗手的频率增加了10%,肥皂和洗手液的用量也增加了45%。 


当关注自身行为对他人的影响、伤害时,我们的同情心、同理心瞬间得到激发,继而感到内疚,改变不当行为。 


同情心和内疚感,双重道德情感的叠加,像一剂强大动力,催人付出、激人奋进。对孩子内疚的父母,会通过各种付出来缓解内心不适;对父母内疚的孩子,会努力学习、争取成才,换得父母的欢心。 


吼叫和威胁,不但触发不了孩子的内疚,反而激起对父母的无边恨意,何必呢?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家长进化论 (ID:parentsup)


相关阅读





外滩教育联合平和双语学校吴启雷老师

35幅古画为载体,

选取中国古代史中最具代表性的六个片段,

开设《跟着古画学历史》跨学科探究课。

还原一个个真实的历史事件。

加深孩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

培养人文素养。


点击下图 立即购买



点击阅读原文,进外滩教育微店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