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单恋》你站在梅比乌斯环的哪个位置

Toots2018-01-11 18:40:48

       梅比乌斯环是什么?看看下图或许会比较直观。

公元1858年,德国数学家梅比乌斯和约翰·李斯丁发现: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即双侧曲面),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两个面可以涂成不同的颜色;而这样的纸带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小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这种纸带被称为“梅比乌斯带”(也就是说,它的曲面只有一个)。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在东野圭吾的小说《单恋》里曾出现过这个概念。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像梅比乌斯环的正面和反面。在梅比乌斯环上走,心想着正面而前进,就会不知不觉走到背面。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处在梅比乌斯环上,没有绝对的男人,也没有绝对的女人。”这句话是书中原话。

        我们什么时候需要区分一个人的性别?

        配音的时候?但野比大雄和哆啦A梦的声优都是女性啊。买衣服的时候?Toots最胖的时候买过男装诶。cosplay的时候?去动漫节的男厕所看看,里面站着的人全都是可爱的软妹子诶。去爱一个人的时候?谁都有可能爱上同性的一天,爱和性别无关。

        好像除了体育赛事中去要区分性别,其他时候我们真的没有必要去问个答案。

        《单恋》这本书不同于一般的推理小说,虽然故事是从一桩命案切入,但慢慢看下去,故事的主线绝不仅仅是在寻找真相,而是落在了“性别认知障碍”这一群体身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个群体存在。

        什么是性别认知障碍,简单说来,我的生理特征是女性,但我的内心却认为我其实应该是男性。我十分抗拒留长发、穿裙子等这些极具女性特征的行为,我厌恶自己的女性性征如乳房发育和月事,我喜欢体育运动而不是玩过家家。我想是我的灵魂住进了一个错误的身体。

        书中的主角美月就是一个性别认知障碍者,昔日伊人身姿曼妙,面容姣好,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哲朗面前却身着男装,声音低沉,说着自己已经决定以男性的身份活下去这样的话。

        美月的存在并不是个例,Ta只是这个群体中的冰山一角。

        其实随着社会发展,很多女生打扮会比较中性甚至完全是男性的打扮,我不太清楚上一辈的人以怎样的眼光看待,至少这一辈的年轻人大多持包容的态度,甚至不以为意。这样的宽容是社会发展才累积的,是好事。只是一旦对象换做是男生,情况则变得严苛许多。身着女装的男性会被当做是“性变态”,不仅会被大家耻笑,还会被社会及家人歧视、责骂。

        明明我内心觉得自己是女性,为什么我不可以和其他的女生一样,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打扮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呢?就因为我的灵魂住错了身体?这不是我的错,对吗?

        在LGBT(Leisbian,Gay,Bisexual,Transgender)群体逐渐敢于为自己发声的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人敢于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只是社会的认知程度还不够、包容度也有待提高。就像在这本书之前,我真的不知道还有性别认知障碍这样一个群体。

        我们很庆幸的看到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区和国家开始承认同性恋婚姻,这是一个可喜的时代。然而性别认知障碍者和同性恋群体毕竟又不能混为一谈。即便是性别认知障碍者,仍然有同性恋和异性恋之分。

        打个比方,Toots的第二性征显示出是女性,因为是性别认知障碍者,所以内心觉得自己是男性。虽然内心是男性,但是我喜欢的却还是男性而非女性。这样在我不告知世人自己有性别认知障碍时,外表是女性的我因为喜欢男性所以被视为是性取向和性别认知都正常的一个人。这样的群体也不是不存在,却往往被社会所忽视。

        生而为人,如果你没有因为性取向或者性别认知方面“不符合”社会的一般要求而备受煎熬应该感到庆幸,所以在社会仍有余地进步的环境中,我们应该去包容那些受煎熬的人,而不是自认为这样的自己就更神圣,就去责难那些群体。

        是谁规定男孩不可以穿裙子(不要钻牛角尖拿苏格兰说事哦),是谁规定女孩一定要斯文?这些社会陈规从我们出生那一刻起就被当做真理来交给我们。如果谁家的baby boy喜欢玩洋娃娃却讨厌恐龙和汽车玩具,父母简直会担心得发疯,一边问着“我家的孩子是不是有问题啊?”一边强行抢走孩子手中的洋娃娃,把汽车玩具塞到他手里,说着“你应该玩这个才对!”

        如果说男人站在梅比乌斯环的正面,女人站在梅比乌斯环的背面,那理所应当会有人站在此环相接的地带。这不难理解吧,好比学生时代我们的状态不是“正在学习”,就是“没在学习”这两种。但总有人打瞌睡时半梦半醒回想起早上数学课老师讲解的那道他当时没明白的习题,在梦里终于弄懂;也有人听试卷评讲时睡了过去,卷子上的笔记明明写了却糟乱难辨。

        梅比乌斯环的交界地带就是打瞌睡时且学习的那群人,总有人是在两个概念的交界处的。这颗蓝星如此神奇,把任何事都强行界线分明的加以区别根本就是有失偏颇的。况且,分了男或女又怎样?说到底,还是以什么方式活着才能让自己快乐比较重要啊。

        既然每个人都处在梅比乌斯环上的一点,没有绝对的男人,也没有绝对的女人,那么我们不必特意去改变自己身上的性征也好,个人的喜好也罢。当我们不能控制自己是否可以一直处在这环上的哪一点时,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就是在什么情况下选择去哪一点。需要勇气时,我是个无畏的壮士;别人深陷泥沼时,我是个温柔的倾听者。

        何必分得过分清楚,难得糊涂不才是人生大智慧吗。既然自己都不强求分清了,那别人能否分清,我们更不必去苛责。始终开心,才是人生的奥义。


        东野圭吾早起的作品偏向于纯推理,到了中期开始变化,到现在,如果说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业化的推理小说家,这样的评价是有失公允的。除了《单恋》,他还有很多书涉及人性的探讨及社会责任感,例如《疾风回旋曲》、《布鲁特斯的心脏》、《白金数据》和《梦幻花》等等。这些中后期作品不仅文字的驾驭能力变得娴熟,故事的铺陈变得更加宏达,文章的深度也变得更为宽广。

        我喜欢传统的本格推理,偏偏有时觉得东野圭吾的大多数推理书籍推理性并不是那么强。但是他作品中的深度和思想让我还是很喜欢这个非常商业化的高产作家。他永远是通过故事解释一些社会现象和传播正确的是非观,而不是颐指气使的站在圣坛上高呼什么大道理。

        我喜欢《单恋》,因为它让我了解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群体。如果暂时你真的不能接受这个群体,现在或许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但是生而为人,请一定宽容的对待这个不曾做错过什么的群体。我们应该谴责、憎恶的是恶人,而不是一边饱受性别认知障碍折磨还一边积极生活着的努力的人。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